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14章 谁胜谁负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14章 谁胜谁负

    作品:《官神

        夏想躺在地上,被梅晓琳坐在身下,终于被她最后一句挑逗成功点燃了欲火。男人要有原则,但男人也不能让女人小瞧,更不能在女人最需要的时候不填补她们内心的空虚。现在倒好,被人逆推了,他就忽然想起一句诗:“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眼下没有关山需要收取,但却有一个成熟的女人需要慰藉,理应发奋图强,跃马扬鞭……今宵酒醒何处?

        醒来后,梅晓琳伸手推夏想一把:“起来了,快回家,再晚了就没法交待了。说过我借你一次,又不是霸占你一夜,你可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夏想却没有得了便宜又卖乖的觉悟,就嘿嘿直笑:“没想到,你还有古文底子?”

        “当然了,我学的是中文。”梅晓琳身上未穿寸缕,在灯光的映射之下,白花花一片,成熟风韵一览无余,真是如一个诱人的果实等人采摘,夏想就又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你说要就要,说走就走?我是男人,我要掌握主动权。”

        又掌握了一次主动权之后,不过夏想还是没有留下过夜,还是不给古玉入捉奸在床的机会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心血来潮,天一亮就突然杀到?

        告别的时候,梅晓琳慵懒斜躺在床上,冲夏想笑而不语,也不知她笑些什么。夏想就微微有些感慨,男人的意志力是有些差,有多少猫儿面对一条香气扑鼻的小鱼儿不会心动?恐怕没有。尽管他自认见过美女无数,还是没有禁住梅晓琳的诱惑,想想大家都这么熟了,也确实事后有点尴尬,不好面对。

        夏想走到半路上,忽然收到了梅晓琳的短信:“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夏想摇头笑笑,没有回她。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夏想在省委大院中无意遇到了梅升平。梅升平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态度,夏想就觉得有点不自在,似乎生怕梅升平发现什么似的。好不容易说完了话,等梅升平走远之后,他才醒悟过来,不至于因为和梅晓琳之间发生了什么,就在梅升平面前放不开吧?说到底,他和梅晓琳之间,感情也有,但也算不上男女之间的爱恋之情。当然也不是昨天发生的事情纯粹是**,也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内,算了,不去想了,有时候男女之间的感情,哪里分得清清楚楚?

        在黑和白之间,永远存在着不黑不白的灰色地带。

        梅晓琳的事情先放一边,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正式挂牌成立了,作为小组成员之一,夏想也要由信息处的办公室,搬到省政府大楼的三楼办公。

        信息处的许多人对夏想借调到领导小组的前景,并不看好,杨天客暂时接替夏想,主持了信息处的全面工作,成为实际上的处长,他却没有夏想一走就没人压制的轻松。主要是夏想担任处长之时,没有刻意压制任何人,也没有和任何人闹过不愉快,别人不清楚夏想,杨天客却心里清楚,夏想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信息处,他的目光在上面。

        果然,夏想直接被宋副省长点名,到了领导小组。虽然名义是成员,没有什么权力,但据说宋省长给他安排的工作是,定点联系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的执行情况,调度省里下拨资金的分配,指导并解决地方政府在产业结构调整之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实际上掌管了省里对单城市和宝市资源的调配,还有政策上的倾斜,可以说是领导小组中的实权人物。

        手中有财权又有政策,恐怕连市长见了,也要巴结三分。谁不知道国家部委里一些关键部门的处长,掌握审批大权或是资源分配大权,别说各地市的书记和市长,一些副省长去了,也要以讨好的口气说话。

        夏想从单独的办公室搬到一间四人的办公室时,不由感慨万千。

        可以说,事情一直朝着他设想的方向进展,终于找到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跳出了信息处,来到务实的领导小组,级别没变,工资没涨,待遇没降,但办公环境却降低了档次。好歹当处长的时候,还有独立办公室,还有人端茶倒水。现在倒好,四人间的办公室,听说来的人处级不低,都想领导别人,不想被领导,好了,没事找麻烦。

        夏想只是调侃一下,其实平心而论,他对走进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还是满心欢喜的。毕竟从一开始听到何副总理要来燕省视察,到他认定最后会是一个妥协的结果,就知道最终会成立一个类似的机构来解决试点城市的问题。如果领导小组应运而生,而他也从容从信息处逃脱,崔向手再长,也伸不到领导小组来,否则,他都过不了范睿恒这一关。

        范睿恒允许崔向在人事问题上指手画脚,也能允许叶石生插手行政事务,毕竟人家是一把手,但绝对不会让崔向也干涉政府事务。否则,他身为省委第一副书记和政府省长的权威将荡然无存。

        当然,夏想也不全是为了躲避崔向的打压,才有意来到领导小组的。而是他确实看重了产业结构的调整,在以后的燕省的政治生活中,将会占有越来越重的比重。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单城市和宝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成功之后,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试点城市加入,到时,领导小组的作用将会越来越重要,而且,也会慢慢地吸引上层的目光。

        再高的上层夏想不敢去想,只期望有何副总理的关注就足够了。

        产业结构调整是支点,夏想有理由相信他通过这个支点,能够很好地带动单城市和宝市抢先一步站在燕省所有地市的前面,在经济上大迈进,在政治上大丰收,能为燕省其他地方带一个好头,能让其他地市早日惊醒,能因此引发整个燕省产业结构调整的浪潮,从而让燕省不再在第二次经济浪潮中落后太多,夏想也就心满意足了。

        有时想想夏想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明明才是处级干部,操的却是市长和省长的心,真要说出去,会让别人笑话不自量力。但夏想还真是借势造势,完成了第一步也是最艰难的一步——从他迈进领导小组的一刻起,他就下定了决心,他要用领导小组这个支点,好好撬动燕省保守势力的基础,给他们一个经验教训。

        同时,也要借助领导小组这个巨大的跳板,在两到三年时间之内,完成他政治生涯的一次飞跃。

        而且他现在负责的方面,要经常和市委书记、市长打交道,站在他们的角度为他们出谋划策,其实说白了就相当于提前进入市委书记和市长的状态,进行一次实战操练。

        这就是夏想全力推动领导小组成立的初衷!

        夏想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人,他虽然当官时间也不短了,不过一直没有什么架子,就顺手拿起工具打扫起卫生来。刚扫了几下地,就被一个人从身后抢过了扫帚。

        “夏哥,让你亲自扫地,我心里过意不去。作为我幸福的缔造者,我对你的敬意如滔滔洪水,连绵不绝……”

        不用回头夏想就知道,方格来了。

        方进江一直想将方格安排到夏想身边,可惜一直不凑巧,正好借领导小组成立的东风,方进江就找到了宋朝度,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将方格安排进来,而且还指定要安排在夏想身边。宋朝度和方进江交情一般,但也知道他和夏想关系不错,尤其是方格和夏想之间,亲密无间,也就点头答应下来。同时宋朝度也从侧面了解到在夏想还在城中村改造小组时,钟义平也是夏想的得力助手,就也将钟义平调了过来,作为夏想的助手。

        可以说,领导小组中,宋朝度最倚重的就是夏想了。

        领导小组由宋朝度亲自任组长,副组长都是各大厅局的一把手挂名,为了体现出省委省政府的重视程度,也是要做足表面文章给上面看,叶石生和范睿恒都一致认同,在办公条件上要好上加好,待遇也要提高,除了正常的工资和奖金之外,还有岗位补贴,补贴之丰厚,相当于每个人都多拿了一份工资。

        对于厅局级领导来说,不在乎多一份工资,但对于夏想以下的小组成员来说,也是一份很好的收入了。但据说尽管如此,许多人听说被借调到领导小组,还是不大情愿,因为大家都觉得来到领导小组是一种变相的发配。没有人看好领导小组的前景,一旦试点失败,小组解散,再回到原单位,谁还会受到重用?

        在领导小组的经历,就会成为政治上污点,永远也洗不掉。

        也有听说调到领导小组就非常高兴的例外,就是方格和钟义平。方格自不用说,钟义平自从夏想到了安县之后,一直遗憾没有机会再跟在夏想身边。尽管已经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钟义平最佩服的人还是夏想。所以当他听说省里成立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时,立刻敏感地认识到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他就猜测夏想应该也会到领导小组,就主动打电话给夏想,确定了夏想要借调到领导小组后,就含蓄地提出了他想跟在夏想身边的想法。

        夏想也正想找几个趁手可用之人,钟义平主动要求前来,就一口答应下来。也就是有了宋朝度安排二人前来的举动。

        被方格抢走工具,夏想刚直起腰,正要笑骂方格两句,一抬头,就发现钟义平正站在门口。一段时间没见,钟义平成熟了不少,不过他一见到夏想,还是微微有些激动。

        夏想就冲钟义平招招手:“来,小钟,你和方格搭手,好好打扫一下卫生。”

        钟义平见夏想对他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一点见外的意思,就高兴地点了点头:“是,夏处长,保证完成任务。”

        夏想就笑,仿佛又看了以前意气风发的钟义平。如今钟义平已经是正科了,方格也提了副科,基本上领导小组抽调的组员,都是科级以上。夏想正处,算是正厅级副组长以上,级别最高的组员了。

        四人的办公室,来了三个,还差一人。方格一边干活,一边猜测:“别再来一个大老爷们就没意思了,办公室里,还是要有女人才有色彩。当然,有美女就更好了,虽然说机关里面,美女一向稀少,但也不排除我们比较幸运,唯一的一名美女就分到了我们办公室的好事!”

        钟义平不象方格一样,什么都敢说,不过也笑了:“方格,你不是有了女朋友了,还天天想着别的美女,是不是有点太博爱了?”

        “你不懂,义平,你太老土了,而且思路也有问题。有女朋友的男人,才能懂得欣赏女朋友之外的美女。同理,结婚的男人,才更懂得爱惜女人。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对不?”

        “说得倒是头头是道,不过我知道有一种男人,嘴上说得非常漂亮,但真正遇到美女之后,往往就没有了勇气。”方格话音刚落,就从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微带嘶哑,有一丝飘扬的磁性之美,“你不过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刚刚谈了恋爱,就自以为了解了女人,就开始信口开河,其实真正了解女人的男人,从来都是沉默如金。”

        夏想还没回头就已经愣住了——怎么是她?

        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年纪25岁,曲线玲珑的身材,傲然挺拔的身姿,柔媚的双肩,瘦削脸型,杏眼,长发,穿着简单而随意,胸前有一块玉佩格外引人注目。

        方格傻了眼,看了几眼站在门口的古玉,期期艾艾地问道:“请问你是?你找谁?你刚才的话,是在贬低我,对不对?”

        古玉不理方格,直接来到夏想面前,主动伸出小手:“你好,夏处长,从今以后我就要在你的手下工作了,请多多指教。”

        夏想愣了一愣,才醒悟过来,就和古玉握了握手:“欢迎古玉,你来我们综合一处工作,就如方格说的一样,办公室里就有色彩。”

        古玉的小手虽然没有梅晓琳的手滑腻,但胜在柔软之上。她的手指细长,手不大,盈盈一握感觉柔若无骨。夏想就忽然想起古人说,怀瑾握瑜,玉石能令人身心皆安,莫非古玉的手是经常把玩玉石才有了柔滑的手感?

        然后他就又想起陈风的交待,就问:“有没有合适的手玩件送我一个?怀瑾握瑜才是人生幸事。”

        古玉脸色一红,小声说道:“夏想,你不要太过分了,敢当众调戏我,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夏想微微一怔,不就是求一个寿山石的手玩件,古玉用得着反应这么激烈?随即一想才恍然大悟,他握着古玉的手,向她索要手玩件,容易让人产生含义不明的暗示,而且他还专门说到怀瑾握瑜,怀里有美玉,身上有美玉,而眼前的古玉,名字就叫“玉”!

        夏想忙松开古玉的手:“误会,误会。我一个朋友也爱好玉石,上次见到老古送我的寿山石,见品相一流,就让我向老古讨要一块可以把玩的玉石……”

        “这事,你找我爷爷说去,跟我说不着。”古玉说着白了夏想一眼,自顾自走到办公桌前坐下。

        方格和钟义平对视一眼,一脸惊愕。过了半晌,钟义平才拍了拍方格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以后多向夏处长学习学习,什么叫高手?高手就是不夸夸其谈直接就拉手的人!”

        方格挠挠头,服气地点点头:“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美女,原来又和夏哥认识,拉倒,你和我都没戏了。”

        夏想不理会方格的调侃,却意识到老古当初送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雕件,并不是一个玩笑,也不是一件简单的新婚礼物……黄雀在后的寓意,也并不仅仅是指在京城时的要将他调到他的身边当生活秘书一件事情,而是暗示了一系列的事情。

        甚至包括让古玉来领导小组工作的安排!

        到底老古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安插古玉也来领导小组?从在京城车上的谈话中,夏想可以推测到老古对燕省局势的走向有明确的认识,甚至也和自己一样,能够准确地把握住大体的脉络。他先是想借调自己到身边不成,又顺水推舟同意了来燕市休养,在珍藏苑和典藏居的开工仪式,古玉突然现身燕市,而当时正是燕省产业结构调整领导小组成立前夕,一桩桩,一件件,看似无意,实则可能全是老古的精心安排。

        虽然夏想猜不透老古和自己走近的目的,就算不排除有一见如故的因素,但老古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他衣食无忧,有权有势,虽然已经退下,但仍然有足够的影响力,他的一举一动不能只简单地看成是一个普通老人的举动,肯定大有深意,也别有用心。夏想不愿意去恶意地猜测老古或许有不好的企图,想想自己对于老古来说,也没有值得精心谋算的资本,不过古玉突然之间出现在领导小组的办公室,就不得不让他深思,老古精心设计,甚至不惜让古玉调来领导小组,究竟有什么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