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00章 第一战,短兵相接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500章 第一战,短兵相接

    作品:《官神

        程曦学放低了姿态,是故意释放迷雾,让叶石生和范睿恒放松警惕。

        叶石生和范睿恒在官场沉浮几十年,什么样的人物没有见过?程曦学放出了烟雾弹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叶石生没有说话,范睿恒却是冲夏想微一点头,说道:“小夏,程教授的谦虚是程教授的美德,你是后生晚辈,又不是经济学的专业人士,有不懂的地方不要乱说,要向程教授请教。”

        夏想明白范睿恒的暗示,是让他宁可不说,也不要说错落了程曦学的口实,因为毕竟有赵副总理在场,弄不好就是政治事件!

        夏想很清楚这是范睿恒对他的爱护,就感激地点了点头。

        “上一次在中大会堂,夏想突然出现让我吃惊不小,不过更让我遗憾的是,他还没有解答我心中的疑问就溜之大吉了,让我很是失望,因为我还打算请他吃饭来着,呵呵……”程曦学特意选择了一个轻松的开头,试图带动现场的气氛,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却没有一个人响应他的笑话,他只好尴尬地咳嗽一声,又说,“燕省的产业结构调整到目前为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我本人对此也是感到十分欣慰。不过我也发现了其中有一些小问题,就想请问夏想同志,你对单城市的文化旅游项目赢利前景如何看待?目前国内的旅游市场还不完善,单城市在国内的知名度又不高,冒然投资几亿元兴建一个文化旅游宫,会不会是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如果不能赢利,那么文化旅游项目虽然为单城市拉上了几亿元的投资,但最终却是一个无人问津的下场,对于产业结构调整来说,有了投资就算成功。但对于投资商来说,承受了巨大的失败之后,又是怎么样的心酸?”

        夏想听了暗暗发笑,程曦学也学聪明了,居然也象模象样地站在投资商的角度思考问题,并且也打出了同情牌,不过他学得还不够好,因为他虽然打的是同情牌,却没有流露出足够的同情心。

        “是投资就有风险,任何一个成熟的投资商,都不会轻易投出他的每一分钱,对于文化旅游宫的赢利前景,我想投资商比我也比程教授更有赢利的信心。从政府的角度考虑,说服投资商投资,并且做好政府应做的工作,比如前期准备工作,比如各项优惠政策,再比如安排人力物力为投资商制造各种有利条件,等等,政府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以后如何经营如何赢利是投资商的事情,政府无权干涉。”夏想先从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之上,反驳了程曦学的观点,等于直接批驳了他的不必要的担心,紧接着又说,“如果政府过多地干涉企业的经营,就又回到了从前政企不分的局面了,哪就不是产业结构调整和企业改制了,就又回到了起点。所以说,程教授,投资商以后是不是赢利,归根结底是投资商的事情,全看投资商如何经营如何向市场要效益,就不是政府所应该操心的问题。如果政府都去帮助企业经营,政府就不是政府了,就是董事会了。”

        “呵呵……”

        叶石生带头笑了起来,连连点头表示赞成。

        “话虽这么说,但只有保证了投资商的利益,才会有后续的资金投入,也能保证产业结构调整政策的连续性,我想夏想同志肯定也有长远的打算,而且每运作一个项目,肯定也会考虑到市场前景。文化旅游项目的前景我一直看不太清,找不到赢利点,还请小夏同志为我解答疑惑,也好让我增长见识。”程曦学依然不依不饶地追问,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也是他看到夏想避重就轻地回答问题,就认为夏想肯定是有前手没后手,就想将夏想逼到墙角,让他退无可退之时,看他如何作答。

        夏想似乎还真的是无法回答了,竟然迟疑着不说话。

        众人都紧张地看着夏想,心想千万别被程曦学问住,否则占据了主场优势还被人打败,传了出去,就真的丢人丢大发了。

        好在夏想也没让大家久等,只是迟疑了几秒钟,又笑了:“其实在筹备文化旅游项目之前,我已经和单城市委市政府有过一系列的接触,当时就已经找到了赢利点,后来在和投资商接触时,也是根据我们分析出来的赢利点说服了投资商。只不过虽然我们得出的结论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但也算是经过了详细的市场研究才得出来的结论,来之不易。本来我不想透露出来,不过既然程教授非想知道,我就勉为其难地说出来,但要事先声明,程教授如果当成一个成功的案例去给学生们授课的话,可要记得我的好,等我去了京城,要请我吃饭才行。”

        范睿恒首先呵呵笑了起来:“对,毕竟是小夏的劳动成果,程教授身为知名的经济学家,直接拿走的话,就太不厚道了,可要记得给小夏好处。”

        范省长一发话,众人就都笑了起来,赵泉新虽然两次被叶石生和范睿恒抢了话,心中不快,但眼下并不是什么正式场合,计较太多的话,反而显得他小气了,只好隐忍不发。

        夏想的话轻松之中又有调侃的味道,实际上还没有说出答案,就已经向程曦学表明他的答案一定正确,是自信十足的表现,正是典型的夏想式的先入为主的风格。程曦学就隐隐有些不快,但他身份又高,又是主动相问,不好表现出明显的不悦出来,只好置之一笑:“当然,如果夏想同志的说法确实可行的话,别说请他吃饭了,我还要将他的思路写进我的教材……不过有个前提,要首先说服我才行。”

        夏想点头一笑,说道:“其实当初想到文化旅游的项目,第一个重要原因是单城市作为当年赵国的都城,确实有着悠久而灿烂的文化遗产,在国内也找不到同样一个产生了200多个成语的城市,可以说是在国内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当然,如果仅仅因为这一点还不足以做出文化旅游的重大决定,最终促使我们下定决心借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推出成语故事带动文化旅游的决策的是,是因为根据目前国内的形势分析得出了一个结论,随着居民生活条件的提高,老百姓对旅游的热衷越来越强烈,而且有迹象表现,国家有关部门在不久的将来应该会推动相关的振兴旅游的政策出台。”

        此话一出,赵泉新顿时动容。

        因为赵泉新十分清楚国务院内部关于振兴旅游的讨论,已经进行了大半年时间了,经过无数次激烈地争论之后,才算基本上达成了共识,有望于年底或明年初推出振兴旅游业的相关政策。但目前还处在严格保密的阶段,也就是说夏想不可能通过熟人渠道知道此项政策即将出台。国家政策的保密措施赵泉新还是心中有数,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不会有人提前透露给夏想。

        而且按照时间推算,在文化旅游项目刚上马的时候,国务院内部还没有就振兴旅游政策的出台达成共识,夏想不可能未卜先知提前知道结果。只能说明了一个可能,就是夏想确实对国内旅游市场有敏锐的眼光和不凡的前瞻性的分析!

        果真如此的话,他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因为就连程曦学也并不看好国内的旅游市场,没有预料到国务院对旅游业是如何的信心十足。

        夏想清楚一点,从03年开始,新一届政府上任之后,开始了一系列的促进经济进一步发展的举措,振兴旅游业,振兴房地产业,振兴汽车业,等等,相继出台,其中汽车业和房产业的井喷远远超出了经济学家的预期,达到一个惊人的恐怖的增长数字。与汽车业和房地产业的兴起相比,旅游业的兴旺虽然被汽车业的火爆和房地产业的兴盛的势头掩盖,但因为汽车的普及,由自驾游带动的短线旅游热的兴起也是日渐繁荣起来,因此夏想有理由相信,只凭整个燕省对单城市文化旅游项目的扶植和宣传,光是燕省的自驾游的市场就足可以带动成语故事的文化旅游项目!

        程曦学对夏想的自信和侃侃而谈不以为然,向赵泉新投去了疑问的目光,却见赵泉新眼中流露出肯定的神色,不由也是吃了一惊,心想夏想一个小年轻,怎么可能对国家政策的把握如此准确?就连他一直也不太看好国内的旅游市场,认为至少还要经过十年的沉淀,国人才有足够的金钱和时间去享受休闲的旅游时光。

        随即又想到即使国家出台振兴旅游的相关政策,单城市的文化旅游也未必可行,就继续问道:“文化旅游是一个大而空的概念,恐怕短时间内不好被市场接受,乐观地讲,就算国家出台相关的鼓励政策,消费者不买帐也没有用,是不是?夏想同志,你是不是有点盲目乐观了?文化旅游的相关项目,在国内有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

        显然,程曦学是想让夏想列举两个成功的例子来说服。

        实际上夏想没有必要向程曦学汇报工作,但因为政治上有赵泉新副总理坐镇,而程曦学又打的是学术讨论的幌子,最关键的一点是,他还装模作样地拿了一个小本本,假装要认真记录的样子,姿态之低,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而且语气和善,笑容满面,任谁也不能将他的举动和打压夏想联想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虚心好学有谦虚作风的教授。

        也怪程曦学自己将自己抬得太高了,眼中只有国家大事,动不动就将他的理论研究上升到了国民经济高度,很少将眼光关注到地方政府,即使偶而将目光投到地方上,也是多半关注南方的经济大省,对于燕省的关注,反而很少。如果不是因为燕省要推行产业结构调整,程曦学甚至对于燕省这个离京城最近的省份的经济规模和现状,都缺乏足够的了解。

        他问出了上面的话,在夏想听来就不得不笑他一笑,对于燕省的了解,程曦学还真的只是连略知一二也算不上,他抓住文化旅游项目的前景不放,却没有系统地研究一下燕省的旅游市场,不是他的疏漏,就是他犯了许多人都会犯的错误——明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

        刚才赵泉新眼中的惊讶夏想也看在眼里,知道在大的方面他说对了,眼下就只有一个小方面的举例了,就点头说道:“程教授还真是说对了,远的不说,就是燕省也有两个成功打着文化旅游的旗号获得了不小的成功的先例,第一个就是清西陵。清西陵不过几百年的历史,也没有多少浓厚的文化底蕴,而且只不过是几个满清皇帝的坟墓,说白了,和各地修建的烈士陵园没什么两样,当然,封建社会遗毒的坟墓不能和我们的烈士相提并论,但正是这样一个埋葬着最后的封建王朝遗骸的坟地,因为打出了文化的旗号,也每年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观光……我只提清西陵,另一个清东陵也就不再多说了,接下来还要说说另一个更成功的例子……”

        夏想面对一位副总理,一位省委书记和一个省长,一点也不怯场,反而条理分明地和当今顶尖的经济学家辩论,不说别的,光是这份魄力就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暗暗赞叹。

        程曦学听了夏想列举的清西陵和清东陵的例子,心中一惊,不由暗暗懊恼怎么只顾着挑剔夏想的过错,没有真正埋头去研究一下燕省的文化旅游市场,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再细心一想,也是他近来只顾着向上走向上看,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真正地用心做学问,有所疏漏也在所难免。

        夏想列举的第二个例子是避暑山庄:“作为皇家的庭院,避暑山庄现在成了德泽市的市民公园,但同时作为德泽市最负盛名的旅游胜地,避暑山庄说实话和各地兴建的公园没有多大的不同,但因为号称是皇家园林,就身价倍增,门票高达50元一张,年收入过亿,成为经济落后的德泽市的唯一亮点。”看了一看程曦学不太甘心的表情,他并没有什么同情心,谁让程曦学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他麻烦,找他麻烦也就罢了,所提了问题还有明显的疏忽,不是故意让他借机好好反驳一番吗?

        “避暑山庄不过300年的历史,要说文化底蕴,也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地方,不过是因为清朝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封建王朝,才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发源于中原一带,单城市是燕省历史最悠久也是文化底蕴最深厚的城市,况且单城一地就产生了影响深远的200多个成语,推广文化旅游不仅有广阔的市场前景,而且还有可以预见的社会效益,如果能够借此唤醒我们的民族自豪感,让我们不再沉醉于所谓的皇家园林的浮华和对封建王朝的坟墓的缅怀之中,我想对于振奋民族精神,也是大有裨益。”

        “说得好,好一个振奋民族精神。”让众人都想不到的是,夏想话音刚落,最先叫好的居然是赵泉新赵副总理。

        赵泉新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夏想同志讲得很好,文化部有些同志抱着一些传统的僵化的思想不放,总是爱拍一些辫子戏,表面上嘻嘻哈哈哭哭笑笑得挺热闹,实际上潜移默化之中,会给社会带来不良的影响。我强调过多次,可惜收效甚微……”

        夏想也没到刚才的话说到了赵泉新的心坎上,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过赵泉新可不会因为和夏想有共同语言,就忘了他的根本目的,他话一说,又立刻坐下,说道:“你们继续,我继续旁听。”

        但因为有了赵泉新的注脚,而且夏想所举的例子也确实翔实,程曦学只好认输:“夏想同志的说法还是可信的,我要感谢你的耐心回答。我还有一个有关单城市的疑问,想请夏想同志解答一下。”

        程曦学也真够有耐心的,贼心不死,纠缠不休,夏想也是耐心十足,微笑说道:“请讲。”

        “单城市棉纺厂破产了三家,还有三家濒临倒闭,也有可以改制的基础,请问夏处长,为什么产业结构调整政策之下,没有惠及到最应该扶植的棉纺厂?”程曦学旧事重提,显然上一次夏想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让他念念不忘。

        夏想故意一愣,然后饶有兴趣地反问:“谁说没有对棉纺厂进行改制?程教授的问题,有点奇怪。”

        程曦学是真愣住了,惊问:“棉纺厂怎么进行改制了?”

        夏想笑道:“其实早就着手开始了,不过因为棉纺厂问题比较多,涉及面复杂,所以前期工作做得长了一些……棉纺厂的改制工作一直是彭处长在负责,程教授有兴趣的话,可以具体由彭处长为你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