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18章 喜忧参半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18章 喜忧参半

    作品:《官神

        和元明亮的满心欢喜相比,夏想的心情十分平静,尽管他刚刚接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吴老爷子亲自打来电话,告诉他,让他明天到京城一趟,连若菡母子要飞美国,让他前来送行。

        连若菡要去美国处理公司事务,比原计划推迟了几天,夏想也早就有意去京城送行。但确切的出国日期是吴老爷子打来电话,而不是连若菡来电,夏想就知道,老爷子找他有事,想和他面谈。

        时机看似没有什么玄机,实际上,还是和燕市市长、省委秘书长最终的任命有关,夏想也听到了消息,今天上午,省委组织部出面找付先锋谈话,为的就是付先锋接任市长的任命,等于是既定程序的第一步。

        组织部出面谈话,也就是说,付先锋担任市长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不会再有任何变动了。

        同时,省委也接到中组部通知,关于省委秘书长的任命向省委进行了通报,并且启动了任命程序,就等时机成熟时,正式对外宣布。

        尽管邱绪峰和梅升平始终没有亲口说出省委秘书长的人选到底是谁,但夏想在接到省委的消息之后,还是欣慰地笑了,和他猜想的一样,就是原燕市市委副书记、王林杰的叔叔王鹏飞!

        上一次和王林杰会面联络感情,就是夏想打出的提前量,为了就是和王鹏飞重新建立关系,尽管说来王鹏飞自从担任了水恒市委书记之后,夏想和他之间联系渐少,虽然也有,不过是逢年过节打打电话而已,关系相对来说疏远了许多。

        也是因为他和王鹏飞之间的私人关系不够密切有关,就算有王林杰作为居中的桥梁,也有了距离感和陌生感。

        还好,上一次和王林杰的会面还算成功,后来王林杰也打来电话,含蓄说出了王鹏飞感谢夏想对他一直以来的照顾,就让夏想长出了一口气,知道他和王鹏飞之间关系的修补,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

        虽然夏想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在详细分析和比较之后,终于猜到了省委秘书长的人选,但他还是为王鹏飞的深藏不露而大吃一惊,同时也对邱家有了更深的认识,从而得到了一个结论——有时家族势力的触角不能简单地从明面上的势力范围分析,实际上,许多中立的官员或者原本和家族势力没有什么交集的人物,在一次重大的升迁面前,也有可能转变立场,成为家族势力的一员。

        王鹏飞是临时加入了邱家,还是早早就和邱家有暗中的来往,夏想并不清楚,也无意于去一探究竟。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不一定非要刨根问底,问得多了,会引起邱家和王鹏飞的双重反感,夏想才不会去做傻事。

        好在当年他和王鹏飞之间,关系还算说得过去,也有过不错的过去,王鹏飞担任省委秘书长,对他来说是利好的消息,远比邱家直接从京城空降过来一个陌生人强上许多。因为有以前的过往,他和王鹏飞之间不需要试探着接近,直接就有了合作的基础。

        不提王林杰的关系,就是他和邱绪峰之间的关系,以及在此次省委秘书长人选问题之上,他所起到的一定的促进作用,王鹏飞不管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之上,还是因为王林杰,或是因为邱家,他都会和自己有天然的亲近之意。

        相比起钱锦松的中立,王鹏飞作为一名立场鲜明的秘书长走马上任之后,对燕省的格局,将会带来微妙的影响,也会间接地对燕市的政局带来变化,从而再进一步也会影响到下马区的局势。

        政治上的事情,向来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从来没有孤立的事件。

        夏想自认对王鹏飞的为人还算略知一二,在他看来,王鹏飞上任之后,和叶石生处好关系是重中之重。作为秘书长,在工作上和省委书记接触最多,如果不被省委书记信任,威信力就会大减。

        相信以王鹏飞的政治智慧,和叶石生应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联想到当年王鹏飞和成达才关系不错,成达才和叶石生也是密切来往,说不定王鹏飞和叶石生本来就有过合作。

        现在的情形是,省委秘书长和燕市市长的人选已经敲定,表面上燕省和燕市波澜不惊,实际上,暗中不知牵动了多少人的神经。夏想就算早就知道了人选,真正进入了任命阶段时,还是心中有一丝触动。

        省市两级领导表面上看离他有些遥远,实际上,还是事关他的切身利益,不得不时刻关注。

        如果说省委秘书长和燕市市长的任命到今天为止,算是完全尘埃落定的话,那么吴老爷子选择打来电话的时机,就颇为耐人寻味了。按理说连若菡出国,犯不着他老人家打来电话请他前去送行,老爷子举动其实还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让他前往京城,表面上是送行,暗中可能还是有话要和他好好说说。

        夏想有点不想和老爷子面谈,因为他差不多能够猜到老爷子找他的目的,无非还是要拉他加入吴家的阵营,而他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

        让夏想最庆幸的一点就是,吴才洋对他如何冰冷他并不在意,连若菡从来没有因为吴家的事情,而向他开口要求过什么,从来没有提出过让他加入吴家的核心体系,正是因为这一点,也让夏想十分感谢连若菡的深明大义,因为如果连若菡开口相劝,还真是让他左右为难。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的话,对他来说,有着足够的杀伤力和影响力,尽管与他的原则相违背,他也不得不会给连若菡做些让步。幸好,连若菡从未开口。

        就让夏想暗暗感激连若菡,连若菡真是他生命中最值得珍藏的财富。

        他不想和吴老爷子见面,但又必须见面,因为他必须前去为连若菡送行。但见了老爷子又能说些什么?夏想不免有些上愁,他对老爷子也算有点感情,若非吴才洋一直对他冷若冰霜,以他现在和老爷子之间不远不近的关系,以及和吴才江之间还算谈得来的交情,吴家现在和他差不多也算是达成了谅解。

        只是……吴才洋横亘在中间,封死了他和吴家之间平和交往之路。

        到时再说好了……夏想下定了决心,在他想象中和吴家之间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和老爷子可以谈谈心,和吴才江可以聊聊天,和吴才洋可以说说工作上的事情,其他方面,就没有更多的奢想了。

        看看天色不早了,该下班了,夏想收拾了一下东西,正准备离开时,金红心敲门进来了。

        “领导,最近慕部长和李区长来往不少,几乎每天都碰个面,关门说上半天话,还有,以前许多和白书记来往密切的局长,现在都每天向李区长汇报工作,区委大院,现在风声挺紧,动静也不小。”金红心一脸忧色,从刚刚传来付先锋要担任市长的风声开始,下马区就有了不小的变化,到今天从市委方面正式传来消息,落实了付先锋担任市长的传闻,变化就更明显了。

        当然,所有的变化都是朝不利于夏想的方面发展,所以金红心才格外担忧,担心下马区再次出现以李涵为首的区长派会和以夏想为首的书记派之间的对峙局面。

        夏想很清楚下马区的风吹草动,人心易变是常态,无法控制,也没有必要过于担心,人心来来往往,人事也千变万化,但不变的是永恒的利益。他也清楚,他不可能赢得所有人的好感,白战墨原有的势力对他有提防之心,而有些他也看不上,最后都重新汇聚到李涵的门下,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对于金红心的细致和热心,还是给予了足够的肯定:“红心的观察很细致,工作也很到位,以后要将主要精力用在工作上面,其他方面的事情,遇到了就记在心上,不必刻意去做。”

        金红心听出了夏想话里话外的意思,知道夏想并不十分担心下马区的势力的重新划分,而且夏想的镇静和胸有成竹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他点头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紧紧跟随领导的脚步,贡献自己最大的力量。”

        金红心刚走,夏想的电话又响了,是梅升平来电。

        梅升平直接给了夏想一个并不是太好的消息:“小夏,李丁山接任副书记的事情,有点麻烦。”

        梅升平很少有说麻烦的时候,他今天的语气很正式,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就让夏想吃了一惊:“问题出在了哪里,梅部长?”

        “崔向提名了副书记的人选,叶书记点头了,李丁山就算通过我的提名,也通不过书记办公会。假设我和范省长都力挺李丁山,也有两个可能,一是在书记办公会上被叶书记当场否决,二是勉强上了常委会,却被常委会否决。与其提名上来当一次陪衬,不如不提名得好。”梅升平对于夏想的事情,还是比较上心的,也给出了中肯的意见。

        果然,叶石生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了,立场也越来越向崔向倾斜了,不是好兆头,夏想微一沉吟:“我再和李秘书长、宋省长商量一下,谢谢梅部长的用心。”

        梅升平呵呵一笑:“别口惠而实不至,拿出点行动来,我还有一个好的建议可以供你参考。”

        又讲条件了?夏想也呵呵一笑:“梅部长想要看我什么行动?”

        “这个……”梅升平忽然犹豫起来,停顿了一会儿,才又说道,“事情不太好开口。”

        夏想不免惊讶,梅升平还有不好开口的时候?他和自己说话,向来是有一说一,从来没有不好意思过,今天一迟疑,他就马上明白了一件事情,估计又和梅晓琳有关。

        夏想就主动问了出来:“是晓琳的事情?”

        “看,我就知道你能猜到,算了,我就直说了,你答应当梅亭的干爸爸,我就帮李丁山一个忙,给他指出一条明路,扶他一程。”

        “……”夏想汗颜,堂堂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竟然用无赖的口气提出一个荒唐的交换条件,让外人听了,简直会笑掉大牙。但梅升平就是梅升平,他才不在乎别人说三道四,他想到做到。

        平心而论,夏想不管是对梅晓琳有没有感情,对梅亭总有一丝愧疚,尽管说来梅亭的出生,真的不是他的错,但她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血浓于水,况且他现在有两个儿子,更是让他父爱泛滥,觉得梅亭比起连夏和夏想,可怜多了,当她的干爸爸,也算是给她心灵上的慰藉。

        再者说了,梅升平既然说要扶李丁山一程,肯定不是信口开河,肯定他有了合适的位置,也有了确切的把握。不管梅升平是故意拿捏他一把也好,还是顺水推舟让他当梅亭的干爸爸也好,他现在是无路可退,因为等于李丁山的前程,间接地掌握在他的手中。

        如果他不答应,梅升平真有可能不帮李丁山。

        夏想无奈地一笑:“梅部长,您身为省委常委,堂堂的省领导,怎么能拿认干爸的小事,和一个厅级干部的前程挂钩,太儿戏了。”

        “在我眼里,梅亭有一个让她开心的干爸爸,比李丁山的前程重要多了,如果不是你,李丁山是谁我都不认识,还会在意他的前程?”话说得不好听,但却是大实话,是实情。梅升平真的不在意李丁山是谁,更不会主动关心李丁山的前程,在他眼中,梅晓琳大过天,梅亭大过天,“梅亭现在大了,总问晓琳她的爸爸是谁,晓琳骗她说爸爸远在天边,她就不高兴,就非要找爸爸。我想来想去,就你最适合当她的干爸爸了,你和晓琳又认识,又熟悉……”

        夏想唯恐梅升平再说出什么多余的话,忙一口应下:“好,我答应,我答应了,明天我去京城,就顺道看看晓琳,然后认下干女儿。”

        “呵呵,好,干脆利索才是男人的本色,要敢作敢当才算有气概。”梅升平的话听在夏想耳中,总有变味的感觉,好象他总在暗示什么,夏想只好假装没说懂,不接话。

        梅升平见夏想不上当,就嘿嘿一笑,说出了他的安排:“王鹏飞升任了省委秘书长,水恒市长接任书记,市长的位置就空缺了。我做出让步,通过崔向提名的副书记人选,再通过范睿恒提名的市委秘书长人选,他们也要相应地做出让步,通过我提名的水恒市长人选……”

        政治,就是一场你退我让的游戏,梅升平在省委里面是出了名的硬茬,他如果很好说话一次,别人都要相应地给面子。再者,李丁山一走,燕市等于是又多让出一个市委秘书长的人选,利益交换之下,还算各取所需,通过的可能性极大。

        不过听梅升平所说,市委秘书长的人选都有了,可见李丁山的位置是必然要动一动了,梅升平不过是顺水推舟卖了一个顺水人情而已,却借机来要胁他当梅亭的干爸爸,真是岂有此理?夏想哑然失笑,算是又见识了梅升平耍赖的一面。

        范睿恒连市委秘书长的人选都落实了,梅升平还拿来说事,夏想就笑:“梅部长,您的顺水人情也卖得太贵了一点。”

        话虽这么说,夏想也清楚如果梅升平的一关过不去,也是一件麻烦事。范睿恒就算想让李丁山让位,让他的人到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梅升平不提出让李丁山担任水恒市长来交换,指不定会给李丁山安排一个什么不好的位置。当然,省委有宋朝度在还好说一些,没有宋朝度的话,直接将李丁山扔到某个省厅担任厅长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丁山离开燕市,对夏想来说喜忧参半。喜的是,李丁山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执政一方,担任了市长。虽然水恒市是小市,市大市小不重要,重要的是李丁山有了市长的经历,再担任一届市委书记,就有可能迈入副省级的门槛了。

        忧的是,李丁山离开燕市,夏想的关系网在燕市就打开了一个缺口,一个很关键的缺口,再加上付先锋担任了市长,相当于大大消弱了他在燕市的人脉!

        但对李丁山个人前途来说是大大的好事,夏想不能出于一己之私就暗中阻挠李丁山的进步,相反,他还要全力支持李丁山才符合他的做人原则。

        梅升平见夏想听出了他话中的漏洞,哈哈一笑:“顺水人情也有价值千金的时候……好,明天见到晓琳,替我告诉她,让她好好工作,总有一天她会成为国内少有的女性高官。”

        和梅升平完成一次交易,夏想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傻乐了一会儿,又打给了宋朝度。

        宋朝度对突然的变故也是大感吃惊,冷静之后,对李丁山前往水恒市担任市长,也是持赞成的态度。随后,夏想又打给了李丁山,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