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7章 未雨绸缪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7章 未雨绸缪

    作品:《官神

        除了要出成绩之外,还必须将潜在的对手算计在内。马万正、宋朝度都是他强有力的竞争者。而夏想,和二人关系又非常好。两三年后,夏想至少也到了副厅级,在他的协助之下,马万正和宋朝度任何一个人,都如虎添翼,可以从容地挑战他的权威。

        想想夏想在副处级时就人脉深广,关系网复杂,到了副厅的时候,肯定更是天地宽阔。到时不管他支持的是马万正还是宋朝度,反正都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崔向正是出于未雨绸缪的考虑,才要提前扼杀夏想的前途。

        只是事情往往难以预料,没想到,他费尽心机,做出了巨大的让步,让叶石生的人顺利当上了秦唐市的市委书记,才将夏想调到身边,还没有将他看牢,又突然出现了外经贸部的商调函。

        为什么事情一到夏想身上,他就有了束手束脚的感觉,总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难受?

        秦唐市是燕省排名第二的大市,崔向想想就有点心疼,要是让自己人当了市委书记该有多好。现在倒好,难道在秦唐市做出的牺牲和让步,算是白白浪费了?

        不行,要想办法阻止夏想离开省委办公厅,不仅仅关乎到不能让自己的努力白费,也不能让夏想脱离视线,跑到京城去。京城是帝都,可以登高望远,夏想一旦到了帝都,增长了见识,万一再结识了上层,凭借他出色的交际能力,再在京城编织出全新的关系网,岂非等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只是,到底是谁出面请动了外经贸部发出了商调函?必须要先弄清是谁的手笔再说,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应对之策。

        崔向直接拨通了范睿恒的电话。

        “范省长,有空没有?有件事情我想和您商议一下。”

        范睿恒也正在办公室里纳闷,他也听说了外经贸部发来商调函的事情,正在猜测是谁想让夏想脱离燕省的范围,又是什么用意之时,突然崔向打来了电话,他就立刻想到肯定崔向也是询问商调函一事,就直截了当地说道:“崔书记,是说外经贸部商调函的事情吧?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刚才打了电话给外经贸部的熟人,回答说,是直接从部长办公室签发的,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易部长的意思。”

        外经贸部部长易向师是国务院部委中的中坚人物,以眼光敏锐,敢以直言而著称。

        崔向吃了一惊。

        夏想名气大到都惊动了外经贸部的部长了?怎么可能!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而且听范睿恒的口气,崔向也相信不是他暗中操作。相信以范睿恒的真实想法,他也不愿意让夏想离开燕省。

        夏想不是敌人的话,能为已所用,当然是一大助力。范睿恒想拉拢夏想,怎么可能将他推向京城?

        崔向又试探问了一句:“范省长知道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意思是问范睿恒是不是知道是谁是幕后推手。

        范睿恒答道:“我也很是吃惊……”一句话点明了他也是蒙在鼓里,“崔书记的意思是,省委办公厅是不是放人?”

        不知道谁是幕后推手只是难题之一,放不放人才是最大的难题,崔向尽管非常想将夏想留在身边,但在没有弄清是谁想要将夏想调到京城之前,他不会轻易表态。

        谁也不清楚哪一句话说不好,就得罪了幕后之人。坏人,还是让别人做最好。

        崔向就犹豫一下,不置可否地说道:“夏想刚调来信息处还不到一天……”言外之意是现在放人,燕省省委的决定就成了儿戏,“我的建议是,要听取一下叶书记的意见。虽然夏想级别不高,但让外经贸部亲自发来商调函,也不是小事。”

        范睿恒听明白了崔向的意思,知道崔向不愿意承担责任,不想放人,又想把问题交给叶石生解决,真是一个大滑头。范睿恒就严肃地说道:“崔书记的建议不错,请你立刻将此事上报叶书记,请叶书记下决定。”

        放下电话,崔向轻轻骂了一声:“没担待。”

        但既然事情是由他挑头引起的,毕竟是他提出要将夏想调进省委,崔向想了一想,还是拨通了叶石生的电话。

        “叶书记,现在有空吗?有件事情我想向您当面汇报一下。”

        叶石生的办公室内,静默了几分钟,叶石生放下手中的商调函,轻轻摆了摆手:“外经贸部发的是商调函,是以商量的口气征求我们的意见。夏想也不是什么要害部门的官员,既然外经贸部提了出来,就放人好了。”

        崔向摇了摇头:“叶书记,您再好好考虑一下,夏想刚调入省委就再被调到外经贸部,省委的决定就没有了一点权威,传了出去,会让外人对燕省省委有不好的看法……好象是外经贸部的话,燕省省委就必须听一样。”

        叶石生皱起了眉头。

        崔向说得不无道理,刚把夏想从安县调来,上班第一天就接到了外经贸部的商调函,不早一天一晚一天,偏偏是算准了夏想刚刚迈进省委大门的日子……难道说,燕省的省委大门就这么好迈?也这么好出去?

        摆明了是一点也不给燕省省委的面子!如果是夏想背后找人弄出的事情,难道说他就这么不愿意在燕省省委呆上一天?还有外经贸部也是,再晚上几天发函,也好有个缓冲期,夏想一上班就来这一出,真当燕省省委好欺负?

        是,燕省在国内来说不是大省,更没一个政治局委员的省委书记,说白了,连政治局候补委员都不是,可是外经贸部部长易向师也不是政治局委员,大家彼此彼此,谁也高不到哪里去,不用二话不说就发一张商调函过来,就想随意调走燕省的人。

        别看只是一个处长,在省委大院里面,处长才是最中坚的力量。

        叶石生成功地被崔向的话激起了一丝怒气,主要是外经贸部的函来的时间太巧合了,确实给人故意让省委难堪的感觉。

        崔向见叶石生微有怒气,心中暗喜,他知道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崔向心中有数,他知道早年叶石生和易向师曾经有过冲突。二人在京城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因为一项政策发生了争执,争论不休。在党校学习期间,争论是常事,但也许是易中师语气太冲,又或者是叶石生看不惯易向师的态度,二人越闹越凶,竟然发展到要当众论战的程度。

        结果经过一番辩论,叶石生惨败。从此他就对易向师心存芥蒂,官员也是人,遇到不对脾气的人,一样觉得对方可恶。崔向正是知道这段历史,才隐晦地提出外经贸部有仗势压人的嫌疑,成功地挑起了叶石生的怒火。

        “那就由你来处置好了。”叶石生随意扔下一句,低头看起了文件。他的意思很明显,假装不知道此事,交给崔向出面处理好了,反正崔向分管省委公办厅。

        回到办公室,崔向将商调函交给秘书,说道:“发回执,回了外经贸部,说是夏想同志正在熟悉省委办公厅的工作,他家在燕市,不愿意去京城,省委也希望夏想同志留在省委工作,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对于崔向成功地堵住他通往京城的大道,夏想还一无所知,他在信息处处长的办公室呆坐了半晌,又查看了半天文件,眼见就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一上午,没有一个人来汇报工作,更没有任何一个副主任前来正式向大家介绍他。

        还真是难得的安静,也可以说,还真是少见的冷清。夏想自嘲地一笑,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处长上任,怎么就没有一个手下来献殷勤?到了饭点了,看来得自己去食堂打饭吃了。

        还好,饭盒和饭票都已经准备好了,否则夏想还真得自己掏钱再去买饭票,就太让别的部门看笑话了。他一上午想了许多,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其实静静也挺好,有利于好好思索一些事情,比如范省长的锦盒中所装的东西,比如神秘客人送来的寿山石。

        范睿恒送来的锦盒,等客人走后夏想才想起来打开,就打开一看,不由啼笑皆非,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白纸,白纸上面空无一字。

        无字天书?夏想笑过之后当时就问曹永国怎么看,曹永国摇摇头,说是猜不透范省长的心思。但他转念一想又说说不定是范省长在暗示夏想,在他面前,他将夏想当成一张白纸。

        意思是,他可以选择向范省长靠拢,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夏想也笑了,一张白纸的含义就是,如果他愿意,范睿恒愿意借他一只神奇之笔,任由他在白纸上面勾画未来蓝图。当然前提是,要象一张白纸一样向范省长靠拢。

        夏想不置可否地将锦盒收起,束之高阁。

        与锦盒相比,寿山石的来历才让人头疼。不仅仅是因为雕件价值连城,而且寓意也大有深意。到底是谁呢?夏想也是没有头绪。

        正好今天第一天来省委上班,难得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夏想就好好将事情想了一遍。不过想了一上午,还是摸不清谁会有这么大的手笔。问题是,自己也不认识军队上的高层?

        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他笑着摇摇头,听到外面的众人纷纷出门出去打饭的声音,也站起身,琢磨着是晚一会儿再去,还是现在去?早去一会儿也好,可以熟悉一下环境。

        还没有来到门口,就听到外面杂乱的声音忽然之间变成了一片嘈杂,又听到一阵阵此起彼伏的讨好的叫声:“梅部长!”

        “梅部长好!”

        “梅部长,您好!”

        出了什么事?夏想微一愣神,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见门一响,风风火火地进来一个人。来人两三步来到面前,一把抓住夏想的手,哈哈一笑:“开了一上午会,要不我早就过来找你聊聊了。说起来京城一别,我们还没有好好坐在一起说过话,来,趁今天中午有时间,一起去吃饭,讨论讨论一些问题。”

        正是梅升平。

        堂堂的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梅升平,一脸亲切的笑容,紧紧拉住夏想的手,如同多年的至交好友一样,让正要下楼吃饭的信息处的人个个目瞪口呆,呆立当场!

        整整一个上午,几个科室的人都互相串通,互相通气,又有人从杨处长办公室出来,传达了杨处长的口信,说是在没有主管副主任计杰正式介绍之前,大家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有了杨处长的口信,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就是上面有人要故意晾晾新来的处长。既然是上面对新处长有意见,下面的人就看笑话好了。反正大家都是同样的心思,这么年轻的处长,让人怎么活?信息处谁不比夏想年纪大,最小的30出头,最大的50多岁,大家都要恭恭敬敬地叫他处长,想想就不是滋味。

        正好,就让他当一个光杆处长,哼,尝尝冷板凳的滋味,别以为在县里可以作威作福,来到省委还要被人端着敬着?对不起,省委不比县里,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作为一个不被上头喜欢的处长,还真没有权威。

        处长不管人事,不管财政,比起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权力,确实差了太多,简直是天壤之别。

        只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正在大家兴冲冲地准备去吃饭,还在想着堂堂的夏处长一个人孤零零去吃饭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之时,突然一个让所有人眼热心跳的人物出现在信息处——梅升平!

        作为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梅升平在省委机关大部分人的心目之中,简直比省委副书记崔向的地位还要高上一等,甚至在有些人眼中,他比省委书记叶石生更突出更耀眼!因为县官不如现官,省委机关的哪一个人的升迁之路能够绕过组织部?虽然一般级别的提拔根本入不了梅部长的眼,但得罪了他,他一句话就能将一个人的前途扼杀!

        官场中人,前途就是命根,前途就是为之奋斗的一切,谁敢得罪梅升平。

        更何况,大院里的人都知道,空降过来的梅升平个性独立,有时连省委书记的面子也不卖,于是稍微知道一点内幕的人,都对梅升平是既敬又怕。

        梅升平身为组织部部长,可谓高高在上,主体大楼没有什么要害部门,很少有重量级人物来此。梅升平上任组织部部长以来,更是一步也没有迈入过主体大楼的大门,更不用提经常被人遗忘的信息处了。没想到,突然之间梅部长就现身信息处,顿时让大家又惊又喜,争先恐后地向梅部长示好。

        梅升平只是冲众人点点头,连笑容也没有,就大步流星朝处长办公室而去。接下来就发生了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一幕,梅升平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主动而热情地紧紧地握住了夏想的手!

        省委大院里面,谁不知道梅升平一向傲气,很少理人,平常别人问好,连个笑脸也不给,就是厅级官员和他打招呼,他未必回应,顶多就是微微点头。现在却对夏想如此亲热,怎能不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

        没听说过夏处长和梅部长有什么关系?上头不是说要冷落夏处长,现在倒好,他们这些小兵冷落了人家半天,突然就杀出一名省委常委前来登门看望夏想,还是让所有人都高看一眼的组织部部长。

        组织部部长亲自出面,不带秘书,不事先电话通知,完全是一副和老朋友会面的姿态,几乎让所有的人不敢相信他们亲眼看到了一切!

        夏想也着实被梅升平的突然杀到,给震惊了。

        他对梅升平了解不多,仅限于邱绪峰的说法和在京城中见过的唯一一面。但今天他喜出望外地前来看望自己,还是让他心中充满了感动。

        虽然说在省委里面他也认识几人,常务副省长马万正、副省长宋朝度和副省长高晋周,但在受到冷落之后,他也没有想到要找任何一个找回平衡。夏想也明白,他开口的话,三人之中任何一人都会出面帮他找回面子,但没有必要,许多事情还是自己应付为好。

        没想到,梅升平竟然意外出现,让他惊喜的同时,又暗暗感激梅升平的用心。

        都是官场中人,专门在此时此刻出现,绝对是有意抬他一抬,做给别人看,也是要给有心人一个信号,就是梅升平会在省委大院,力挺夏想!

        当梅升平和夏想有说有笑下楼而去,留下一地愕然的信息处的人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包括杨天客在内,忽然感觉思路有点跟不上眼前的变化?上头指明了晾一晾夏想,结果,办公厅要晾人家,省委组织部都高抬人家,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众人都低头不语去吃饭,谁都没有说话,但谁都心里明白,就在梅升平出现的一瞬间,信息处结成的统一对付夏想的联盟,立刻就土崩瓦解了。

        连杨天客也迅速转变了立场,准备下午一上班就向夏处长好好汇报一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