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79章 取舍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79章 取舍

    作品:《官神

        但正是因为专家们的鼓吹和媒体的刻意引导,才让国人都认为喝牛奶有益,不管有多穷,哭着喊着也要喂孩子牛奶喝。各个奶粉厂家为了提高销售,面对市场上一群狂热的不理智的消费者,就只好想出了添加东西来增加营养成份的怪招。

        结果自然是互相攀比,都自吹自擂自家的奶粉营养有多高,效果有多好,可以提高多少智力,等等,广告词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奶粉之中标注的营养成份越多,就证明添加剂越多,而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添加剂都是化学品,只要是人造的,就有可能对身体造成损害。

        凡是超过牛奶本身营养的营养成份,都是人为额外添加的东西,都多少存在着三聚氰胺一样的危害。

        夏想很清楚的一点是,他不可能去操纵市场,去发动一场舆论革命,提前多少年去击破奶粉的谎言,不现实也不可能。陷入狂热之中的国民,想要清醒之下只能用猛药,但还是让三聚氰胺去残害婴儿的猛药太残忍了一些,能将此事扼杀在摇篮之中,应该是大功一件。

        他也不可能是直面杨国英,告诉她,以后不要在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否则会出人命的,会毁了四牛集团——他如果这么说,杨国英肯定当他是疯子,还会毫不留情地赶他出去。

        凡事宜疏不宜堵,但如何疏,是一个需要精心设计的问题。

        夏想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蓦然间想到一点,眼前一亮。

        在下马区西部有一片上千亩的良田,正位于山脚下,气候温和,湿度良好,非常适合种植庄稼,但因为建设下马区的缘故,也被征地,现在正在闲置状态。夏想的本意是想留到最后的关键时刻抛出,给远景集团或达才集团用来上马一处高档小区,以此平抑房价,进而牵制元明亮的计划,现在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要将地皮转让给四牛集团。

        四牛集团发展到现在,正是需要扩张养殖基地的时候,下马区距离市区不远不近,尤其是预留的千亩良田,绝对十分适合建造养殖场。四牛集团如果真的将养殖基地建在下马区,就等于原料生产基地在夏想的眼皮底下了,他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和四牛集团接触,再慢慢地施加影响力。

        夏想就一个电话打给了陈风。

        “陈书记,四牛集团是不是正在寻找合适的地点建造养殖场?”夏想也没有客套,上来就说出了来意。

        陈风也习惯了夏想突兀的电话和问题,呵呵一笑:“你倒是消息灵通,连四牛集团的主意也打?不错,他们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建一个养牛场,桥西区向市里提交了报告,市里还没有答复,原则上市里不干涉企业的自主选择。你是不是想把四牛集团的养殖场项目拉到你的下马区?”

        夏想笑了:“住在下马区,就要热爱下马区,更要建设下马区,领导,下马区有一片上好的良田非常适合养殖奶牛,您和杨国英关系不错,替我说说情,怎么样?”

        “我是市委书记,要一碗水端平!”陈风笑骂了一句,又沉吟了一声,“嗯,按理说下马区地广人稀,确实有些地段也比较适合建造养殖场,不过,常山县可是早就听到了风声,现在天天派人往四牛集团活动,你想拉到项目,也就抓紧活动才行,我可以替你说说话,但最终主意还得四牛集团拿。”

        夏想自然清楚以现在四牛集团的实力,陈风也不好直接发话施加压力,尽管四牛集团是国有企业,但也拥有极大的自主权,原则上市委不会干涉企业的经营思路。同时夏想也没有想到可以轻松到陈风一句话就能办成事情,他已经做好了打攻坚战的心理准备。

        正准备打电话给曲雅欣时——夏想的本意是让曲雅欣具体负责此事,作为下马区的女性副区长,和同为女性的杨国英打起交道来,应该容易一些,女人之间也好有共同语言——突然电话就响了,拿起一看,是李沁来电。

        李沁过年期间没有和夏想有过联系,她在哪里过年或者做了些什么,夏想都不清楚,也不关心,他只在意李沁的工作能力和态度。

        李沁的电话打来得非常及时,说是及时,是因为她的提议正好触动了夏想的难处。

        “领导,齐亚南的房地产公司全部准备就绪,准备正式进军燕市的房地产市场,他委托我选择一块地皮,我看中了西部山区的城西村的地段……”

        城西村地段的千亩良田,正是夏想有意划归给四牛集团的地皮。

        “城西村的地段虽然远离城区,但空气好,气候温和,又在山脚下,依山傍水,到了春天,春暖花开。到了夏天,山青水秀。现在开始圈地的话,春天的时候正好动工,绝对大卖。”李沁的眼光奇准,她对城西村地段的分析十分到位,完全符合夏想的预测,“远是远了一点,但随着私家车的普及,距离不成问题,相反,良好的生活环境才是追求高质量高品味生活的市民所最关心的问题,在城西村兴建几所高档小区,不但可以提升下马区房地产市场的品味,还可以起到平抑房价的作用。因为城西村的地皮价格比区中心要低许多,同时,由南新房产再联系其他几家房产,如果将全部千余亩地皮都建成一片大型生活区的话,肯定可以对长基商贸的下一步动作形成有效的牵制!”

        尽管李沁并不是十分清楚夏想的下一步举动是什么,夏想也并没有向她透露过城西村地皮的用处,只是在一次会议时无意中提了一句,没想到,李沁由此及彼,得出的推论居然离他的设想相差不远,真是了得。

        尤其是李沁对城西村房地产市场前景的分析,更是深得夏想之意,甚至可以说,现阶段在夏想周围的数人之中,不管是孙现伟、沈立春,还是肖佳、连若菡,谁都没有李沁对他的意图领会得深刻,就是夏想自己也大为赞叹李沁的冰雪聪明。

        但李沁的提议,也正是他现在为难之处。

        城西村是他预留的杀手锏之一,在对抗长基商贸的游资战之中,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他突然之间改变了主意,为了和四牛集团走近,为了将三聚氰胺的危害未雨绸缪扼杀在萌芽之前,不得不做出另一个重大的抉择,以城西村的地皮换取对四牛集团的影响力!

        虽然说两者都是基于为国为民的角度考虑,但阻止长基商贸毕竟是小范围的事情,而四牛奶粉危害的是成千上万的婴儿,大而广之,整个奶粉市场危害的是中国的下一代。相比之下,还是四牛奶粉所带来的后果严重,就只能抓大放小了。

        关键的问题是,他还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夏想迟疑一下,也知道有些事情他只能一人承担,也只能他一人做出决定,没有人理解没有人支持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要做到问心无愧,要做到不负重活一生,就必须有所担待!

        “城西村的地皮,我另有他用,南新房产再另外寻找合适的地点好了。”

        夏想话一出口,李沁立刻就表示了疑问和不满:“我想问问为什么?领导,您说让齐亚南进军房地产,好,我支持,还帮他在京城办理好了所有手续。您说让肖总也将全部资金转移到房地产项目中,好,我还是大力支持并且服从。我实话实说,其实城西村的地皮,齐氏的南新房产一家吃不完,我想肖总的广厦也可以分一杯羹,我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规划,但您一句话就打乱了我的全部计划,您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沁就是李沁,她在国外多年养成了敢于顶撞上级的性格,只要她认为对的地方,她就敢和夏想理论一番。

        夏想其实也挺喜欢李沁直来直去的性格,一个人听惯了奉承和假话,头脑容易判断失误,会认为自己永远正确,天下第一,只有身旁始终有人敲打,有人质疑,他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至于自高自大。

        自高自大没有好下场,要么害人,要么害己。权力越大,就越祸国殃民。

        但李沁的疑问,夏想还真不好给出真实的解释,他微一沉吟,才说:“我打算用来上马养殖场项目……”

        “养殖场?”李沁就更纳闷了,养殖场能出什么效益?以下马区目前的局势来看,任何项目都没有投资房地产带动的利润高,利益链长远,同时,还会拉动许多下游产业,更能出政绩,提升GDP,堂堂的夏书记,一向英明的领导,怎么突然之间做出了一个不合常理的决定,“养殖什么?奶牛还是绵羊?”

        李沁对养殖业的了解所知有限,就知道牛羊。

        换了别人,夏想才懒得释什么,但李沁不是外人,是他目前最倚重的人手之一,他也要给她一个安心:“这样,你通知一下沈立春、孙现伟和萧伍、齐亚南,晚上到沁园春开会,到时见面再详谈。”

        李沁不满归不满,也知道夏想虽然和善,但他的权威还是不容侵犯,就不服气地说:“好,我希望领导到时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会让我士气低落。”

        好一个士气低落,放下电话,夏想呵呵一笑,无谓地摇了摇头。

        是该再次会面商谈一下大事了,现今长基商贸蠢蠢欲动,而且已经掌握了下马区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房地产资源,估计下一步,就应该提价了。况且夏想也听到了一些什么风声,元明亮的长基超市的上马,似乎表明了他的策略有了微小的转变。

        当然,他还要和众人一起商议一下如何进一步拓宽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思路,让几个后备力量正式进军下马区的房地产市场,吹响前进的号角,准备迎战。

        定下了晚上会议的基调,夏想就拿起电话,亲自打给了曲雅欣。

        一般威风一点的书记想见一名副区长,都会让秘书通知。夏想亲自打电话给曲雅欣,就让曲雅欣大受鼓舞,心中十分受用,觉得夏想还是没有忘记她这个老朋友。

        曲雅欣精心梳理了一下头发,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还特意照了照镜子,才步伐轻盈地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路过晁伟纳的前面时,还不忘冲晁伟纲点头一笑。

        晁伟纲对曲雅欣印象不深,因为他和曲雅欣很少打交道,印象中,他一直觉得曲雅欣不苟言笑,仅有的几次见面,也没有说过一次话,不想今天曲雅欣嫣然一笑,让还没有谈过恋爱的晁伟纲如中电一样愣在当场!

        他被曲雅欣的明媚的笑容和成熟的风情一瞬间击中了,从这一刻起,曲雅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晁伟纲的梦中情人,导致晁伟纲恋姐情节泛滥,最终还是找了一个大他5岁的女朋友才算了事。

        晁伟纲呆呆地望着曲雅欣消失在里间的背影,不禁浮想联翩,原来还是成熟的女人最迷人,最有风情。原来曲区长身材婀娜多姿,曲线惊人,虽然衣服宽大,仍然难掩她天生丽质……幸好曲雅欣没有回头,如果她无意中再一回头,说不定还真能迷得晁伟纲五迷三道,从此沉迷不知终日了。曲雅欣刚才虽然冲晁伟纲嫣然一笑,其实根本没有过心,她一心想的是如何在夏想面前好好表现才不负夏想的重托。

        夏想见曲雅欣进来,起身相迎,算是对她的礼遇。曲雅欣忙点头致意:“领导快请坐,有什么吩咐和指示精神,您请讲。”

        夏想请曲雅欣坐下,见她今天容光焕发,散发出迷人的风姿,心想曲雅欣和卞秀玲相比,更年轻更有异样风情,卞秀玲胜在熟女风范,曲雅欣胜在成熟之中,还微有青涩之态,可谓各有千秋,算是下马区两朵奇葩。

        区政府的副区长之中,还有一名女副区长,名叫齐欣华。齐欣华性格和曲雅欣有点象,但长相却不如卞秀玲和曲雅欣,比较偏向中性,但为人还好,起码很务实也很热情,现在在区政府一边是有名的老好人。

        夏想收回了心思,将曲雅欣来到下马区几个月的表现理顺了一下,对她的评价是中等偏上,才能和为人都还不错,就是有时遇事不够大方冷静,当然她身为女性,从性别上的差异考虑,也不算是什么缺点了。

        “四牛集团的总经理杨国英,你认不认识?”夏想只是随口一问,当作话题的开端,他可不认为曲雅欣会认识杨国英。

        “认识。”曲雅欣生怕夏想交待给她一个无法胜任的任务,如果完不成,会让夏想对她有不好的印象,不料一开口问的竟然是杨国英,她就眼神就热切起来,“领导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杨总,是不是想给孩子买奶粉?我正好和杨总还算熟悉,能找她批个条子,肯定能便宜不少。”

        夏想哭笑不得,曲雅欣还真是热情,他刚问了一句就当他要买奶粉,也是,他的儿子正是喝奶粉的年纪。不过夏想可不敢让夏东喝四牛奶粉,因为他可是亲身经历过四牛奶粉事件,当年的顺口溜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诸如,“喝四牛牌奶粉,当残奥会冠军”,“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肾”,“四牛奶粉,三聚化工集团荣誉出品”,如是等等,充分表明民众的无奈和愤怒,四牛奶粉事件爆发之后,中国的奶制品行业的信誉一落千丈,几乎所有的厂家无一幸免,都中标了。

        也从侧面证明了奶制品业的潜规则,基本上或多或少在明里暗里都有添加剂,不是有没有的问题,是多少的问题。

        夏想摇头一笑,才说:“不是买奶粉,是想让你出面代表下马区政府去和杨国英接触,说服她,让她将四牛集团的养殖场建在下马区。”

        曲雅欣明白了夏想所为的是公事,粉脸一红,笑了一笑:“我尽量去试试,杨总为人比较固执,不好说服,她眼界高,我的面子不够大。”

        曲雅欣说的是实话,她和杨国英认识,还是因为秋爰的缘故。有一年秋爰采访杨国英,曲雅欣凑热闹跟了去,就和杨国英说上了话。杨国英对她挺有好感,两人聊得也算投机,后来就又有了几次接触,算是认识了。

        她没有想到夏想交给她的是一件大事,心里就有点没底。因为杨国英是省市两级领导都看重的大人物,是燕省的明星企业家,而且因为四牛集团从一家无名小厂到全国百强企业,杨国英起到了关键作用,也因此让杨国英自视极高,平常人她都不放在眼里。

        但夏想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交给她去办理,也是对她信任的体现,曲雅欣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想方设法打动杨国英。

        夏想也清楚事情不太好办,如果杨国英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想让她改变主意也难。杨国英的为人夏想虽然不是十分清楚,但从后世四牛集团事发之后,杨国英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也可以推测出来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