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75章 好一场大雨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75章 好一场大雨

    作品:《官神

        话音未落,熊海洋感觉身子一紧,就被几个胆大的工人向前伸手接住,随后身子腾空而起,被工人们接到了高地之上。再一回头,只见洪水呼啸而过,而夏想的身影只一闪,就被洪水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县长……”熊海洋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只觉得肝胆欲裂,痛不欲生,夏县长是为了救他而被洪水吞没的,是为了救他的性命!

        熊海洋奋力挣脱工人们的拉扯,转身就要跳到洪水之中救人,又被几个工人死死地拉住,大家都眼含热泪,强忍悲痛说道:“熊经理,不能下水呀,水太急了,根本救不了人。跳进去就是一个死!”

        熊海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放声大哭:“夏县长,你何苦救我?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他恨不得被冲走的他,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空中去救出夏想。

        可是洪水茫茫,哪里还有夏想的影子?

        人家是一个县委领导,堂堂的常务副县长,竟然为了救自己一个包工头而丢掉了性命,熊海洋心中如同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他几次想要挣脱众人跳入水中,救不到夏想也不要紧,要死大家一起死,也对得起夏县长的大恩大德。可是工人们都知道他的性格,怕他做出傻事,三五个人合伙把他抓得死死的,让他半点也动弹不了半分。

        最痛心疾首的是老钱。

        他发现夏想被洪水吞没的一刻,几乎就傻在了当场,半天直着眼睛,一动不动,脑中一片空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夏县长被水冲走了,夏县长遭了难!夏县长是为了回去救他才被洪水冲走,要不人家一个堂堂的县长,怎么会再回到危险的地方?

        都是自己贪财,都是为了十几元的硬币!老钱傻呆了半天,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顿足捶胸,又不停地连打自己的耳光,声泪俱下:“夏县长,都怪我,我该死,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呀。是我害了你,是我为了十几元才害你没了命,我老钱赔你一条命!”

        说着,老钱冲过去又要跳到洪水中,又被工人们死死拉住,尽管大家听到真相后都无比痛恨老钱,但也知道现在跳到水中除了送命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夏想随和亲民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所有的工人都对他十分爱戴,敬他是县长,爱他如兄弟,尤其是他在用力推熊海洋之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更是如一记重锤一样击打在每一个的心间。

        “兄弟们,接住了!”

        一个县长,在关键时刻脱口而出的发自肺腑的呐喊,是对所有的工人喊了一声“兄弟们”,这是夏想对他们真心尊重一视同仁的最真实的表现,是夏想身为县长却视他们为兄弟的真情流露!在场的工人们,每一个人都眼含热泪,凝视滔滔洪水,在内心暗暗祈祷夏县长平安,甚至不少人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夏想的平安。

        风声,呼呼作响。雨声,啪啪作响。一百多人如一百多根柱子一样矗立在雨中,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紧盯一个方向,都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突然,不知谁的眼尖,发现了什么,大喊起来:“夏县长……快看,夏县长在那里……”

        所有人都闻声望去,只见几十米外的一棵小树上,有一个人露出头来——他一脸泥水,刚刚在洪水中露出头,却是顽强地冲所有人一笑,然后,就传来了大家无比熟悉的声音:“兄弟们稳住,不用担心,我没事!”

        正是夏想。

        夏想被洪水冲走,情急之下,急忙闭气,随波逐流在水中不停打滚。好不容易等稳定了身子,又不小心喝了几口水,呛得挺难受。心想难道小命就交待这里了?随后冷静下来一想,自己以前练过功夫,底子不薄,山洪爆发虽然厉害,水流急但不深,只要足够沉着应对,应该可以逃出生天。

        正是夏想出奇的冷静和遇事不慌的性格救了他一命,否则一路被山洪冲走,不被淹死也会被山里的乱石撞死。

        被洪水冲得身不由己之余,一时眼尖,看到了激流之中有一棵小树被水冲得东倒西歪,但就是不倒。夏想努力游水过去,费尽力气才算抓住了小树的树干,同时暗暗祈祷小树千万要坚持住,要勇于和洪水做斗争,不要轻易妥协。

        夏想被洪水冲得筋疲力尽,他勉强冲远处的众人看了一笑,心想十几米远,也没有人也过来救他。估计就算小树能撑到洪水散尽,他的力气也不够用了。难道今天就真的命丧此地了,看来还真是天妒英才,自己还没有娶曹殊黧,还没有生一个儿子,还没有达到心目中的理想,还没有……有太多的人生目标还没有实现!

        然而令夏想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先是老钱“扑通”一声跳入水中,紧接着是熊海洋,然后是小丁、杜老三、二愣子、小安子、艾风,等等,叫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大家都跳到齐胸深的水中,手挽手,连接成一条血肉长城。

        长城越伸越长,慢慢地向夏想靠拢。

        夏想感动了,多好的兄弟们,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救他。他们虽然没什么文化,虽然爱说脏话,虽然不讲卫生,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在关键时候,他们比任何一个文质彬彬的人都更可靠,比任何一个伪善的人都可爱。他们的质朴和善良,才是世间最珍贵的财富,最动人心弦的力量。

        几十米的距离在慢慢缩短,十几米,十米,八米……尽管血肉长城被冲开过两次,还有一个工人差点被洪水冲走,但没有一个人退缩,所有人都目光坚毅,表情坚定,每向前迈出一步,都仿佛在走向无比神圣的地方。

        终于,在小树不堪重负“咔嚓”一声折断的一瞬间,夏想抓住了老钱伸过来的手!

        得救了!

        “夏县长得救了!”

        所有人一齐欢呼,声若雷震,仿佛在庆祝盛大的节日一样。夏想被老钱紧紧抓住着,看着他眼中满含热泪,又看到老钱身后的熊海洋,脸上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也不知是笑容还是在哭泣,他的内心就充满了感动,就觉得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就觉得浑身的力气好象被抽空一样,然后眼前一黑,就昏死过去。

        夏想太累了,一连一个月几乎不间断吃住在工地,又被大雨淋了半天,9月的天气,山中又阴又凉,又在洪水中泡了半天,还被洪水冲得差点丧命,他心力交瘁,在得知获救的一刻,终于坚持不住,昏迷不醒。

        众人救下夏想,欢呼过后,发现夏想昏迷不醒,再一摸他的额头,烫得吓人,知道他发了高烧。熊海洋决定,立刻送夏县长到县城医院。几人七手八脚开上车,刚走出不远却发现山路被洪水冲断,怎么办?工地离县城还有十几公里!

        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说道:“就是背,也要把夏县长背到县城!”

        “背!”一百多人齐声呐喊。

        老钱背第一段路,熊海洋在旁边为夏想打伞。老钱一边背,一边流着泪说道:“夏县长,您可要千万挺住,千万别出事。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老钱怎么还有脸再活下去?”

        熊海洋也是心中堵得难受,夏想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他完全可以从容地跳向高地。但他在千钧一发之际,却将生的机会让给了自己,每次想到夏想将他托起的那一刻,他就喉咙发涩,双眼发红,一个大男人直想忍不住掉泪。

        夏县长,您是当之无愧的人民的好县长!熊海洋一边打伞一边擦泪,差点泣不成声。

        大家轮流背了几公里,才有人又想出了主意,拆了帐蓬做了一个简易单架,四人抬起夏想,快步如飞向县城飞奔。于是,沿途村庄的百姓看到了平生最难忘的一幕,一群一百多人组成的队伍,众星捧月一样抬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所有的人都红着眼圈,却都是一脸坚毅的表情。大雨倾盆,却没有一个人擦一把脸上的雨水,他们埋头走路,快步如飞,没有人指挥,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更没有一个人掉队!

        只为了他们心目中最可亲可敬的夏县长!

        等一百多人的队伍将夏想抬到县医院的时候,整个医院都沸腾了。

        一开始县医院文院长还以为是什么人前来闹事,吓得躲在办公室不敢出来,等一会儿一个护士慌里慌张地跑来告诉他,外面送来的是夏县长时,文院长差点没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赶紧打上伞亲自出来迎接。一到院中,发现所有人都淋得浑身精湿,夏想躺在一副不成样子的担架上,昏迷不醒,身上还淌着水,象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文院长一愣,在没有弄明白发生什么之前,忽然意识到自己打伞的形象不太好,当即扔掉伞,上前抬起担架的一角,一连串的命令就传达下去:“立刻动员起来,急诊、护士,还有最好的医生,统统候命,快,快,快!”

        文院长没想到他刚才的下意识地反应,顿时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一百多人站在雨中,动也不动,只有熊海洋和老钱跟进了急诊室,却又被护士给推了出来。文院长在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发生的情况之后,就亲自穿上白大褂为夏想诊治。

        夏想只是大雨引发的伤寒,感冒加发烧,再有脱力,才导致昏迷不醒。文院长亲自制定了治疗方案,一直等将夏想安全安顿下来,才算擦了一下汗,还没来得及坐下,就又有一个护士找到他,急急地说道:“文院长,你快去看看,院子里有一百多人说什么也不走,就站在雨里不动,吓死人了。”

        文院长急忙跑到外面一看,顿时惊呆了。

        只见一百多人,如同一棵棵挺直的白杨树,没有一个人打伞,更没有一个人动上一动,都齐刷刷地站在雨中,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百多人没有一点声音,是何等的惊人,给人造成的视觉和心理上的压力十分巨大,文院长一见吓得差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们,他们怎么还不走?你们,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这里是医院!”

        文院长亲自出面,劝说工人们先回去,夏县长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现在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不料他的话一连说了三遍,没有一个人回应,也没有一个人移动脚步。所有人都目光直视夏想在二楼的病房,犹如凝望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

        这一刻,文院长的心被深深地震憾了。

        他当院长多年,见多了送来病人时哭天喊的呐喊,也见多了虚情假意的关心,但如眼前的一百多人一样,不说一句话,但他们的眼神和动作所流露出对夏想的关切,是发自肺腑的真心实意,是没有半点虚假的人间真情。

        夏县长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竟然赢得了工人们如此崇高的敬意!

        一瞬间,文院长也对夏想肃然起敬。一个县长,让工人们轮流换手,一路用人力跑了十几公里的山路,冒着大雨,不但所有的人都没有一句怨言,他们还将夏县长当成真正的亲人一样爱戴,文院长担任安县县医院院长不下十几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县里领导受到老百姓如此爱戴!

        他的眼睛湿润了,哑着嗓子喊道:“请大家放心,如果治不好夏县长,我这把老骨头就赔给你们!”

        一句话说得许多人为之落泪,老钱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文院长面前:“院长,请您一定要救好夏县长。要输血,我有的是。要什么我有什么,只能能救活夏县长,要我的命也可以。”

        “我有血!”

        “我也有!”

        “我们都有热血!”

        文院长颤抖着双手扶起老钱,他是安县人,知道土生土长的安县人的性格,如果不是夏想真正让他们感动,真正赢得了他们的尊敬,就算再有人说服他们,他们也不会前来医院演这么一出。他们是真心真意被夏县长的人性折服了!

        不管文院长如何劝说,所有人就是不肯离去。实在没有办法,他打电话通知了县里。

        不多时,邱绪峰、梅晓琳以及其他几名常委,还有公安局局长纪启东带领十几名警察,风驰电掣地赶到。纪启东一见聚集了一百多人,顿时吓了一跳,唯恐出事,急忙又呼叫增援,却被邱绪峰拦住。

        邱绪峰语气沉重地说道:“不用了,纪局长,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们在院里子淋着雨是为了什么?他们是为了等夏县长醒来的消息。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其实是……”

        邱绪峰说不下去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深深的感动了。

        夏想从一开始被他视为眼中钉,到后来几次交锋都失利,再到后来迫不得已与他合作,可以说,他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就算现在和夏想合作还算愉快,但在内心深处,他一直视夏想为对手,多少对他的出身还有轻视的意思,并且始终觉得,夏想不过是沾了是燕市人的便利条件,他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本事!

        然而直到这一刻,他彻底地震憾了,被夏想的人格魅力折服了。

        如果说他以前总觉得夏想聪明是聪明,但事事算计得过于精明,但今天当他了解到夏想为什么昏迷,看到眼前一百多人如同中流砥柱一样,为夏想在雨中守候,他的心被针扎一样刺痛,继而是一阵深深的内疚和自责。直到此刻,邱绪峰终于承认,他确实不如夏想的地方很多,不如他有真情流露的一面,不如他有敢作敢为的一面,不如他有一个男人的担待,不如他知难而上,要做就做到最好的决心和勇气!

        第一次,邱绪峰感到眼中湿润,感到嗓子发涩,感到自己一直输给夏想,输得不屈,输得值,也输得口服心服。

        他站在雨中,任凭雨水淋湿他一丝不乱的头,任凭雨水淋湿他身上精美的衣服,他制止了秘书为他打伞的举动,和工人们面对面近距离地站在一起,大声说道:“同志们,我是县委书记邱绪峰,是夏县长的老大哥,是他的好朋友,在此,我以一个县委书记的党性担保,以他的老朋友的人格担保,一定会全力救护,治好他的病,让他生龙活虎地和你们见面,好不好?我希望同志们都回到工地上去,夏县长也不希望你们站在雨中淋雨,更不希望你们因为淋雨得了病,而影响了工期。作为夏县长的老大哥,我深感惭愧,因为我没有照顾好他,让他出了这样的大事,我也有责任,在此我向同志们道歉,并且做自我检讨。希望同志们接受我的道歉!”

        说完,邱绪峰朝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县委书记亲自给大家鞠躬,人群一阵躁动,终于有人大着胆子向前走了一步,问道:“邱书记,您敢保证夏县长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