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28章 叶石生的决定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28章 叶石生的决定

    作品:《官神

        叶石生回到办公室,还没有坐下,就听到秘书麻秋说崔书记有事找,他怒气未消,就一挥手说道:“我还有事,让崔书记先回去,等我空下来再找他。”

        今天的事情都是崔向出的主意,要不是崔向的失策,他今天何苦在常委会上被范睿恒呛得无话可说?而且连钱锦松也站在范睿恒一方,明显是崔向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再一想可能他也被崔向哄骗了,更是气愤难平。

        打发走了崔向,还没坐稳,就又听麻秋在外面说道:“叶书记,范省长来了。”

        叶石生微微一怔,范睿恒此时前来,有什么用意?刚刚在常委会上针锋相对了一次,现在又来做什么?他站起身来,推开外间的门,看到范睿恒站在门口,满脸笑容。

        叶石生身为省委书记,在燕省值得他出门相迎的人几乎没有。就是范睿恒过来,他起身站在办公桌前就是非常有礼貌的表现了,今天竟然直接迎到了外间,麻秋在心中暗暗震惊的同时,不由暗暗叹气,叶书记就是脾气太温吞了,当省长时如此,当了书记之后,还是如此,让他身为秘书的,也一直没法扬眉吐气。

        范睿恒跟随叶石生进到里间,第一句话就说:“叶书记,今天常委会上的事情,对事不对人,您别放在心上。”不等叶石生有所表示,又说,“关于单城市申请专项资金的问题,我觉得不宜再拖,眼下正是招商引资的紧要关头,省里不能拖后腿。单城市有了这笔钱,就能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紧接着就有可能引来更大的投资。同理,此举也会给宝市带来莫大的鼓舞,宝市的万里汽车只是第一步,我听说达富胶卷和美国柯达集团的谈判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也即将派人飞赴美国实地考察,产业调整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正是叶书记在燕省大展宏图的时候,怎么能因为一笔资金的问题,而自毁前程?”

        范睿恒一口气说完,直直看着叶石生,等他的反应。

        叶石生心中起伏不定,他将范睿恒的话和崔向的话一对比,越来越觉得范睿恒所言极是,全是出于对产业结构调整的大局考虑,而崔向的建议,掺杂了太多的政治斗争因素,他就隐隐有些后悔轻信崔向的话,结果才导致了今天常委会上落败的结果。尽管他也不愿意承认是失败,因为他当时只是抛出议题,并没有发表他的看法,但却意外触动了范睿恒的底线,也让很久没有发出相同声音的数个常委再次抱团,异口同声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

        他微一沉思,耳根软的毛病又犯了,又被范睿恒的话打动了,就说:“资金问题我也不是有意拖一拖,而是没有来得及细看。刚才又仔细看了几眼,确实是应该同意……这事就由省政府出面办理就可以了,增设综合三处一事,先缓缓再说,等什么时候政府方面觉得时机成熟了,再提出来。”

        范睿恒点头一笑:“行,就照叶书记说得办。其实有些事情只要您下定决心,就能看出子丑寅卯出来。产业结构调整是一次重大的机遇,不可错过,说不定借此东风,您还可以受到何副总理的重视,下一步到京城任职……”

        范睿恒走后,叶石生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本来已经熄灭了再进一步的心思,但范睿恒的话又重新点燃了他内心的火焰,他也知道,范睿恒的后台和何副总理关系不错,据传,何副总理是下一任的总理人选。

        范睿恒的话也许是无心之话,也许是有所暗示。叶石生耳根软的毛病再一次让他保守的立场动摇了,如果真能因为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而再进一步的话,说什么他也要重视起来。虽然说目前两市取得了一点小成绩,但放到全省,也确实不算什么,小小的浪花而已。不过谁又能保证,小小的浪花以后不会掀起大风大浪?

        只是,夏想他有这份眼光和魄力吗?

        叶石生也清楚,今天梅升平的提议是为夏想着想,随后其他人的附议,也是因为涉及到了夏想的利益。想当年,为了对付高成松,他也曾经替夏想说过话,如今为了夏想,一干常委又和他站在了对立面。夏想,一个处级干部,还真是一个让人猜不透吃不准的年轻人。

        其实叶石生也清楚他和夏想之间,也有内在的联系,也有隐含的共同利益相连,就是达才集团。叶石生和成达才交情莫逆,在达才集团崛起的过程中,也出了一份力。他和成达才之间,既有朋友之间的惺惺相惜,又有共同利益维系。

        既然连商业奇才成达才也欣赏夏想,如此说来,夏想也确实有商业方面的天赋了。宋朝度也如此信任他,几乎将整个领导小组都交给他管理,而且他还一人劝动了单城市和宝市两座在燕省排名靠前的地级市申请试点城市,听说通海铁路、成语故事文化旅游,甚至连宝市正在着手的三大企业的产业改制,也是夏想所出的主意……夏想真的如传闻中一样不但有政治头脑,还是准确的商业眼光?

        叶石生心中升腾的火焰越烧越旺,越是迫切地想要凭借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更进一步,就越觉得夏想的重要性不可替代。

        是该找个机会找夏想好好聊聊了……他刚刚升起这个念头,麻秋又敲门进来向他汇报,说是钱锦松前来汇报工作。

        叶石生本来对钱锦松在常委会上的表现有些怨言,但转念一想钱锦松和夏想也有来往,好象也有共同语言,就心思一动,压下心中的不满,让钱锦松进来。

        不过这次,他端坐在座位上没有动,见钱锦松进来,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他坐下。

        钱锦松对叶石生的冷落浑不在意,如果说在燕省他最了解哪个人的脾气,他肯定会说是叶石生。

        钱棉松自顾自地坐下,说道:“叶书记,有件事情我想向您汇报一下,就是目前阶段随着领导小组的工作越来越多,夏想同志再兼任信息处的处长已经不再合适了,有必要重新任命新的信息处处长,至于夏想的关系,我想还是放到省政府办公厅比较恰当。”

        叶石生一怔,微带不满地说道:“一个处级干部的调动,你自己看着办就可以了,不用向我请示。”

        钱锦松听出了叶石生的不满,仍然面不改色地说道:“叶书记,夏想虽然只是处级,但他的调动会牵动许多人的目光,我向您事先请示,是不愿意看到有人节外生枝。”他站了起来,又恭敬地说道,“今天常委会上的事情,我针对的是崔书记,不是您,请您理解。说句不好听的话,叶书记,现在的情况是,谁劝您拖领导小组的后腿,谁就是拖您再进一步的后腿。”

        叶石生今天是第二次听到“再进一步”的暗示了,心想本来范睿恒对领导小组虽然也是支持的态度,但力度不大,钱锦松虽然支持的力度挺大,但也没有在他面前明确说出是一次重大机遇的话来,今天先是范睿恒,后是钱锦松,都先后劝他将产业结构调整当成一次重大机遇,难道是说,他们各自的后台,都认为燕省会借助产业结构调整的际遇,一举成为上层的焦点?

        而他也将因此再迈进一步,达到政治生涯的顶峰?

        谁都想进步,省委书记也不是终点站,叶石生的心就争气地猛烈地跳动了几下。

        “坐下,锦松,你我也算是多年的交情了,用不着客气。”叶石生和颜悦色地说道,“你真的认为,产业结构调整可以获得成功,能为燕省带来全新的气象?”

        “叶书记,从政府班子对领导小组的支持力度,难道您看不出来范省长由以前的有限支持,变为了全力支持?领导小组才成立没多久,现在已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相信用不了半年时间,就会带动单城市和宝市产业结构方面的重大突破,据乐观估计,最迟明年,申请成为第二批试点城市的地市会想方设法入选,甚至有可能在第二批试点之后不久,就会全省推广。我想不用等到全省推广的时候,第二批试点城市确定下来之后,只要有成功的迹象,您就会被全国媒体包围……”

        钱锦松一番话,说得叶石生心潮澎湃。

        当一人在认为前途无望之时,又突然被两个重量级人物含蓄说成前程大好,尽管其中不乏恭维的成份,但叶石生也不是没有政治头脑,他也知道范睿恒能当上省长,也是有强硬的后台,而钱锦松在京城为官多年,京中朋友众多,对政策的走向比别人更敏感,也把握得更准确一些。他们二人异口同声都说出同样的话,恐怕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在京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高层的肯定。

        叶石生心思大动,谁不想更进一步?以他现在的年龄,再上升一步,到京城为官,难怕只是一个闲职,也比终老在省级的待遇上强上许多。再上一步,可就是副总理级待遇了,就是堂堂正正的国家领导人了,他如果能借助产业结构调整的成功的大好时机,一跃而上,那他肯定不遗余力支持领导小组的所有工作!

        钱锦松走后,叶石生又坐了片刻,听到秘书麻秋又请示说道:“叶书记,崔书记打来电话,说有重要工作向您汇报。”

        叶石生摇摇头:“我有事要出去一下,让他下次再说。”

        关上门,叶石生先是拨通了京城的电话,恭敬地说了一会儿话,又放下电话,脸上微微露出笑意,发了半天愣,又重新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达才,是我。”叶石生的语气很亲切也很随意,仿佛和老朋友谈心一样,“有一段时间没去你那里坐坐了,怎么样,最近有没有空闲?好,那就周末见。对了,听说你和夏想的关系也不错,要不也叫上小朋友一起坐坐?有个年轻人聊天,也热闹一些,是不是?”

        成达才明白了什么,呵呵一笑:“好说,好说,既然您开了口,我就打电话给他。听说夏想在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也干得不错,有声有色?这个小朋友就是有商业头脑,也正好我也有事找他商量……”

        夏想接到成达才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向古玉安排工作。尽管他知道了古玉是隐形的亿万富姐,但她既然身为领导小组的成员,就得做好本职工作。

        夏想下达的任务的是让古玉到宝市出差,系统地考察宝市各大国有企业,然后提交一个详细报告。古玉一口答应,又说:“要不让方格陪我一起出差,也好有个照应。”

        方格听了连连摆手:“不了,不了,夏处长您可别安排我和美女出差这样的好事,您可以让我干任何粗活累活,陪古姐出差,我看就免了。”

        古玉怒了:“我就这么让你嫌弃?”

        方格腆着脸笑:“不是,别误会,多心了不是?是我自我控制能力差,有一个美女在身旁,我怕我会犯错误。你不知道,我女朋友醋劲非常大,如果让她知道我和一女的出差,肯定会找机会过来看看你长得漂亮不。只要她一见到你,我就没好日子过了,所以……”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笑骂方格没出息,居然被蓝袜管得服服帖帖的……电话就响了,接听之后,在得知成达才想要见自己,而且还有大人物作陪时,他会心地笑了。

        不管如何,他精心说动范睿恒,鼓动钱锦松,两个人都是极有政治头脑的人,一点就透,看破了崔向和叶石生走近的利害关系,知道对于叶石生还是宜拉拢影响为主,果然一番浪潮过后,叶石生看到了迷雾重重的前程有了一丝曙光,终于动了心,要主动伸手了。

        作为燕省最大的保守势力的代表人物,叶石生的立场非常关键。夏想原以来叶石生会找一个理由直接叫他到办公室谈话,没想到,他竟然通过成达才要和自己会面。如此看来,叶石生保守的立场虽然有些松动,但还并不彻底,仍然心存疑虑。和成达才坐在一起,正是想要听听成达才对自己的评价。作为燕省商业奇才的成达才,他在商业上的眼光无人可比,如果他也肯定自己的能力,并且对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前景看好,肯定会给叶石生莫大的信心。

        叶石生如果一改保守的立场,大力支持领导小组的话,夏想倒也不吝在他最需要政绩的时候,送他一份大礼。因为目前对于领导小组来说,叶石生的公开支持虽然实际意义不大,但象征意义影响深远,会让燕省其他地市的保守势力产生动摇,也会让对产业结构调整持抵制态度的大型国企的负责人,从心理上不再感觉有省委书记的坚强的后盾。

        现在才周一,到周末还早,夏想就放下心思,又重新回到领导小组的工作安排上来。

        安排古玉到宝市出差是早就定下的计划,也是为了让她实地考察一下宝市的万里汽车厂,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发现不足,同时,也重点留意达富胶卷和茂盛酱菜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古玉虽然是接手了父母的生意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但经过了解得知,古玉掌控了家族生意之后,家族生意在原有的基础上,翻了几番,而且赢利能力大增,由此可见,古玉也是有准确的商业眼光之人。

        最后夏想决定,让钟义平陪古玉一同出差。钟义平为人老实又勤快,有他在,古玉也能轻松不少。

        至于方格,夏想决定惩罚他,让他陪彭梦帆一起到单城市出差。

        彭梦帆为人耿直,有点倔脾气,这种人认死理,不过也好打交道,因为只要说服他,他肯定低头,夏想就想让彭梦帆实地走一走,直接到企业中间去走访去考察,深入地了解一下现在老旧僵化的国企的现状。

        彭梦帆不归夏想领导,夏想就先找到安逸兴,和他商议安排人手到两市出差。安逸兴对夏想的提议向来不反对,他也清楚在领导小组,夏想就是实际上的领导者,如果不是因为夏想的级别不够,宋省长早就直接安排夏想担任副组长了。

        和安逸兴客套几句,夏想就又回到了办公室。他相信有安逸兴出面,彭梦帆再不情愿,也会照办。耿直的人认死理,但也认规矩,只要上级有命,他不愿意会说出来,但说完之后还会去做,而且肯定还会努力做好。

        下班的时候,夏想正要开车回家,古玉从旁边闪了出来,无声无息地吓了夏想一跳。夏想就说:“感觉你象飘过来一样,很吓人,以后出现之前,最好先出点声,也好让人有点准备。”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古玉不以为然地说道,又暧昧地一笑,“最近有没有见过晓琳?我也一直没有见过她,好象她挺忙的样子。我昨天给她打电话,说有时间大家一起吃饭,她也没答应。你说,她是真的忙,还是不想见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