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0章 各取所需的结果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80章 各取所需的结果

    作品:《官神

        毕竟燕省出了高成松这样的大事,京城对燕省的要求会更加趋向于保守。向来燕省的书记和省长难做,政绩不好出,只能熬资历,甚至有几届的省委书记才是中央候补委员,更没有一人是政治局委员,可见京城对燕省的地位定位明确,就是保京城,求安稳!

        范睿恒在高成松时代和高成松来往过密,虽然他顺利扶正,但也不排除京城对他还在观察期内,他也会竭力表现出足够让上层放心的稳妥出来,否则省长的位子可能也坐不安稳。

        省长和副书记联手对付一把手,范睿恒会主动挑战书记权威,不怕惹来上层不满?叶石生不太相信崔向的话,想来想去,认为他有些夸大其词了。

        崔向看出了叶石生的疑惑,微微一笑:“我提议,由叶书记、范省长还有我和梅部长,先开一个小范围的碰头会,研究一下调夏想来省委办公厅信息处的事情。”

        叶石生一愣:“小题大作了吧?一个副县长的调动,上省委书记的办公会,有点玩笑开大了。”

        崔向呵呵一笑:“夏想的问题只是附带,讨论宗应志同志的问题,才是首要议题。”

        如果用牺牲夏想来成全宗应志,叶石生自然没什么意见。虽然感觉有点被人逼迫的意思,但宗应志也是自己不争气,想提他也不好开口。既然难得崔向找了一个由头,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也行。

        叶石生就点了头。他也清楚,只要碰头会通过之后,宗应志市委书记的宝座,就基本上拿到手了。四大常委的意见一统一,常委会上基本上就没有了反对的声音。只是夏想……不管了,反正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夏想是不是有前途,他并不放在心上。

        下午,碰头会就召开了。

        最让叶石生心中没底是梅升平的意见,他和梅升平虽然关系不错,但他也清楚梅升平和夏想之间,也有交情,而且听说梅升平对夏想还挺欣赏。梅升平是一个非常固执的人,就算他和自己关系不错,但他认定的事情,也不会轻易让着自己。

        关键是,梅升平来自京城,又是梅家的人,他在燕省颇有点特立独行的意思,不卖所有人的面子。身为组织部部长,如果他非要拿出公事公办的勇气,还真能卡住许多人的脖子。

        碰头会是在书记办公室举行的,首先叶石生做了说明,提了要重新研究一下宗应志同志的问题,然后又话题一转,将球抛到崔向一边,说道:“崔向同志也有附带议题要提,请他发言。”

        崔向就提出了要调夏想来省委办公厅任信息处处长的想法。

        因为是小范围的碰头会,大家就随意了许多,范睿恒笑着调侃说道:“一个副县长上省委书记的办公会,夏想同志要是知道了,不知该作何感想?呵呵……夏想同志有成绩,有能力,听说现在在安县很有威望,是个很有前途的好同志,调来省委办公厅的信息处,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叶石生心中一紧,难道范睿恒要反对?

        没想到范睿恒话题一转:“不过总在地方上打转,对官场就了解得不够详细,来省委工作也好,信息处平常负责信息的收集、整理、印送、上报和信息调研、管理和指导全省党委系统信息网络,也是一个要害部门。有夏想一个年轻的处长,也能更好地让信息处适应现代化的要求,我觉得这个想法还是可行的。”

        本来一个并不重要的部门,被范睿恒一说,又成了要害部门……官字两张口。

        梅升平却不置可否地说道:“夏想的问题先放到一边,先讨论宗应志同志的问题。”

        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最后四人一致决定,考虑到宗应志同志在市长的工作岗位上工作了多年,也做出了不少成绩,本来勉励的精神,同意他就任秦唐市市委书记。

        叶石生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超出他的想象。他还以为范睿恒和梅升平会提出反对意见,范睿恒的赞成如果说在意料之中,不过也在情理之中,那么梅升平一点反对意见也没有,就有点出乎他的预计了。

        接下来开始讨论夏想的问题。

        崔向和叶石生各自说出了赞成的意见,范睿恒微一沉思,也说:“我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范睿恒同意了。

        范睿恒之所以同意调夏想来省委大院工作,既不是因为崔向暗中向他打过招呼,也不是出于闲置夏的目的,他自有他的深层的想法。本来谭龙也向他提过,最好将夏想踢出燕市,因为夏想的人脉几乎全在燕市。但忽然之间崔向向他提议调夏想来省委大院,他想了一想,也觉得主意不错。

        他比较看重夏想的人脉和关系网,更看重他的商业头脑,想借机将夏想拉在身边,慢慢地为他所用。

        至于和崔向联合对付叶石生,范睿恒并不热衷于此事。高成松的倒台给了他不少警示,就是在燕省为官,务必求稳,宁可保守不可激进,宁可不要政绩,也不能给京城的发展造成一丁点的困扰。也就是说,宁可牺牲燕省的利益,也要迁就京城的利益。

        谁让京城是帝都呢?

        燕省是京城的屏障,是京城最后一道南大门,战略位置非常关键。至于燕省是不是能发展成经济强省,并不在京城的首要考虑之内。对京城来说,燕省维持不高不低的现状,继续保持保守稳妥的路线才最符合全局利益。

        范睿恒不会傻到在京城的鼻子底下,和崔向来一出联合逼宫。几年后叶石生退下,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任书记,至于省长是谁,并不在他操心的范围之内。而且说实话,他也不愿意和崔向搭班子,因为崔向有让人捉摸不透的一面。

        三个人点了头,只差梅升平了。

        梅升平出人意料地非常干脆地说了一句:“挺好,就调夏想来省委办公厅信息处,我同意。”

        叶石生吃惊不小,他一直以为梅升平会保夏想,一定会据理力争一番,没想到,梅升平毫不犹豫地同意了,难道说梅升平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一般?

        不管怎样,顺利通过了两个议题,各取所需,算是皆大欢喜。

        梅升平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愣了一会儿,摇头一笑,拨通了梅晓琳的电话。

        “有人想动夏想,调他来省委办公厅信息处当处长,我同意了。”

        “什么?叔叔,你怎么就松口了?夏想到信息处做什么?天天整理信息,处理文件?你不是害他吗?你到底出于什么考虑?”梅晓琳急切地说道。

        梅升平无奈地笑了。

        梅晓琳的脾气他了解,和他年轻时有几分相似之处,就是遇事爱急躁,有时候张口就能说出不经大脑的话出来。但她性格耿直之中带有真实和可爱,梅家的第三代中,他最喜欢的还是梅晓琳。

        梅晓琳在个人事情上一直不顺,本来他还有意撮合她和夏想。后来试探过夏想几次,又得知他和曹永国的女儿订了亲,也就死了心。官场之上,都要互相留几分面子,曹永国的背后是没有大家族,但夏想也不是趋炎附势之人,他也没本事强行让夏想去娶梅晓琳,传了出去,丢了面子不说,恐怕不但梅晓琳不同意,连老爷子也会打他一顿。

        年纪大了,当年的荒唐事情是做不出来了。

        不过夏想挺对梅晓琳的脾气。梅晓琳对夏想的欣赏之中,也有喜欢的因素在内,这一点梅升平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既然夏想和梅晓琳最终走不到一起,就在官场上互帮互助也好,夏想的能力梅升平也是比较欣赏的,而梅晓琳又最听夏想的话,有夏想在,梅晓琳就会少犯许多错误。

        不过听到崔向想调夏想到省委大院,梅升平本来想反对,但一瞬间却改变了主意,想通了一点:夏想来省委大院工作也未必不是好事,崔向多半是想闲置夏想,先把他弄来当一个信息处的处长,以后让他慢慢被人遗忘,让他在琐碎的机关事务中磨平棱角,麻木冲劲,最后就会泯然众人矣,慢慢成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官僚。可以说,软刀子杀人的办法确实不错。

        但调来省委大院,平常就可以多了和夏想接触的机会。梅升平的打算是,慢慢找机会,一举将夏想调到他的身边工作,他可以慢慢向他传授一些官场之中的谋略,将夏想培养成梅家的干将。不是梅晓琳欣赏并且喜欢夏想吗,好,不能在生活在一起,就把夏想培养成以后可以辅佐梅晓琳的梅家的代言人。

        梅升平对梅晓琳寄予厚望,希望她以后能至少做到省级的高位,在她步步高升的升迁之路上,如果有夏想在她身边辅助,相信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正是出于以上的考虑,梅升平最终决定同意崔向的提议。

        梅升平的想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崔向有他的想法,他也有顺水推舟的妙计。

        虽然有许多幕后推手在推动夏想的命运,但作为当事人的他,还完全地蒙在鼓里,而且他还很忙。

        山水路即将贯通,三石风景区也迎来了今年旅游最后的旺季,度假村也即将竣工,还有齐亚南也一直在找夏想商讨新的投资项目,总之,他并不知道自己即将离开安县,迎来新的历程,而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忙得不亦乐乎。

        房玉辉也老实了许多,一心一意紧盯新度假村项目,期望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当然,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梅晓琳有几次见到夏想欲言又止,让他心生疑惑。后来在一次下去视察的时候,在路上,梅晓琳终于还是透露了省里的动向。

        夏想听了,一时惊愕,久久无语。

        连省委书记都点头了,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省委书记想要调动一名副县长,还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陈风再强势,也不敢违背省委书记的意见。

        更何况,省里四个重量级人物都点头了,没有人再敢有不同的意见。

        一向不怎么抽烟的夏想,连抽了三支烟,才慢慢平缓了起伏的心情。说实话,他现在不想离开安县,因为安县现在一片火热,正是大展身手的好时机,而且他也想好了下一步规划,更想亲眼看到山水路打通之后,对安县和景县会带来多大的影响……没想到,突然之间就要调到省委大院去工作。

        虽然升了正处,但他心中没有一点喜悦,他也清楚是明升暗降的把戏,不是崔向就是范睿恒的主意。

        尽管说到了省委,有马省长,有宋朝度,也有梅升平,想让他受欺负也难。但在机关工作,不在基层为百姓造福,不是他的理想和抱负。虽然梅晓琳也含蓄地点明了梅升平的用意,夏想还是觉得心绪难平。

        又想了一会儿,他又笑了:“也好,到省委大院学学如何更好地处好人际关系,也是一项收获。都是为了革命工作,都是一样为人民服务,是不是?”

        梅晓琳见他又想通了,也高兴地说道:“我也有点不舍得你离开,不过你升了级别也好,等过上两年再一外放,就可直接做到县委书记了。”

        梅晓琳的话有些柔柔的味道,夏想微微一愣,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梅晓琳意识到了什么,脸一红,嗔怪道:“看什么?大惊小怪!我是女人,也有温柔的一面。”

        夏想被她逗笑了,摸了摸鼻子:“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你是一个女人。”

        梅晓琳怒了,生气之下的她又做一件不经大脑的事件,她昂起头,努力挺起高耸的胸部向夏想炫耀:“你没长眼睛?我不是女人,那这是什么?”

        夏想败了,他认识的几个女人里面,确实是梅晓琳的胸部最傲人。傲人就傲人好了,也用不着再用力挺一挺不是?

        临近11月,天气转冷,各项工程也随着天气转凉,开始降温。好在经过夏想一段时间的策划和推广,度假村的销售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完全超出了沈立春的预期,连成达才也被度假村的火暴惊动,亲自打电话给夏想,和他讨论了一下在其他旅游县兴建度假村的可行性。

        度假村的销售前景看好,也带动了房玉辉的积极性,吉成地产的热情也是无比高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加班加点地施工。乔白田也来过几次安县,夏想也和他见过面,二人不过是淡淡地接触,客套几句,没有太多的话好说。夏想是不喜乔白田的为人,再说和他也是无话可说。乔白田自恃有谭龙撑腰,最近又和省里一位领导走近,对夏想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县长,也是不太放在眼里。

        话不投机半句多,夏想也没必要和乔白田一般见识。他在知道即将离开安县之后,还能全心全意做好所有的善后工作,也算不易了。

        一周后,消息开始传了出来。先是燕市市委的几大领导开了一个碰头会,会后,陈风气得摔了杯子,随后打电话给省里吵了一顿,无果,就不得不无奈地接受了事实。

        胡增周呆坐半晌,摇头叹息:“小夏,你好自为之。”

        方进江和王鹏飞在办公室碰了一个面,二人说了一会儿话,临走的时候,方进江说道:“王书记的分析有道理……陈书记还是有点冲动了。”

        王鹏飞摆手一笑:“进江,陈书记的冲动,假做真时真亦假,可不能当真。他会比我们缺少远见?事实证明,所有小看陈书记的人,都有后悔的时候。”

        方进江明白过来:“我就最佩服陈书记真真假假的手段,最让人分不清楚他的真正用意。”

        王鹏飞笑了:“真假谁能真正分得清?有时候,假的时间长了,也就认假当真了。”

        “夏想会不会有什么想法?”方进江又问。

        “想法当然有,但要想通的话,还得靠他自己。一点小挫折都不过不去,以后怎么成大事?”王鹏飞显然更倾向于让夏想自我适应,自我接受。

        夏想其实已经坦然地接受了事实。

        官场上的事情,有时就得接受一些无奈的事实,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只有接受之后,才有新的办法可想。再说,夏想从来不相信有人想怎么摆布他,就可以随意拿他怎么样。

        就算去了省委大院工作又如何?就算是闲置又如何?宋朝度潜伏两年,还能重新启用,况且自己还要小升一步,到了正处级。再有年龄也不大,何愁没有出头之日?

        夏想想开了,想得很开,所以也就每天乐呵呵地忙着工作,他的神态落在知道了内情的房玉辉眼中,就成了惊讶和疑惑。

        夏想没事吧?他还真当升官了?

        12月初,市委组织部来人,找夏想谈话,传达于省委组织部关于调动他到省委办公厅信息处任处长的决定。组织部只告诉当事人结果,至于原因,自己琢磨去,没有人负责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