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35章 收获成果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35章 收获成果

    作品:《官神

        “那么请问谢尔顿先生,当年当日本刚发明石英表的时候,瑞士人也对石英手表嗤之以鼻,认为石英手表不过是一个玩具,完全没有艺术性和工艺性,对传统的机械手表带不来任何冲击。但事实却和瑞士人的结论相反,石英表一经问世就大行于世,短短时间内就占领了手表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迫使瑞士也不得不改变策略,也投入到石英表的研制之中,请问这件事情,你又作何看法?”夏想不紧不慢地问道。

        谢尔顿顿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尽管夏想也不喜欢小日本,但日本人的聪明也是让人佩服,他们发明的石英表让钟表王国瑞士如临大敌,被迫迎战。他们发明的方便面行销全球,方便了无数人。他们在数码产品上面的成就,几乎成为了行业规则的制定者,不管是液晶屏,还是数码相机,甚至各种家用电器方面,也是世界一流,不得不让人叹服小日本的技术和制造能力。

        数码相机大潮完全就是在几个日本厂商的推动之下,席卷了全球,美国也未难幸免,被数码相机的易用实用和便利的特性吸引,迅速地抛弃了传统相机。

        “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数码相机将会和电脑一起,以强势的态势崛起,传统相机的市场份额逐年萎缩,胶卷产业也将是夕阳产业,前景不妙。而中国也因为各种原因,将会成为世界的工厂,柯达应该抓住机遇,和达富一起携手共进,在即将到来的数码大潮之中,抢先占领有利的位置,加大科研投入,研制下一代数码相机!”夏想直接抛出了他的重磅炸弹,他也知道柯达内部其实对数码相机是不是能够取代传统相机,也有不少争论的声音,他就火上加上一把柴,乘机提出他的建议,“佳能、尼康和索尼作为老牌的日本相机厂家,在数码相机的研制下,都投入了巨资,都是在赌数码相机一定能够替代传统相机,柯达在传统相机的市场份额上,和日系厂家还有一争之力。但在数码相机上面,已经落后了许多。达富也敏锐地意识到了传统相机市场的萎缩,必然会带动胶卷市场的萎缩,现在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正在兴建数码相机和液晶屏生产线……”

        接下来,夏想就目前市场的现状,传统相机的优点和缺点和数码相机的优缺点一一对比,最后得出结论,数码相机必胜。同时就目前电脑的CRT显示和液晶显示器也进行了技术对比和市场分析,有过后世亲身经历,亲眼目睹了市场的大浪淘沙的无情竞争,夏想比任何人更了解未来的发展趋势,讲述起来也是深入浅出,令人叹服。不但举例详细,对各种技术参数如数家珍,而且对市场的分析也十分到位,就连谢尔顿听了,也是连连点头。

        夏想的英文不太过关,长篇大论时,就交给了翻译。有许多术语翻译也拿不准,夏想就在一旁补充。专业术语往往起到画龙点晴的作用,听在谢尔顿的耳中,就不得不让他对夏想刮目相看。

        原本他以为夏想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官僚,他接触过不少类似的官员,对技术和市场完全是外行,却又喜欢发表一些空洞无物的高见。不成想,夏想口若悬河的一番演说,直接就击中了谢尔顿本来就摇摆不定的选择。

        谢尔顿是中间立场,他认为数码相机将来会和传统相机平分天下,但在柯达内部,还是大部分人认为传统相机的地位不可动摇。此次猛然听到夏想如此详尽的市场分析,比起柯达内部专业的市场分析师所做的报告还要精彩十倍,顿时让他对夏想肃然起敬。

        美国人最敬重有实力的人,夏想发言完毕,谢尔顿第一个起身鼓掌,连连称好:“精彩,非常精彩。夏先生,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我想请你到柯达总部作客,和总裁先生亲自会面,我相信你的精彩言论会对总裁先生有所触动,也相信会对许多董事的想法产生冲击。”

        夏想也起身表示谢意:“既然谢尔顿先生有诚意,我就接受你的邀请。”他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打动了谢尔顿,能够面见总裁,就等于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毕竟想要说服观念保守的柯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夏想有理由相信,凭借他后世的经验和亲身经历,只要他将市场前景当成一个未来的设想如实地说出来,因为真实而带来的震憾肯定会打动柯达总裁和柯达的市场分析师,正因为真实,所以他的说法才详实而让人深信不疑。

        一场谈判变成了夏想的演讲,让常青松始料不及。但夏想对市场的分析和对技术的了解,也让常青松大吃一惊。他才知道,夏想原来确实有真才实学,并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官僚,他对胶卷市场现状的了解,对数码相机前景的分析,对LCD液晶兴起的预言,等等,无一不让常青松听了大为叹服。先不管夏想的结论正确与否,单是他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对市场的深入了解,就不比他差,有些地方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等谢尔顿一走,常青松来到夏想面前,支吾说道:“夏处长,以前我误解了你,我向你道歉。”

        夏想也知道常青松本来是技术出身,又当了副总,基本上既有技术人员的死板又有官员的应变,人不坏,就是在官场之中,没能保持住本心,就一笑了之:“没什么,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只不过我有点好高骛远,而常总着眼于眼前。现在大家求同存异,争取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第二天,夏想一行三人就到了柯达总部,面见了柯达总裁史密斯。夏想这一次更是准备充分,侃侃而谈地将后世传统相机如何被数码相机迅速地吞食市场,胶卷如何大面积地滞销,LCD液晶屏如何在两三年时间就将CRT彻底击败等市场前景,用生动详实的语言,仿佛讲故事一样讲给了史密斯。与史密斯一同在场的,除了谢尔顿之外,还有几个董事和市场分析师。

        夏想一连说了两个小时有余,主要是中间需要停顿,等翻译翻译完之后再说。演讲完毕之后,史密斯带头鼓掌,众人纷纷起立向夏想致意。

        邱绪峰和常青松见夏想受到隆重欢迎,十分高兴,以为事情成了,夏想却知道,美国人对你鼓掌,对你表示赞赏,但未必就表示同意你的看法。他清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至少第一步算是打开了局面。

        随后,几个董事以及市场分析师都对夏想提了不少问题,其中有些问题非常刁钻刻薄,但夏想对于亲眼所见的事实岂能没有信心和说服力?他从容应对,镇静自若,所有问题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最后让在场众人都无话可说。

        不过,史密斯没有就夏想的演讲发表任何看法,只是让人安排夏想几人去就餐,然后开起了闭门会议。夏想也知道需要时间给柯达消化,他也不急,就和邱绪峰商量一下,准备去旧金山看连若菡。

        邱绪峰有点心里没底:“你走了,我和常青松怎么应付美国佬?你不说我还没有仔细去想,你说了之后再一想,还确实是美国佬不好对付,一是一,二是二,不象我们讲人情,他们翻脸不认人。”

        夏想就笑:“美国是一个实力为尊的现实国家,不说空话大话,不讲人情,一切以利益为最大。你们也不用怕他们,只需要保持不卑不亢的态度就可以了。他们也好打交道,相信我,他们想要合资的迫切心情一点也比我们少。不但现在在数码相机上面他们落后于富士等日本厂家,现在胶卷市场的占有率也在萎缩,所以他们才会迫切地想要打开中国的大门。其实实话实说,在我看来如果柯达不答应我们的条件,就中止谈判好了,回去后再和富士进行密切接触,柯达还会主动送上门来。”

        夏想有先见之明,知道柯达是市场的淘汰者,虽然现在还高居老大的位置,但已经是日薄西山。对于一个知道柯达前景的人来说,在他眼中,柯达没有太多值得敬畏的地方,相反,他的主意其实对柯达也是极其有利。富士和达富胶卷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接触,但由于种种原因,达富还是比较倾向于和柯达合作。夏想就想,如果柯达还死守着传统相机的观念不放,不肯投资数码相机和LCD液晶屏,就不如不合资,转而和富士合作,因为富士不但对数码相机感兴趣,也有意染指LCD液晶屏。

        后世柯达和达富的合作虽然成功了,但数码大潮过后,达富还是被市场无情地抛弃了,胶卷从民用市场全面溃败之后,达富也就退出了人们的视线,以后向什么方向发展,夏想也不太清楚。

        所以说在夏想长远的规划中,现在引进柯达的几亿美元的外资,短期看是吸引了外资,从长期看,是扼杀了达富的成长之路,利大于弊。柯达同意还好,不同意他的条件,就一拍两散好了。

        正是因为抱有这种有路可退的心态,夏想对柯达的态度才不是十分在意,他就劝邱绪峰:“和柯达合作不成,我负责在别的地方给你找回来更多的投资。只是简单地出售股份引进外资,对达富来说,只有短期利益,从长远看是并非好事。达富需要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改制,还有为了迎接市场的巨变而早做准备,成功转型才有出路。”

        达富没有生产数码相机和LCD液晶屏的相关技术,柯达有,柯达现在是的技术有实力,但没有市场意识。达富在国内的品牌认可度高,又有成本和市场优势,对柯达来说,占领了国内市场,就相当于在亚洲站稳的脚根。

        现在前期工作都已经做完,只等收获成果。

        夏想还是飞向了旧金山,因为接到柯达的通知,需要三天时间才给正式答复,连若菡生产在即,他必须动身。临走前夏想交待邱绪峰,咬定条件不放,15亿美元的投资,出售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股份,柯达还要负责投资LCD液晶生产线,投资数码相机研究室,今后的主要发展方向以生产数码相机和生产液晶屏为主,不答应上述条件,就中止谈判。

        邱绪峰得到了夏想柯达不成别处一定可以谈成的承诺,出于对夏想的信任,也就答应下来。不信任夏想也不行,似乎他就是一个百事通一样,虽然不懂非常专业的技术问题,但他的演讲能让柯达的总裁都为之鼓掌叫好,柯达的市场分析师也问不倒他,邱绪峰就发现,夏想比他想象中还要才华横溢。

        邱绪峰自叹不如,夏想对技术的了解和对市场的分析,他的专业知识和理论水平,对市场脉搏的准备把握,是自己所不能想象的丰富。邱绪峰至此才算明白,他和夏想之间的差距确实巨大,夏想不仅在为人处事上胜他一筹,在商业眼光上面,也是他无法达到的高度。

        邱绪峰庆幸最终和夏想成为了朋友,否则将会是他巨大的损失。以后邱家有夏想相助,在一些重大项目的决策上,应该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夏想一个人飞到了旧金山,一落地,就直奔医院而去,幸好还来赶得上,连若菡只是开始阵痛,还没有推进产房。

        连若菡胖了一些,挺着大肚子,艰难地躺在床上。虽然失去了往日的风姿,但母性的光辉也让她显得无比动人。卫辛在一旁紧紧握住她的手,不停地安慰她,说一些鼓励的话。

        夏想风尘仆仆地一进来,躺在床上的连若菡本来还是一脸坚强,一见他的身影,顿时泪流满面,抓起一个枕头就扔了过去,嗔怪说道:“你还知道来?再不来,我就不要你了。我恨你,死夏想,臭夏想。”

        连若菡住的是单间,任她喊任她骂也不会有外人看见,但卫辛在场,夏想还是不免有点尴尬,就接过枕头,笑嘻嘻地说道:“我还活着,也挺香,所以你刚才的话没骂对,我就当没听见好了。”来到床前,将枕头轻轻放在连若菡的身后,摸了摸她的头发,深情地说道,“孩子他娘,我不远万里从大洋彼岸前来,就是为了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希望有我的温暖相伴,你们母子能够平平安安。”

        连若菡又气又笑:“难听死了,不许叫孩子他娘!”

        “好吧,孩儿他妈……”夏想就又逗连若菡。

        连若菡一笑就又引发了阵痛:“我就是气不过,你让我一个人受了十个月的罪,你却一点事情也没有。你说你该怎么做才能让我高兴?”

        “回头我买一身盔甲穿在身上,也体会一下身上多了十几斤重量的感觉,好不好?”

        “你发什么毛病,真气人,现在不想整治你的办法了,等我生了孩子之后再说。”连若菡话音刚落,就感觉一阵巨痛袭来,忍不住痛呼一声。

        夏想一急,大喊起来:“医生,大夫,博士,快来人……”

        连若菡又被他逗笑了:“你乱喊什么?别闹。”

        “我没乱喊,我怕他们听不懂,在英文里医生和博士不是同一个单词吗?我是为了强调一下,省得他们反应慢。”

        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卫辛终于也忍不住笑了:“你说的是中文,他们哪里听得懂医生和博士的区别?”

        连若菡还想笑,几名护士进来检查一下,就将她推进了产房。夏想还不忘鼓励连若菡:“加油,必胜!住美国病房,生中国娃。”

        刚说了两句,就被护士瞪了几眼,吓得夏想赶紧闭嘴。

        连若菡一走,房间内只剩下了卫辛,夏想想起卫辛一直以来对连若菡的照顾,心中对也是充满了感激。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上一世卫辛一直照顾他,陪在他的身边,现今却是一直在照顾连若菡。有卫辛在连若菡身边,夏想也能放心不少,因为他深知卫辛的细心和体贴,即使曹殊黧也比不上卫辛对人无微不至的关爱。

        “谢谢你卫辛,真是辛苦你了。”夏想真诚地说道。

        “不用谢我,我是自愿照顾连姐的。和她在一起,我心里很踏实,总感觉她就象我的亲人一样。”卫辛微微低下头,不敢正视夏想。

        夏想却心中一动,一丝难以言明的情绪涌上心头。

        记得后世和卫辛在一起的时候,她对自己的关爱总是让人感觉到温暖而舒适。夏想一直安心地享受着卫辛的温柔和体贴,却没有想过要和她共度余生。直到有一天他忽然良心发现,问了卫辛一句:“我没有娶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卫辛当时眼中有泪光闪动:“我也不知道,或许我就是莫名地爱你,总感觉你就象我的亲人一样。”

        往事历历,犹在昨天,夏想对卫辛说道:“以后我和若菡就当你是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