•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61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61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作品:《官神

        夏想的昏迷恐怕是国内最高规格的昏迷了,被总理和省委书记亲自抬到床上,不但空前而且绝后,绝对是国内第一人,估计也会是唯一一人了。

        在一切讲究万无一失的官场规则面前,很难再出现如夏想一样敢当着总理之面,不给总理面子而直接昏迷的官员了。

        叶石生还没有说话,陈天宇和卞秀玲也都身子一歪,倒在了一边,幸亏旁边有人扶住,才没有摔倒在地。

        他们真是太累了,身累心累,又承担了太重的重担!

        何东辰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有多少官员在他面前慷慨陈词,在他面前豪言壮语,在他面前笑容满面,今天,却第一次见到三个基层的干部,相续昏倒在他的面前,不做作,不装腔作势,不说空话大话,以敢在总理面前昏迷的勇气,真实地展现了最感人的一幕。

        何东辰视察无数,今天的视察最有意义,最感人至深。

        医护人员紧急为夏想几人测体温,检查身体,何东辰亲自叮嘱,一定要细心检查。

        突然,叶石生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宋朝度打来的:“叶书记,四牛集团的养殖场,保不住了!”

        什么?叶石生大吃一惊。

        早在叶石生前来下马区之前,宋朝度和范睿恒已经前往养殖场,负责养殖场的抗洪工作。四牛集团的养殖场也是重中之重的一处重点防洪地点,关系着四牛集团的根本,也是不容出半点差错。

        不过叶石生也听到付先锋的汇报,说是洪水可能不会对养殖场造成太大的冲击,话虽如此,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叶石生一商议,还是决定让范睿恒和宋朝度前往养殖场坐镇,指导抗洪。

        不想下马河的危机刚刚解除,却收到了养殖场保不住的消息,确实让他吃惊不小。养殖场一旦被淹,动摇了四牛集团的根本,影响了四牛集团的大计,对四牛集团的打击是致命的,同时,也是燕省可不承受之重。

        四牛集团有事,对燕省的名牌战略是一次沉痛的正面打击。

        叶石生希望在他主政的期间,让燕省多出几个名牌企业,也好扩大燕省在全国的影响力。四牛集团现在在国内的品牌号召力为第一,连续近十年销量占据同类品牌第一名,是燕省的骄傲。

        叶石生心急火燎:“总理,养殖场有上千头进口奶牛,一旦有事,损失巨大。”

        “走,去养殖场。”何东辰见下马河基本上是保住了,也对四牛集团非常关心。随后他又交待几句,让人精心照顾好夏想等人,等夏想醒来之后,立刻告诉他,然后才和叶石生一起,前往四牛集团的养殖场。

        总理特意交待夏想醒来后的事情,显然,是有还要和夏想会谈的意向,许多人就都暗暗羡慕夏想的运气,真是因祸得福了。

        总理走后不久,夏想就醒转过来。当他得知养殖场出了问题时,也是吃惊不小。按照付先锋的精确计算,应该洪水只冲击了下马河才对,没想到,连养殖场也受到了波及了,真是应了一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

        夏想却没有太多幸灾乐祸的想法,养殖场受损,最终的损失还会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也不是什么好事。只不过,付先锋估计要哭鼻子了,千算万算,却还是没有算过老天,而且他在此次南山水库山洪暴发的问题之上,绝对要负相应的领导责任。

        自作孽,不可活,或许真有的必要再火上加一把油!夏想思忖了片刻,心中有了对策。

        夏想刚想了一会儿事情,陈天宇和卞秀玲也醒了过来。两人醒来后,都大为懊恼,以他们的级别别说见到总理了,就是省委书记也很难有面对面的机会。结果倒好,当着总理和省委书记的面,昏了过去,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夏想却是呵呵一笑:“我们三个人在总理和叶书记面前昏迷,在国内恐怕也是史无前例了,值得大书特书一次了。不过你们放心,总理和叶书记都是有心人,心如明镜。”

        夏想的话让两人吃了定心丸,都点了头。

        正准备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忽然外面传来撕心裂肺的一声痛哭:“爸,爸!”

        夏想和陈天宇、卞秀玲急忙出了帐蓬一看,一个人跌跌撞撞跑到淹死的老者面前,抱着尸体放声大哭。赶过去一看,夏想吃了一惊,怎么是谭广洪?

        谭广洪还心存幻想,以为老父亲还能生还,没想到还是没有奇迹发生。他痛彻肺腑,体会到了失去至亲的锥心般的难受。

        夏想走过去劝慰说道:“节哀顺变。水火无情,还是尽快处置老人家后事要紧。”

        谭广洪哭了半晌,才平静下来,见是夏想,心中五味杂陈,不知是什么滋味。想起他逼得肖老泉跳河自尽,还自以为得意,没想到才没过多久,自己的父亲就被洪水淹死,真是莫大的讽刺。

        再想起将洪水精确计算冲向下马河的主意,正是付先锋的妙招。如果不是付先锋的神机妙算,或许他的老父亲还不会死。谭广洪痛恨无比,却又有苦难言。

        旁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出了发现尸体的经过。还有人连夏想脱下衣服为死者盖上的细节都告诉了谭广洪,谭广洪听了,深深地看了夏想一眼,羞愧地低下了头,为他刚刚还在家中为下马河发大水而幸灾乐祸感到可耻。

        夏想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谭广洪的肩膀,劝慰他两句,然后转身离去,他还要许多事情要忙,顾不上谭广洪的事情。

        谭广洪望着夏想离去的背影,手中紧握老父亲身上的上衣——是夏想的衬衣,他的目光闪烁半天,然后重重的一拳砸在泥水中。

        ……夏想安置好现场的工人之后,该休息的休息,该收尾的工作继续收尾,他让陈天宇和萧伍继续留下善后,然后和卞秀玲、黄建军一起返回了下马区。

        到了临时指挥部,李涵等人不在,已经前往养殖场去了。夏想过问了一下下马区的情况,看到下马河的河水平缓地流动,一颗心终于落到了实处。天气也正在放晴,有几缕阳光透过云层正好射在下马河中,映照得下马河一片金色,提心吊胆了一天多的下马区的市民,见此情景,顿时一片欢呼。

        下马区平安无事了,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养殖场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地鸡毛,不,是一地牛毛加一地狼籍。

        夏想又回到了区委,受到了英雄一般的隆重待遇,所有人都对他鼓掌起立,行注目礼,夏想无奈笑笑,冲大家摆摆手,他一身泥水,狼狈不堪,说实话,还真是不象样子。

        但在众人眼中,夏想一身泥水,却正表明了他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抗洪救灾,证明了身为一把手的他,身先士卒,绝对跳进了洪水之中,和官兵一起抗击了洪水。再油滑再官僚的人,也有敬佩务实能干的领导的一面,因此,不管是夏想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对夏想抱以热烈并且真诚的掌声。

        李应勇在人群之中,低下头,追悔莫及。他也听说了总理和叶书记亲自去视察了抽水地点,而且也刚刚听到了传闻,说是总理为夏想几人的英勇行为而流下了眼泪。能让总理感动得流泪并且记下名字的人,以后想不平步青云都难。

        真是失误,怎么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感冒而误了大事?否则要是和夏想一起在抗洪第一线,被总理夸上几句的话,还担心以后没有前途?

        李应勇后悔得直想撞墙,又无比羡慕嫉妒陈天宇和卞秀玲。真该赌一把,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出政绩的地方……只是再后悔也没有用了,李涵前往养殖场的时候,又没有安排他去。不过就是安排他去,他也要找理由推脱不去,因为养殖场是抗洪不利,谁去谁倒霉。

        李应勇还在想,夏想会不会也找个理由不去养殖场?肯定会。刚刚在保护下马河的事情上立了功,再去养殖场的话,自寻晦气,谁会这么笨?

        然而让李应勇没有想到的是,夏想在区委只是简单交待了几句,就让卞秀玲暂时留在区委,他和黄建军一起,又前往养殖场而去。

        黄建军在抗洪之时一直冲到最前面,没有受到总理和省委书记的夸奖,心中多少有点不自在,觉得没有受到应得的待遇。路上,夏想看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建军,总理心明眼亮,谁是真心做实事,他看得很清楚。只管做,不多说,就是叶书记也很清楚当时谁在现场,谁没有在。”

        开玩笑,总理和省委书记身边的人,不是吃干饭的人,总理和省委书记虽然走了,但他们的人还有留在现场的,有人负责记录,有人照料伤员,也有人在暗中了解情况。所以许多事情不必非要说到明处,太刻意了,反而会给领导留下邀功的不好的印象。

        夏想一点,黄建军立刻明白了什么,忙一脸愧色地说道:“领导别觉得我小气,确实也是连省委书记也难得见上一面,总理更不用说了,没有受到总理的接见,太可惜了。”

        夏想会心地一笑:“总理还没走……”

        难道说,总理还会回下马区?黄建军眼睛一亮,转念一想,怎么可能?总理日理万机,在下马区停留半天就不错了,难道还会再返回?

        夏想却只管点到为止,不负责解释。因为他的思绪已经落到了付先锋的身上,在想,南山水库的问题一时半会也不好查清到底是谁的责任,但四牛集团的养殖场被淹,付先锋却是推卸不了领导责任了。也不知道他该如何向总理和叶书记解释?

        难道要说,明明算计好了洪水会冲向下马河,谁知道中途转向,不但冲进了下马河,又淹了养殖场?付先锋不会傻到不打自招,承认他在泄洪之时的私心杂念吧?

        付先锋当然不会承认他有私心,只是现在承认不承认已经没有必要了,在他接到电话得知洪水冲进了养殖场的一刻起,他就呆若木鸡,一个人在南山水库指挥部脸色惨白地坐了足足五分钟没有动上一下!

        人算不如天算,或者说,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算计了自己?

        是,洪水也确实如原先设想一样,冲进了下马河,还差点淹死了夏想。当然淹死夏想并非他的初衷,他只想让下马河给夏想制造麻烦,只想让养殖场不受到洪水的冲击,却万万没有料到,下马河是保住了,养殖场却没有保住!

        付先锋欲哭无泪,气得差点骂娘。终究还是没有骂出口,因为除了骂自己的娘,他还不敢骂老天的娘。但除此之外,又没有别人的娘可骂了。

        谁也不怪,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想害别人,却害了自己。

        先是在南山水库的指挥上失利,又在泄洪口的位置的选择上,又犯了方向性错误,天啊,付先锋懊恼万分,直想抽自己几个嘴巴。要是早早听人劝告,提闸放水,也不会有后面的选择,就不会有炸毁大坝的无奈之举,不向东泄洪,就不会出现养殖场被淹的意外事件。

        意外,确实是太意外了。

        洪水冲击而下,到了下马区之后,却突然一分为二,一路直扑下马河,另一路直扑养殖场。原本以为养殖场可以高枕无忧,并没有太多的提防,猝不及防之下,养殖场被洪水冲个正着!

        当即就冲垮了养殖场的围墙,片刻工夫,就淹死了近10头牛。幸好养殖场地势较高,有一个缓冲,否则第一波冲击之下,养殖场就会损失惨重。

        而且还会惨重到让四牛集团元气大伤,让付先锋直想以头撞墙。

        他几乎将全部力量都调到了南山水库,以保卫京城水源名义四处征调物资,省委和市委也是大开绿灯,一呼百应。燕省向来紧跟中央的脚步,燕省的官员又最喜欢看京城的脸色,谁都又知道南山水库一直供应京城用水,又有付市长开口,自然不遗余力地支持。

        争先恐后,唯恐落一个工作不力的评语。

        结果是,南山水库没有保住,在养殖场需要抗洪物资时,却又发现没有东西可用。燕市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特大洪水,没有抗洪经验是不假,但将所有东西都运到了东墙之下,东墙没保住,西墙却又要倒了,付先锋知道,他的麻烦大了。

        别人可以拆东墙补西墙,他都连拆了再补的机会也没有。

        而且更让他大感头疼的是,南山水库炸开大坝之后,等水库的水量流空之后,山洪也停了,水库之中的存水量不足平常的三分之一了,也就是说,以后想要供应京城用水,短时间了几乎没有可能了。

        雨停了,风住了,山洪暴发完了,付先锋也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不是别人,就是他!

        当他得知总理前来燕市视察的时候,心中更是升腾起绝望的情绪。他也知道总理的立场,一向对家族势力没有什么好感,正好他现在犯了事,落在了总理手中,还能有好?

        在从南山水库赶往养殖场的途中,付先锋就打电话给大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得一清二楚。

        付伯举听完付先锋的话,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只是语气沉重地说道:“先主动承认错误,然后想个办法将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总理不会直接追究你的责任,你的领导责任怎么定性,还得燕省省委定基调。只要不在会议上惹总理发怒就行,先过了眼关的一关再说。”

        付先锋路上又和杨国英通了电话。

        杨国英告诉付先锋,养殖场共有20多头奶牛被淹死,奶牛的损失并不是最大的损失,最大的损失是刚刚“研制”成功的一批“配方”奶粉全泡了汤,直接经济损失2000多万,间接损失暂时无法估量。

        而且更让付先锋心惊肉跳的是,养殖场的研究室也被洪水冲开,里面许多机密文件都被大水冲走!

        如果其中有些东西公布于世,四牛集团立刻就会身败名裂,因为上面纪录的正是秘密配方的一级机密。谁也想不到会发大水,更想不到水来得这么突然,大水来临之时,所有人都惊惶失措,哪里还顾得上保护文件,都逃命要紧。

        结果就是重要文件竟然被大水无意中冲走了,也不知散落到了哪里。或许会被水泡烂,或许会被人捡到,而又恰恰是有心人捡到了,最后公布了出来,又或许会冲到污泥之中,最后腐烂,总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付先锋甚至还心存幻想,洪水很大,一冲之下,肯定会将文件都冲得粉碎,怎么可能会冲到外面?就算冲到外面,也未必会被人捡到。就算被人捡到,也不一定捡到的人就正好是有心人。

        其实他也知道,事已至此,只能求一些心理安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