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44章 即将引爆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44章 即将引爆

    作品:《官神

        幸好夏想在场坐镇指挥,幸好黄建军亲临现场,区委书记和局长的权威果然管用,所有警力全部动员起来,两个小时后,就将肖老泉的家人请到了现场。

        肖老泉有一子一女,老伴早死,儿子肖波,30岁。女儿肖丽,26岁。果不其然,两人都是四牛集团的职工,而且也在养殖场工作。

        肖波和肖丽一见肖老泉的尸体,顿时放声大哭,抱着老父的遗体,痛不欲生,哭得天昏地暗,肖丽还数度昏迷,场面感人泪下,情真意切,让人忍不住掬一把同情之泪。人间亲情,莫不如是。

        等两人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夏想和黄建军将两人带来到了区公安局,决定连夜查清真相,不能有丝毫放松,此事肯定大有文章。

        在区公安局,夏想和黄建军将肖波和肖丽妥善安置好,为他们倒上茶水,又安排在普通的房间而不是审讯室,就是为了营造一种轻松的交谈的氛围。两人一开始有些紧张,父亲的意外身亡,再加上面前的夏想和黄建军是平常难得一见的大官,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怎么说话。

        夏想上世就是普通百姓,知道升斗小民的畏惧心理,见官怕三分,唯恐一句话说不对就惹祸上身,就耐心地说道:“肖波,肖丽,你们不用害怕,你们不用当我和黄局长是官员,在你们面前的两个人,和你们一样是普通人,是对肖老泉之死充满好奇和愤怒的旁观者。我们想知道的是,一个50多岁的老人,有两个孩子,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为什么还要跳河自杀?为什么要抛下他的一双儿女要跳进汹涌的下马河?我也是当父亲的人,知道一个人不管是大官还是平民百姓,最爱的永远是自己的孩子,永远不舍得孩子们受到一点伤害,也永远不舍得离开孩子们!”

        夏想有感而发,联想到他和父亲之间的情深,联想到他对夏东、连夏和梅亭的牵连,就对肖老泉扔下一双儿女投河自尽更多了悲愤和同情。

        一番肺腑之言终于打动了肖波和肖丽,两人放声痛哭,不过哭完之后,肖波却迟疑着说:“谢谢夏书记,不过我爸就是因为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他平常性格就是有点倔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还是有所顾忌,不说真话?黄建军看了夏想一眼,就对肖丽温和地说道:“人死为大,不管老人家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死,他都是一个令人敬重的父亲。只是他至死也不愿意说出真相,而且他还留了一封遗书,老人家说他有冤无处申,死不瞑目。”

        黄建军有着丰富的破案经验,知道如何充分利用人性之中的弱点,将肖波和肖丽接来之后,没有告诉他们遗书的事情,就是打了一个埋伏。

        肖波顿时愣住了,一脸羞愧,低头不再说话。

        肖丽泪流满面,愣了片刻,终于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夏想面前:“夏书记,求求您为我做主,一定要还我爸爸一个公道!他……他其实是被逼死的!”

        夏想和黄建军对视一眼,案中有案!

        夏想一把扶起肖丽:“不要下跪。做人要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我不当你一跪!起来说话,有冤说冤,有事说事。”

        肖波和肖丽对视一眼,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出了内情。

        夏想和黄建军本来凝神静听,越听,两人的神情越凝重,听到最后,夏想还保持着一脸严肃,微微流露出震惊和愤怒,黄建军却是两眼冒火,抑制不住一脸怒意,再也忍不住拍案而起:“太无法无天了,一个企业的副总,竟然当自己是谁?说一不二,真当他既是警察又是法官!”

        夏想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其实内心也是怒火中烧。本来他应该高兴才对,因为肖波和肖丽透露的事情真相,绝对是意外之喜,是他从内部打开四牛集团的堡垒的绝佳内幕消息,同时,也是对付先锋借四牛集团之手大肆炒作水染污事件的有力反击,有一举两得之功效。但因为肖老泉的悲愤一死,因为肖波和肖丽透露出来的触目惊心的内幕,让他愤怒,让他痛恨,让他没有一丝的欣喜之意。

        因为肖老泉确实是被活生生逼死的,而且他的死,有委屈,有无奈,有不甘,还有对世道不公的反抗和呐喊!

        肖老泉所留的语焉不详的遗书,也是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所做出的最后一个心有不甘的举动——既想让人察觉到他的委屈和抗争,又不想因此连累两个孩子的一生——因为肖波和肖丽也在四牛集团工作,虽然只是养殖场的一般职工,但四牛集团待遇极好,一般人想进入四牛集团工作,不花费几万元,不托人情,根本不可能。

        肖老泉的死,让夏想既痛心又无奈,但又为他的壮举暗暗喝了一声彩,好样的,老人家,你不愿与某些人同流合污,不愿意亲自做出祸害子孙后代的恶事,却又无力抗争,不敢反抗,良心上不安,又怕上报上去不但落不了好,还会一家人被开除出四牛集团,弄不好最后还会身败名裂,因为四牛集团太强大了,太有势力了,最后只好毅然决然地走向了绝路,以纵身一跃的决绝,为世人点亮的是难得一见的良心和人性!

        肖老泉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老人,他的死,死得其所,夏想暗暗握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肖老泉不会白死,他的死,一定要警醒许多人,也是为一些人敲响了丧钟!

        夏想的脑中渐渐有了清晰的脉络。

        根据肖波和肖丽的述说,肖老泉本是四牛集团养殖场的养殖工,一个负责喂养十几头奶牛,月收入近2000元,比燕市一般公务员的工资还高,虽然工作不体面,但工资绝对体面,因此老人很用心地干好手中的工作。

        肖波和肖丽也在四牛集团养殖场工作,月收入也在2000元左右,一家三口在燕市绝对是小康之家,本来照此下去,肖波结婚,肖丽嫁人,肖老泉也老有所依,一家人和和美美,前景看好。

        但自从养殖场搬到下马区之后,所有的幸福突然被一道莫名其妙的命令打破了,肖老泉接到主管领导的通知,今后喂养奶牛时,要在饲料中添加一种东西,具体叫什么,肖老泉并不清楚,是好是坏,他也说不明白,上头有命,他就照此执行就可以了。

        作为有着几十年喂养经验的肖老泉不久之后就发现了异常,牛吃得是多了,奶产量也高了,但牛的精神却大不如以前。他虽然不清楚添加的是什么东西,但却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去找领导据理力争,说强行提高奶产量是杀鸡取卵的行为,不可取。

        领导不但没有理会肖老泉的话,还将肖老泉严加训斥了一顿,告诫他,什么话都不能对外透露半点,否则不但他的工作难保,他家人的工作也将不保,还有,他的退休金不但一分钱也得不到,公司还要告他泄漏公司机密,少说也能判他一个无期徒刑。

        肖老泉是平民百姓,平常见到公司领导都胆战心惊,更不用提打官司了,顿时吓得哑口无言,不敢再多说半句。不过后来还是在一次喝醉后,他向肖波和肖丽说出了真相。不过此时公司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停止了某些添加剂的喂养,因为奶牛接二连三的非正常死亡,显然是添加的饲料所致。

        肖老泉见死了十几头牛,心痛不已。他虽然只是饲养员,但对奶牛都有了感情。伤心之余,见到其余的奶牛逃过一劫,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原本以为事情就此过去,不会再有什么问题出现,不成想没过多久,又再生事端。

        这一次公司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技术人员,不再喂牛吃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而是直接在奶水中添加东西,还一边添加,一边化验。

        肖老泉知道奶水要生产成奶粉,然后在市场上流通,关系着千家万户的幸福。他就好奇地问技术人员添加的是什么东西,却没人理他。问得多了,就被人赶到了一边,再也不让他凑近了看。肖老泉虽然性格软弱,但生性善良,最见不得坑人害人的事情,尤其是奶粉是给孩子喝的,关系着下一代的生长发育,怎么能胡来?

        肖老泉毕竟在养殖场工作多年,人缘广,知道谁的脾气好打交道,知道谁喝了酒就会大舌头,就趁和一个技术员喝酒的时候,从他嘴中套出了真话——原来要添加一种叫蛋白精化学物质,是为了提高奶粉中蛋白质的检测含量。提高了蛋白质含量,可以使奶粉在检测的时候不但能过关,而且会提高奶粉的档次,从而获得更高的价钱……最让肖老泉震惊的是,他还从技术人员口中得知,添加的蛋白精是工业用料,虽然掺加的剂量很少,但不敢保证人吃了以后会不会有事!

        肖老泉愤怒了,都是些什么东西,他们还有没有良心?还知不知道廉耻?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他们卖的是奶粉,是给子孙后代吃的奶粉,不是给动物吃的狗粮猫粮!只要是人,怎么能做出祸害子孙后代的事情出来?只要是人,怎么就没有一点道德一点羞愧,为了赚钱,不惜用化学的东西去毒害中华民族的下一代?

        虎毒尚不食子,他们还是不是人?

        肖老泉趁着酒意找到了领导,要求停止这种无耻的行径,当然遭到了领导的鄙视和警告。领导严重警告肖老泉,再敢多事,立刻将他开除,并且将所有的病牛的死因归咎到了他身上,让他赔偿,十几头牛价值几十万,肖老泉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肖老泉妥协了,退缩了,回家后告诉了肖波和肖丽,又痛哭了一场,决定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了,只管安心喂好牛就行了,管他什么毒奶粉让谁吃,反正他的亲朋好友不吃就行了。

        ……没想到,就在肖老泉向肖波和肖丽交待完不久,就发生了今天的投河事件,而就在前天,领导还找肖波和肖丽分别谈话,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说是肖老泉工作不认真,喂死了集团的十几头牛,念在他兢兢业业为集团工作了十几年的份儿上,决定不让他赔偿损失,只要肖老泉安分守己地好好工作就行了。

        同时领导也郑重其事地告诫肖波和肖丽,集团虽然决定不追究肖老泉的责任,但只要肖老泉以及肖波、肖丽做出任何对集团不利的事情,包括散布谣言,包括不经集团允许就对外说出集团的内部事务,只要被集团发觉,立刻就会启动追讨赔偿的程序,轻,肖老泉被判重型。重,连肖波、肖丽也要受到牵连。

        肖波和肖丽都是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的老实人,就被领导连哄带骗的威胁言论吓得不知所措,大气都不敢出!

        今天两人本来也不敢说出真相,担心还要被集团追究责任,但在夏想和颜悦色的劝说下,在黄建军的诱导下,再加上痛失亲人,还是壮着胆子说出了内幕。

        ……安置好肖波、肖丽两人之后,夏想和黄建军关门开了一个闭门会议,两人商量了半个小时,最后得出了结论,肖老泉之死,绝对和奶粉添加剂事件有关,威胁肖老泉的四牛集团的副总谭广洪,对肖老泉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推波助澜的作用,明天一早,不,今天晚上就请谭广洪到公安局协助调查,尽可能地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肖波和肖丽就暂时滞留在公安局,安排专人照顾日常生活,在事件没有定论之前,最好不要让他们回四牛集团,以防受到四牛集团的控制。

        提审和案件流程的事情,就交由黄建军处理,夏想不再具体插手,只提了一点要求:顶住一切压力,绝不妥协,办成铁案大案,他亲自到市委向胡书记向孙局为黄建军请功!

        开玩笑,有这么好的机会再错过的话,他就太失败了。

        告别黄建军时,已经晚上12点多了,夏想大开车窗,迎着习习凉风,感觉神清气爽,心中一片明朗。尽管已经是深夜,他头脑依然十分清醒,没有一丝睡意。今天的意外,出现得太及时也太让人振奋了,虽然说来因为肖老泉的死,多少让他感觉有点沉重,但他却知道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如果是一个令人欣慰的结果,肖老泉地下有知的话,一定会含笑九泉。

        如果借肖老泉之死,在他的推动之下,最终挽救无数婴儿的性命,拯救无数家庭的幸福,同时,又能拨乱反正,还下马区一片晴朗的天空,打垮付先锋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摧毁元明亮的如意算盘,那么肖老泉也死得其所,足以功德无量了。

        夏想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在替肖老泉无奈和悲哀之余,心中更有一丝悲愤之意在激荡,在流淌。下马河的河水浩荡,奔流不息,可以为下马区的房价火上浇油,可以为元明亮的席卷计划推波助澜,也可以在他的手中,翻云覆雨,为民谋利。

        是该下决断的时候了,夏想心情激荡之余,忘记了现在是深更半夜,直接就拨通了李沁的电话:“明天一早,召开全体会议,宣布最后的决定!”

        李沁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被电话吵醒,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听清楚夏想的话后,惊叫一声:“太好了,太好了,领导,我早就等不及了……呀,都几点了,您怎么还没睡?”

        李沁从床上跳起来,看到床头的夜光电子灯显示的时间是凌晨1点,才知道夏想废寝忘食到了不知昼夜的地步了。她轻巧地从床上跳到地上,**着上身,下身只穿了一个三角内裤,掂着脚尖在木地板上来回走动,莫名其妙地感觉在深深的夜里,和夏想通话的感觉无比美妙,让人心神飘远,荡来荡去,尤其是凉风习习,窗外的夜色又十分优美,就更让她一时之间,不知身在何处。

        夏想坚定的声音再次响起:“抱歉,忘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肯定打扰你的休息了。好了,不多说了,你先休息,记得一早通知大家。”

        “好的……”李沁还想再问几句什么,夏想却当即挂断了电话,她不免微微有些失望。将手机扔到床上,一个人在房间内缓缓地转了几转,想起了许久没有跳起了舞步,就打开了轻缓的音乐,来到巨大的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完美的**和美妙的曲线,顾影自怜,原地旋转,在寂静而沉默的夜里,跳起了一个人的芭蕾。

        几个小时后,天色大亮,下马区又开始了一天的嚣张和忙碌。许多行人脚步匆匆前去上班,迎接他们的,将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一天。但对于有些人来说,今天,却是一生之中一个无比重要的转折点,预示着许多事情揭开了最后的谜底,同时,也打开了全新的一页。

        一大早,省委、市委和下马区委就电话铃声大作,不少人脸色紧张,如临大敌,从省到市,再到下马区,一片萧索之意,山雨欲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