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14章 红颜祸水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614章 红颜祸水

    作品:《官神

        周虹妩媚地一笑:“白书记说笑了,我怎么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身上香……”

        白战墨见周虹有了回应,就更加兴奋了,脱口而出:“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就如眼睛看不到自己的后面一样,再香的女人,也闻不到自己的体香。”

        “我身上真有香气?”周虹眼睛眨动,大而迷人,亮晶晶如一泓秋水,白战墨一下就陷了进去,再也不能自拔。

        都说男人是女人的港湾,其实不对,女人才是男人停靠的港口。一个男人得意时、失意时、烦闷时、兴奋时,他都需要一个女人宽容的包容,需要一个女人真心的慰藉。一个好女人,可以让男人的狂乱之心停歇,可以让一个男人的狂野之心得到安慰。

        好女人如大海,如港湾,不管男人是粗犷的风暴还是受伤的帆船,都可以在一个好女人的臂弯之内,得到温暖和放松。

        此时此刻,在白战墨眼中,周虹就是天上的明星,夺人心魄。

        “香,诱人的女人香。”白战墨多少有点按捺不住,他不是两世为人的夏想,又不是柳下惠,他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一个孤身在外又大权在握的男人,又是本来想去娱乐休闲的男人,突然就有美女在侧,怎能不心跳加快,手心出汗?

        周虹发动了汽车,白了白战墨了一眼:“讨厌,什么女人香,难听死了。”一句又媚又娇的嗲声,差点让白战墨骨子都酥了。

        “听说小周现在是单身?怎么,难道是眼光太高?”白战墨假装关心周虹的生活,“也是,以你的条件,又漂亮又能干,确实不好找到合适的人。”

        周虹熟练地将车开出了区委大院,不一会儿就顺着到了远景大道之上,一路向北。

        “白书记说笑了,我哪里条件好了?我现在是高不成低不就,想攀高枝攀不上,太差的又看不上,晃荡来晃荡去,30岁了,还独身一人,也真够可怜了。”

        白战墨一听更加心花怒放了,单身好,单身女人更好,30岁的成熟的单身漂亮女人,简直就是上天送来的礼物,他就眯着眼睛,放肆地打量了周虹胸前和腰间几眼,说道:“小周全身上下,真是无一处不美。以你的条件,找一个千万富翁也不在话下,如果只想找一个人依靠的话,至少也要找一把手。”

        “一把手?一把就是书记了?”周虹咯咯一笑,用手一捂嘴,眼睛飞了白战墨一眼,“您可真会安慰人,现在20来岁的漂亮女孩子多得是,我倒真想靠一个书记,区委书记不敢想,县委书记也行,可是人家只喜欢小姑娘,不喜欢30岁的老姑娘。”

        “那是他们没眼光,20来岁的小女孩有什么好?象个没长熟的苹果一样,又涩又笨拙,还是30岁的女人才好,饱满、成熟又性感。”白战墨的胆子大了起来,周虹的话明显有挑逗的意味,不让他想入非非都不行,“我就不喜欢20多岁的小女孩,什么都不懂,只会装小撒娇……”

        几番试探下来,白战墨心中笃定,暗暗惊喜,周虹成熟得如水蜜桃一样,饱满而圆润,真是极品,如果能投入他的怀抱,也不枉作为男人一场。他是下马区的书记,年轻有为的副厅级干部,以后大有前途,样子长得也不差,周虹又有心找一个靠山,他和周虹各取所需,最后发展成某种关系,还不是一拍即合的事情?

        白战墨跃跃欲试,对接下来的饭局甚至饭局之后的旖旎,充满了期待。

        周虹的车一直开着远景大道的最北端,再向前就要驶出下马区时,她驶入了一个并不豪华的饭店,饭店的名字起得别有意境——美人靠!

        白战墨见饭店虽然不大,但却收拾得十分干净,主要是位置比较隐蔽,而且下层是饭店,上层却是休息的房间,他就意味深长地看了周虹一眼,笑了:“美人靠,好名字,别有味道……小周给解释解释,有什么说法?”

        周虹停好车,引领白战墨上了楼,轻车熟路地到了二楼的楼道尽头的一个雅间,雅间的名字也起得非常有趣:随心欲。

        进了房间白战墨才发现,和别处饭店的雅间不同的是,美人靠饭店的雅间,类似于KTV包房内,或者说,更类似于宾馆的套房,里面有沙发,有床,正中摆放了一张餐桌,还有屏风,屏风的后面,是一处阳台。

        周虹笑盈盈地来到屏风后面,走到阳台之上,阳台上有一处长椅,她斜斜地坐在长椅上面,背向后靠,一副慵懒沉醉的样子,笑问:“白书记,您说我现在象什么?”

        “美人斜倚栏,风光无限!”白战墨文学修养挺高,还能诌上两句,他抚掌叫好,“好一个美人靠,妙。”

        落座之后,周虹请白战墨点菜,他大手一挥:“随意,随意,秀色当前,什么美味都索然无味了。”

        周虹不说话,只是略带埋怨地看了白战墨一眼,一眼就让白战墨更加邪火迸发,忍不住挑逗地问道:“随心欲——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可以随心所欲?”

        周虹似乎一点也不拒绝白战墨贪婪的目光,她坐得本来离白战墨挺近,又借拿筷子的机会,有意无意地用手指划过他的手背,含义丰富地笑道:“随心欲就是随心所欲了,少了一个字,其实是说,没胆子的人就随心欲,有胆子的话,就随心所欲了。”

        诱惑,**裸的诱惑,白战墨哪里还有一点吃饭了的心思,只想一口吞下周虹算了,尤其是手背被周虹滑腻的小手划过的地方,一阵酥痒,心中更是百爪挠心,直欲发狂。

        “我是随心欲好,还是随心所欲好?”白战墨继续大胆挑逗。

        “我可说不好,因为我可不知道白书记胆子大小。”周虹又是掩嘴一笑,笑完之后,又拢头发。她掩嘴而笑的动作性感迷人,拢头发的姿势就更给人明目张胆的诱惑。

        白战墨还没有喝一口酒,就已经醉倒了。

        饭菜上来之后,周虹不停地劝白战墨多喝几杯。白战墨几杯酒下肚,酒壮色胆,色胆包天,他就趁碰杯的时候,假装不小心握了周虹的手一下。

        周虹没有任何反应,就让白战墨心中随心所欲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也是,在美人靠的饭店吃饭,在随心欲的房间有美女相伴,气氛旖旎,话题暧昧,有心无意也好,你情我愿也好,总之随着酒深话浓,白战墨也由开始时的试探,开始了实质性的动作。

        他一把就抓住了周虹滑腻宜人的小手,用力握住不放:“小周,别看我是区委书记,可是我一个人在燕市,家人不在身边,也是孤独寂寞,说起来和你也是同病相怜。”

        周虹只是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就任由白战墨握着,脸上飞红:“白书记,您,您喝醉了……”

        “我没醉,清醒得很。”白战墨见周虹不反抗,胆子就更大了,伸手揽住了周虹的腰,“跟了我,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别说你开一家美容院,就是开十家也没有问题,谁也不敢刁难你!”

        周虹扭捏说道:“白书记,别这样,我,我,我这个人对什么事情反应都慢上半拍,您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然后又低头,一副害羞的样子,“您相貌堂堂,又是区委书记,正符合我心目中的男人形象。我,我也对您有好感,但不要进展太快好不好?太快的话,我怕自己接受不了,会被您吓跑。”

        白战墨心花怒放,听周虹的意思她是答应了?但她还要玩一份情调,要循序渐进,好,依她,现在他又不是见了女人就想上床的小男生,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男人了,知道有些女人性急,有些女人情慢。

        到了一定境界,就要讲究一个情调,三下五除二就上床的女人,他也不稀罕。

        上次他在一处吃饭,听到有人议论说是某地杨姓省委副书记,见到女服务员也要上,而女服务还诚心穿短裙弯腰故意引诱杨副书记,就把白战墨恶心着了。到了省委副书记的境界,再年轻也是40岁开外,或是50岁以上,男人到了四五十岁时,不象没经历过女人的小年轻一样,一见女人弯腰露屁股就发情。再说到了省委副书记的层次,天天事情一大堆,忙得脑子都不停转,事情一多,男女方面的想法就淡了。

        一个女服务员也能入得了省委副书记的眼,他是什么省委副书记,太没档次了,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就算他有那个精力,他还丢不起那个人!当时白战墨就愤愤不平地想,绝对是胡说,绝对是乱七八糟的传闻听多了,以讹传讹。

        自恃有情调有档次的白战墨,就强压下心中的欲火,只是拉拉手,抱抱腰,也就不再采取进一步的动作,唯恐被周虹看扁了他。

        酒足饭饱之后,周虹将手提袋交到白战墨手中:“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请白书记笑纳。”

        白战墨现在因为另有所图,贪图的是周虹的身体,而不是她的钱财,哪里肯再收礼,坚持不收。周虹就坚持要送,还从里面拿出礼物,是几瓶酒和几条烟,烟是白烟,上面没有商标,酒也是白酒,没有品牌,她用一种近乎撒娇的口气说道:“烟是我自己卷的烟,别有味道。酒也是我亲自勾兑的酒,养生保健,市面上绝对喝不到。不敢说有多好,绝对是独家。有道是有钱难买非卖品,我的烟酒只给熟人或最近的人,如果白书记觉得和我疏远的话,可以不收……”

        周虹的幽怨的眼神顿时让白战墨为之心醉,忙不迭接过:“收,当然收。既然是心意,必须收下。不过话又说回来,最难消受美人恩,我该怎么回报你的一腔热心?”

        周虹又是掩嘴而笑:“等以后熟了,说不定就不是外人了,还说什么见外的话,可见白书记没打算和我成为好朋友了……”

        白战墨呵呵一笑,一拍脑袋,一脸懊恼地说道:“瞧我笨嘴笨舌的,真不会说话,不过我的一片真心可是真情实意,可要记好了。”

        周虹笑意嫣然:“嗯,我记下了,记在心里深处了。”

        白战墨拎着手提袋,比酒足饭饱更让他高兴的是,意外结识了周虹,一想到日后和周虹的发展,他就兴奋不已,想到能在如此灰暗的日子有美相伴,也是人生一大幸事,他就一扫以往的低沉情绪,哼起了久违的小曲。

        兴奋之中的白战墨颇有春风得意的感慨,却不知道,他一步迈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之中,事后也让他真正体会了最难消受美人恩的具体含义,红颜祸水,尤其是分外漂亮的女人是无色无味的毒药…………京城,总政病房内,夏想正在和梅晓琳通电话。

        经过几日的休养,夏想的病情好了大半,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七八,他想出院,医生却执意要再观察两天。无奈之下只好谨遵医嘱。今天一大早他就让萧伍开车送黧丫头和儿子回燕市,夏东还小,还在哺乳期,住在外面多有不便。曹殊黧虽然不愿,转念一想也觉得还是回去为好,就点头同意了。

        临走前,曹殊黧千叮咛万嘱咐,再三交待夏想要照顾好自己,凡事不能对付,一定要等伤势全好了再出院,还特意强调让他别乱动,再别惹事了,话说得有点多,有点象对小孩子说话一样,就让一旁的凤美美和古玉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平常在外面威风八面人人敬仰的夏区长,在曹殊黧面前,说什么听什么,一点也不反驳,老实巴交得象个孩子。

        曹殊黧走后,病房时立刻安静了许多,主要是没有了夏东,夏想就觉得还真是耳根清静。今天正好连若菡陪同老爷子给一位老寿星拜寿去了,古玉一早出去还没有回来,就只剩下他一人之时,就接到了梅晓琳的电话。

        梅晓琳的声音不再是一副冷淡飘然的腔调,而是多了一丝关怀的味道:“怎么样,好点没有?……晓木说了,你对他还不错,他脸皮薄,有些话不好说出口,想感谢你又不好意思,就让我替他说出口。”

        “没事,小事,不值一提。”夏想才不在乎梅晓木的感谢,只要他安心地工作不添乱就成了,他在意的是梅晓琳母女,“女儿怎么样了?”

        “她挺好,能吃能睡,挺省心,比你让人省心多了。”后一句就有点柔情的意味了,或许是意识到了有些不妥,梅晓琳又咳嗽一声,“出院后,你会怎么对付付先锋?需不需要我帮忙?”

        此次还手,夏想不想让梅家和邱家任何一家插手,是他和付先锋之间的个人恩怨,介入的力量太多了,不一定会收到良好的效果,相反,说不定会因为各方势力心思各异,会节外生枝。他清楚以他目前的实力,梅家和邱家肯帮他,是人情。不帮他,是本份。但如果他开了口,肯定会或多或少地帮上一些。但有一点,人情总有用完的一天,而且不管是梅家和邱家,只要出手,肯定会寻求利益上的回报,也许会将事情弄得更加复杂起来。

        现阶段,他的思路清楚,目标明确,就不想将局势再复杂化了。

        就算梅家和邱家出手,现在将付先锋一脚踢出燕省也不太现实。

        夏想更深的考虑是,养羊吃肉,还是等羊肥之后再宰杀为好,虽然现在宰杀也能出一口恶气,但容易将羊惊跑,还是不如羊肥肉美之时,一刀下去,更有鲜美可口的羊肉可吃。

        夏想微一沉吟,还未说话,梅晓琳就不满地说道:“知道现在吴家肯护你了,你就不在意我们梅家了,随便你,有本事以后什么都不要求着我们。”

        夏想就乐了:“好好的说正事,你生得哪门子闲气?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太深奥了。”

        “扑哧”一声,梅晓琳又笑了:“对男人来说,没有得到之前的女人才值得费尽心机去猜测她的心思,得到之后的女人,弃之如敝屐,早就将闲心用到别的女人身上了,比如更年轻、更漂亮或是更有钱的……”

        “你想说古玉就明说,别影射。”上一次梅晓琳来看望他的时候,夏想就发现了她的目光不时落在古玉身上,有不解和不满,就知道她又多心了,“古玉是我妹妹。”

        “我呸!”梅晓琳也不知是真生气,还是故意气人,“妹妹和情妹妹就一字之差,实际上也是一步之遥。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家正室人还不错,宽容大量,发现你贼心不死的话,顶多骂你几句,肯定会原谅你。侧室就不好说了,她可是有脾气有性格的人,小心她收拾你。”

        “看,多操心了不是,我身边美女如云,就偶而犯过一次错误,还是被迫的……”夏想就又想旧事重提,提及他和梅晓琳唯一的一次。

        梅晓琳倒也干脆,直接挂断了电话:“再见!”

        有道是大话不能说,一说就犯错,夏想刚刚说了大话,没想到几个小时后,就又犯一次错误……PS:还差十几票到明天三更的要求,老何就无耻地想,差一票多好,忠厚老实的老何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兑现不用三更的承诺了,窃笑中……郑重敬告,以下内容不占收费字数,正版订阅的朋友可以直接无视了,因为以下内容是为了争取正当权益所发,全程订阅的兄弟到这里就可以直接关闭了:

        值此官神即将300万字之际,很用心很真诚地求一下订阅。请兄弟们听老何真心之言——求订阅,哪怕没有全程订阅,也请支持一下首章订阅,即104章,非常重要,十分迫切,万分诚恳地拱手相求。

        官神现在在月票榜上的成绩还不算难看,收藏在起点所有的官文之中,也接近了前十名,成绩勉强可以入眼,唯有一点,订阅不高。或许朋友们不会相信,官神的订阅,远远落后于许多月票和官神相差甚远的书。订阅收入,其实也不高,真的不高,因此老何总不愿意和别的作者讨论订阅问题,为什么?看了数据心酸,说了更让人沮丧。

        而且说实话,如果不是月票榜的支撑,老何甚至动过要早早结束官神的念头!

        但一直坚持至今,虽然官神的订阅不是很强大,但喜欢官神的兄弟都是真心喜欢,不少兄弟每月都贡献5张以上月票,才有官神今天的成绩。也是老何每月苦求月票的原因所在,订阅不够,每个月的月票奖,多少能有一丝安慰。

        但,老何还是真心地向兄弟们说一句肺腑之言,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订阅支持官神,好么?高V一个月只需要6元,初V不过9元,就能让老何在看到一个个增长的订阅的同时,心中十分欣慰又有一个兄弟加入了官神的大家庭之中,就让老何愿意拱手感谢兄弟们的涌泉之恩。

        订阅是根本,是一本书能走多远的关键所在。在起点,有两个订阅数据是重中之重,就是最高订阅和24小时订阅。真心喜欢官神,觉得老何一个月的辛苦值3元钱,那么请全程订阅支持。因为不管是高V还是初V,一个月下来,老何所赚的都是3元钱。如果觉得不值得,也没关系,就请拜托帮忙订阅一下第104章好了,有马甲号也好,或借一下朋友号也行,10个起点币,也算是给了老何莫大的帮助!

        在看了老何近300万字的免费章节之后,请您花费一毛钱订阅一下第一章,这个要求不算过份,将心比心,兄弟姐妹们,老何可曾用过偷梁换柱的手段针对过盗版?老何更新及时,兢兢业业,每天万字,300个日日夜夜,全程订阅也不过四五十元,实在不舍也不强求,但请帮忙订阅一下第一章,哪怕麻烦一点,也只需要花费一毛钱,也麻烦不过老何1500万次地敲击键盘!

        用一个并不算太麻烦的手段更换内容来针对盗版,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也能让许多盗版网站盗不到最新的章节,老何并不想以此为要胁,只是想让兄弟们明白一件事情,所谓盗亦有道,喜欢官神,并且愿意看得更长久,更精彩,就请订阅支持官神。做不到全程订阅,也请订阅一下第一章,也算是一份心意,是不是?

        另外提醒一下,普通用户也能订阅第一章,需要25起点币!

        言尽于此,老何在迫切需要帮忙之时,真心求助。官神的订阅确实需要每一个喜欢的人伸出援手,才能走得更长久。真要等到老何因为订阅不好突然要结束官神的时候,到时兄弟们也不要埋怨老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