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08章 被动不如主动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408章 被动不如主动

    作品:《官神

        夏想蹑手蹑脚,尽量轻得不出一点声音,就是想给小丫头一个惊喜。轻轻地关上门,高抬脚,轻迈步,不料刚刚迈出第一步,就听到脚上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吓得一下跳到了一边,以为出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

        “咯咯……吓倒你了,让你骗我!”小丫头从里面跳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

        夏想低头一看脚下,是一张泡沫塑料,一踩上气泡破裂,自然会发出“啪”的一声声响。夏想现在的样子是一手高举一束玫瑰,一手捏着钥匙,一只脚还高高抬起,一脸愕然,睁大眼睛看着小丫头——样子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小丫头捉弄夏想成功,开心得忘乎所以。

        夏想惊醒过来,假装大怒,一下扑了过去,将她抱了起来,扔到床上,恶狠狠地说道:“想谋杀亲夫?胆子不小,看我如何收拾你一顿!”

        玫瑰花散落一地,也顾不上管,夏想作势就要扑上去,却被小丫头一句话又定在了当场:“饶命!快别闹了,我好象有了……”

        真的?夏想呆立不动,一眨不眨地看着小丫头的……肚子,看了有半分钟才想起来现在哪里会有动静,就又忙问:“真的假的?可别骗我,我胆小。”

        “你有什么好怕的?装腔作势。”小丫头噘着嘴,有点委屈地说道,“你又不受累不挺着大肚子,以后都是我的罪,你反正办完坏事之后就不管了,再难受再不舒服不得我一个人受?”

        女人难道一怀孕就有理了,小丫头可是很少向他叫屈,夏想就走过去抱住她:“测试过了?确定有了?”

        “还没有,推迟好几天没来例假,我怀疑是。”

        “有些事情不能靠推测,要有科学依据,来,用早孕试纸试一下。”

        “怪事,你怎么好象比我还有经验,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小丫头斜着眼睛看着夏想,一脸古怪笑意。

        夏想急忙擦汗:“看,又跑题了不是?你不知道,男人从小到大,许多事情是无师自通的,还有从许多电影电视上,也可以学到不少知识,我估计你也看过类似关于两性知识的录像……”

        小丫头知道夏想说的是什么,顿时羞红了脸:“没有,我才不看乱七八糟的东西,谁象你,坏得什么都知道。怪不得你在床上这么会折腾人,原来都是跟录像上学的,真丢人。”

        夏想就嘿嘿一笑:“青春期,都怪荷尔蒙,不怪我。可以理解,男人都这样。也正是因为男人的荷尔蒙,才有了世间唯美纯真的爱情。”

        “呸,还唯美纯真?你都一肚子坏水了。”小丫头上前打了夏想几拳,又怯生生地说道,“你说,要是我真怀孕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毫不犹豫地生下孩子了。”夏想知道她性子柔弱,有心理压力,就劝慰她说,“一回生两回熟,第一次生孩子当然没经验,生两次就习惯了。以前我老家的邻居为了要一个男孩,生了七个闺女,等生第八个孩子的时候,她正在厨房中做饭,就一边做饭一边把孩子生了下来,连菜都没有炒糊,厉害不?”

        “一边去,说得跟真事一样,女人生孩子哪里有这么容易,听说和生死关差不多。”小丫头搂住夏想的腰,“你们男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便宜都让你们得了,罪都让女人受了,真不公平。”

        夏想就又耐心地劝慰她一番,然后乐呵呵地下楼到药房去买试纸。不一会儿就买了回来,一试,原来是虚惊一场。

        夏想就逗她:“要是在古代,你谎报军情是要军法处置的,你知不知道?”

        小丫头一副甘愿受罚的模样:“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也是想万一怀孕了,也好给你生一个宝宝。”

        “不成功,便成仁。”夏想又拦腰抱起她,“既然上一次没有成功,今天我们还再努力一次好了。我有毅力也有耐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还是不要了吧?”小丫头也学会挑逗夏想了,“你如果只是单纯地想要孩子,应该再等上半个月,因为现在是我的安全期,你再努力也没用。”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是练兵阶段,要经常操练,在提枪上马的时候,才能轻车熟路,一马当先,是不是?”夏想淳淳善诱。

        “哎呀,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小丫头干脆当起了鸵鸟,捂住了耳朵。

        夏想就喜欢小丫头真真假假的小情调,反正家中也没人,情趣所至,也就顾不了许多了……小丫头躺在夏想怀里,用两根手指当走路的腿,在他的胸上跳来跳去,还在问:“女人生孩子为什么会疼?你说的在厨房中生孩子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在骗人?”

        至于女人生孩子的高深问题,夏想身为男人,自然并不是十分清楚。但厨房生子一事,确实是千真万确的真事,就发生在他小时候的邻居之家。也许随着社会的进步,女人也在慢慢地退化,按照现在的非剖腹产不能生育的比例,中国在古代就已经灭亡了!

        科技越发达,人类越退化,不知道是不是一种悲哀?

        第二天,夏想还没有来得及主动找宋朝度,宋朝度却给他打来了电话,提出要去钓鱼。

        乍暖还寒的春天,又是细雨纷飞的天气,平白增添了几份阴沉气氛。夏想开车接上宋朝度,沿向西北的山路一路行驶,直奔上一次的小池塘而去。

        小池塘没有名字,是一个农民在自己的农田里挖土形成的池塘,灌上水后,洒种鱼苗,加压氧气,然后就对外经营,按钓到的鱼的份量收费,同时免费提供鱼杆和鱼食。许多人周末都爱这里钓鱼,也不是真心爱好,只是当成一种休闲和放松罢了。

        因为今天天气不好,钓鱼的人很少。夏想和宋朝度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在大伞的下面,开始钓鱼。

        宋朝度的心情似乎也不太好,一路上没说几句话,钓鱼之后,也是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半天没有说开口。

        夏想犹豫一会儿,还是问道:“宋省长,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宋朝度笑了笑:“倒没有……不是不顺心,是犹豫不定。”

        夏想猜到了:“是关于何副总理视察的事情吧?”

        宋朝度点点头:“省里的意见不统一,支持产业结构调整者和反对者一样多。”

        夏想就问:“您好象也是反对者之一?”

        宋朝度忽然笑了:“我倒是听说,你是大力赞成产业结构调整,还和钱秘书长来往密切?”他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听不出来他的情绪。

        夏想倒不怕宋朝度责怪他和钱锦松走近,实际上,他和钱锦松也只是因为一时的共同目标而走近,倒没有更多的其他想法,就笑了笑:“钱秘书长和单城市委书记单士奇关系不错,而单士奇和我岳父有些交情,有了这层关系,就有了一个一起坐一坐的机会。正好在一些事情的看法上相同,就交流了一下意见。”

        “说说看,你对燕省产业结构的调整的看法。”宋朝度果然不再提夏想和钱锦松交往的事情。

        “就全省的经济形势来说,不容乐观。放眼国内,燕省的经济虽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确实存在许多阻碍经济进一步发展的问题,产业结构不合理,国企臃肿而不赢利,等等,如果不进行改制的话,将无法跟上下一波飞速发展的经济大潮。”

        从2002年开始,一直持续到后世,是国内房地产、汽车、高新科技、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期,在夏想的记忆中,燕省除了在房地产等基础产业方面稍微跟上了国内的步伐之外,其他方面都落后了许多。互联网自不用提,因为离京城太近的缘故,许多人互联网公司宁愿到京城创业。汽车产业也没有出彩之处,除了宝市一家汽车厂家生产的低价越野车曾经倾销京城市场之外,再没有汽车工业可以值得一提。高新产业更是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品牌,可以说偌大燕省犹如一滩死水,波澜不惊,除了拥有环绕京津的优势之外,就很少有亮点了。

        夏想就想尽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影响到可以影响的人,奠定下燕省发展的基调,能够助燕省早日意识到一步落后就要步步落后的惨痛教训。

        夏想在宋朝度面前就随意多了,就他所了解的以后的发展方向,互联网的财富神话,汽车行业的飞速发展,以及新兴产业的层出不穷,含蓄而隐晦地为宋朝度勾画了一副令人神往的经济大潮!

        宋朝度显然没有想到夏想会有如此超前的眼光,他双眼直视水面,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心中受到了强烈的触动。他确实是不支持产业结构调整,认为必然会给燕省的政局带来动荡,甚至还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在他看来,何副总理的观点有时过于激进了一些,在国内的大政治气候之下,先求稳后求前进才是上策。燕省作为保守的省份,又在京城的眼皮底下,能够维持住中等省份的经济规模就可以了,不必非要力争上游。

        宋朝度的观点是,经济为了政治服务的,经济问题,政治先行。只有先解决了政治问题,才能推行经济政策。

        但夏想的话明显和他唱了反调,是政治问题,经济先行。以后经济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不但可以影响到政治进程,甚至还有可能成为政治成败的决定性力量!这就是和在国企当领导是一样的情况,是努力将企业的效益搞上去,还是维持现状,只管和上级处好关系,能够熬够资历升官就成?

        难道按照夏想所说,以后一切以经济作为升职的标准,岂不是成了全民皆商?连省委书记、省长也得屈服于投资,官本位思想岂非受到严重的冲击?

        宋朝度可以理解,但一时也无法接受。

        “到了信息处工作以后,你的理论知识进步不少,士别三日,令人刮目相看……刚才的一番话,已经有了放眼国内的高度了,呵呵。”宋朝度呵呵一笑,又说,“叶书记和范省长的态度不明,但相比之下,叶书记还是趋于保守,范省长似乎有向前小迈一步的决心。那你说说看,小夏,何副总理视察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夏想就谦虚地笑:“您几乎已经将答案告诉我了,我再说不出来,也太没有政治头脑了。根据省里的目前的状况,叶书记虽然保守,但也没有明确反对何副总理的底气,而范省长既然支持,最终还是一个妥协结果,就是燕省会推行产业结构调整,但不是全省范围,而是先找试点城市。”

        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亲耳听到夏想一语道出省里的决定,宋朝度还是微微惊讶,说道:“不错,你的眼光很准确,基本上最后就是一个妥协的局面。关键是,试点城市不好找,而且省里牵头负责试点城市的常委,也不好指定……钱秘书长虽然支持产业结构调整,但他不是政府班子的人,最后牵头的负责人还得从政府班子里出,不是我,就是马省长……”

        夏想明白了,宋朝度忧心忡忡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不愿意当牵头的负责人,但综合比较下来,由他牵头的可能性又最大!

        在宋朝度看来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也许他即将崛起的态势会被试点城市所累,最终连累了政治前途。不过在夏想看来,却是一件值得一试并且大有可为的好事。

        “不瞒您说,我已经替省里找好了试点城市,差不多说服两个城市的主要党政负责人,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主动向省里提出申请。”夏想笑眯眯地看了宋朝度一眼,没卖关子,直接说了出来,“一个是宝市,一个是单城市。”

        宋朝度大为动容,手一抖,一条上钩的鱼又脱了钩,他干脆放下鱼杆:“小夏,你就对产业结构的调整,这么有信心,就认定一定有前景?你要明白,万一试点不成功,两个城市的主要负责人,也许会成为政治牺牲品!”

        宋朝度当然知道宝市的市委书记是谁,单城市的单士奇和王肖敏他也知道,但不清楚他们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到底多深。听夏想一说,能够劝动他们主动申请成为试点城市,也能猜夏想深得他们的信任。

        “在何副总理主导下,有相关国家政策的支持,有省里的政策倾斜,再加上顺应时代的潮流,怎么会不成功?宋省长,单城市的书记单士奇和我岳父关系不错,也是钱秘书长的人,市长王肖敏和陈书记也有交情,宝市就更不用说了,除了我岳父之外,还有邱绪峰也在,他们都是我亲近的人,我劝说他们主动出面申请成为试点城市,就是因为我坚信,单城市和宝市如果打破陈规,必定可以大有作为。试点城市不但可以大获成功,而且还可以成为政治生命中不可多得的一次跃进。”

        夏想之所以说得斩钉截铁,就是想成功打动宋朝度,让他主动承担起省里的牵头人的重任,一旦成功,他也可以借此机会获得政治上的加分。

        机不可失。

        宋朝度见多了夏想在商业上的成功先例,但他始终不能放开的是,他总觉得不可能在以后政治会迁就经济,一切经济先行,难道是有钱人的天下?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忽视经济的力量,政绩也是要靠经济说话,只是在夏想描述的蓝图之中,经济甚至成为决定性的力量,让他一时无法接受。

        夏想确实不是危言耸听,在后世,在越来越强调政绩和GDP的时代,别说县委书记,甚至市委书记见到外商,也会陪着小心说话,还出现过不少市长被假外商骗了一把的糗事,也间接地说明,金钱的魔力确实巨大,已经影响到了许多官员的政治判断力。

        被动不如主动,夏想也清楚,按照省里的局势分析,马万正身为常务副省长,肯定不会牵头两个试点城市。其他副省长之中,就只有宋朝度是常委,如果让一名普通的副省长牵头,又显得省里重视不够,很明显,宋朝度就成了唯一的最合适的人选。

        如果宋朝度主动提出,就会让他在叶石生和范睿恒面前增加不少印象分,毫无疑问,也会传到何副总理的耳中。等着试点城市取得了成效之后,何副总理肯定会对宋朝度的勇于进取的精神高看一眼,对宋朝度的仕途也大为好处。

        主动,要远比被动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

        虽然说自始至终好象自己没有好处可得,但大多时候,好处不一定非要摆到明面之上,暗中所得到的利益绝对丰厚。不说单士奇和王肖敏会对自己心生感激,他们因此极有可能在政治上前进一大步,以后身居高位,对自己的帮助也会有所表示。曹永国就不会说了,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就是邱绪峰也会因此受益匪浅,和自己之间的默契也会更进一层。由此,也相当于和邱家的关系进了一步。

        还有宋朝度受益之后,对自己带来的有利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短期内不明显,但从长远来看,宋朝度绝对是下一任省长的强有力的竞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