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03章 高调的成功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03章 高调的成功

    作品:《官神

        尽管说来教育产业化并不能算是赵泉新的过错,他只能算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但他在执行的过程中,矫枉过正,间接地起到了更大的推动作用。只不过每个人都是历史长河中一朵浪花,不过有人对历史的进程影响深远一些,有人激不起一丝涟漪。赵泉新却激起了一朵推波助澜的浪花。

        教育产业化政策的主要措施只有两条,一是高校扩招,二是收费增加。正是以上两点措施,导致了高校生源质量下降,同时,又让许多贫困家庭的优秀学子,因为高昂的学费而止步于大学门口。夏想是亲眼目睹了教育产业化由开始推广时全国一片赞颂之声,到了后来导致大学生就业困难,并且高考考生到了一个顶峰之后,开始逐年下降的严峻事实。

        产业化的另一个严重后果就是学术**,滋生了一大批比程曦学有过之而无及的“专假叫兽”,让社会上对教授学者由尊崇转变为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归根结底,都是教育产业化导致了各大高校不再以教书育人为第一要旨,反而都争相攀比谁更会赚钱,谁收费更高,等等。一时之间,师德沦丧,学生也不再尊师重道,都想方设法赚钱,只要有钱讨好了导师和教授,毕业证就很容易到手。只要没钱,交不起学费,就会被退学。

        在一切向钱的大学校园以及学术界,能真正安心做学问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在以后才会出现学术界打假的现象。有人花钱从国外的野鸡大学买文凭,被人揭发之后恼羞成怒,居然雇凶伤人。而此人居然还是某大学的研究所所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首席科学家等等,一连串的荣誉头衔。

        名望和名声之间,一字之差,却有天渊之别。大多数有名声的人,却离名望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不得不说也是社会的悲哀。

        夏想也知道自己对赵泉新有偏见也有失偏颇,但一是因为他主导的教育产业化导致了教育的大幅滑坡,二是今天他为程曦学助阵,正好触动了夏想对后世的回忆,而程曦学正是学术界**的先驱人物,两相结合之下,夏想就有了一点慷慨之气。

        不过他也知道,就算他的语气有点生硬,堂堂的副总理也不会将他一个处级干部放在眼中,毕竟副总理日理万机,对他的这点小事,转眼就忘。就算不忘,也不可能一个副总理会和一个处长过不去,也太**份了。

        送走了赵副总理一行,省委大院表面上一片平静,但有关夏想舌战程大教授的传闻,已经悄无声息地流传开来。

        众说纷纭……有人对夏想敢当面和程曦学叫板大加赞赏,也有人对夏想的所作所为不以为然,认为他太出风头,肯定不会给赵副总理留下好印象,也会让叶书记和范省长不喜。

        夏想却对传闻没有任何兴趣,既没有胜利之后的得意,也丝毫不担心叶书记会因此而对他不满,他此时正坐在叶石生的办公室里,正在深入地领会叶书记的指示精神。

        叶石生精神焕发,整个谈话过程之中,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小夏,今天的辩论,比起在报纸上的论战,精彩十倍,好,非常好,不但辩驳得程曦学无话可说,连赵总理也没有心思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做出指示,就匆匆返程,而且你今天也相当于向我和睿恒系统地汇报了工作,我刚才也和睿恒交换了意见,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就是领导小组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夏想同志的工作是值得表扬的……”作为省委书记,当面提出表扬是非常难得的肯定,夏想也是微微有些激动。

        “等将台酒厂的广告播出之后,连同宝市的太阳能合资,燕省的媒体都要全面宣传,高调对外宣布产业结构调整政策获得了预期的成功,接下就是第二批试点城市的问题,也要提上日程。小夏,不要因为取得了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前路还很漫长,困难还有很多,我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还有更大的成绩等着我们去争取,还有更大的困难等着我们去克服。我也相信,也会有更重要的工作岗位需要你。”

        夏想本来坐在沙发上,听了这话,立刻一脸凝重地站了起来:“是,我会牢记叶书记的指示精神。只是两个试点城市的成功,相比整个燕省的11个地市还说,还不到五分之一,成绩还很小,还需要进一步努力向全省推广。我一定戒骄戒躁,完成省委省政府交给的每一项工作。”

        叶石生满意地点点头,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小夏今年才27岁?年轻,还是太年轻。提到正处还不到一年吧?时间短了点。这样,到年底或明年的时候,机会合适的话,你到中央党校进修一段时间,哦,忘了你还是邹老的学生,不过最快你也要一年多才能拿上研究生文凭,好,时间上也来得及……”

        具体什么来得及,叶石生自然不会说,还是要适当保持领导的说话艺术,点到为止,既给下属一个念想,也能充分体现出身为上位者的恩威并施。

        夏想一回到办公室,发现综合一处和二处的人全部聚在一起,他一进门,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领导小组的人都是第一次见识程曦学的含沙射影的讲话,才知道传闻之中夏想在中大会堂大出风头的事情,原来也是危机重重,远比外面传说中的风光凶险十倍。今天真正见识了程曦学的老辣和不怀好意,大家才明白,换了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面对程曦学的攻击,肯定会落败,别说替领导小组扬名了,不一败涂地和丢人现眼就谢天谢地了。

        经此一事,夏想成了叶石生和范睿恒眼中的得力干将,也成了领导小组全体成员心目中的英雄!

        夏想半玩笑半认真地让大家都各自回去工作,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定,电话就响了。

        范铮来电,第一句话就说:“可惜我不在现场,要不我也要仰天大笑一番。程曦学也有今天?想起他我就生气,一个堂堂的教授,不好好教书育人,偏偏要掺和到政治中来。掺和就掺和好了,非要和燕省产业结构调整作对,他不知道燕省有三剑客?不知道有我范铮坐镇就容不得他撒野?咳咳,当然一般情况下不用我出马,我的学弟夏想出马就足够应付他了……”

        夏想笑骂了他几句,就挂了电话。

        随后电话不断,响成一片,高老、邹老、高晋周,等等,让夏想应接不暇。紧接着又有梅升平、宋朝度、钱锦松和陈风打来电话,在表示祝贺的同时,又说笑几句,一时间,夏想的办公室成了燕省最热的热线。如果有人做一个统计的话就会吃惊地发现,几乎燕省所有有影响的重量级人物,在短短时间内,都向夏想的办公室打进了电话!

        当然省委和市委之间也有不少电话一片繁忙,也有另外的热线在传送消息。崔向和马霄都在和付先锋、谭龙通话,商议对策。

        几人听到程曦学的消息之后,付先锋震惊,谭龙焦急。不过崔向反而比以前更镇静了不少,不再有急躁的样子,而是耐心地听取付先锋的意见。

        和马霄的着急不同的是,付先锋一点也不急着将夏想和连若菡的事情捅破,而是依然以时机不到为由,还说要等上一等,付先锋说道:“据可靠消息,连若菡快回国了,等她回来之后,再寻找一个最恰当的机会。现在就让夏想风光风光再说,而且他现在做出的成绩,也有有利的一面。”

        马霄不解其意,还是崔向明白付先锋话中所指,说道:“先锋说得也对,下一步燕市将会进入第二批试点城市,到时就可以获得政策和资金上的双重支持,燕市的经济大步前进,先锋作为副书记,也有一份政绩……”

        崔向出于各方面的综合考虑,并且也知道现在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是大势所趋,也表示支持燕市成为试点城市。

        转眼间,到了9月15日,在央视黄金区段的广告之中,突然出现了惊人的变故,原先一个洗发水广告被意外撤下,换上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酒厂的广告——单城市将台酒。对不少人来说是第一次听闻将台酒的名字,但对一部分老酒虫来说,将台酒意外出现在央视之上,又重新唤起了他们以前久远的回忆,又勾动了肚子里的酒虫,忙不迭跑出门去,买了两瓶全新包装的将台酒厂尝鲜。

        与此同时,本来已经差不多硝烟散尽的燕省日报上的论战文章,一夜之间又有三剑客的文章发表。三人的文章详细地论述了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好处,以及自从推行以来为单城市和宝市带来的巨大的变化,同时列举了文化旅游项目和将台酒厂成功改制的事例,详实而重点地宣传了文化旅游项目和将台酒厂的现状以及未来……夏想的文章以介绍成绩为主,含蓄地说到了前一段时间的论战,在文章结尾处说了一段话,相当于为此次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论战盖棺定论:“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对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置疑,以及对领导小组能力的怀疑,如果本着学术上的探讨精神,还有让人尊敬的一面。如果是因为个人私利而置广大百姓的呼声于不顾,置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律于不顾,只知一味地反对和攻击,不但有悖于真正的学术精神,也有损专家学者的公正形象,不利保持学术独立和学术公正的精神。现在不争的事实说明了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是符合历史规律,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

        严小时的说法相比之下更低调一些:“单城市和宝市的成功说明了一个真理,事实胜于雄辩,任何没有根据的猜测和没有依据的结论都是站不住脚的,都是纸上谈兵。专家学者要多到百姓之中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一下百姓的所思所想,才能更好地做好学问,做到学以致用……”

        如果说严小时的打脸还比较温柔的话,范铮的话就是直截了当地响亮地打脸了:“某些专家愧对学者的称号,对产业结构调整取得的成绩视而不见,故意搬弄是非,对有利于广大百姓的政策说三道四,不但处处挑错,还千方百计进行棒杀,我倒想当面问问这些专家,在你们少数人的利益和老百姓多数人的利益之间,省委省政府选择百姓的利益,有错吗?产业结构调整触及到你们和你们身后的利益集团的利益,你们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想将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扼杀,你们扪心自问,身为学者,是不是急功近利了?是不是愧对专家的称号?……”

        三人的文章同时出击,再一次在燕省引起轰动,又一次引发了洛阳纸贵的效果。不但将一帮专家学者骂了个狗血喷头,人人都无地自容,而且因为夏想的刻意引导,单城市的文化旅游项目和将台酒厂同时进入了老百姓的视线,借三剑客联合出手的东风,将台酒厂和文化旅游在燕省一举成名!

        尤其是当天晚上又同时在燕省电视台播出了单城市政府的宣传片,借文化旅游项目捆绑了将台酒厂的宣传,再一次加深了人们对文化旅游项目和将台酒的印象。

        紧接着第二天,国家日报就发表了高老和高晋周的文章,就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政策获得的预期的成功,做出了详细的分析,并且得出了结论:燕省作为内陆省份,虽然没有沿海省份的便利条件,但一样获得了预期的成功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只要政策到位,只要政府的决心够大,只要选对了执行者,只要执行的人一心为公,踏实做事,和燕省一样的所有内陆省份,都有成功的可能。

        同一天,邹儒也在青年报发表文章,和高老和高晋周的文章相互呼应——本来高层有人发话不允许再发表论战的文章,但高老出面之后,文章还是如期发出!

        第二天,燕省举行新闻发布会,就产业结构调整取得的第二阶段的成绩,对外高调宣称获得了预期的成功。第三天,单城市和宝市同时在当地举行新闻发布会,也是高调宣布作为燕省的第一批试点城市,在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的指引之上,单城市和宝市的经济结构出现了良性的调整,同时在招商引资和国企改制方面,做出了巨大的成绩。

        在单城市的新闻发布会,市长王肖敏重点介绍了文化旅游项目的成功,以及将台酒厂重新改制之后获得了大量订单,短短时间内知名度大涨,有望成为单城市的知名品牌,而且单城市有信心也有能力打造出属于单城市自己的知名白酒企业。

        单城市的新闻发布会不但邀请了不少燕省的媒体,连京城的媒体也出动了不少,盛况空前。

        同样,宝市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市长任庆之重点介绍了因为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带来的利好消息,因为领导小组的有力的指导,宝市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就引进了柯达15亿美元和最日光公司5亿美元共计20多亿美元的外资,柯达的投资有附加的技术投资,并将在明年在宝市兴建数码相机生产线。最日光公司投资的太阳能产品,不但技术先进,而且还是清洁能源,是未来能源的发展趋势,宝市在保护环境爱护人类以及充分利用清洁能源的方面,已经走到了全国的前列。

        同时,任庆之还向外界郑重宣布,宝市在保护国有品牌方面绝不含糊,不管是柯达的投资还是最日光公司的投资,都是在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国有品牌不被吞并的前提之下,签定的协议!

        打脸,**裸地打京城的某人的脸!

        媒体闪光灯和提问不断,任庆之坐享其成,收获颇丰,他一生没有太多的政绩,但最善于政治斗争和讲空话套话,就对媒体滔滔不绝地发表了一番暗藏机锋的讲话,针对某些人对燕省产业结构的指责和别有用心的关心,给予了无情的批判和冷嘲热讽……其后,又不忘重点宣传了万里汽车厂以及酱菜厂的现状,总之,不管是单城市的新闻发布会,还是宝市的新闻批判会,都是一次成功的会议,奠定了燕省第一批两个试点城市大获成功的基调。

        随后不久,何东辰亲自打来电话,向叶石生表示祝贺。

        燕省高调宣布产业结构调整获得预期成功之后,随着京城和燕省媒体的全方位的宣传,程曦学一派静悄悄,没有任何回应。就连燕省的专家教授们也偃旗息鼓,不再应战。也是,燕省的成绩有目共睹,事实胜于雄辩,说得再天花乱坠,人家的成绩摆在眼前,还能有什么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