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16章 付先锋的聪明之处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16章 付先锋的聪明之处

    作品:《官神

        钱锦松本来也想在领导小组兼任副组长,但后来一考虑,还是躲在幕后为好,毕竟现在的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以省政府为主导,他是省委秘书长,横插一手也不太好,况且现在刚刚成立,还没有一点成绩就急着跳进去,也显得不太成熟。他有理由相信,一旦单城市或宝市,不管哪个城市初见成效,领导小组的重要性大增之后,其他常委都会纷纷向里面安插自己人,到时候他再趁机插手领导小组的事务也不迟。相信有上头的支持,他再有拿得出手的筹码,肯定可以在领导小组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但眼下他虽然本人不亲自出面,但出于长远打算的想法,还是安插了四个人进去。宋朝度对此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默认了钱锦松的安排。宋朝度认为,在几个常委里面,钱锦松是对领导小组前景最看好的一人,支持力度也是最大,其他人有反对者,有袖手旁观者,还有坐等看笑话者,叶石生是不置可否的态度,成也好,不成也好,他是顺其自然。范睿恒倒是对领导小组持支持态度,但支持的力度不是很大,而且态度也不是十分明朗。

        宋朝度也清楚,领导小组在做出成绩之前,举步维艰,现阶段能争取一个支持者是一个,他也就钱锦松安插人手的举动,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主要是他也相信领导小组有夏想在,主动权还是掌握在夏想的手中——也相当于掌握在他的手中。

        安逸兴是从基层上来的官员,当过县长和县委书记,知道如果只在省委机关坐在办公室里,研究文件看看报纸,对下面的事情的了解是雾里看花,根本就看不到点子上。理论永远落后于实践,而且理论永远是为实践服务的,天天声称理论高于实践的人,只适合教学不适合到地方从政。

        安逸兴看了夏想一眼,见他笑而不语,知道他是为了显示自己副组长的权威,把决定权留给自己,就当仁不让地说道:“产业结构调整是新兴事件,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拿来使用,别省的经验再好,和燕省的情况千差万别,只可借鉴不能照搬。我觉得还是夏处长说得好,先召开一个见面会,具体讨论下两市的实际情况,毕竟对于两市的经济结构的了解程度,我们都不如当地的党政领导。”

        彭梦帆不满意也没有办法:“既然安组长和夏处长都认为召开会议合适,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少数服从多数了。”

        答应是答应了,也流露出了不满的情绪。

        刚开展工作就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夏想笑笑,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是一团和气,有人的地方就有争论,也是正常情况。

        随后又在安逸兴的主持下,召开了一次领导小组的内部会议,宣布了注意事项和工作要求。夏想也借机对领导小组的全体成员有了初步的认识,综合一处的三个人他都认识,综合二处除了彭梦帆之外,其余几人分别是卢显红,女,38岁,科技厅副处长。简子美,女,28岁,省外经贸委科长。唐免,男,30岁,省委办公厅副科长。

        安逸兴又针对具体人员安排了分工,一切布置妥当之后,就散了会。至于下发通知的事情,就交由安逸兴具体办理。

        夏想回到办公室,稍微发了一会儿神,就让方格和钟义平去相关部门收集和整理资料,刚想安排古玉的工作,古玉就主动站在他的面前,背着手,眯着眼笑:“夏处长,昨天晚上你好象没有留下来,对不?”

        夏想脸色一沉:“古玉同志,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许讨论个人私事。”

        古玉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是,夏处长,下次再也不敢了。”说是不敢了,下一句话又小声说道,“你挺厉害,我佩服你。”

        这一句话就有点含义丰富了,到底是佩服他什么,夏想也是不敢乱猜,主要是不愿意去猜,唯恐引起古玉的联想,就让她胡思乱想好了。

        古玉说话的时候弯着身子,由于在室内没穿外套,胸前的玉佩就下坠,正好碰到了夏想的手。触手之处,一股温热和滑腻,所谓温香软玉,果然不假。都说玉通灵性,和主人相处久了,会沾染主人的气息和灵气。人如玉,同样也玉如人。据说从一个人从不离身的佩玉之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行和性格。

        古玉的玉佩色泽光润,隐隐有水雾隐含其中,白里透红,湿软柔嫩,如果说玉如其人的话,岂不说明古玉也是温婉可人的性子?

        夏想就咳嗽一声:“你的玉天天挂着,不怕丢了,也不怕无意中碰坏了?”

        古玉才意识到自己的玉碰到了夏想的手,脸就更红了,急忙直起腰:“我的玉是宝玉,不会丢不会坏。我小时候身体一直不好,爷爷就为我求了这块玉,让我玉不离身,人养人,玉养人,长期佩戴的话,对身体健康大有好处。我就一直戴着,慢慢就习惯了。”

        夏想也未多想,一伸手:“让我看看……”

        “不行!”古玉一把把玉捂在胸前,态度十分坚决,“玲珑是我的私人物品,谁也不会动上一下。”

        “不看就不看,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夏想摆摆手,才知道古玉的玉佩还有名字,不觉好笑,就又说,“你先负责整理一下文件和资料,研究一下单城市和宝市落后的大型国企的弊端,然后汇总成材料报给我。还有,回去和你爷爷说一声,找个时间我要和他好好谈谈。”

        古玉答应一声,转身回到座位上,脸上还隐隐发烧,心想夏想平常挺细心挺正经的一个人,怎么今天突然要看她的玉?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玲珑贴身佩戴,晚上睡觉也不摘下,差不多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怎么能随便让男人把玩?

        再看夏想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古玉就想也许是她多想了,夏想再怎么着也是一个男人,男人哪里有这么细心?

        夏想确实没想那么多,他在琢磨眼下的局势。单城市如果按照他的思路去做,推动文化旅游的话,应该可以带动经济,提升GDP。至于其他方面的产业调整,如何改进国产企业的弊端,如果着手改制,具体而微的工作,想必单士奇和王肖敏也会安排具体人去做,他们毕竟身在书记和市长的位置,比他更有眼光和大局观。

        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夏想也了初步的想法,打算借此次开会的机会,好好和曹永国、邱绪峰聊一聊——宝市市委市政府已经决定,由邱绪峰具体负责产业结构的调整,市长任庆之借口身体不适和工作繁忙,只在表示了支持之后,就不再插手具体的事务。邱绪峰当然知道任市长是不愿意承担责任,也正好趁了他的心,他相信夏想的能力,也想看看产业结构调整成功之后,到底能给他带来多大的政绩!

        对于单城市和宝市的改制试点,夏想充满了信心。他也相信肯定会多少有一些阻力,省里的阻力和两市内部的阻力,等等,甚至还有领导小组内部的阻力,也相信不管是来自哪方面的阻力和压力,总有解决的办法。不过也不否认,变数也有不少,首先是老古突然插手进来,安排古玉来领导小组,肯定是大有深意。难道是老古也认定领导小组会有大放光彩的一天,让古玉进来,是为了先抢占有利的位置?

        除了老古之外,夏想还担心以崔向为首的付家势力,等付家完成在燕省的布局之后,他们肯定也会盯上领导小组,估计也会向里面安插人手。再有只要看到了成功的迹象,连叶石生也会插手进来,都要提前做好丰收的准备,可以说,领导小组不成功还好,一旦成功,将会成为各方势力分食的对象,到时说不定还会因此引发一系列的事件。

        最后一点,也是现阶段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单城市的文化旅游项目,是一项风险投资,在国内旅游热还没有完全兴盛起来之前,想找到一笔巨资投到单城市,也不容易。宝市的项目改造也需要引进资金,甚至在夏想规划之中,还需要引进外资,可以说领导小组的成立,只是夏想理想的第一步,在他的借势之下,在他的努力推动之下,领导小组终于面世了。但实际上,面世之后,才是困难的开始。他没有后路可退,必须成功。但成功要付出无比的艰辛,而且还可以预见的是,成功之后,必然有人来摘桃子分果实,他又没有办法制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还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夏想下定了决心,为了燕省的明天也好,为了单城市和宝市抢先一步走到别的地市前面也好,为了自己亲近的人的政治前途也好,最后也为了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他必须知难而上,克服所有面临的困难,再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各方势力之间,从而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下午因为有事要去一趟市委,夏想就开车来到了市委大院,停好车,刚想上楼去见陈风和胡增周,却意外地在院中遇到付先锋。

        付先锋来燕市有一段时间了,夏想也没有和他见过面,没那个交情也没有必要。今天偶遇,夏想就点头一笑:“付书记好。”

        付先锋点点头:“夏处长现在可以说是位高权重,掌握着两个试点城市的资源调配,万一哪一天燕市也成了试点城市,我还得接受你的领导,呵呵。”

        夏想对付先锋的话不置可否,却说:“付书记就不要调侃我了,领导小组刚成立,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如果您有什么高见,我倒可以学习学习。”

        夏想不过是随口一说,付先锋不知是装傻还是故意为之,竟然说道:“高见倒谈不上,不过我还真有几句建议想对你说一说,怎么,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夏想就站住脚步,一脸好奇地说道:“付书记有指示精神,当然要听。”

        付先锋对夏想的态度还算满意,尽管他也清楚夏想未必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单城市位于四省交界之处,南有南河省,西有西省,东有齐省,虽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但只有南北交通发达,东西交通很受制约,就缺少发展成大都市的契机。如果单城市能够联通东西两省,修建一条东到齐省省会鲁市,西到西省省会晋市的大动脉,再充分利用其座落在南北要道之上的优势,单城市就有望成为燕省的南部重城,也可以成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

        夏想一脸惊讶地看了付先锋一眼,心中闪过一丝敬佩。别说,付先锋的眼光也确实不错,提出的建议也是他曾经想过的策略之一,但因为耗资巨大,实现的可能性极低,就直接放弃了。四省交汇之地不假,但想要修建连接齐省和西省的大动脉,无异是天方夜谭。任何时候一旦涉及到两个以上省份,光是处理各种关系协调各方利益就会复杂得让人头疼,除非是在国家的战略计划之内,否则根本无法实施。

        “宝市离京城太近,是劣势,但也是优势。可以在宝市修建大型的购物商场,利用宝市低廉的地皮价格和人力优势,做到在销售上面的价格优势。相信在京城有许多追求高档品牌但又囊中羞涩的面子人,会愿意开车花上两个小时,来宝市消费,如此一来,宝市就增加了税收和就业机会。等人流形成了气候,也会带动宝市其他方面的消费,形象有了,城市的品味就提升上去了……”

        付先锋侃侃而谈,对单城市和宝市都有建议,而且谈论起来如数家珍,看来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如果夏想没有事先得知付家即将对燕市的投资,他还不清楚付先锋说出刚才一番话的真正用意。但等他听完付先锋对宝市的建议,顿时明白了在付书记的热心之中,原来藏着不易察觉的私心。

        前面对单城市的提议只是抛砖引玉,后面对宝市的建议,才是付先锋的真正用意——他是想让自己说服曹永国按照他的思路对宝市进行规划,付家涉足的经济领域就是高档百货,宝市有意引进的话,付家正好得了便利条件,乘机杀入宝市的零售业市场,也趁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会得到许多政策和贷款方面的扶持。

        付先锋果然眼光犀利,来了一手声东击西。因为他也清楚,对单城市的建议是空中楼阁,口惠而实不至,而对宝市的提议才是他的重点,换了一般人,会对他的热心心生感激,同时因为单城市的提议没有可行性,而在宝市兴建高档百货,似乎也切实可行,说不定就会深信不疑。

        夏想连对在燕市兴建高档百货都不看好,更何况消费能力尚不如燕市的宝市?对于付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他们到某一地投资,承诺投资5亿,恐怕实际到帐资金不过5000万,然后只要进入当地市场之后,就会施展各种手段,通过种种关系申请贷款。项目最终赢利自然是双赢的结果,项目如果失败了,付家也有足够的方法收回前期的资金,扔下一个烂摊子就走,至于银行贷款,对不起,就是当地政府和银行的善后问题了。

        正是因为看不到高档百货的赢利前景,夏想对付先锋的提议一点也不动心,淡淡地说道:“付书记的想法确实不错,等我回去后好好研究一下,然后再向领导请示汇报,看领导的意思了。”

        付先锋也看了出来夏想对他的建议不以为然,也是笑了笑:“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就随便一听就行了,具体指导方针,省里肯定也有了方向,呵呵……”

        等看着夏想上楼而去,付先锋脸色沉了下来,心想夏想果然比他想象还要沉稳不少。不过他疑惑不解的是,夏想不为所动,到底是识破了他的用心,还是没有意识到高档百货在宝市确实有大好的前景?

        反正也不急,等燕市的高档百货兴建之后,在燕市有了足够的影响,慢慢就能带动燕省的其他地市……他站在原地想了一想,一转身,就又来到了谭龙的办公室。

        谭龙正在打电话,一见付先锋进来,就忙说了两句,放下电话,对付先锋笑面相迎:“先锋,来,快坐,我刚弄了几两极品茶叶,尝尝鲜。”

        付先锋什么茶叶没喝过,对谭龙眼中的极品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但他还是装作饶有兴趣的样子:“哦?谭老兄嘴中的极品,肯定是市面上极难见到的珍品了,正好我从京城带来的茶叶也喝完了,要是好的话,说什么也要借我一两。”

        谭龙听付先锋不跟他见外,开口就要茶叶,心里也是喜滋滋的。付先锋家大势大,连崔书记也尊敬三分,谭龙更是一心靠拢,指望能得到付家的赏识,拉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