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70章 既有意外,必有收获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70章 既有意外,必有收获

    作品:《官神

        只是让夏想始终不解的是,吴家为什么没有出手向燕省空降自己人?常务副省长的位置非常关键,吴家应该也会动心才对。

        不过不管吴家有没有安排人空降到燕省的打算,有一点夏想是肯定的,就是吴家也不会乐观付家美梦成真。

        他当然也不会。

        第一步有邱绪峰出面,邱家的立场不用担心了,夏想就暗想,要是付先锋知道他暗中搅局,会不会对他恨之入骨?

        邱绪峰的电话打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打完之后,他冲夏想点头一笑:“老爷子说,承你一个人情。”

        夏想可不敢托大,连连摆手:“老爷子太客气了,在他老人家面前,我是晚辈,可不敢让他老人家惦记。”话虽这么说,心里却十分高兴,因为老爷子的话表明,尽管邱家和付家联姻,但邱家对于付家想要拿下燕省常务副省长的企图,不会坐视不理。

        主要也是上一次付家在白战墨事件之上,在200亿投资的问题之上,玩得太大发了一些,邱老爷子肯定余怒未消。

        邱绪峰又说:“什么时候到京城,老爷子想见见你。他说难得有一个无根无底的年轻人能有这么敏锐的目光,真不简单,他对你十分好奇。”

        夏想忙又客套了两句,就拿出了电话,笑说:“我觉得这么大的事情,应该让梅部长也知道一下,否则他肯定会对我有意见。”

        邱绪峰乐了:“你想破坏付家的好事就明说,在我面前还装腔作势?好人如果都象你一样,世界早就乱套了。”

        “看,不识好人心不是?”夏想嘿嘿一笑,也当着邱绪峰的面拨通了梅升平的电话。

        “梅部长好,我是夏想,有一件我想向领导汇报一下。”

        梅升平正在家里看电视,一听是夏想的声音,就笑了起来:“别拿腔拿调,直接说,好事还是坏事,又或者是,你查到谁是梅亭的亲生父亲了?”

        夏想差点没出一头汗,堂堂的省委组织部长,怎么眼中没有一点大事,开口就是芝麻绿豆的小事?让他无比郁闷,只好呵呵一笑,说道:“我找您是正事,是大事,至于是好事还是坏事,就由您自己判定了。”

        梅升平见夏想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就不再扯皮:“说,我听着。”

        夏想就将付家有意空降一个常务副省长的事情告诉了梅升平,又强调说道:“正好先锋和我在一起,他立刻通知了家里……”

        言外之意就是,邱家已经开始动手了。

        梅升平却半晌没有说话,显然是在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急促地说道:“等一会儿我再打给你。”

        夏想知道,梅升平应该也是刚刚听闻此事,所以震惊之下,思索了半天才有了决定。

        反正有的是时间,他就和邱绪峰边聊天,边等。

        宝市市长任庆之年底卸任,常务副市长递进,不出意外的话,邱绪峰就是常务副市长了,仕途之路开始顺水顺风了。同时,付朵朵也怀孕了,邱绪峰也是即将双喜临门。

        “对了,付先锋有一个妹妹叫付先先,长得倒挺漂亮,就是性格有些过于开放了。她刚从国外回来,前几天和朵朵住在一起,听她的口气,好象也想来下马机寻找商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邱绪峰一脸暧昧的笑容,“受国外开放思想的影响,付先先可是活泼大胆得很。”

        夏想没好气地说道:“去你的,看你的样子象是一个皮条客!付先锋的妹妹关我什么事?付先锋现在对我没有好气,以后对我肯定更是恨之入骨,我和他之间,有一道越来越大的鸿沟。”

        邱绪峰嘿嘿地笑了起来:“鸿沟不好紧,也可以天堑变通途。看,你又多心了不是?我只是介绍付先先和你认识,没有别的意思,你以为你是潘安,女人都要对你投怀送抱?人家付先先有意中人了。”

        夏想就又笑骂了几句,然后梅升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确实有这回事,虽然付家做得比较隐蔽,但还是有迹可寻。而且这件事情比表面上要复杂得多,我的建议是,你转告一下宋朝度,让他停止运作,安心等待就是了,应该有他的好处。”梅升平没透露太多,只是含蓄地点了一点,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沉思了片刻,向邱绪峰说出了梅升平的话,邱绪峰不解其意,正想说些什么,电话又响了。

        接过电话之后,邱绪峰一脸古怪地说道:“我刚才听到了消息说,吴家早就知道了付家的手脚,但一直没有动静,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难道会是吴家做了妥协,和付家做了某方面的交换?怪不得一点风声也没有传出,原来有吴家配合。否则只凭付家一家之力,肯定做不到密不透风。”

        夏想想了一想,也猜不透吴家的用意,相比之下,他的政治智慧还是和吴老爷子有不小的差距。毕竟作为一名在官场沉浮了几十年的顶级高手,又占据了坐京城而观天下的便利条件,夏想再有重生上的优势,也无法与之相比。

        夏想犹豫了一下,还是又拨通了吴才江的电话。

        吴才江好象已经睡下,迷糊中问了一句:“哪位?”

        “三叔,我是夏想。”夏想自报家门,然后就直接问道,“韦志中的事情,三叔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吴才江的声音才响起:“呵呵,韦志中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具体情况我也没有细问,你也知道我要外放了,事情也多,又是老爷子的手笔,他不说,我哪敢问他是什么手段?你也别操心了,事情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夏想忍了忍,还是没有忍住,说道:“我不清楚老爷子是什么打算,但我是无意中知道了此事,同时,邱绪峰和梅升平也随后都无意中知道了,事情现在已经公开化了。”

        吴才江的声音一下清醒过来:“怎么回事?”

        夏想就简单地将今天无意中听到了付先锋的谈话的事情一说。

        吴才江急了:“你怎么不事先和我商量一下?你的插手,万一打乱了老爷子的部署就麻烦了,他还会生你的气。”

        夏想就无奈地说道:“我按我的思路办事,老爷子按他的思路办事,互不通气,就算有负面的影响也没有办法,不是我的本意。”

        吴才江扔下一句:“等我电话!”就挂断了电话。

        夏想冲邱绪峰一伸手:“看,事情越来越复杂化了。”

        “官场本来就是名利场,本来就是事事复杂,再说了,事情越复杂,岂不是越如你所愿?”邱绪峰反倒一身轻松,似乎并不将韦志中事件当成一件大事一样。

        夏想轻笑一声:“怎么你越说,我的形象就越差?”

        “夸你也当成贬你,你的思维还真成问题。”邱绪峰摇摇头,继续喝茶,“我忽然想通了一点,既然吴家替付家打掩护,就说明两点问题,一是吴家获得了付家的利益交换,同意让韦志中空降到燕省。一是吴家故布迷阵,表面上答应付家,暗中另有谋算。第二种还好说,相信以吴老爷子的老谋深算,付家沾不了光。但如果是第一种,你怎么选择?”

        如果真是第一种,夏想确实面临着两难的选择。他袖手旁观,韦志中空降到燕省之后,付家势大,他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吴家既然恨他,肯定才不会管他的死活,而且宋朝度也会受到排挤。

        但如果他暗中利用各方关系,撬动了付家的利益,比如邱家和梅家联手阻止了韦志中的空降,吴家的诉求没有如愿,知道了其中有他的身影之后,他和吴家之间的仇怨会更深一层,以后他不但和付家势同水火,和吴家的关系也是雪上加霜。

        夏想微一思忖,还是得出了结论:“不管是哪一种,我的立场不变,就是希望邱家和梅家联手,阻止付家得逞!同时我也会向叶书记和范省长建议,联合反对中央空降的决定。”

        如果省委书记和省长联合反对一人空降,中央也会三思而行。再如果由省委书记和省长出面,又有数名常委联名的话,韦志中的空降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成功。但一般不会出现联名事件,很容易让中央对一省的政治凝聚力有提防之心,事后也会慢慢调整领导班子。但只要邱家和梅家在上层周旋,夏想再出面说服叶石生和范睿恒,只要书记和省长有反对的意见,上下呼应,大事可成。

        邱绪峰见夏想一脸坚定,知道他心意已决,说道:“还好,没有枉费我帮你一场,原则性挺强。”

        夏想笑骂:“你也不想想,我和吴家现在是什么关系?他们出手不考虑我的死活,我还要顾及他们的感受?才不会。现在在我眼中,你才是关系最近的朋友。”

        邱绪峰满意地笑了:“来,喝茶,喝茶。”

        夏想刚端起茶杯,电话响了,是吴才江的电话。

        “我刚才问了老爷子,他听了之后大笑了三声,然后骂了你一句。”

        “骂我什么了?”夏想不解。

        “其实是夸你……”吴才江还未说出就已经先笑了,“老爷子说,夏想这个家伙,怎么长得耳朵和眼睛?”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老爷子嫌弃他长得丑?夏想有点郁闷,他长得其实一点也不丑,不自夸的话,还有点帅,但老爷子什么都不回答,却只说他的耳朵和眼睛,就让人十分费解了。

        随即一想,夏想立刻明白了什么,笑了:“三叔,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吴才江没好气地说道:“行了,别得意了,老爷子难得对你有一次正面评价,记得以后好好表现,等什么时候他接受了你,就是你天大的福气了。”

        什么都没说,但似乎又什么都说清楚了,吴才江挂了电话。

        夏想知道了老爷子话中的含义是,说他耳朵,是指他听到的消息的时机还真是时候。说他眼睛,是说他有眼光会办事,言外之意当然是默认他的即刻通知了邱家和梅家的举动!

        意思就是,吴家帮付家隐瞒消息,恐怕正是邱绪峰所说的第二种可能,故布迷阵,另有谋算。但具体是什么,老爷子才不会说出来。但夏想清楚一点,付家不会有便宜可得。

        甚至可以说,他此举正合老爷子心意。

        夏想还真猜着了,本来第一步让连若菡无意中听到马万正可能要动上一动的消息,正是老爷子有意的安排。第二步,就想再通过连若菡之口,让夏想知道其实是付家要空降韦志中到燕省担任常务副省长,而并非吴家。没想到第二步还没有具体实施,夏想就无巧不巧听到了消息,老爷子在接到吴才江的电话一刻起,心中第一次对夏想的反应够快下手够敏捷有了好感。

        夏想并不清楚的是,他此次出手,终于让他在老爷子的心中打开了一条缝。虽然很微小,但不排除以后扩大到足够容纳下他的程度。

        两天后,正在区长办公室听取施长乐汇报工作的夏想,突然接到宋朝度的电话,说是马万正要调离的消息已经在省委大院之中传开了,同时传出的风声是,有可能韦志中会空降到燕省任常务副省长。

        宋朝度的声音还是有一点不自信:“事情真的会有转机?”

        夏想并没有如梅升平所说,转告宋朝度不必再去京城运作,因为事关自身的前途,宋朝度绝对不会放手不管,他说了不如不说。也许说了,反而会让宋朝度对他产生不好的想法。

        不过宋朝度却主动停止了运作,因为他得到了暗示,让他不要再有所动作,静候结果就是了。宋朝度还不放心,几次打电话给夏想,征求他的意见。夏想就劝他稍安勿躁,事情应该会有转机。

        没想到在传出了马万正想要调动的风声之后,同时还有韦志中空降的传闻,宋朝度就坐不住了。他知道夏想和邱绪峰、梅升平关系不错,能够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就急忙打电话来问一问。

        施长乐是来向夏想汇报最近几笔市财政拨款,要么被卡,要么被扣,要么被拖,反正没有一笔顺利的,他就又向夏想摆困难提条件来了。因为他向白战墨提过两次,白战墨口头上答应和市里协调,一转身就没有了下文,让施长乐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白书记要么没能力,要么就是应付他,要么就是不办实事。

        他就只好再来找夏区长求助。

        可以说从上次修路事件之后,施长乐的天平就渐渐向夏想倾斜了。但他在见到夏想真正的实力之前,是不会做出明确的表态的。施长乐见多了官场上昙花一现的人物,对于夏想以后能不能坐稳区长宝座,能不能再进一步,他还是心里没底。

        夏想的电话没有让他回避,他就听出了是谁给夏想打的电话,不由心中暗暗大吃一惊,省委常委、副省长宋朝度主动打电话给夏区长,有点不可思议。

        又支着耳朵听了片刻,施长乐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听得不太真切,但他隐隐听了出来,宋省长是在向夏区长求助!

        省长向区长求助,不是天方夜谭又是什么?施长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特意揉揉了,终于又听清了一句,是夏想回答说道:“宋省长,在我看来,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还是袖手旁观为好。不管是从哪个角度考虑,我也希望您能接任,而且也做了应该做的一切,现在,只能是静观其变了。”

        施长乐用手拍了拍脑袋,终于感觉清醒了一点。没错,他确实没有听错,是夏区长在苦口婆心地劝宋省长,具体是因为什么,他没有听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此事上,宋省长十分在意夏区长的态度!

        老天,堂堂的副省长,以平等的口气和区长对话不算,还要征求他的意见,以求助的口气……施长乐只觉得他混迹官场十几年的经验完全不起作用了,可以全部推翻了,他就觉得大脑不管怎么转,都跟不思路摸不清状况了,怎么会这样?

        不管施长乐如何想,夏想已经打完了电话,他稍微愣神想了一想,又见施长乐呆若木鸡的表情,不由乐了,笑道:“老施,傻愣什么?好了,我知道情况了,不用急,市里的部门之间有点协调方面的问题,不用多久就会顺畅了,你也不用催了,先安心做好手头的工作。”

        夏想现在才不会急着出头向市财政要钱,他出面的话,正好称了慕允山的意,等于是向胡增周低头。现阶段他还没有和胡增周接触的想法,下马区一堆事情,又有省里的异动都需要他全心关注,暂时不想分心去介入市里的矛盾。

        还有一点,就让施长乐为难为难也好,施长乐太摇摆了,一直没有表明立场,夏想对他很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