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19章 有意为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19章 有意为之

    作品:《官神

        李丁山先是愣了片刻,随后声音有些微微的激动:“真能成行的话,说什么我也要好好谢谢你,小夏,你还真是我的福星!”

        能不高兴吗?李丁山还打算如果能担任了副书记,一届之后,再外放担任一届市长,再慢慢升上来,没想到,时来运转,竟然一下就有希望执政一方,完全是意外之喜。

        自然,也是因为各方势力博弈燕市的结果。或许在叶石生和范睿恒眼中,燕市的副书记和市委秘书长的人选比水恒市长的人选,重要多了,但对李丁山本人来说,能跳出燕市,到水恒市执政,是他政治生涯中了一大步。

        夏想可以理解李丁山的兴奋,他在李丁山面前始终保持着足够的恭敬,作为他在官场上的领路人,李丁山对他一生的巨大影响,他永远记在心间:“秘书长您太客气了,能为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很高兴。”

        李丁山感慨地说道:“我这一生识人无数,小夏,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谦逊最低调也是品行最可靠的一个。”

        得到了李丁山的最高的认可,夏想也是心中欣慰。他和李丁山之间的关系,亦师亦友,李丁山是他所有朋友之间的关系最复杂,也最纯粹的一人,几乎没有什么利用对方的想法。

        希望能在利益优先的官场之上,始终保持一份男人之间的友谊,也算是一份心灵上的慰藉。

        因为第二天去京城,夏想临下班之前,叫过傅晓斌、陈天宇,交待一些必要的事项,因为他明天有可能无法返回燕市,随后又向金红心和晁伟纲交待几句,才下班回家。

        晚上,他又给陈风、胡增周依次打过电话,一是说明他明天到京城的事情,二是交流了一下对李丁山前往水恒市担任市长的看法。陈风对燕市的事情已经不太关心了,只简单地说了几句,没有深说。

        胡增周对李丁山的离去也是微表遗憾,更对副书记和秘书长的人选表示关注。如果李丁山担任了副书记还好说一些,毕竟李丁山因为夏想的关系,肯定和他有合作的前景,而且就算李丁山之后的新任的秘书长是别人的人,也只多来了一个新面孔。现在倒好,李丁山一走,市委一下要来一个副书记和一个市委秘书长两个新面孔,又都有各自立场的话,市委的局势将会更加复杂。

        胡增周忧心忡忡。

        夏想也理解胡增周的担心,即将上任市委书记,却又突然之间有重要的人事变动,如果说不是刻意针对他的因素,他也不会相信。一个副书记一个秘书长,都是对书记来说极其重要的职务,全部换成了新人的话,至少会让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有如芒在背的感觉。

        左边一个陌生的副书记,是崔书记的提名。右边一个陌生的秘书长,是范省长的提名,左右都是陌生人的感觉实在不好。

        胡增周就在祝夏想一路顺风之余,强调让夏想从京城回来之后,尽快来市委和他面谈。

        夏想一口答应下来,他听了出来胡增周的忧虑之意,也能猜到胡增周的忧虑所在。现在随着省里局势的平稳,市里的人事调整落下帷幕之后,一系列的影响才会彰显出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付家加大了对叶石生的攻势,同时,范睿恒也开始有意识地培植自己的力量,为他两年后接任省委书记打好基础。

        再加上燕省和京城的大经济圈有望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初正式提上日程,可以预见的是,今年夏天,有可能将会迎来新的动荡。除了下马区他和元明亮之间的对决之外,一场拉拢省委书记的争夺战,也将会在悄无声息之中,开始上演。

        还有燕市市委之中,胡增周和付先锋之间,也有一场硬仗要打。付先锋携新市长上任之势,再加上如果新上任的副书记也和他携手的话,他在市委之中的发言权将会大增,手腕高超的话,若能再趁机拉拢了几名重量级常委,就有了直逼胡增周的威望之势。

        市委秘书长如果再立场不明,胡增周在市委里面的盟友还真不多,尤其是没有什么有份量的人物,唯一的一个苏功臣还是一个两面派的性格。

        确实也是前方一片迷雾,仔细一想困难重重,夏想索性不再去想,先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再说。

        第二天一早,他就一人开车驶上了高速。上了高速,先和连若菡通了电话,连若菡让夏想直接到机场就行,不必再到家中接她,夏想答应了。

        车行至中途服务区的时候,夏想去加油,就接到了付先先的电话。

        付先先上来就气呼呼地说:“呵,还真不想知道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有什么交易,是不是?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打电话给我,你还真有个性。”

        夏想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应付付先先,只好说:“我最近没忙,没有时间,等过几天不忙了,回到燕市再给你打电话。”

        不料付先先倒也机灵,一下听出了夏想话里的话:“你没在燕市?难道在京城?”

        “……”想了一想,夏想还是如实说道,“中午到京城。”

        “太好了,我正好在京城,下午我给你打电话,说好了,不许安排别的事情,再见。”付先先不等夏想是不是答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想摇摇头,他现在不是对元明亮和赵小峰之间的交易不上心,而是没有心思,眼下还是送走连若菡,然后和吴老爷子见面才是要紧。

        到了机场,夏想第一眼就先看到了卫辛。

        卫辛小脸瘦弱了不少,一双眼睛倒是挺有神采,她穿了风衣加长裙,别有沉静娴淑之美。见到他,只是微一点头,勉强一笑,却没有说话。

        夏想上前先是抱了抱儿子,又借抱连若菡之机,在她耳边小声问道:“老爷子是不是找我有事?”

        连若菡也是压低了声音回应:“应该是有,我没问,你也知道我一向对政治上的事情不关心。我的立场是,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夏想就用力拍了拍连若菡的后背:“早点回来,别让我想太久了。”

        连若菡就嫣然一笑:“知道想我们母子就是好男人。最短一个月,最长两个月,夏天之前,肯定回来。我还要在下马河畔盖我的水景别墅呢。”

        一个小时后,夏想和卫辛并肩而立,望着腾空而起的飞机逐渐消失在天边,两人的神情都有点迷茫和怀恋。

        也不知过了多久,卫辛才突兀地冒出一句:“我发现,我这个人很固执,有些习惯真的难以改变……”

        夏想以为卫辛又在说感情上的事情,正犹豫要怎么接她的话时,她却又伸手一指夏想的车:“我没开车,能不能蹭车坐坐?”

        卫辛早就有车了,来送连若菡不开车,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为之,夏想就请她上车。上车后,卫辛才又接上上一句话:“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不亲自送连总上机,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所以尽管连总不让我来送她,我还是从燕市赶来了,只为了图一个安心。”

        人生在世,许多人想求一个安心而不可得,卫辛又是一个细心的女子,细心得到了她的关怀能让人感觉到密不透风的程度,夏想就能完全理解她刚才的话。

        “卫辛,你总是太在意自己内心的感受了,其实有时候换位思索一下,或者放开想一想,有些人和事,远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美好,所以有些包袱要放下,有些事情要忘记,你才能活得更快乐一些。”夏想就有意开导卫辛。

        卫辛大有深意地看了夏想一眼,忽然笑了:“谢谢夏书记的开导,我现在已经安心了。”

        夏想见卫辛笑得很开心,就有点不明白她什么安心了,又不好再多问,只好岔开了话题:“送你到哪里?”

        “不用了,我的车在旁边停着,我开车回燕市。”卫辛轻巧地打开车门,下车,然后走到几米外,开上自己的绿色的甲壳虫,然后扬长而去。

        夏想笑了笑,没注意到旁边的甲壳虫竟然是燕市的牌照,还被卫辛小小地耍了一道,真是郁闷。

        坐了车上想了一会儿,夏想还是决定给老爷子打个电话。虽然老爷子没有明说让他送完连若菡要回复他一下,但他不能不懂事,也不能故意逃避不见,就拨通了老爷子的电话。

        是夏想第一次主动打给吴老爷子。

        “老爷子好,我刚刚送走了若菡,现在还在机场。”夏想恭敬地说道。

        “我这里刚刚到了一批好茶,听说你也爱茶?”老爷子的声音平淡无奇,没有起伏,没有邀请之句,却已经有了邀请之意。

        夏想闻弦歌而知雅意:“爱是爱,就是见识有限,喝不出好来。如果能让您指点两句,应该会在茶艺上大有进步。”

        “若菡和连夏住的别墅不错,安静,幽雅。”吴老爷子就直接点明了地点。

        夏想驱车赶到连若菡的别墅时,不过上午10点钟的光景。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普照,虽然依然寒冷,但空气中已经隐隐有了春的气息,下了车,阳光打在脸上,就有了微微的暖意。

        吴老爷子一个人背着手站在院中,站在上次他和夏想坐着谈话的椅子旁边,背对着夏想。尽管他的背景依然高大,还努力站得笔直,但他的花白的头发和微微弯下的腰还是清晰地呈现在夏想面前,让夏想真切地感受到一个人不管权势有多大,地位有多高,终究难敌岁月的侵袭,终将衰老,英雄迟暮和美人白头一样,都是世间最无可奈何的沧桑。

        夏想来到老爷子身后三米远的地方站住,恭敬地叫了一声:“老爷子。”

        吴老爷子缓慢回过身来,和上次见面相比,他的精神好了不少,心安则体健,或许也是心情放松的原因。

        他用手一指椅子:“坐。”

        夏想坐了下来,今天没风,又适合晒太阳,他就坐在了太阳少的一边。吴老爷子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微微一怔,暗暗点头,还真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年轻人。

        两人坐在长椅上,沐浴着阳光,约莫有一分钟都没有说话。夏想微眯着眼睛,看着越升越高的太阳,感受到身上越来越浓的暖意,心情也就莫名地放松了下来。

        该面对的,终究也要面对。

        他鼓起勇气——说起好笑,他在面对吴才洋咄咄逼人的气势之时,也一点没有怯场,但在和颜悦色的老爷子面前,总是有一种无力感,不是畏惧,不是胆怯,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慌——也许心慌不是因为老爷子曾经拥有的权势和他建立的庞大的家族帝国,也不是他深不可测的政治智慧,而是他给夏想的总是一种风烛残年的沧桑感,夏想总是不忍让他有一丝的失望。

        谁忍心拒绝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殷殷忧心?尽管夏想其实也清楚,吴老爷子一生纵横官场,即使老了,也不会有太多的儿女情长之态,他的沧桑也好,风烛残年的流露也好,一半是真实,一半是表演,不能完全当真。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被老爷子感染,总想答应他的所有要求。

        到底是曾经的顶天人物之一,气场很足,他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夏想深呼吸几口,才又再次鼓起勇气,主动问出了口:“我始终觉得在燕省省委秘书长的人选问题上,您心里清楚吴家可能拿不下,却故意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肯定是大有深意。”

        吴老爷子也是微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着阳光,又好象是沉浸在难得的安静之中,夏想开口一问,他一下睁开双眼,仔细打量了夏想几眼,似乎是才认识夏想一样,大概沉默了有半分钟,才哈哈一笑:“才江说,你可堪大用,聪明绝顶,看待问题的角度与众不同。才洋说,你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眼高手低。若菡却说,你心思细腻,为人体贴,可以依靠,我看他们三人说得都不对……”

        看来老爷子要给他下一个结论了,夏想一脸微笑,静心聆听。

        “我象你这个年龄的时候,30岁……是正厅。”老爷子却没有直接说出结论,而是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夏想吓了一跳,老爷子30岁就是正厅了,也不简单。又一想老爷子30岁的时候,国内的体制还不健全,别说是正厅,就是副省也有可能,也就释然了。

        “我赤手空拳打来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家族势力,但面对你,忽然感觉到,我和你一样大的时候,实际上还不如你有眼光。如果我早早就和你一样有远见卓识的眼光,应该有希望成为国内第一人,不过,事情都过去了,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对你的看法是,有长远的眼光,有坚定的立场,也有远大的未来。”

        老爷子的评价很高,也许是发自真心,也许是故意高抬他,让他飘飘然,夏想可不是轻易就失态的人,忙一脸谦恭地笑:“您太过奖了,我知道自己的份量,在您面前,我的一点点成绩根本不值得一提。”

        老爷子摆摆手:“往事不可追,和你讲以前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时代也确实不同了,现在的官儿,比我们那个时候难当,也难爬上来。你能有今天的成就,虽然要继续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但也不必妄自菲薄,因为你看待问题的角度确实很准,在燕省省委秘书长的问题上,我就是放任不理的态度,因为我就是要看看,才洋遇到他回京之后的第一次波折,会有多大的承受力!”

        在上一次夏想和梅升平、邱绪峰会面之时,在得知邱、梅、付三个老爷子同时出动之后,吴老爷子依然按兵不动,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最后不但没有出手,而且等吴才洋惨败之后,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夏想心中就有隐隐猜到了一些什么。

        吴老爷子是有意为之!

        联想到吴才洋和老爷子之间长达十几年的过节,以及吴才洋在行事手段和为人处世方面与老爷子之间不大相同的落差,老爷子此举大有深意——绝对是有意冷眼旁观,就看吴才洋碰壁之后,能不能有所醒悟。

        吴老爷子目光如炬,如果说他没有过人的目光,没有高瞻远瞩的战略,也不会打下吴家一片大好江山,而且吴家还稳居四大家族之首。现在他虽然已经退下,虽然吴才江远离政治中心,偏安宁省,虽然吴家的大权基本上都交到了吴才洋手中,但实际上,吴老爷子对吴才洋的行事手法还是颇有微辞,嘴上不说,心里肯定大有意见,但又不好过于表露出来,以免让别人看出吴家内部的不和,因此,他才在事情的最初,表面上还是帮了吴才洋一把,但到了事情的紧要关头,却又置身事外,作壁上观。

        夏想就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吴部长应该和您商量过了这件事情,您当时是鼓励他,还是没有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