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20章 夏想的福气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20章 夏想的福气

    作品:《官神

        席间,就只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不多时,谢源清接了一个电话,提出有要事要先行离开,吴才江也没说什么,挥手让他走。谢源清一走,气氛就轻松多了。

        吴才江说了几句谢源清的话题,说是因为当年的友情,抹不开面子,不得不帮谢源清安排一个前程。至于他以后有没有长进,他也就无能为力了。

        夏想却没有多谈谢源清的问题,他对谢源清不太感冒。邱绪峰当年比谢源清难对付多了,他一样可以摆平,而且现在还成了好友。谢源清则不同,他没有邱绪峰的底气,更没有邱绪峰的城府和能力,夏想对他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说话间,吴才江就提到了连若菡和吴连夏。

        “若菡的事情,还得谢谢你。”吴才江十分真挚地说道,“如果不是你出面,谁也劝不动她。她回来之后,虽然老爷子对她未婚生子大为不满,但对吴连夏非常疼爱,爱如至宝,天天抱着不放,精神好了许多。老爷子手术之后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好,现在有了连夏,天天乐呵呵的,非常开心。前几天去医院复查,大夫说恢复得非常好,基本上手术获得了圆满的成功。”

        夏想听了也是十分高兴:“老人家身体好,就比什么都好。老爷子退下来后,各方面的反应还算平静?”

        作为最高层中几人之一的老爷子已经顺利退居二线,他的退下,不可避免会对吴家的嫡系造成一定的影响和动荡。连若菡的亲生父亲吴才洋已经顺利接任中宣部部长,进入了政治局。尽管如此,一些吴家的外围人物,有可能因为吴家的核心人物没有进入最高决策层,而转投到别的阵营。

        “还算平静,不过也有一点小小动荡,也是正常的情况。人心很复杂,不是所有人都念旧都感恩,总有人喜欢跳来跳去,其实他们不知道,越爱跳的人,在所有人眼中,越是跳梁小丑。”吴才江一脸轻松地说道。吴家的大树,根深叶茂,不可能一下倒下,更何况老爷子只是退下了,人还健在,还有足够惊人的影响力,再有吴家还有几个嫡系的政治局委员,以及几个大省的一把手,在国内的政治圈中,依然是数一数二的家族。

        “不过,二哥好象知道了若菡的事情,问了几次,若菡没说,他也是刚回京城,工作太忙,没再细问。”吴才江面有忧色,说出了实情,“其实平心而论,你和若菡的事情,我也不是十分赞成。不过我为人还算宽容,有些事情比较看得开,既然已经成了事实,而若菡又是十分倔强的性格,能死心塌地地跟了你,也说明你有过人之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只是能瞒老爷子和二哥多久,我心里没底。万一他们知道了,一怒之下,你的前途恐怕就会毁于一旦。”

        夏想坦然地一笑:“事已至此,怕又有何用?既然我和若菡选择了一种在一起的方式,是我们两个人都深思熟虑的结果。如果真的因为此事丢了前途,也没有什么,凭我的双手和头脑,想要赚钱养活自己,也不是一件难事。”他深深地看了吴才江一眼,“不管如何,都要谢谢三叔的开明和宽容。”

        吴才江满意地笑了:“终于肯叫我叔叔了?不记恨当年的事情了?当年的事情也不能完全怪我,完全是不打不相识,是不是?”

        吴才江才不肯向夏想认错,夏想也知道他面子要紧,就一笑而过:“都过去了,三叔再提以前的事情,是故意逗我不是?来,敬三叔一杯。”

        叫吴才江三叔,夏想叫得心甘情愿。从连若菡的辈份算起,吴才江确实算是他货真价实的三叔。从吴才江本人对他的维护来说,也值得他尊称一声三叔。

        吴才江乐呵呵地一饮而尽,说起了吴连夏:“小家伙很壮实,很可爱,好动又好玩,可把老爷子喜欢得不行。说到底,我们都得该感谢小家伙,他给老爷子带来了无穷的快乐,老爷子现在可把他当成了宝……”

        说起吴连夏,吴才江也是喜笑颜开。

        不一会儿,话题又转移到了燕市的下马区上面,吴才江问道:“区委书记的位置,能不能确定拿下?”

        “问题不大,阻力也会有,但形不成气候。市里有陈书记和胡市长点头,省里叶书记和范省长也支持,基本上燕省的范围之内,没有人会掀起什么风浪。”夏想倒不是高抬自己,也确实陈风和胡增周对他寄予厚望,深信他的能力,而他对区委书记的位置,也是志在必得。近一年多的运作和用心,一心推动产业结构调整政策,为的就是心目中的如画江山。

        “我也相信你的能力,就不出面帮你说话了。”吴才江也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我公开支持你的话,让二哥知道了,以他的聪明,肯定能猜到什么。实在有过不去的坎时,再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现阶段,还是避开二哥的锋芒为好。他这个人,性格太强势,脾气也太臭,翻脸不认人。”

        吴才江一脸苦笑。

        夏想能体会吴才江的无奈,连若菡的倔强肯定就有吴才洋的影子。吴才洋连吴家老爷子的面子都不卖,更何况他这个小字辈?

        吃完饭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告别时,夏想送吴才江上车。吴才江关上车门,片刻之后又打开,突然就说了一番话:“有一件事情你听说没有?梅晓琳调回团中央不久,就请了病假,一直没有怎么上班。梅晓琳一直隐着我没说实情,我也是从别处才听到了消息,原来她生了孩子休了产假。因为梅晓琳未婚先孕,梅升平也没脸对我说,哈哈。我以前一直担心他笑话若菡未婚生子,结果倒好,他们梅家的闺女也是一样,你说,是不是妙得很……”

        吴才江走了很久,夏想还一直呆呆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脑子中始终回响着吴才江的声音。他脑海中不停地闪回和梅晓琳在燕市宾馆之中意乱情迷的一夜,那一夜,他侵占了她。那一夜,她包容他。那一夜,他们占有了对方。

        难道说,那一夜的花开一瞬,竟然珠胎暗结?不是说梅晓琳被医生诊断为身体有病,不能怀孕了吗?难道他的能力竟然如此强大,不但一次命中,还让一个被医生判了不能生育的死刑的女人关于母亲的梦想起死回生?

        夏想差不多原地站立了有十分钟,直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他面前经过,劣质的香水味刺激得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他才清楚过来,再想起梅晓琳的急着要从安县调回京城的古怪表现,以及后来和她通话时,她努力掩饰的情感,还有她故意躲而不见,还换了手机号码……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一个真相,梅晓琳的孩子,是他的后代!

        夏想摸了半天,才从身上找出一支烟。他平常抽烟少,烟瘾不大,一般不带烟,能找出一支也不容易。想抽支烟缓解一下紧张莫名的心情,却发现没有带打火机。正无奈的时候,身边路边了一个看似清纯的女孩,伸手从包中拿出一只打火机替夏想点上烟,漠然的眼神看了他两眼,问道:“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肯定是失恋了。”

        夏想想笑,却没有笑出来。失恋?开玩笑,他是平空多了一个孩子出来,比失恋可好玩多了。而且看样子,他的孩子的母亲,不但不想让他知道真相,肯定不会让他和孩子相认!

        夏想在商务部有一间单身宿舍,不定时住在肖佳处。今天本来说好不去找肖佳了,他却闷头开车到了肖佳家中,二话不说倒头便睡。肖佳见他情绪反常,也不问他出了什么事,只是帮他收拾好,脱了衣服,静静地守护在他身边。

        第二天,夏想无心工作,思来想去还是给梅升平打了一个电话。

        “梅部长,晓琳是不是生孩子了?怎么一直没听您说过,她也一点也没有向我透露。”

        “咳咳,她不让告诉你……不止你,所有她认识的人,她说都不许说,我也没有办法,不能惹她不高兴不是?本来医生说她可能不能生育了,谁知道又突然怀孕,她也是调回京城之后才告诉我真相的。”梅升平也就没有再隐瞒夏想,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我问她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就是不说。后来问急了,说是什么在美国的一个美籍华人,认识了一段时间又分手了,是真是假我也不想追究,也懒得去想,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可以了。”

        夏想就想,美籍华人何其不幸,同时成了连若菡和梅晓琳的挡箭牌,也不知道有多少美籍华人蒙受了不白之冤!

        不过夏想可没有替美籍华人申冤的意思,他犹豫一下,还是问起了梅晓琳的电话:“可否告诉我她的手机?好歹同事一场,我想向她表示一下祝贺。”

        梅升平迟疑片刻,还是告诉了夏想梅晓琳的手机号码:“我一直觉得你和晓琳挺对脾气,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你给她打个电话也好,她也许是觉得未婚先孕难为情才避开以前的朋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会在意这些?你正好在京城,方便的话替我去看看她……”

        挂断电话,夏想才恍然想起,说了半天,忘了问梅晓琳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即刻拨通了梅晓琳的电话。

        铃响三声,梅晓琳接听了电话,夏想只“喂”了一声,她就听出了是夏想的声音,警觉地问道:“怎么是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夏想叹了一口气:“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何苦瞒着我?”

        “我也不是非要刻意瞒你,而是觉得你没有必要知道!”梅晓琳的态度又冷了下来。

        “我当然有必要知道,孩子也有我的一半功劳!”夏想怒了。

        “我早就说过,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从那天晚上以后,就结束了。”梅晓琳不肯让步。

        “是结束了,因为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开始。但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有权利知道孩子的一切,我也有资格关心孩子的成长!”夏想说得理直气壮,其实多少有点心虚——他根本没有光明正大地以孩子父亲的身份出现的可能!

        梅晓琳冷笑了两声:“别激动了,孩子不过是你一时快乐的副产品而已,你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要负责,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再做什么。我和你之间,从此再也没有了任何牵连。你也别痴心妄想想让孩子认你,就算我同意,你敢对谁说你是我孩子的父亲?是连若菡还是曹殊黧?你连吴家的麻烦都解决不了,再来惹我们梅家,你不想活了?还是留着你的小命,好好活着,万一有一天孩子长大了问我她的父亲是谁,我或许会告诉她你的名字,而她或许会原谅你,当面叫你一声爸爸,就是你莫大的福气了。”

        夏想无言以对。

        他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沉重。

        梅晓琳生下了他的孩子,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一个天大的意外,一个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意外,让他多少有点不知所措,有点茫然。

        他恼怒的只是梅晓琳的隐瞒,但当他真的知道事情的真相时,一切已成定局,无法更改。他也清楚,梅晓琳故意躲开他,甚至宁肯舍弃大好前途不要,也要回京悄悄生下孩子,也是在前途和当一个母亲之间,她选择的是母亲——可见她当时心意已决,是如何地坚定如何地不肯回头。

        梅晓琳的性格和连若菡有些相似,但比连若菡更有主见,也更能忍耐。她为了完成当上母亲的心愿,县长的位置可以舍弃,县委书记的职务可以不要,只为了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美丽的时刻,而且她瞒下了所有人,确实是让人惊讶的坚强和决心。

        夏想就知道,除非梅晓琳心软之下改变了主意,否则他想见到她和孩子,没有可能。

        对于连若菡,夏想有手段有办法,但对付梅晓琳,他想不出任何主意。

        沉默了片刻,夏想只好放低了姿态:“总得告诉我,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吧?”

        “女孩!”梅晓琳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知道你们男人重男轻女,所以我才更不告诉你,你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就不更稀罕我们母女了。”

        夏想直视省略过梅晓琳的怨气,又好奇地问:“长得白不白?女孩的话,皮肤千万别象我一样黑就惨了。”

        梅晓琳轻哼了一声:“一点不黑,挺白。别人看不出来,不过让我看,她象你的地方倒是挺多,挺气人。你那么丑,为什么偏偏要象你,真是冤家。”

        “向来是儿子象妈妈,女儿象爸爸,快告诉我,女儿长得漂亮不?”夏想趁热打铁,想要攻破梅晓琳的心理防线。

        “漂亮,当然漂亮了,我的女儿能不漂亮?她有一个漂亮的妈妈,还有一个不算丑的爸爸,基因优良,肯定以后也是一个端庄的小美女。”梅晓琳的口气缓和了下来,一说起女儿,就忘记了所有的不快。

        “起名字没有?”

        “起了,叫梅亭,小名亭亭……”

        叫什么不好,非要梅亭?夏想立刻想起了演员梅婷,有心反对,又知道他的反对未必有效,只好作罢,就又问了几句女儿的情况,比如吃奶多不多,身体壮不壮,等等,渐渐感觉和梅晓琳之间又拉近了距离,就乘机提出了要见上一面的要求。

        “方便的话,让我见见女儿,毕竟是我的第一个女儿。我没有别的想法,就看她一眼。再说我和你好歹同事一场,去看望你,也在情理之中。”夏想就谆谆善诱。

        不料梅晓琳却不为所动:“你知道你有一个女儿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非要见她,另外,我现在也不想见你,省得……好了,不说了,我去喂女儿去了,该你见的时候,你总会见到。”

        梅晓琳挂断了电话。

        梅晓琳一直避而不见,难道是她另有想法?不过梅晓琳既然不见,他也没有办法,只好将事情深深地埋在心里。只是忽然之间就儿女双全了,他还有点不敢相信。后来接受了事实之后不免又有点沾沾自喜,连医生都对梅晓琳的生育能力不抱希望,没想到他如此威武,竟然一次就让梅虹琳怀孕生子,多少也有一点男人的自豪感。

        不过这事得深埋心里,不能透露半分,万一让连若菡知道了,不定得闹出什么大事出来。尽管说起来其实自始至终他都是被动的受害者,但毕竟他也和某龙一样犯了一个“是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好在他比某龙幸运的是,梅晓琳既不让他相认女儿,也没冲他要抚养费。

        夏想难免就有些想入非非,以他的条件和梅晓琳的外貌,创造出来的一个女儿,到底会长什么样子?算算时间女儿现在才两个多月大,应该还算看不出来更象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