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8章 留在省委也有好处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8章 留在省委也有好处

    作品:《官神

        从主体大楼到省委食堂有一段距离要走,一路上三五成群的人结伴去食堂吃饭,许多人不认识夏想,但大部分人都认识梅升平。在省委大院工作的人,十几个常委谁不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排名靠前又无比神圣的组织部!

        于是,一路上陪同梅部长有说有笑的年轻人的来历,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下午一上班,夏想就先是等来了杨天客主动前来汇报工作。杨天客还没有汇报完毕,省委办公厅主管副主任计杰就非常热情地出现在办公室中。

        计杰微胖、秃顶,50多岁,一见夏想就笑容满面地说道:“夏处长,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上午有点事情出去办事,没有来得及赶回来。一回来就听说你来报道,就赶紧过来为你正式引荐一下,夏处长莫怪,莫怪,咱办公厅的人,就是为领导服务的,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

        计杰的话说得滴水不漏,夏想也不愿意过多的计较细节,就笑:“没关系,我提前来,也是熟悉一下环境。”心想其实今天报道,早就是说好的事情,身为主管副主任,会没有工作计划?骗谁呢?

        官场上的假话和谎话随时可见,夏想就呵呵一笑,应付过去。等他在计杰的带领下,正式引荐给所有信息处20多名科员后,就算是走完了最后一道程序,正式走马上任了。

        夏想随即就召开了一次全体成员大会。

        会议由杨天客主持,在信息处的会议室举行。会议室不大,可以容纳50多人的样子,不过设施倒是先进,投影仪、真皮座椅,全木办公桌椅,一应俱全。夏想就想,果然是省委机关,部门是不是重要先不管,各种设施却是先要最好的。

        杨天客先是再一次欢迎夏想夏处长来信息处工作,然后就请夏想讲话。

        夏想摆摆手,压下了热烈欢迎的掌声,微微感慨地说道:“从县里来省里工作,确实环境大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大家非常热情非常友好,在此我感谢大家对我的工作的支持。我也不发表什么长篇大论,只有一句我最喜欢的话说给大家共勉:宽则得众!”然后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严肃地说道,“散会!”

        “宽则得众”是孔子的话,意思是待人宽厚就会得到众人的拥护。夏想话一说完,杨天客就觉得脸上隐隐发烧,感觉似乎被夏想当众打了一个耳光。

        在座的众人也是觉得脸上无光,认为夏想是讥讽他们联合一起对他的冷落。

        其实他们还真冤枉了夏想。

        夏想是想向众人表达出他的想法,是不想和他们斤斤计较一些无谓的小事,他要本着宽则得众的想法和大家和平共处。夏想的志向不在于一个信息处的争斗,他可不想在信息处和一帮机关人员争来斗去,不过是省委办公厅下属的一个处,实在是折腾不起多大的风浪。

        比起他在安县的广阔事业,信息处就如一处浅水,在他们眼中的大风大浪,在夏想看来,不过是一圈圈的涟漪罢了。

        开完会,一下午就没有什么事情,下班时,杨天客还专程过来请示夏想,说是全处的人都对夏处长的到来表示一下欢迎,要请夏想吃饭。夏想也没有拒绝,就点头答应了。

        晚上一帮人一起聚了餐,算是真正认识了。

        晚上回到家里——结婚后,夏想和曹殊黧还住在曹家,因为不住人的话家里就空了,曹永国就让他们还住在曹家——小丫头已经做好了饭,正在等他。

        将第一天上班的情况简单一说,也没有提什么不开心的一幕。倒是曹殊黧今天挺不错,接了几个设计,其中有一个还是达才集团的项目,虽然要求严格一些,而且设计周期也紧,但能为达才集团设计项目,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毕竟是燕省的龙头老大,对打出名气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达才集团给出的报酬也是不菲。

        夏想听小丫头絮絮叨叨地说着,就含笑耐心地听她说个没完。

        由达才集团,夏想又想到了江山房产的现状。

        江山房产接手西水别墅之后,孙现伟听取了夏想的意见,设计出了全新的销售方案,将别墅改成阴宅正式对外销售。萧伍在台前,孙现伟在幕后,二人配合得还算默契,再有朱虎的帮忙,整个江山房产的运转十分顺畅,基本上做到了人尽其职。

        当然最主要的是,豪华阴宅一经推出,就在燕市引起了轰动。作为第一家主打豪华阴宅的开发商,江山房产在短短时间内就打出了名气——也是,太多的开发商卖各种豪华住宅,多层也好,高层也好,都是活人的房子,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江山房产一出手就是豪华阴宅,不引起关注才怪。

        最让孙现伟喜出望外的是,阴宅的销售大好,比他预期中好了太多,让他在惊喜之余,再一次不得不赞叹夏想惊人的商业眼光。豪华阴宅在燕市绝对是新兴事物,没想到能一炮打响,而且利润也惊人的高,不比活人的别墅差多少,就让孙现伟更是喜不自禁了。

        西水项目全部改造成阴宅之后,可以预期的是,绝对能还完领先房产的债务,而且还会大有剩余。可以肯定的是,收购领先房产的一着棋,算是走对了。能赚到几千万甚至几亿元都不是最大的收获,最大的收获是领先房产拥有整个西水山的开发权,想想以后整个西水山都可以持续不断地开发出阴宅项目,将会是一笔取之不尽的财富。

        孙现伟每天都笑得合不拢嘴。

        夏想却比孙现伟冷静多了,江山房产的成功在他的预料之内。江山房产越成功,他的江山同盟就越牢固。自然江山房产的成功,也能创造不少社会效益,西水山本来是一片荒山,现在开发出来以后,作为生者的一种精神寄托,在收获了商业利益的同时,也有不少积极向上的社会影响。

        目前让夏想最操心的不是江山房产,而是远景集团。因为远景集团上报到市政府的关于开发钢厂和药厂遗留地皮的申请,市里一直没有批复。据说,吉成地产也向市政府提出了申请。

        另外,听说达才集团也有意向,但还没有正式提出申请,但就目前来看,竞争已经比较激烈了,如果达才集团也挤进来,才会更加好看,也会增加更多未知的因素。

        陈风虽然是市委书记,但现在市长是胡增周,陈风肯定会对远景集团有所偏向,但又不可能直接对政府的事务指手画脚。有高成松的前车之鉴,身为书记,少说也要避讳一些过多地对政府事务的干涉。

        只是胡增周可能吃不准远景集团的来历,迟迟没有表态,夏想就决定找个机会和胡市长见个面,含蓄地向他表明自己支持远景集团的立场。

        然而让夏想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上班,刚到办公室,正有人主动端茶倒水时,高晋周就急匆匆赶到了。

        夏想第一次见到高晋周急迫的样子,忙站起来:“高省长……”

        高晋省身为省政府数名副省长之一,信息处认识他的人并不多,但都听说他的名字,一听夏想叫出“高省长”的称呼,就立刻想到了高省长是谁,都恭敬地叫了起来。

        高晋周显然有急事,没空理会别人,挥手让人退下。

        为夏想倒水的人出去之后,立刻将高省长前来主动找夏想的事情宣扬出去,顿时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先有组织部部长中午过来找夏想一起吃饭,今天一早,高副省长又急匆匆过来,一看就是有急事的样子。好嘛,什么时候信息处成了香瓜了,省领导都争相前来……再一想,不得了,争相前来找夏处长——夏处长不是被某个省领导整治吗,怎么又有别的省领导力挺?高晋周的到来,迅速让信息处的人心里打起了鼓,看来以后再碰到被发配过来的人物,一定得观察一下再选择立场。就象夏处长,上头刚说要晾一晾,就有组织部部长捧场,结果下午就得赶紧补上。

        这不,事情还没完,又来了一个副省长捧场。

        夏想的关系网和人脉,对于认识他的人来说,不算什么秘密,也多少都知道一点。但对于省委大院的人来说,对外界的事情关注度不高,还是不十分清楚夏想的来历。就算有人打听到他是陈风的人,也没人知道他和省委里好几名常委都有交情。

        高晋周前来找夏想确实有要事,而不是专程为了抬他一抬。

        关上门,高晋周张口就问了一句:“小夏,你和若菡说什么了没有?”

        “没有!”夏想不明白高晋周何出此言,见他一脸吃惊,也是心中一惊,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就问,“到底怎么了,高省长?”

        “家族之中不知道是谁出面,易部长点头了,外经贸部发出了商调函,要调你到外经贸部!”高晋周微微有点激动,他今天一上班就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顾不上问秘书今天的安排,就先急急来到信息处找夏想问个清楚。

        夏想和家族之间曾经一度紧急的关系,高晋周自然心知肚明,但突然之间家族出面要调夏想入京,到底出了什么变故?夏想可是刚刚结婚,能说动家族出手的,只有连若菡,可是连若菡怎么可能想到让他入京?又是出于什么考虑?

        高晋周急切之下,也顾不上打电话来问,直接就跑了过来。

        夏想也是惊呆了,对此,他一无所知!

        调自己入外经贸部,除了连若菡,不会是别人的主意!可是连若菡以前从来不关心自己政治上的事情,为什么突然之间,背着他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夏想微一沉思,就想明白了一切。肯定是连若菡因为上一次自己在安县出事,她表面上不说,内心也是非常惊恐,就自作主张要调自己到京城一个安稳的地方,想想也是怕自己再有什么闪失……夏想不免微微有些感慨,连若菡再坚强再倔强,她也是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关心和担心还是让她做出了违背她的原则的事情。恐怕她和家族接触,也提出了什么交换条件,才换来家族出面,安排了一切。

        夏想心中说不出来对连若菡的做法是反对还是赞成,只是有一点淡淡的感动和无奈。感动于连若菡的关心,无奈于她先斩后奏的做法。

        高晋周看到夏想一脸惊讶的表情,心中也就明白了七八分。

        果然,夏想无奈地一笑:“应该是若菡在背后做的事情,她没有告诉我。”

        高晋周其实不想夏想离开燕市和燕省,调夏想入京,在他看来没有任何好处。不过夏想昨天在信息处的遭遇他也听说了,知道是有人故意在打压夏想。如果夏想不去京城,在省委办公厅一个小小的信息处,能有什么做为?尽管出于私心,他愿意夏想留下。但从夏想的角度考虑,他去京城未尝不是一个全新的选择。

        或许,在天地无限宽广的京城,夏想反而更能如鱼得水,而不是被困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信息处,将时间和精力完全浪费了官场上的争斗上面。

        高晋周同时还担心夏想和连若菡的关系,他现在从本心考虑,也是希望夏想和连若菡一切顺利,不被家族势力左右。但他也知道,万一老爷子知道了连若菡和夏想之间的关系,说不定会大为震怒。老爷子一怒,吴家的威力要是发作起来,夏想绝对不会象上一次一样侥幸逃过一难。

        老爷子的脾气高晋周也了解一些,固执而刻板,或许是久居高位的原因,有时会冷漠得不近人情。在吴家,也只有吴才江能够哄他高兴,老大对他十分惧怕,而老二对他却是敬而远之。

        高晋周就不免患得患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说夏想,是让他放弃前往京城的机会,还是劝他应该抓住此次机会离开省委?

        夏想忽然意识到了一点,说道:“既然外经贸部的商调函都发了出来,我本人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想必是有人替我回绝了。”

        高晋周只顾着急急来找夏想问个清楚,现在经夏想一提醒,也才想通其中的关键之处,想了想说道:“崔书记?”

        夏想只是笑,微一点头:“所以我也不会为难如何选择了,因为我没有选择,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信息处!”

        “我看未必。”高晋周不以为然地说道,“崔书记能回绝一份商调函,但不排除还有第二份商调函发来,如果没有第二份商调函,也会有其他方面的举动,总之家族如果下定了决心,有的是办法让崔书记点头——当然,他不点头也不要紧,只要钱秘书长同意,再加上叶书记点头就可以了。”

        钱锦松是省委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他是夏想的直接上级,他能点头同意的话,叶石生只要再点头,崔向夹在中间就无话可说了。

        不过对于钱锦松的立场,夏想心里没底。而且他对于前往京城工作,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并且对于在部委里面上班,兴趣也是不大。基本上还是抵触的心理多一些。

        能不去就不去,在省委里面,相信也能慢慢地打开局面。到了京城的部里,才是真正的人生地不熟,又是在吴家的阴影下发展,怎么能有前途?

        也不知道连若菡是怎么说服了家里,估计这一次出手,又是吴才江的手笔。

        “你好象不太愿意去京城?”高晋周看出了夏想的犹豫。

        “不去最好,在省委里面虽然开始艰难一点,但慢慢也能打开局面。去了京城,等于一切从头开始,我又无根无底,京城又是帝都,是卧虎藏龙之地,而且又在家族的眼皮底下,又得诸事小心。”夏想摇头一笑,“京城米贵,长居不易。”

        高晋周暗暗松了一口气,夏想不想去最好,不过又一想,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还管不到省委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丝毫没有发言权,不免就有点沮丧。想了想,竟然是一点儿也没有办法做些什么,就自嘲地一笑:“我忽然发现,我这个副省长在省委里面,还真是一个小人物。”

        夏想调侃说道:“高省长是故意打击我不是?您一个副省长当着我一个处长的面,说自己是小人物,言外之意就是说,我连当小人物的资格都没有了?”

        高晋周哈哈一笑:“故意挑我话里的毛病?好,中午你请客。”

        中午夏想就和高晋周到一起吃饭。

        省委食堂有单间,两个人就简单要了几个菜,边吃边聊,也算相处融洽。这也是夏想自从认识高晋周以来,第一次和他一起单独吃饭。想想来到省委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以前很少见到的省级领导,可以偶而在一起吃吃饭,交流交流感情,也是一件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