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55章 迎难而上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55章 迎难而上

    作品:《官神

        形势越来越危急,下马河的河水不但奔流得越来越快,而且轰鸣声也越来越响,听得人心惊肉跳,对于许多平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水的燕市市民来说,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夏想踩在积水之中,接到了孙现伟的电话:“领导,一共60台水泵,正在送往西面荒山,不过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西边荒山是排水的好地方,但不通车,车停在了山边,距离指定的地点,还有2公里……”

        孙现伟的声音忽然中断了,夏想猜想可能是雨大将手机淋坏的缘故,过了片刻,萧伍的电话打了过来:“领导,现伟刚才摔了一下,人没大事,不过好象脚肿了,我让人送他去医院了。”

        “好,我马上过去。”夏想转身对李涵几人说道,“李区长,你和傅主任在指挥部指挥,我去西部荒山查看一下运送水泵的事情,天宇,你跟我一起去。”

        “我也去。”管新望自告奋勇地说道,他倒想看看夏想只是口头上说得漂亮,还是真是一心为公的好官。

        夏想也没有多想,觉得带着管新望也有用处,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然后叫上几个得力的手下,坐上区委唯一的一辆越野车,迅速向西疾驶而去。

        积水已经有两尺多深,越野车飞速驶过,劈开一道雨道,声势惊人。雨点打在车上,响声也是大得吓人,可见雨势没有一点减少。夏想没有开车,坐在后座沉思。

        总说政府的力量有多大,其实真正动员力量的时候才知道,麻烦和困难永远比办法多,解决一件事情,马上就有另外的麻烦找上来。以前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许多官员指挥若宝,奋战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现在夏想置身其中才知道,演戏容易,干实事难。说漂亮话容易,打出一场漂亮战,难上加难。

        就如眼前一条不大的下马河,足足难倒了无数人,就是一个简单的水泵问题,就生发出意外的难题,谁知道下一步,还有什么人为的麻烦在等着他?

        赶到水泵停放地点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路上积水过多,司机不敢开快。司机是老司机了,知道车速过快的话,容易在水面之上形成水漂效应,万一车轮不受控制,就有可能出现不堪设想的后果。车上坐的是下马区委书记和常务副区长,可不能有丝毫闪失。

        况且夏书记又是一个为百姓着想的好书记,出了什么事情,司机都不能原谅自己。所以尽管夏想一再催促,他还是以稳妥为上,稳稳地控制住了安全的车速。

        虽然是深夜,又是风雨大作,但在眼前一字排开十几辆卡车,车上全是小型水泵——施工单位都会自备水泵,用来打井抽水之用——小型水泵两米长,重约50公斤,一个人扛起稍嫌吃力,两个人抬也不太好抬,因为两头都是圆柱,没有把手的地方。

        夏想看了看在场的人,孙现伟也是一时仓促,只让十几名工人随行。十几人将60台水泵送到2公里之外的地点,就是累死累活,干到天亮也不可能,而且还有几台大型的自备柴油发电机组,一台自备发电机至少要四人才能抬动——夏想暗暗摇头,大意了,没想到处处有困难,还真是经验少,想问题时不够全面,准备不足。

        他还没有开口让萧伍立刻叫人前来,萧伍就已经说道:“有50名工人正在陆续赶来,应该够用了。”

        夏想点点头,还行,萧伍到底是当兵出身,在关键时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并且及时做出了安排,也算是不错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夸萧伍一句,电话就响了。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打来电话的,居然是陈锦明:“夏书记,我是金树集团的陈锦明。下马河形势告急,金树集团要为区委区政府分忧,要为下马区百姓贡献爱心,火树大厦现在免费对外开放,让市民进来避险,同时,集团出人出力出物资,只要您一声吩咐,要什么有什么,只要能保住下马区的平安,您说什么我都全部照办!”

        曾经在后世的**之时,有不少商人大发国难财,置国家和百姓的生命利益于不顾,只管自己大发横财。而在国家刚刚成立之时,也有黑心的资本家在棉衣之中用烂纸代表棉花,结果冻死无数战士,与陈锦明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愿意和区委区政府一起抗洪救灾相比,真是有天壤之别。

        中国,从来不缺缺德的商人,也从来都有正直的有良心的企业家。成达才是,陈锦明也是。

        夏想对陈锦明表示了感谢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电话刚停了片刻,就又急促地响了起来。

        现在时候的电话,每一声都让人心惊肉跳,都让人有失神的感觉,夏想一看是陌生号码,愣了一愣,心想此时此刻的电话,应该没有闲事,就接听了电话。

        里面传来了急促的熟悉的声音:“夏书记,我是熊海洋,听说您现在需要人手?要多少,我这里都有。”

        关键时刻,还是老朋友靠得住。也不知道熊海洋从哪里听到的消息,竟然主动打来电话要求帮忙,夏想也是有些感动:“老熊,我代表区委区政府和下马区10万老百姓,谢谢你了。”

        熊海洋可当不起夏想郑重其事的一谢,忙不迭说道:“夏书记可别这么说,您这么说,就是把我当成了外人。您说,需要多少兄弟,我马上组织,一个小时内准赶到。”

        用别人夏想还太放心,让熊海洋出力,他心里踏实,就不客气地说道:“人越多越好,立刻赶到西部荒山。”

        “您等着,马上到。”熊海洋粗着嗓子喊了一声,声音中透露着兴奋和激情,“夏书记,老熊不会给您丢人,您等着瞧。”

        夏想心中一热,熊海洋刚才的口气,和当年他在安县之时一模一样。人总是有怀旧的心思,熊海洋的一番话,立刻激起了夏想心中熊熊燃烧的火焰,他大喊一声:“萧伍,立刻将水泵全部卸下,等人手凑足之后,立刻支上抽水。”

        夏想一声令下,同时抢先一跃,跳到了一辆车上,冲一个站着发愣的工人笑道:“愣着干什么?快搭一把手。”

        工人名叫唐逸,今年20岁,刚从老家出来没几天,以前见过的最大的官儿是村支书,他也知道眼前的夏想是区委书记,比50岁的村支书年轻20多岁的大官儿,就让他一下愣在当场,大脑就有点短路,生锈一样运转不动了。

        天,村里天天鼻孔朝天的村支书和眼前的一脸笑容的年轻人一比,听说级别差了十万八千里,可眼前的大官儿怎么这么平易近人?怎么笑得这么和善?

        一愣神儿的功夫,唐逸就错失良机,失去了和夏想一起搭手抬水泵的大好机会,被旁边的同村的张扬抢个正着。张扬露出一口白牙,他长得黑就显得牙白,机灵地一笑,抢在唐逸面前,嘿嘿说道:“我来和夏书记搭手,我劲儿大,唐逸没力气,和他抬,累着您。”

        小伙子挺有眼色,夏想也没时间去照顾唐逸的情绪,就和张扬一起抬起了水泵,从卡车的后厢下来。等他和张扬落地后,唐逸才醒过味儿来,追悔莫及,多好的可以和大领导一起抬水泵的机会,就被他白白浪费了,真是笨到家了。

        唐逸的后悔没人理会,但夏想一动手,榜样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尤其是夏想是区委书记的身份,又没有一点架子举动,立刻赢得了当场所有人的好感,顿时大家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干起活儿来。不出半个小时,就将水泵全部从车上抬了下来。

        唐逸突然之间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一咬牙,一人扛起一台水泵,大声说道:“100来斤,不沉,我1个钟头就能扛到,兄弟们,上。”

        唐逸是所有工人之中个头最矮、力气最小的一个,他一发狠,也能扛起一个百十斤的水泵,大家就不甘示弱,都纷纷扛起一个,跟在唐逸身后,朝2公里之外的地点进发。

        管新望被工人们热血沸腾的力量感染了,他一向看不起没有文化的工人,认为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粗鲁而且不堪,只会干一些粗笨活计,没有什么可取之处,没想到,关键时刻,工人们的力量迸发出来,也有鼓舞人心的力量,他就自告奋勇地在前面带路,要陪工人们走一程。

        夏想留在原地等候了半个小时,熊海洋就带着工人大队伍赶到了。

        让夏想吃惊的是,老钱竟然也在队伍之中。

        老钱上次伤腿之后,足足养了半年多才出院,后来又静养了半年,算是恢复了正常的行走,不过还是走不稳,只能慢走不能跑步。夏想时常抽空去看望老钱,还特意叮嘱萧伍,一定要照顾好老钱的生活。

        老钱一家人不是在江山房产工作就是在天安房产上班,收入不错,待遇很好,生活得十分幸福。

        熊海洋来到夏想面前,搓着粗糙的大手,咧嘴一笑:“能和夏书记一起并肩作战,我浑身充满了力量。”

        夏想和熊海洋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老熊,下马区10万百姓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了。告诉兄弟们,别怕累别怕苦,别怕肩膀疼,把水泵安全地运到指定地点,记他们大功一件,我亲自请他们吃饭,每人敬他们一杯酒!”

        熊海洋气势高涨,回头大喊:“兄弟们,听到夏书记的话没有?夏书记要敬你们酒,你们要是草包,就现在回去,我不拦着。你们要是怂包,半路上歇菜,喝不到夏书记的酒,也别怪我没叫你们来,是你们自己不争气!”

        “不丢人!”

        “请夏书记放心,我们不是草包!”

        “谁也不怂,上!”

        夏想的名头足够响亮,在工人之中有绝对的威望和惊人的号召力,熊海洋一嗓子喊出,群情激动,欢呼声此起彼伏。虽然大雨哗哗下,但浇不灭工人们心中的火焰和热情,他们纷纷跳下卡车,两人一组,抬起水泵就朝目的地进发。

        几分钟时间,几十台水泵就被熊海洋带来200多名工人一扫而光,剩下的工人组成七八人的团队,开始抬动自备发电机。

        夏想被劝到一边——身为一把手和总指挥,他不能再冲到第一线了,陈天宇不允许,晁伟纲不同意,就是熊海洋也不干,他也不再勉强,就来到老钱面前,半是埋怨半是关心地说道:“老钱,你腿脚不利索,怎么也来了?老熊也真是,非把老钱拉来干什么?又是晚上又是大雨,寒气入体,让老钱受了风寒怎么办?”

        老钱连连摆手:“夏书记可别这么说,我一辈子劳累惯了,闲不着。主要也是想您了,就想过来看一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腿脚虽然不好使了,可是也能帮着搭一把手,就是您别嫌弃我不中用就行了。”

        老钱一脸愧色,因为他不能帮上大忙而心中不安,过意不去。

        夏想感慨万千,拉住了老钱的双手,多好的工人兄弟,从来都是一副低下谦恭的姿态,从来不觉得上次救他一次是天大的恩惠,而认为是理所应当,朴实的情感让人真心感叹。

        夏想就让老钱紧跟他的身边,还特意让晁伟纲将雨伞交给老钱,让老钱专门给他打伞。果然老钱高兴了,双手举着伞,为夏想撑起一片晴空:“请夏书记放心,打伞这样的小事我再干不好,我就真是一点用也没有了,不用您说,我自己就走。”

        夏想要的就是让老钱感觉到他自己还有用武之处,否则他也不愿意让老钱给自己打伞。

        晁伟纲和陈天宇对视一眼,都对对方眼中看到了叹服。夏书记虽然贵为区委书记,但却细心到用心照顾一个老工人的感受,真是一个少见的好领导。

        陈天宇也是暗暗佩服,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和夏书记一样在细节上都考虑得十分周到。他虽然也知道老钱为夏书记做过什么,但在夏书记为老钱做了许多事情之后,用不着还对老钱当成亲人一样对待……不理解归不理解,陈天宇还是对夏想为人十分欣赏,认定夏书记能对一个工人也有情有义,对其他一直跟随他的人,也一定不会抛弃。

        夏想随后也和众人一起步行前往抽水地点。

        山路崎岖难走,天上有雨,地下有泥,还有积水和杂草,一行人走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才赶到目的地。夏想从昨天天一亮,一直坚持到现在,虽然仗着年轻力壮,还吃得消,不过也是觉得有些透支体力。再加上雨夜冰凉,淋了多半天的雨,他就隐隐有点风寒的迹象。

        陈天宇更是喷嚏不断,已经感冒了。晁伟纲还好一点,据他说他以前在学校里就爱跑步,身体素质非常好,所以是几人之中最结实的一个。

        夏想强打精神,不亲眼看到抽水缓解下马河的压力,就是现在给他一杯热水一张舒服的床,他也闭不上眼。

        还好萧伍和管新望没有让他失望,他赶到了时候,管新望已经指挥工人将水泵放置完毕,并且启动了发电机,然后几十台水泵一字排开,一头伸入下马河,一头通向荒山,随着萧伍的一声令下,几十台水泵依次转动,轰响之中,源源不断的河水被抽取到荒山之中,流向了广袤的荒野。

        荒野足够大,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边,就是将整个下马河的河水都灌溉其中,也没有问题。

        看到哗哗的流水奔向不知名的远处,夏想的一颗心算是落到了实处。萧伍凑上前来,不解地问:“领导,直接扒开河堤不就行了,怎么还要这么费劲拉来水泵抽水?”

        夏想还没说话,正好管新望过来,就解释说道:“下马河地势低,形不成倒灌效应,必须抽水才能解决问题。还有,水泵抽水好控制水量,扒开河堤?扒开容易合上难。”

        萧伍嘿嘿一笑:“我是不懂,所以才问的。不过我不是随口一问,领导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管新望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这话说的,要是夏书记让你跳河,你也跳?”

        “领导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萧伍只是简单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管新望愣住了,不解地看了萧伍几眼,仿佛不能理解萧伍到底为什么死也要听夏想的话。

        几十台水泵虽然全是小型水泵,但胜在数量够多,一起开动之下,也是声若雷震,威力惊人。滚滚的下马河的河水,在几十台水泵的连番作业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一条白龙流向了黑暗的远方,声势浩大,场面喜人,让人看得热血沸腾,尽管天上雨势不减,但不多时,就能看到下马河的水势上涨减缓。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夏想接到了李涵的电话:“夏书记,城区内的下马河水位下降了!不过,又有新的问题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