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59章 两种态度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59章 两种态度

    作品:《官神

        财政局办公大楼离区委不远,就隔了两条街。整个下马区的道路所有主干道差不多都初步成形,也铺设完工,个别道路因为后期施工的原因,没有完工也是正常。夏想听了施长乐的话,心想你哪里是汇报工作来了,根本就是摆困难提条件来了。

        他没说话,只是漫不经心地看了谢源清一眼。

        谢源清虽然算不上和夏想十分默契,但也能看出来夏想不太喜欢施长乐的为人,正好,他也看施长乐不太顺眼,就略带嘲讽地说道:“资金缺口?我看施局长的车也是新买的,还听说财政局一下购进了3辆好车,既然有缺口,钱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修路的问题,你昨天向白书记汇报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向他提一提?我估计你向白书记汇报工作的时候,肯定只表忠心没提困难,是不是?”

        施长乐是有点胖,但还没有胖到在空调房间中站着不动就流汗的地步。谢源清话一出口,他的额头就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当着夏想的面又不好擦一下,只好尴尬地任由汗水从脸上流下。

        任何地方的财政永远都会有缺口,就和一个家庭永远觉得钱不够花一样,尤其是国内公款吃喝公款消费之风盛行,每年光是公车消费和公款吃喝,可以建造几千所希望小学,官员们个个张开血盆大口山吃海喝,缺口不大得惊人才怪!

        当然,市里非要卡卡下马区财政的脖子也正常,施长乐想随风摇摆,他不喜欢,胡增周也不会喜欢。市财政局掌握在胡增周手中,虽然是谭龙分管,但没有胡增周点头,谭龙的批示就算管用,也只能管用一部分,拖、卡、扣的情况肯定十分严重。

        夏想才不会出头向市里要钱,施长乐既然喜欢摇摆,就让他知道一下摇摆的后果也好。反正他有理由相信,白战墨如果出面向市里要钱,肯定会吃憋。

        官场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复杂,派系越多,方方面面的顾虑就越多,事情就难办。按照规矩来,有时说不定会卡死你。不按规矩来,除非你有能力和手腕,否则也是免谈。

        不过有缺口也好,省得他们拿到钱后乱吃乱喝,夏想就说:“没钱就省着点花,要想办法开源节流,不要总想着伸手向上级要钱。说实话,市里对下马区的支持力度已经不小了,光是基础建设就投入了多少?你自己可以算一笔帐,这些钱要是放到别的区,相当于好几年的财政拨款了。我对财政局的要求就是,可花可不花的钱,不花。可要可不要的钱,不要。现在下马区的基础建设投入很大,但新进的投资也不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税收补充进来,继续保持一下艰苦奋斗的作风,发扬一下风格。”

        夏想又顿了一顿,忽然笑了:“有时间源清去财政局视察一下工作,你的眼力好,看看财政局的同志的办公条件和区委区政府相比怎么样?”

        谢源清知道了夏想的意思,点头说道:“我会好好替区委区政府把把关,不让个别人糟塌了国家的钱。”

        夏想不满地说道:“源清同志,话不能这么说,还是要相信长乐同志的党性和原则性,更要相信财政局同志们端正的工作态度,他们都是克已奉公的好同志,是不是?”

        谢源清好象不太给夏想面子,反驳了一句:“是不是好同志,得看过才知道,不能听信一面之词。”

        夏区长和谢区长一问一答,直把施长乐唬得心里七上八下,不明白夏区长到底唱得是哪一出?当然夏区长对他不太满意,他能看得出来。不过夏区长既不提修路的事情,又对资金缺口的问题不主动不积极,难道说夏区长丝毫不将他这个财政局长放在眼里,不想拉拢拉拢他,也好将财权掌握在手中?

        而谢区长有点当面和夏区长顶撞的意思,他到底是演戏,还是就是和夏区长关系不太和顺?

        想起他向白战墨汇报工作时,白书记可是十分热络,态度也和蔼可亲,施长乐就对夏想十分不满,心想既然夏区长对他不冷不热,以后就铁了心向白书记靠拢好了,以后别怪他在拨款上面不够痛快就行。

        施长乐走后,谢源清站在窗前,望向窗外施长乐远去的背影,说道:“难道就放弃施长乐了?”

        夏想摇头一笑:“施长乐此人不可靠,既然不可靠就没有拉拢的必要,也谈不上放弃一说。”

        “那您的意思是?”谢源清也是觉得施长乐为人太滑头了,他也猜到施长乐的用心,是向白战墨表忠心,向夏想提困难,如果夏想帮他解决困难,他就适当向夏想靠拢一点,如果不能,就有可能铁了心倒向白战墨。不过夏想似乎丝毫不在意施长乐的态度,一点也没有暗示的意思,就让谢源清有点不解。

        难道夏想一点也不在意财政局被书记完全掌控,还是他另有谋算?

        对于夏想的政治智慧,谢源清由开始时的怀疑,到现在也有点欣赏,多少也认为夏想确实比他想象中还要高明一些。只不过有时夏想的套路让人摸不着头脑,该强硬的时候不强硬,大事上装糊涂,小事上却又过于计较,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想不通谢源清才懒得去想,他现在就一心抱定只要配合了夏想工作,让吴才江满意了,他就能升迁。所以对于是不是得罪白战墨,是不是和其他常委处好关系,他并不上心。

        夏想看了谢源清一眼,想了一想,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道:“安排一下到财政局的视察工作,去了之后只看成绩不挑毛病,还有一点,对于施长乐提出的各项困难一概不做正面回答,另外,重点观察一下常务副局长谈长天的表现。”

        谢源清都一一记下,然后告辞离去。他再不懂事也知道夏想有些事情避而不谈自然有他的道理,领导不主动回答的问题,就不要再问第二遍!

        两天后,连若菡母子连同卫辛回到了燕市,卫辛一到燕市就着手去办理燕春国际的一应事宜,夏想也抽了空去莲居见了连若菡。

        9月的莲居,荷花盛开,姹紫嫣红连成一片,美不胜收。夏想赶到的时候,连若菡正手拉着小连夏在湖边漫步。连夏已经一岁多了,可以用手拉着勉强走路了,看他歪歪扭扭连路都不太稳,却又急急想向前跑的样子,夏想忍俊不禁。

        连若菡回头看见夏想,蓦然站住,双眼呆呆地看了他半天,见他脸色微显憔悴,神态之间稍有疲惫,没来由地心中涌过一阵心酸,抱起小连夏扑入了夏想的怀中,哽咽说道:“你说我们之间怎么就这么多磨难?以前三叔打压过你一次,现在爷爷也教训了你一次,还有爸爸也……到底是你欠吴家人还是吴家人欠你的了?”

        夏想没想到一见面,连若菡就柔情似水,本来想逗她几句,却也心情沉重说不出话来,只好安慰两句:“一开始是我的错,后来三叔出手的时候,算是偿还了一部分。再到老爷子和你爸出手,我骗了老吴家闺女的过错就算抹平了,从此互不相欠。”

        连若菡破涕为笑:“你和他们之间抹平了,和我之间还有账没有算完……”

        “那得算多久?”

        “一辈子!”连若菡咬着嘴唇,流露出让夏想既熟悉又陌生的风情,“你一辈子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不对,好象说反了,应该是你别逃出我的手掌心才对。”

        “就对,就是我要把你掌控在我的手中。”连若菡吃吃地笑,一脸狡猾。

        夏想明白了:“现在承认了,是不是?自始至终都是你在算计我,而不是我在哄骗你。快走,快到京城当着老爷子的面告诉他,是你主动诱我上当,我才是受害者。”

        “去你的。”连若菡抱着孩子不方便拧夏想,就抬头踢了他一脚,“得了便宜又卖乖,一个大男人没一点担待,真丢人。”

        夏想嘿嘿直笑,却发现儿子一双漆黑的眼睛紧盯着他不放,脸中有好奇有疑问还有不解,还不时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去抓夏想的头发。

        才多长时间不见,又不认识了,小孩子的记忆力确实短,夏想就伸手去抱连夏:“来,让爸爸抱抱。”

        小连夏却一回身将头埋在了连若菡的怀中,不肯让夏想抱,让夏想很没面子,只好挠了挠头说道:“怎么,不喜欢爸爸了?”

        小连夏又回过头来,歪着头好象在努力回忆什么,过了一会儿突然说了一句:“坏爸爸,不陪妈妈和宝宝,坏爸爸!”声音惟妙惟肖,绝对是学自连若菡。

        连若菡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难得地两颊飞红,说道:“以为他还小,就没有背着他,没想到偶而骂你两句,就被他学了去。”

        夏想不干了:“你可不能向儿子灌输不良思想,要一再地告诫他叮嘱他,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是最疼他爱他并且在意他的爸爸,甚至比妈妈还好……”

        不一会儿,小连夏就又和夏想熟悉起来,不再认生,被夏想拉着满地乱跑,咯咯地笑个不停。连若菡站在阳光之下,看着父子之间的亲情互动,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她站在湖边,人比花娇,一时间让她整个人都焕发出迷人的光彩,娇美不可方物。

        比起以前,现在的连若菡成熟了许多,在穿衣打扮上也平常了许多,不再追求鲜艳,而是以平和浅淡为主,尽管如此,已经完全恢复了身材的她比少女时更多了风韵,肌肤细腻而收敛,身材匀称而紧致,依然是不胖不瘦的完美体形,只是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的经久人事的女人的韵味,让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一眼就能沉迷其中。

        今天正好周末,夏想就留下来吃晚饭。

        卫辛正好赶在晚饭时回来,说是事情已经办妥,直接以京城投资商的名义买下来名品时尚对面的一栋大楼,不用新建一座,就省去前期许多麻烦,而且货源早已联系妥当,可行性报告以及商业策划书也已经具备,只等重新装修完毕之后即可开张营业。

        最快三个月最迟五个月,在名品时尚对面就可矗立起一座更奢华更高档但价格更平实的高档百货——燕春国际,而且前期工作一直保密进行,只有等正式开张前夕,整体推向市场的时候,名品时尚才知道不知不觉之间对面就有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而且还是庞然大物。

        夏想见连若菡决心挺大,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打击一下付先锋的气焰也好,正好可以转移一下他的视线,让他将目光投在名品时尚上面,先品尝一下吃小亏的滋味再说,就当是他吃大亏的开胃菜好了。

        付先锋不会容忍名品时尚的失败,因为现在虽然名品时尚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但也可以勉强维持。一旦亏损的话,付先锋就会觉得在家族面前大失颜面,他肯定不会甘心失败,因为名品时尚是他进军燕市的第一个精心策划的项目。

        且看到时付先锋如何应对好了。

        卫辛比上次见时清瘦了一些,饭也吃得不多,不过状态倒是不错。夏想就关心地问了几句,让她注意身体,不要为了保持身材而少吃饭。

        卫辛笑了:“夏区长懂得还挺多……我可不是为了减肥才不吃饭,而是本来饭量就小。再加上最近事情也多,就吃得更少了。”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又说,“你也瘦了一些,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连若菡都没有注意到夏想瘦了,听卫辛一说才仔细打量夏想几眼,说道:“还真是瘦了……卫辛比我观察得还仔细,我都没发现。”

        卫辛莫名地脸红了一下,放下碗筷说道:“我先上楼了。”

        要是平常小连夏绝对会跟卫辛一起上楼,今天却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夏想,还非要让夏想抱着才行。夏想就抱着儿子,和连若菡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沉浸在家庭的甜蜜之中。

        连若菡先是说了一会儿吴家的情况,吴才江可能要在近期外放到西北某省担任省长,吴才洋对她仍是耿耿于怀,不肯原谅她,她也不在乎他的态度。老爷子现在倒是对夏想的事情只字不提,好象忘记了一样,每天就是和小连夏亲近个没够,许多事情不闻不问,好象真的退下一样。

        吴才江去的是西北的一个小省,既偏远又贫穷,不过也算是扶正了,有了地方的资历,以后也好再进一步。

        随后,又说了说美国的公司的事情。

        美国的网络公司发展迅速,现在在国内已经初步站稳了脚跟,在搜索引擎市场占了百分之三十左右,稍逊于百度,不过以目前发展的态势来看,超过百度指日可待。夏想就搜索引擎的前景和市场定位发表了几点看法,一是要保持客观公正,既不做政府的喉舌,也不能被国外的势力所利用,二是来严格控制对盗版的搜索,尤其是要屏蔽对盗版小说网站的搜索,作为后世一名网络小说的爱好者,夏想深知百度在中国盗版事业发达的过程之中所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通过各种不正当的手段打垮对手之下,百度成为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一家独大之后,贪婪、无耻和霸道的嘴脸一览无余。如果说可以搜索到盗版的国外影片或是色情图片的话,算是百度自身爱好或是虚伪的公平,那么百度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搜索有版权的小说时,故意将正版网站的排名推到几页之后,就是非常无耻的做法了。

        夏想曾经非常佩服百度的创始人,一直将他当成人生偶像之一。不过百度做大之后的嘴脸和爆发户以及强权没有两样,丝毫没有商业道德,就让他对此人彻底失望,直接将他拉进了回收站。夏想并不期望中国的企业能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也没有指望靠复制和抄袭起家的人能有多么高尚的行为,但一个人也好,一家企业也好,无耻也要有一个底线。一两天无耻并不难,难得的是一辈子无耻,夏想倒想看看,他们真能顶着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桂冠,然后却不时摆出一副没有道德底线的厚颜无耻的嘴脸,就能一直活蹦乱跳地到处吹嘘自己的成就?

        照此下去,早晚会发生狗咬狗的事情。

        夏想还真猜对了,在他重生之前的另一个时空,后来确实发生了一件互联网业内的著名的3P事件,一家靠抄袭和复制成功的企业和一家靠流氓插件起家的企业,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打出手,最后差不多赤膊上阵,就差隔空骂阵,抄家伙对打了。

        算是给全国人民上了一堂活生生的活色生香的肉戏。

        夏想就认为,在政治上,对待施长乐可以欲擒故纵,可以再观察观察再做决定,但在商业上,对于某些没有道德底线的公司,不能犹豫,要直接置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