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02章 迫在眉睫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702章 迫在眉睫

    作品:《官神

        “配件基地我想还是要上马的,集团已经有了决议,并且可行性报告、前期预算以及人员安排,都做足了准备,不可能半途而废。”郑毅将新手机装了起来,看到了里面存着的古玉的号码,心中一阵烦躁,不由脱口而出,“我投资配件基地也是为了长远打算,希望能将我喜欢的女人追到手。”

        又是女人?元明亮背过脸去,一脸鄙夷之色,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祝你成功。”

        郑毅也听出来元明亮对他的私事不感兴趣,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屑的神情,心想装什么装,男人奋斗,不就是为了金钱和美女?也是,元明亮可能是老了,某方面的机能退化了,所以特嫉妒年轻人的激情和战斗力。

        唉,可怜的老头子,一把年纪了,只会赚钱不会享受,和他在一起呆着,真是无趣得很,付书记怎么还不来?

        和郑毅想法一样的是,元明亮也看了看时间,付先锋怎么还不来?

        付先锋不是不想来,而是暂时来不了,他遇到麻烦了。

        和夏想打完电话,付先锋就一个人在付宅的大院中背着手散步,走了十几分钟之后,电话就又响了,他以为是夏想回话,一看来电号码,顿时脸色大变。

        电话是付先先打来的。

        付先锋现在有点怕了付先先,因为付先先不但不听他的话,还总给他添乱。她很少打电话给他,一般一打电话,准没好事。

        值此心烦意乱之时,真不想接付先先的电话,但又没有办法,谁让她是他唯一的亲妹妹?付先锋就接听了电话:“又怎么了?”

        “付先锋同志,有一件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付先先还是一如既往的腔调,有调侃,有玩世不恭,“你先说帮不帮吧?”

        “到底什么事,先说来听听。”付先锋正焦头烂额,既担心吴家再次欺骗付家,又担心邱家和梅家不肯和付家合作一次,万一出现了左右不着力的情况该怎么办?他难过得很,还真没有心思应付付先先。

        “我联系不上夏想了,麻烦你告诉我他的电话,我找他有事。”付先先才不管付先锋的烦躁。

        “你和夏想又不熟,为什么非要找他?”付先锋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付先先有可能还要去找夏想,但实在想不通付先先找夏想能有什么事情,“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办公室,要什么电话?”

        “我和夏想熟不熟,你怎么知道?”付先先立刻就顶了付先锋一句,“我就是不想到他的办公室找他,就是想打电话约他出来,怎么了,你有意见?有意见保留。说吧,告不告诉我电话?”

        一瞬间付先锋甚至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让付先先去劝说夏想,让夏想卖力地去鼓动梅升平和邱绪峰,只要梅升平和邱绪峰动了心,两家和付家联合的可能性就会大增。但转念又一想,当年他就是因为误会了夏想和付先先上床才恼羞成怒,现在倒好,竟然还巴不得妹妹送上门去,真是无耻的想法。

        付先锋还情不自禁地脸红了一下,犹豫片刻,唯恐付先先再纠缠不休,还是告诉了她夏想的手机。

        付先先记下之后,说了一句:“谢了。”就挂断了电话,好象他不是她的哥哥,而是一个关系疏远的朋友,就让付先锋哭笑不得。

        还好,付先先电话刚刚打完,夏想的电话就终于打了进来。

        “付书记,梅部长和邱部长正在动身赶往京城,最早今晚最晚明天一早和你会面。”夏想上来第一句话就给付先锋吃了一颗定心丸。

        付先锋长出一口气,不由自主地连连说道:“谢谢,谢谢你,夏想。”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姿态放得太低了,忙又尴尬地咳嗽一声,又摆出了应有的姿态,“等我如愿当上市长之后,你的情义,我会始终记在心间。”

        夏想客气几句就持断了电话,他其实还在办公室没有回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刚才邱绪峰和梅升平会面之后,经过紧急磋商,决定即刻返京和付先锋面谈。在重大利益面前,昔日的对手也可以坐到一起谋取共同的利益,以前的分岐以及事后再分道扬镳,就又另当别论,眼下的一关才最重要。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夏想的举动,或者觉得难以理解夏想为什么会帮付先锋,而不帮吴才洋,毕竟吴才洋是连若菡的新生父亲。其实夏想心里清楚,他不是不想帮吴才洋,也不是在帮付先锋,只不过是顺应潮流而动,顺势而为罢了。

        因为他刚才和老古、吴才江都通过了电话,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中央的基调,也更坚定了他的猜测,吴家想要拿下省委秘书长,事不可为。

        因为总理和委员长都是坚决反对的态度。

        吴才江的话还委婉一点:“二哥太强势了,他想拿这件事情确立发言权,从吴家的立场来说,他的做法没有错。但从燕省以后在国内的地位来说,以眼下四家都争先恐后地插手燕省事务的表现来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其实是一个烫手山芋,不好拿……我不好劝他,他连老爷子的话都不听,更不会听我的。我远离京城,到偏远的省份,一是为他让路,二是也不想让吴家在京城太扎眼了……”

        吴才江以前在夏想眼中,虽然不如梅升平的特立独行,也是很有个性的性格,现今却因为吴才洋执掌了家族大权,颇有点意兴阑珊的萧索意味。也是,吴家兄弟两人不可能都在京城高居省部级,所以吴才江才远赴宁省,既偏远又落后的内陆省份,就是为了不让有心人议论。只是没想到他让开路,吴才洋似乎并不领情,在燕省省委秘书长的位置上,非要拼个胜负出来。

        着了相了……夏想委婉地说出了付先锋向他提出的要求,其实就算付先锋不提,梅升平也提前提了出来。归根结底,联合一事是梅升平最先提议,然后付先锋再提,他不过居中传话而已。说白了,联合邱、梅两家共助付家,绝不能是由夏想首先提出,否则传到吴才洋耳中,更是成了天大的误解。

        吴才洋不允许别人对他有一点点的不尊。

        吴才江听了夏想的话后,笑了:“早就猜到逼得急了,会出现三比一的局面。二哥还想联合付家各取所需,付家不会相信吴家,吃过一次亏了,谁会再在原地摔倒一次?就算是诚心合作,付家也会有另外的心思……不管如何,我是懒得插手了,好好干好这一届省长才是我的当务之急。你的做法也没有什么好指责的,没有你,三家也一样联合起来。我感觉,就算三家不联合,吴家恐怕也拿不下来。”

        吴才江的话透露出一个隐含的信息,就是吴才江也不太看好吴家的这次出手。吴才洋的出手不比老爷子的一明一暗两手配合,他是强势而上,咄咄逼人,就会引来不少有心人的不满。在夏想看来,吴才洋的政治智慧和老爷子相比,还是差了点火候。

        随后,夏想又和老古通了话,旁敲侧击地问了问中央高层的立场。老古虽然语焉不详,但夏想还是从他有意无意中透露出的信息得出了结论,出于平衡的角度考虑,吴家极有可能在此次事件之中,受到一次重大的挫败。

        夏想暗暗叹息,可惜吴才洋不听他的话,认为他人微言轻,认为他不过是一个副厅,根本没有纵观天下的眼光。他是副厅不假,但不要忘了,他和四大家族之间都有错综复杂的关系,他还认识老古,他在燕省有着深厚的人脉和关系网,更主要的是,他既和四大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又总能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问题。

        旁观者清。

        更有老古作为另一股势力的代表,一直在有意引导他走一道与众不同的道路,夏想就明白,他和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是他最大的依仗,同时,又是他最大的危险。因为钢丝走得好,也许能走出一条光明大道。走不好,就会摔下万丈悬崖。

        不管如何,现阶段至少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吴家不拿下省委秘书长的位置还好,真要强行拿下,对吴家来说,未必就是好事,会让许多人以后对吴家步步提防。

        反正他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吴才洋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以后是不是怪他或者记恨他,他都没有办法了。因为有没有他,邱、梅、付三家也会联合起来,就算三家不联手,按照老古所说,也会有人出手阻止吴家得逞。

        只是不知道,吴才洋在面临失败之时,会不会怒火攻心?

        今夜,对许多人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省委秘书长和市长两个位置的争夺,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白热化的状态,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

        否则梅升平和邱绪峰也不会连夜返回京城!

        付先锋在接到夏想的电话之后,立刻给付伯举打了一个电话。付伯举听到梅、邱两家动了,想了一想,鉴于吴家曾经有过摆布付家一次的先例,而且付家的实力和吴家不对等,不敢保证事成之后必有收益,他就认可了付先锋的安排:“我先回了吴才洋。”

        在此次付家和吴家联合,还是和梅、邱家两家联合的问题之上,付先锋胜了一次,付伯举也心里清楚,在付家的主导权的争夺之上,付先锋因为深得老爷子喜欢,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付伯举也不是不识大局之人,对付家来说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让付先锋当上市长。如果付先锋既能顺利当上市长,又不让吴家得手省委秘书长的宝座,当然是皆大欢喜的好事。

        付伯举马上就打给了吴才洋:“才洋,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晚饭就不一起吃了……”

        本来一直想等今天敲定合作事宜的吴才洋一听付伯举的话,就知道事情黄了,按捺住心中的怒气:“好,以后再说。”

        挂断电话,他在房间中转了几圈,只觉得胸中一股怒火无处发泄。太可恨了,吴家降低身份主动提出和付家合作,付家倒好,居然还不领情,真是翅膀硬了,不把吴家放到眼里了!

        盛怒过后,吴才洋又忽然意识到付家在最后关头拒绝和吴家合作,肯定是有了另外的渠道,难道说,事情将要敲定,而吴家终将功亏一篑?

        吴才洋坐不住了,急忙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却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他不免十分急躁,忽然间想起了什么,翻了翻电话本,终于找到了夏想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夏想,你和梅升平、邱绪峰关系密切,知不知道他们两人是不是在一起密谋事情?”

        吴才洋的问题有点突兀,语气也有点迫切,而且很直接,和他的身份有点不符,显然,他有点着急了。

        着急才是正常的,证明三家联手,果然威力惊人,吴家再是势大,真要面临三比一的局势之时,也会慌乱。

        夏想对于吴才洋也是感情十分复杂,一方面对他总是咄咄逼人的行事风格非常不欣赏,另一方面他又是连若菡的父亲,他和他作为连若菡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人,却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不说,还有可能站在对立面。其实他也不想和吴才洋有冲突,和平共处才是发展的主题,但吴才洋太刚愎自用了,事事就以他的喜好为绝对原则,虽然自己只是一个区委书记,也有自己的政治立场。

        “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就是听说梅部长和邱部长刚刚见了一面,然后一起回京城了。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夏想想了一下,给了吴才洋一个半真半假的回答。真的是,他说出了梅升平和邱绪峰回京城的事情真相,假的是,他隐瞒他了解两人回京城为的是什么的内情。

        “……”吴才洋沉默了小片刻,突然说了一句让夏想非常吃惊的话,“下马区现在的发展好象还不错,但如果再添一把火,好好烧旺,你的政绩就跑不了了。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两三家中央的媒体连篇报道下马区的各项成就,想想看,会不会制造一个热点事件……”

        吴才洋的口气有点淳淳善诱的意味,不过听到夏想的耳中,就成了灰太狼拿着胡萝卜诱惑喜洋洋,胡萝卜味道鲜美,但鲜美的背后,却是一个圈套,或者说,是一个陷阱。

        夏想就轻声一笑:“谢谢吴部长的好意,下马区现在才刚刚开始取得一点点成绩,还不到沾沾自喜的时候。”

        吴才洋没想到夏想会一口回绝,心中不快,又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邱家和梅家正在帮助付家,付先锋当上燕市市长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你难道没有想过后果?”

        现在又给他摆利害关系了?早先吴家想和付家联手的时候,吴才洋何尝在意付先锋担任市长会对他的处境带来什么不利的影响?恐怕吴才洋所想的只是吴家的省委秘书秘书长宝座和吴家的面子,现在被三家联手的压力逼迫,吴才洋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晚了。

        夏想倒不是埋怨吴才洋什么,而是觉得吴才洋在与人交往上面,太端着身份,放不下架子,容易失分。真正到了一定层次的人,都会露出和蔼可亲的一面,不管是假装也好,还是只是习惯成自然,总之友好的态度必须拿出来才让人感觉到亲切。

        不让人感觉到亲切,就很难拉拢一批忠心的下属。在官场之上,成事不仅仅要靠上级赏识,还要有一帮团结在身边的同盟,更要有一批忠心的下属。实际上仔细研究也能得出结论,历来许多高官的落马,都是被下级举报才最终翻船。

        说到底,吴才洋对上是什么态度,夏想不清楚,但从他对自己的态度就可以大概推测出他对下级的态度,严肃有余,温和不足,不够亲切不说,还让人感受不到他作为上级领导亲民的一面。

        “事情超出了我的能力之外,我只能袖手旁观了。”吴才洋既然始终没有诚意,夏想也只能虚与委蛇,再说他说得也确实是实话,他在其中只能起推动作用,而起不到决定作用。如果他出面阻拦邱、梅两家和付家的合作,除非挑拨离间才能让三家互相猜疑并有可能最终无法合作成功,否则也是无计可施。但挑拨离间不符合他的为人原则,他不会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况且挑拨离间一次容易,被三家记恨之后,想要重新获得邱、梅两家的信任,就难如登天了。

        “若菡要去美国了……”吴才洋突然转移了话题,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又停顿了片刻,才说,“没别的事情了,那就这样好了。”

        电话断了,夏想愣愣地看着电话片刻,不知所谓地摇头一笑。真是一个忙乱的一天,难道说,今天晚上还会发生什么重大事件?

        当然会发生重大事件了,因为梅升平和邱绪峰联诀回京城,必然又会有一番较量和讨价还价,还有诸多利益的碰撞。如果说省委秘书长和燕市市长的人选最后时刻的激烈争斗本是题中应有之意的话,在京城一家名叫柳暗花明的会所的一次会面,如果让夏想知道的话,才是让他最最担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