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60章 权力和魅力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60章 权力和魅力

    作品:《官神

        因为信仰的缺失,因为道德的沦丧,国内许多企业靠出售子孙后代的资源赚钱,靠权力赚钱,赚钱之后,培养了一代不如一代的富二代。反观别的国家,都在对孩子实行虎狼教育,让孩子在摔打中成长。

        如果真要深思,中国的未来,令人不敢想象。

        夏想既然重生了,许多历史发生了偏转,以他目前的能力改变不了大环境,但在他的视线之内,小,可以治理好下马区。大,可以充分利用手中资源,将百度打垮或是挤压,直至百度倒闭或是被并购。

        夏想怎么说,连若菡怎么听。连若菡最大的优点不是她出色的商业头脑和眼光,而是她对夏想百分之百的信任。她就是相信,夏想所说的一定就是正确的,只要按照夏想的思路去做,一定就有好处可得。

        谈论完了商业上的事情,连若菡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说道:“对了,三叔去担任省长,你知道谁担任省委书记吗?你也认识,是燕省的人。”

        夏想脑中灵光一现,脱口而出:“马万正!”

        “你真聪明,一猜就中。”连若菡夸夏想的时候双眼放光,显然是发自内心地称赞,“要不是无意中听到他们说到燕省的名字,我才懒得记人。”

        连若菡向来对政治不甚关心,能记住马万正的名字,也是因为替夏想着想的缘故。

        夏想左手抱着小连夏,右手抱住连若菡,心中却闪过一个十分强烈的念头,越发觉得上一次吴老爷子对燕市的动手大有深意。

        如今燕省人事变动,夏想就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马万正调离燕省,宋朝度正常情况上会递进为常务副省长,而高晋周不出意外就会顺理成章以副省长的身份进入常委会。

        至此,吴家在燕省埋藏了两年多之久的棋子终于走到了台前!

        但如果只是燕省的动静显然还不足以证明老爷子政治智慧,难道说,不用多久,燕市也会出现人事变动?夏想甚至猜测,燕市不动则已,一动绝对是常委级别。燕市的13名常委之中,除了书记和市长不动之外,付先锋应该也暂时位子挺稳,到底会有谁要调离燕市,给别人让位?

        吴家还未安插人进来,就先借机搅乱燕市局势,就是想乱中取利,好让自己人进来之后,以便迅速地站稳脚跟,在陈风、胡增周和付先锋三家势力之中,合纵连横,最终成就自己的派系。

        想通之后,夏想几乎要拍案而起,为老爷子的手腕叫好。

        尽管老爷子的出手是借打压他的机会,但夏想还是忍不住为老爷子的老谋深算而暗暗佩服。

        “吴家是不是要向燕市安插人了?”夏想也知道连若菡不一定关心这些事情,但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开口问了一句。

        “还真不知道,我也没有听爷爷说起。”连若菡摇头,向窗外张望一下,见天色已晚,又说,“你快点回家去,黧丫头现在虽然有不少人照顾,但她最渴望的还是有你在她身边。”

        连若菡的话自然是有感而发,因为她有亲身经历。

        夏想也知道此时在连若菡处留夜说不过去,就起身告辞。低头一看怀中的小连夏,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甜甜地睡去。

        第二天是周日,但区政府临时有事,夏想上午就又去上班,处理了一下财政局门前的突发事件。

        事情还是由财政局门前的破烂路引起的纠纷。

        财政局门前的望江路年久失修,大雨过后,大坑小坑不断,不少路过的工程车一压,更是路面惨不忍睹,尘土飞扬。修路是市政方面的问题,施长乐找到夏想未果之后,又去找市政管理处,结果对方声称没有区政府的批示,他们暂时抽不出力量维修。施长乐一怒之下,就一狠心发动财政局的职工全体出动,想自己平整路面,同时设立了警示牌,严禁工程车通行。

        工程车最毁路面,财政局的做法也无可厚非,是无奈之举。本来路面就接近毁掉的边缘,工程车一过,又撒落不少灰渣和石子,更让路面难以下脚。施长乐就以为夏想不出面协调市政方面维修路面,是故意给他难堪,他就自力更生,出动财政局的人马,在修路的同时,还派人维持秩序,让所有的工程车绕行。

        工程车当然不干,绕行不但费时间,还费油,成本就会大大的增加。结果就和财政局的人员争吵起来,最后互不退让,投资商一怒之下,叫来十几辆工程车将财政局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见事情闹大,施长乐才慌了,忙打电话向白战墨求救。不料白战墨有事回京了,不在燕市,无奈之下,他又向区公安局求援,黄建军接到案情之后,却没有立刻出动,因为他知道开发商顶多是闹事,不敢惹事,不过是堵门吓唬人而已,他要等夏想的指示再出动。

        夏想接到黄建军的电话之后,微一深思,就即刻来到区政府,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得知了工程车是天安房产的车队,心中就更有了主意。

        到了现场,施长乐巴巴地前来向夏想诉苦,又摆了一大堆困难,再次提出请求区政府出面协调修路事宜,财政局愿意自己出资,只需要市政方面出人出力就可以了。夏想对施长乐的提议不置可否,而是直接一个电话将天安房产的工程负责人叫到现场,让天安房产三天之内负责修好损坏的路面。

        天安房产的负责人知道夏想是谁,更知道夏想和孙现伟之间的关系。如果夏想仅仅是区长,负责人口头答应之后,转身肯定抛到九霄云外,才不会主动修路补路。区长也不是说什么是什么,区长没有威望的话,说出去的话,下面不少人也是阳奉阴违。

        难道身为区长会对自己下过的每一个命令都要一个个到现场落实?累也能累死他。

        但夏想不是别人,夏想和孙现伟之间有关系,现场负责人虽然不清楚有多密切,但绝对可以随意一句话就可以让孙现伟立刻照办。他也就二话没说,连请示孙现伟的过程也免了,直接吩咐下去,所有的工程车立刻撤离现场,并且派一队人过来修路,立刻现场施工。

        夏想的话如此管用,别说黄建军目瞪口呆,就连施长乐也是暗暗咂舌。黄建军一直在公安系统多年,知道突发事情和**不好处理,尤其是工人闹事,打不得骂不得,劝又不听,有时别说区长出面,就是书记出面也未必管用。夏想一到现场,只和负责人说了几句话,不但解除了危机,开发商还主动承担责任,要修路补路不说,还立刻现场施工,他当了五六年警察,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说话的工程队。

        施长乐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心里清楚,夏想靠的不是行政命令,行政命令对区里的党员干部有效,对工人们没用——夏想靠的是威望!

        夏想刚刚担任了区长,还没有做出多大的实事,哪里有什么威望可谈?

        不料施长乐心中的疑惑未去,又发生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夏想见事情处理完毕,也相信负责人肯定不会敷衍了事,就想回去,不料刚一转身,却听到工人之中有人不敢相信地喊了一声:“夏……夏县长?”

        夏想听到声音有点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工人站在人群之中,一脸惊喜,却又迟疑着不敢迈出脚步,双眼之中流露出亲切和渴望,眼巴巴地看着他。

        是……老钱?夏想的大脑飞速运转,立刻想起了眼前的人正是他在安县修建山水路时认识的工人老钱,当时他为了救老钱一命,还险些被洪水冲走。

        老钱不是一直跟着熊海洋的工程队,怎么干起了孙现伟的工程?夏想只一愣神,不及细想其中的缘故,忙大步向前,一把握住老钱的手,激动地说道:“老钱,怎么是你?好几年不见,你现在怎么样?过得好不好?”

        老钱本来不敢相认夏想,一转眼夏县长分别快两年了,一直没有再见夏县长一面,老钱心中牵挂得很。夏县长对他的救命之恩,以及夏县长为安县所做的一切,他始终记在心上,每一次想起都心中好象着火一样,暖人胸膛。

        今天意外见到众人都围着的一个大官好象是夏县长,他一开始不敢认,后来越看越象,实在忍不住才小声地喊了一句,没想到夏县长还记得他的名字,还主动向前握住他的手,根本不在意他的手上全是泥土!

        夏县长升官了,成了夏区长,可是不管是夏县长还是夏区长,都是老钱心目中最可亲可敬的夏想!

        他永远忘不了夏想救他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一句“兄弟们”,永远也忘不了夏想对他的救命之恩,永远也忘不了正是因为夏想,昔日的一个由一群农民组成的工程队,也来到了市里接上了大工程。

        恩人夏县长现在正一脸真诚的笑容,紧紧握住他的手,一如从前,丝毫没有架子,没有装模作样的腔调,连他的话都透露着亲切和热情。

        老钱一瞬间眼睛湿润了,声音颤抖地说了一句:“夏县长……”

        随同夏想前来的金红心急忙提醒说道:“现在夏区长是下马区的区长。”

        夏想摆摆手:“县长或区长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我和老钱是患难之交,没那么多讲究。”

        老钱再不清楚县长和区长的区别,也知道夏想升了官,又听夏想提到和他是患难之交,又想起了当年在滔天洪水中的一幕,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夏县长,我们都想您,一年多来,我无时无刻不记得您的好,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

        说话间,老钱又要跪下磕头。

        夏想一把拉住他,嗔怪说道:“老钱,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不用总记在心上。”他不想老钱再提起旧事,就又转移了话题,“熊海洋也在燕市?”

        “在,在。”老钱一边擦泪,一边掏出电话,“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见见夏县长。他也一直念叨您,说要当面谢谢您,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黄建军和施长乐面面相觑,这又是哪一出?

        夏想也没拦着老钱,因为他看了出来老钱的喜悦发自肺腑,他也不想让老钱的热情受到冷落,就由他去。

        老钱打完电话,一脸兴奋地说道:“熊经理马上到,还有当年在安县的一帮人,都要过来看看您。”

        老钱说完,回头对着工人们大声喊道:“兄弟们,你们知道夏区长是谁吗?他就是当年在洪水中救了我的命的夏县长,是我每天都给你们讲上一遍的夏县长!”

        如果说刚才工人们看夏想眼光是好奇和敬畏,老钱话一说完,所有工人的眼光落在夏想的身上,立刻都变成了肃然起敬!刚刚还嘻笑一团的工人们顿时鸦雀无声,刚才还懒懒散散的样子立刻消失不见,所有人都站直了身子,齐刷刷向夏想投来崇敬的目光!

        也没有一个人起头,现场几十名工人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夏区长好!”

        声如雷震,就连黄建军不及防备之下,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施长乐更是吓得差点没转身就跑回财政局大院,等他意识到失态之后,又重新站了回来,脸上隐隐发烧,觉得刚才的举动有点丢人。

        几分钟后,十几辆工程车呼啸而至,100多名工人从车上跳了下来,为首之人正是夏想阔别已久的熊海洋。熊海洋一见夏想,激动得满脸通红,大步流星来到夏想面前,偌大的一条壮汉,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夏想一米远的地方,局促地说道:“夏县长,不,夏区长,我老熊来了。”

        夏想主动伸手握住熊海洋的手,感慨地说道:“海洋,一年多没见你们了,你们都还好吗?”

        夏想目光之中流露出热切和关怀,目光一一落在熊海洋身后的百十名工人身上,还是那些熟悉的身影,还是一个个壮实的汉子,他的眼睛也微微有些湿润,当年的青葱岁月呀,又怎能忘怀!

        熊海洋见夏想真情流露,更是双眼含泪,再也说不出话来。身后的百余名工人也是人人激动万分,但在夏想面前又都努力保持着坚挺的身子,不肯让敬爱的夏县长挑出一点他们的不是。

        夏想一一审视曾经和他同甘共苦的工人们,心中也是心潮澎湃。当年的一幕幕涌上心头,不由感慨万分,回头对金红心、黄建军和施长乐说道:“这些工人们,都是我当年在安县修建山水路的时候认识的兄弟们。”

        一句“兄弟们”出口,立刻让黄建军对夏想刮目相看。

        黄建军是军人出身,对战友之间的情谊深有感受。战友之情就和眼下的工人们对夏想的爱戴之意有些相似,他能真切地感受到工人们发自肺腑地对夏想的热爱,让他不由自主想起在部队上战士对首长的热爱!

        夏想能赢得工人们真心的尊重,就足以证明他是一个可靠的人,值得信赖。因为工人们的感情最质朴,也最真实,他们分辨一个人好坏的标准很简单,简单到只要你对他真心,他就对你真心。

        夏想当年不管做过什么,能对工人们一片真心,换来了工人们一年多之久仍然念念不忘他们的夏县长,黄建军心中五味杂阵,第一次对夏想产生了敬意!

        如果说他以前向夏想表态,表明了靠拢的立场是迫于形势,是不得不做出的一种妥协,此时此刻他却在心中庆幸选择了和夏想站在一起。因为他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夏想不仅仅是一个官员,是下马区的区长,他还是一个真性情讲义气够朋友的汉子。

        黄建军想通之后,再看夏想并不高大的背影,忽然就多了一种伟岸的感觉。

        施长乐只是一脸惊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心中却震憾连连,没想到夏想不但一句话就让工程队奉若神旨,还呼啦啦叫来一队工人,都个个好象仰望太阳一样仰望夏想,就让施长乐有一种不真实的晕眩感。

        夏想,他怎么这么惊人的威望?

        施长乐为人圆滑,他也知道在官场之上很少有真性情真感动,而且就算是书记和区长,有时说出来的话也未必人人听从,就拿工人们来说,他们有时候倔起来,才不管区委书记或区长,甚至市委书记和市长的话都不听,但他们最听让他们信服的人的话。

        权力有时大不过人格的魅力。

        夏想一露面就震住了场,就说明了一点,夏想是他们最信任并且最敬佩的人!

        施长乐就越来越觉得看不透夏想了,眼睛转来几转,心思也不由多想了不少。同时在他的内心深处,对紧跟白战墨的决定也开始了动摇。夏区长能够对工人们还有深情厚意,对紧跟他的步伐的人,应该也会一直善待……他就不停地打量夏想,心思越来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