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66章 运筹帷幄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66章 运筹帷幄

    作品:《官神

        夏想笑笑没有说话,等邓俊杰一走,随手就将意见扔到了一边。谭龙根本就不懂市场运作,也不了解旅游市场,纯粹是外行指挥内行,夏想要拿他的意见当一回事儿,非把眼下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不可。

        谭龙回到燕市,还是觉得不太顺心,没想到安县的书记、县长和常务副县长,居然没有给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多少面子,让他多少有点恼火。正上楼的时候,一抬头,正好看到胡增周下楼。

        谭龙虽然自恃后台强硬,有点轻视胡增周,但毕竟胡市长才是市政府一把手,表面上的礼貌还必须要有,他就侧身让路,恭敬地叫了一声:“胡市长。”

        胡增周一脸微笑,点头过去,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好奇地问道:“谭市长,你去安县视察,感觉如何?”

        谭龙正要说上几句夏想等人的坏话,胡增周却又笑着摆了摆手,又说:“瞧我这记性,陈书记找我有事,我得赶紧过去,就不和你多说了。安县有夏想在,应该错不了,当年他在坝县,也做出了不少成绩……”

        胡增周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之中,过了半晌,谭龙才清醒过来,内心震惊不小。胡市长是什么意思?当年夏想在坝县的时候,他身为市长,怎么会记住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听他的口气,好象和夏想还关系不错……胡市长是随口无意一问,还是有意暗示他和夏想之间的良好的关系?

        谭龙陷入了苦思之中。

        如果胡市长也和夏想关系不错,再有陈风和夏想之间的交情,如果他在燕市想给夏想难堪,说不定最后难堪的反而是自己!

        谭龙陷入了两难之中。

        回到办公室,谭龙刚坐下,就听到有人敲门,秘书出去打水了,他只好应了一声:“进来。”

        方进江推门进来,谭龙一看吃了一惊,急忙起身相迎。

        “方部长有事?快请坐。”对于方进江,谭龙还是不得客气一点。

        方进江也不坐,随手将一份材料递到谭龙手中,说道:“上报省委组织部的异地干部交流名单,没有通过审核,请谭市长重新报一下人选。”

        方进江说完就走,走到门口,对谭龙又说道:“谭市长去了安县视察?”

        谭龙一愣,心想方进江不会又无意中提到夏想吧,就点头“嗯”了一声,没再多说。

        方进江笑了一笑:“梅县长比较有个性,想必谭市长也领教到了她的脾气了吧?现在女县长不多,据说省委里面,有意树立一批典型,叶书记对梅县长的成长也比较关心。”

        方进江走后,谭龙拿着材料坐下,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不明白方进江突然提到梅晓琳是什么意思。想了半天不得要领,就又低头一看材料,差点没气得骂出声来!

        有这么当省委组织部长的没有?

        异地交流干部,谭龙上报省委组织部两个人选,都是他自己的人,都是副县长,准备交流到异地,任常务副县长,配常委,可以说小进一步。但在材料上面,有梅升平龙飞凤舞的签字:“资历不够,重报人选!!!”

        不错,后面是重重地三个感叹号,还加重了笔画,给人的感觉触目惊心,甚至可以看出梅升平的愤怒。

        再联想到方进江特意交待的梅晓琳的问题,谭龙懊悔地一拍脑袋,糟了,光顾住打击夏想了,忘了梅晓琳是梅升平的侄女这件大事。失误,真是天大的失误!

        谁不知道梅晓琳对夏想言听计从?

        不过谭龙想通之后,还是大为不满,梅升平懂不懂为官之道?自己刚刚视察完毕,只不过说了几句重话,也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梅升平倒好,直接驳回了名单,还就是他报的两个人选。别的人选方进江没说,但肯定通过了。

        梅升平简直就是不按规矩出牌,睚眦必报。

        谭龙生气归生气,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管他对梅升平如何不满,如何腹诽梅升平不懂为官之道,现在梅升平就是堂堂的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他除了妥协之外,一点办法也没有。难道一点小事就让崔书记去找梅升平理论?上一次梅升平坚持提拔李丁山和高海的事情,已经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性格,他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脾气,不喜欢,那么对不起,他一点也不会迁就你!

        谭龙感觉就象刚刚向夏想伸出手,想要拿捏一下,没想到还没有握紧拳头,就被扎了一根刺。

        怎么办?不向梅升平妥协,借异地干部交流提一下自己的人愿望就得落空。异地干部交流,必须要经过省委组织部。妥协,难道听任安县的大好光景,被夏想等人全部据为己有,自己人一点政绩也得不到?

        真是难办!谭龙大感头疼。想了一想,他决定再找政法委书记陈玉龙商议一下对策。

        在市委,陈玉龙一向和谭龙走得比较近,二人也是同盟关系。

        谭龙活动的同时,夏想也没有闲着,带着他的可行性报告也来到了燕市,找到了陈风。

        夏想向陈风详细汇报了他的设想,以及可以预见的前景。陈风对夏想的想法持支持态度,一道山路连接两个县,而两个县都是他的人,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而且在他看来,就算山路建成之后,对旅游的促进有限,至少也可以让安县和景县的交通缩短一个小时以上,可以为两县的交通带来极大的便利。

        “已经请相关专家实地考察过地质条件了?修建山路的技术不成问题?”陈风关切地问。

        “技术难题已经解决,就是县里的立项还没有通过,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夏想就将常委会上的一幕向陈风交了底。

        陈风反而笑了:“没想到你也有作难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事事镇静自若,都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夏想自嘲地一笑:“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事事都没有阻力?关键是,安县的班子调整力度大,还没有来得及了解情况,就被别人占了先机。”

        “小夏,官场上的事情,没有绝对,总会出现变故,所以也不要气馁。就是我身为市委书记,也不可能在常委会上没有反对的声音,有时也必须退让。合理的退让,是为了卷土重来。”陈风第一次对夏想郑重其事地说道。

        夏想很感谢陈风的教诲,也知道陈风是担心他受了挫折会有什么不适当的想法,所以才会正式劝导他一番。不过夏想最不怕的就是打击,他的抗打击能力恐怕无人能比,毕竟他的心理年龄现在也有40岁了,经历了别人想象不到的人生。

        “我明白,谢谢陈书记的教导,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合适的态度还是必须做出来,夏想就恭敬地说道,“我也是一心为了安县的经济着想,而且如果我的设想真的付诸实施的话,对景县也有重大的现实利益。”

        陈风点点头,又笑了:“难得见你一脸正式的样子,我还有点不适应……市里支持你的项目问题不大,但你还面临着两个难题,一是县里的正式立项,常委会的通过,只能你自己想办法。二是资金问题,市交通局资金有限,就算能下拨一部分钱,估计缺口还很大。而要到省交通厅申请资金,难度较大,因为……”

        陈风深吸一口气,轻轻敲了敲桌子:“高成松的倒台,省里的局势比以前更复杂了不少。省交通厅厅长童荣光是范睿恒的人,他不太好说话,脾气很倔,一般人的面子都不给。”

        修路的话,资金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山水相连的山路不可能建成收费公路,只能由政府投资。安县的财政不可能出这笔资金,也没这么多钱,市交通的专项资金,估计也能要到一部分,但大头还是靠向省厅申请。陈风又说童厅长不好打交道,看来还真是困难重重。

        困难再大,也要迎头赶上,不能一见困难就退缩,不是夏想的性格。

        和陈风说完之后,夏想又来到胡增周的办公室,来向胡市长汇报工作。

        过年的时候,夏想抽空陪了胡增周一天时间,也就他所了解的一些情况,简明扼要地向胡增周交待了一些人际关系,当然,本着含蓄谨慎的精神,他相信他的说法既能让胡增周了解到必要的情况,又能让胡市长充分认识到他的一些关系网。

        当然,夏想并不是向胡增周炫耀什么,而是他也清楚,用不了多久,胡增周就能将他的情况摸清。与其让他费心查到自己的人脉,不如主动交待出来公开的部分,反正也是公开的秘密,说出来,反而更显示出他的真诚和诚意。

        胡增周在震惊夏想的关系网复杂之余,也对夏想更多了一份亲近之心。再有李丁山也是市委常委的原因,他也就有意和夏想拉近关系。胡增周在省里并没有强硬的后台,就是和政法委书记李炳文关系还算不错,也和宋朝度有过不错的过去。当然对于宋朝度是不是对他有意见,他也心里没底。他之所能来燕市,全是仰仗京城一位首长对他的赏识。

        但县官不如现管,他的升迁之路,实际上还捏在省委的手中。

        夏想现在拥有坚实的中层人脉,正好有利于他打开局面,在燕市站稳脚根。对夏想了解越深,胡增周就越有拉拢之心,而且因为夏想对他书法的欣赏,也让他有引为知己的想法。两相结合起来,让他对夏想的好感大增。

        对夏想前来汇报工作,胡增周十分高兴,竟然亲自起身相迎,着实让他的秘书吃了一惊。

        夏想急忙表现出恰当地谦逊……宾主分别落座之后,夏想就将他的设想详细说了一遍,当然也没有隐瞒先向陈风汇报的事实。

        胡增周没什么好挑剔的地方,先向书记汇报是惯例,更何况相比之下,夏想和陈风之间的关系要更近一些。当他听了夏想的山水相连的想法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想法是不错,但是不是投资巨大?”

        “因为山路的情况复杂一些,也比较耗费资金,初步估计,需要5000万以上。”

        “5000万?确实不少,还只是初步估计,一般都会追加资金,根据以往的经验,最少也要到6000万以上。”胡增周说话间,拿起了电话,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袁局长,我是胡增周。安县修路需要一笔资金,现在交通局还能拨出多少?”

        放下电话,胡增周伸出一根手指:“市交通局最多能拨款1000万,还是我强要过来的,挤掉了不少其他地方的配额。其他的缺口,就得你自己想办法了。”

        夏想也在一旁听到了胡增周开口向交通局袁局长要钱的话,知道胡增周为了他的事情,尽了心,就十分感激地说道:“谢谢胡市长对我的工作的大力支持。”

        胡增周呵呵一笑:“我是燕市的市长,安县也是燕市的县,为你们的工作创造条件,也是我的职责范围。”

        话是这么说,但一市长之长,下辖十几个县市,照顾哪一个不照顾哪一个,完全就在个人偏心了。

        又说了几句闲话,夏想就不经意地提到了**:“胡市长,说来也巧,**现在也在安县任副书记……”

        夏想点到为止,等胡增周表态。

        “**?”胡增周想了一想,仿佛才想起他是谁一样,笑了,“沈复明的前任秘书,差点没想起来。**不是早就是副书记了,几年过去了,还在原地踏步?也对,沈复明出了大事,他多少还是受到一些影响。”

        见胡增周对**不置可否,夏想就只好含蓄地说道:“据我观察,**为人还算可以。沈复明倒台,他没有受到牵连,还在副书记的位子上不动,由此可见他没有经济问题,还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虽然仕途因为沈复明受到了影响,也没有对提拔过他的老领导说过什么坏话,也是为知恩图报的表现。”

        胡增周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哦”了一声,饶有兴趣问道:“小夏,你的意思是?”

        “如果胡市长稍微流露出拉拢的意思,**肯定会靠拢过来,现在的他,正是需要有人拉一把的时候……”

        胡增周没说话,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抬起头说道:“你替我向他转告一句话,有机会来市里汇报工作,就到我这里坐坐,敘敘旧。”

        成了!夏想心中暗喜,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一扭头,看到墙上挂上了一副字,夏想表演的**上来,站起身来向前两步,看了几眼没有署名的字,赞道:“这幅字和当年与胡市长吃饭时字应该出自同一人之手,几年间,这人的书法造诣又深了几分,尤其是……”

        出了胡增周办公室,夏想摇头一笑,假作真时真亦假,官场之道,有时又不得不做一些无奈之事。

        既然来了市委,不见见李丁山自然说不过去,夏想就来到李丁山的办公室,敲门进去之后,却发现除了李丁山之外,还另有一人。

        他年约50岁,个子不高,微胖,一脸笑模样,给人的感觉非常亲切并且容易接近。

        李丁山一见夏想,就急忙介绍说道:“来,小夏,介绍一下,这位是市委统战部部长薄厚发。薄部长,这位是安县常务副县长夏想。”

        薄厚发的形象还真适应做统战工作。

        薄厚发伸出手,和夏想握了握手,一脸亲切的笑容:“小夏还真是年轻有为,象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连副科都不是,你都是副处了,还是实职,后生可畏,了不起。”

        夏想忙谦虚几句,看了李丁山一眼,问道:“李秘书长有正事要忙的话,我就先回安县了,反正也就是过来看看,没什么要事。”

        李丁山伸手让夏想坐下:“薄部长不是外人,别见外,坐下说话。”

        李丁山说不是外人,就有点深意了,夏想有些疑惑地看了李丁山一眼,心想李秘书长也不简单,才到市委不久,就有了自己人?

        李丁山看出了夏想的疑问,笑着一指薄厚发:“我也是在聊天中才得知,薄部长的父亲和史老认识。”

        薄厚发却立刻站了起来,一脸严肃地说道:“家父曾经受过史老的恩惠,一直教导我,要对史老一生敬若长辈,不能有半点怠慢。得知李秘书长是史老的女婿,我就和他一见如故。”

        原来如此,史老留给李秘书的财富还真是不少,夏想在感叹史老的影响力的同时,又对史老的人格有了更崇高的认识。

        人生在世,当努力做到史老的境界。

        如果让夏想知道史老的能量,是如何在一瞬间改变了省委常委会的局势,估计他更是惊讶得合不上嘴巴。

        既然是李丁山认识的人,夏想也就没有隐瞒,将他的山水相连的设想和安县的局势说了出来。

        在陈风面前,夏想不隐瞒安县常委会发生的情况。在李丁山面前,他也没有必要隐瞒。但在胡增周面前,他却只字未提,几人之间的关系远近,他心里自有一杆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