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8章 吴家有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48章 吴家有事

    作品:《官神

        何辰东微一点头说道:“想法不错,有一定的可行性……”然后他又话题一转,说道,“刚才你反驳程曦学的几句话说得很不错,尤其是对垄断集团的分析,呵呵,举了一个什么空气公司的例子,虽然有些夸张,不过还是十分形象生动的,有意思,有趣。你好象对程曦学的理论也有不同意见,是不是也可以写一篇文章,对他的观点进行反驳?”

        夏想不免一愣,总理的意思是要他站队了?

        其实从他选择进入领导小组的一刻起,就已经表明了立场,要坚定地支持并推行产业结构调整。程曦学的文章的发表,预示着上层的矛盾开始激化,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前进,不可能再放弃原有立场,因为一篇文章而后退。况且他也答应了邹儒要写一篇反驳文章出来,总理又特意提出,夏想就明白过来,自己站出来发表文章反击程曦学的观点,非常有说服力。

        因为自己是产业结构调整小组的成员,又成功地促成了柯达和达富之间的谈判,等于现身说法,想必比程曦学的纸上谈兵更有力度。

        夏想就笑着看了邹儒一眼,说道:“总理,邹老已经写好了一篇反驳的文章,他也让我也写一篇,我还没有动笔。正好您也吩咐下来,我就明天交稿,不过我既非经济学家,又不是记者出身,未必反击犀利,只能尽可能写好。”

        何辰东就对邹儒又说:“好,邹老和夏想师徒一同反驳程曦学,在学术界也是一桩美谈。”他又看了易向师一眼,交待说道,“向师,邹老和夏想的文章出来后,你先过目一下,然后再安排发表。”

        何辰东说完,借口有事,就先行离开了。

        夏想也知道何辰东不可能对他提出的通海铁路等问题,给出什么答复。何辰东是副总理,事务繁忙,他能够上心就不错了,只等铁道部上报的时候,他说上一句关键的话,就管了大用了。

        何副总理一走,夏想就和邹儒一起告别易向师和吴才江,返回了社科院。临走的时候,吴才江握着夏想的手,说道:“夏想,晚上等我电话,我有话要和你谈。”

        易向师没有再对夏想多说,只是交待他务必写好稿件,及时交给他。夏想自然知道事件轻重,他的文章相当于投名状,能过了何副总理这一关的话,就等于正式入了何副总理的眼。不过他更清楚的是,他此后的政治前途就和何副总理息息相关了。

        因为他现在再写出反驳程曦学的文章,就不仅仅是事关学术上的争论了,而是在何副总理的授意下所写,也是有了政治意图。程曦学一方就会将他当成何副总理的人,恐怕一有机会就会出手打压他。

        政治上的事情,站队是必须的。但站错了队伍,也是后果非常严重的。好在既然何副总理是产业结构调整的主导者,夏想又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的成员,和何副总理有着共同的目标,就是产业结构调整,只许胜不许败。胜,则前方一马平川。败,则前景一片黯淡。

        不过早在夏想自愿跳进领导小组的那一天起,他就是在赌产业结构调整,必定会胜。

        夏想和邹儒一起回到社科院,邹儒让夏想自己去查资料,又给夏想安排一些课程,他就自己埋头修改稿件去了。今天的辩论给了邹儒不少启发,就是写时论性的文章,不需要太多华丽的词藻,也不必非要运用太多的比喻和形容,只要观点明确,语言犀利就好,说白了就是要用最简短的话,最清晰的语言,在开头几百字内告诉读者自己的观点和论点。

        夏想拿着邹儒给出的课程表,先领到了教材,然后就坐下看书。午饭后,又认真学习了一下午,心中对反驳程曦学的文章就有了大概轮廓。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邹儒一脸严肃地递给夏想一份稿件,郑重地说道:“夏想,文章我重新做了修改,你再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重大的漏洞?”

        夏想接过一看,不由哑然失笑,文章的标题已经改为《三驳程曦学似是而非的论点》——文中虽然还有一些生动的比喻例句,但语言直白了一些,也直截了当地点明了主题,逐句逐段地反驳了程曦学的观点。尽管邹儒在努力掩饰一些,但他还是看了出来,邹儒是在完全根据他的建议对文章进行的修改。

        邹老也是一个趣人,虽然有固执的一面,但也能很快地转变想法,接受建议。尽管他接受建议的方法很刻板,不过对于一个极有声望的学者来说,他能有从善如流的勇气就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夏想就不吝他的好话,大大地称赞了邹儒一顿。其中不乏不着痕迹地拍马屁的成份在内,但也有他真心实意地盛赞。邹儒毕竟是当世一流的学者,写辩论文章未必最拿手,但文笔严谨,语言简练,还是有深厚的功底,夏想自叹不如。

        邹儒被夏想一夸,也是脸上隐隐有得意之色,不过他努力掩饰,不至于表现得太明显了,假装轻描淡写地说道:“我也感觉比上一稿进步不小,主要是我平常很少写反驳别人的文章,差不多算是第一次动笔,还是难免生疏。”

        “以您的才学,世间学问都是一通百通的。不敢相信您第一篇论战文章就写得这么精彩,邹老,此文一出,程曦学必定气得暴跳如雷。”夏想忍住笑,还是轻轻地奉送了一记马屁。

        “呵呵,程曦学虽然观点有失偏颇,但他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为人也算有点涵养,不至于被一篇文章气坏。他肯定会提笔迎战,继续发表文章对我们进行反驳。”

        夏想也知道程曦学不但不会善罢干休,说不定论战还会蔓延到全国。伴随着论战的热潮的到来,政治上的阻力也会随之而来。

        前路不定会有什么样的艰难险阻!

        下班后,夏想告别了邹儒,到了外面,正准备给吴才江打电话时,正好接到了他的来电。

        “来昆仑饭店310房间。”

        赶到昆仑饭店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夏想心想说不定吴才江等急了,急忙来到房间一看,却发现吴才江正满头大汗地摆弄手机。

        一见夏想进来,吴才江顾不上指责夏想迟到,忙将手机递给他,说道:“快帮我看看怎么回复短信,你说为什么有人有事不直接打电话,非要发什么短信?真是自寻烦恼。”

        夏想就笑:“吴部长有所不知,短信有着不可替代的用处,比如一些小知识、天气预报等等,用短信显然比语音方便多了。而且短信还能保存,语音通话却说过就消失了……”

        说话间,夏想就帮吴才江回复了短信。巧的是,短信还是连若菡发来的。

        尽管吴才江没问,夏想还是主动解释了路上堵车再加上他走错了路,才迟到了一会儿。吴才江对此事显然没有放在心上,正好借连若菡发来短信的由头,问夏想:“若菡在美国还好?”

        “她很好,身边有细心的人在照顾,请您放心。”夏想有点不习惯和吴才江谈论连若菡,还没来得及转移话题,吴才江就又问了一句。

        “总一个人在国外也不是个道理,什么时候接她们母子回国?”

        夏想尽管也早有心理准备,也清楚连若菡生孩子的事情瞒不过吴才江,不过猛然听吴才江亲口说出,还是觉得脸上发烧,尴尬地说道:“总得等孩子大一些才能回来,现在太小,禁不起折腾。”

        吴才江微一摇头,叹息说道:“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能瞒到什么时候?老爷子还好瞒住,他身边的人都有分寸,我也不敢让他们知道。我二哥早晚要知道,他的脾气你是不知道,当年敢和老爷子顶撞,敢不认家门,甚至说出了自绝于吴家的话。说实话,连我都有点怕他。现在他年纪大了,过年时也偶而回来,不过还是和老爷子关系不近,总有疏离感。”他不无忧虑地看了夏想一眼,“和你接触多了,我也觉得你还算是个不错的年轻人,除了在若菡的事情上处理得欠妥当之外,别的事情都让人挑不出过错。如果让我二哥知道了你们的事情,他大怒之下,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吓人的事情。”

        夏想一直担心吴家老爷子的虎威一怒,没想到,吴才江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连若菡的父亲吴才洋,出于好奇,他还是问了一句:“二伯还在西北担任省委书记,是不是快回京城了?”

        夏想只是随口一问,不料竟然一语猜中,吴才江一脸惊奇地说道:“你还真说中了,二哥年底前有望回京,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

        进入政治局相当于是副国级了,吴才洋的步伐确实稳健,果然是个厉害人物,能在和吴家老爷子决裂的情况下走到今天,也不简单。

        不过按照惯例,吴才洋提了副国级,吴家老爷子也要卸掉一切职务,难道是吴老爷子要完全退下了?是了,如果没有吴老爷子的默认,没有他的点头和出手相助,吴才洋再厉害,也不可能凭借个人之力升到副国级。

        “老爷子要下了?”夏想问道。

        “是呀,老爷子近来身体不行……还是身体要紧,就着手准备退下来的事宜了。我们兄弟三人中,只有二哥的履历最好看,资历也够了,老爷子再不情愿,也只有扶二哥上位,形势比人强……”吴才江的话多少有点落寞之意,他原以为老爷子还能顶上几年,至少也让他外放一届省长之后,最乐观的情形就是到一个大省任书记,进政治局,再不济,也要候补。不成想,老爷子的身体大不如从前,医生建议最好休息。人命大于天,经过商议,还是做出了以上的决定。

        老爷子再不高兴,吴才洋也是他的亲儿子。吴才江再不乐意,他没资历,现在扶,也扶不上去。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吴才江就不免发出了时不我待的感慨。

        “下一步吴部长有什么想法?”夏想对吴才江的现在的位置很不解,教育部副部长,又不是常务,基本上很轻闲,他年纪不大,怎么会甘心呆在教育部?

        “我下一步也要动一动,你猜猜看,我会去哪里?”吴才江有意考一考夏想,因为连何副总理也夸夏想有头脑,反应快,他就有意测试一下夏想的大局观,是否对京中的局势有自己的见解,“提个醒,我要到一个更空闲的部门呆一段时间,不过还是小升了一步,提了正部级。”

        夏想顿时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团中央第一书记?”

        “啪”的一声,吴才江惊讶地一拍桌子:“怪事,你怎么一猜就中?”

        团派势力的崛起在即,吴老爷子是何许人也?肯定目光如矩,早就看清了局势。自己是沾了重生的光,但沉浮官场一生的老爷子也不是寻常人物,也有惊人的判断。当然,在政治斗争中,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眼光和选择,要不也不会有许多人因为站错了队或是用错了人,而导致惨败。

        表面上看吴老爷子退下只提了一个吴才洋进政治局,而吴才江虽然提了正部,但到了团中央,就算担任了第一书记,也会被许多人看成明升暗降。按照以前的惯例,团中央不算是要害部门,下一步升迁的机会不大。

        但夏想却知道,从此以后,团中央将真正成为省部级干部的摇篮。

        团中央第一书记是正部级,其他书记是副部级。吴才江过去的话,估计会在书记的位置上过度半年,再提第一书记就顺理成章了。吴才江才45岁,在团中央任职年龄虽然稍大一些,也说得过去,关键是两年之后,他就有可能外放任一届省长。

        做得好的话,也能到大省做到省委书记的高位。不过只要吴才洋在京城的话,吴才江就很难回京任职,否则兄弟二人都同时在一处担任要职,也说不过去。国内的事情也要讲究一个避讳,兄弟二人肯定要有一个甘于平淡,一个台前,另一个必定要躲到幕后。

        “团中央是干部的摇篮,是出人才的好地方。”夏想也不多说,就及时转移了话题,“吴部长今天要我过来,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要紧事,一是说说若菡,二是有件事情,我想劝劝你。”吴才江才想起今天叫夏想来的主要目的。连若菡的事情如果被吴才洋或是老爷子任何一人知道了,或许会有无法收拾的后果。但也许一时半会他们也不会知道,但眼前的事情最为紧要,他出于爱护夏想的想法,也要劝他慎重从事。

        “反驳程曦学的文章,你还是不要写了,就让邹儒去写好了,他是教授,由他出面,只会被人当成是学术上的争论。而你的身份特殊,如果你写出的文章发表出来,就等于公开向程曦学的背后之人宣战了。”不管怎么说,夏想现在和吴家也有割舍不断的联系,吴才江对连若菡虽然感情不深,毕竟连若菡也是吴家的后人,一句叔叔叫出,也是血脉相连,况且连若菡是老爷子最喜欢的孙女。

        最主要的一点,连若菡的儿子,是吴家三代子女中,第一个后代,也就是说是吴家第四代的第一人,听说还姓连,就让吴才江动了心思,如果能改姓吴,让老爷子知道吴家第四代也有人了,不定该有多高兴,或许会让他心情大好之下,也有利于病情的根治。

        吴才江对老爷子的脾气有点把握,有了孩子,欣喜之下,老爷子或许会消了气。但对于吴才洋,他现在心中没底。也是多年不和吴才洋接触,谁知道他本来就倔强的二哥,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脾气?

        夏想作为孩子的父亲,吴才江对他也是感情复杂。连若菡的脾气他清楚,倔强又独立,和家族关系若即若离,谁也管不了她。她既然肯为夏想生孩子,定然也是爱夏想至深。况且夏想也很优秀,吴家第三代之中,没有出类拔萃的人才,除了连若菡在经商方面成绩突出之外,其他人都不堪造就,也是让老爷子大为头疼之事。

        夏想尽管没有和连若菡结婚,但二人之间的感情和结婚没有什么两样。既然如此,吴家也可以将夏想拉拢过来,当成接班人培养。因为连若菡母子的关系,以后夏想坐大之后,想必也不会不对吴家的后人照顾一二。根据吴才江最近一段时间对夏想的观察,也得出了结论,夏想为人处世,品行可靠,值得托付。

        综合各方面的考虑,再加上夏想最近的所作所为,吴才江就越发认为夏想是可造之才,但越是如此,他越是爱惜夏想,不想让他介入到高层的分岐之中。

        夏想听了吴才江的话,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