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59章 年前年后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59章 年前年后

    作品:《官神

        夏想暗暗叫苦,梅升平也真让人头疼,一见面,就不停地提及梅晓琳的婚姻大事,好象自己送她回来,就是对她有想法一样,而且他还抛出了诱饵,难道自己就会浅薄到因为前途而去联姻的地步?如果这样,早先或许还会赌上一把,娶了连若菡岂不更好?

        “对不起梅部长,对于梅书记的个人私事,我不好多说,也不便过问。”夏想干脆一口回绝,杜绝了梅升平进一步就此事讨论的可能。

        “哈哈,吴才江跟我打赌,说你不会对小琳动心,也不会因为我抛出动人的条件而改变主意。我还不信,说你是年轻人,没有什么定力,在金钱和地位面前,肯定没有什么原则可以坚持。没想到,一向没什么眼光的吴才江看人还挺准,居然让他说对了。”梅升平也是一个妙人,竟然直接说出了他和吴才江之间的猫腻,让夏想哭笑不得。

        夏想可并不认为吴才江对自己有什么好感,也不会拉拢自己,恐怕吴才江对自己更多的是一种好奇。不管怎样,吴才江暂时离不开京城,吴家在燕省最大的代言人高成松又下台了,他对自己的影响力降到了最低。不过可能也是他对自己和梅家走近感到不解,心里也是不太舒服,才会故意激将梅升平。

        夏想可没有什么兴趣夹在两大家族之间走钢丝,他将梅晓琳送到了,梅升平也见了,差不多也达到了既定的目标,还意外和吴才江不期而遇,可以说也该撤退了,就想等梅晓琳回来后,找个机会提出告辞。

        “你刚才也看到了,吴家有军队上的关系,我们梅家也有武警方面的关系,谁也不比谁差多少。”梅升平十分健谈,又主动说道,“吴才江为什么对你感兴趣,我不清楚,也不想了解。我只想告诉你,你虽然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县长,不要以为以后就会一帆风顺。官场之上的事情,远比你想象中复杂。位置越高,前进一步就越艰难,尤其是到了副省以上,想要再进一步,没有军方势力的支持,几乎没有可能。武警虽然没有军队的势力影响大,但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听我说,年轻人,你想要得到你理想中的位置,靠你一个人和局限于一个市或者一个省的关系网,都走不长远,必须要有放眼天下的眼光。”

        夏想明白,梅升平其实还是在晓之以利,是要告诉他,想要爬到更高的位置,借助大家族的力量是最好的选择。言外之意就是说,一个无根无底的人,想要最快最容易地得到大家族的支持,联姻是唯一的选择。

        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吃香了?还是梅晓琳的婚姻大事真让梅家头疼得不行?怎么感觉梅升平有强买强卖的意思,仿佛不把自己说动就不罢休一样。

        夏想只好笑了一笑:“多谢梅部长的教诲,我会记在心里,以后认真揣摩,好好领会精神。”

        梅升平以为还有下文,不料等了一会儿,没有了声音,不由回头看了夏想一眼:“怎么,没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正好梅晓琳推门进来,插话说道:“叔叔,你又着相了,记住,说话说一半,要和作画一样,要留白,才有遐想的空间。你把话都说完了,还怎么让别人回答?”

        梅升平一拍额头,作恍然大悟状:“对,对,着相了,着相了,幸亏小琳提醒得好,莫言,莫言。来,吃饭,先吃饭。”

        夏想诧异地看了梅晓琳一眼,梅晓琳得意地一笑,小声说道:“我叔叔一直信佛,一旦他说话说多的时候,我就说他着相了,保管有用,他立刻就会闭嘴。这可是他的秘密,不许外传。”

        夏想忙点头,只要能让梅升平闭嘴就好。

        几人吃饭,饭间,梅升平几次想说什么,都被梅晓琳先找了个话头给压了回去。夏想看了出来,梅升平对梅晓琳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疼爱,有一种父亲对女儿式的忍让。

        饭后,又上了茶和水果,夏想品尝了几口,就找了个机会提出告辞,却被梅晓琳拒绝。梅晓琳冲夏想使了个眼色,然后又朝梅升平说道:“叔叔,其实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他是一个留学生,经常不在国内,所以也就没有给家里提起。他人还不错,不过就是一直在国外,不太喜欢国内的氛围,也不愿意和家里人打交道……夏县长也见过他,有什么想问的地方,也可以问问夏县长,他和夏县长挺谈得来。”

        夏想差点没被一块水果噎住,梅晓琳来了个突然袭击,原先可没有说好有这一出戏,她让自己打掩护,怎么不提前说个清楚?简直是害人不管偿命。

        梅升平还真信以为真,一脸惊奇地问夏想:“小琳说得是真的?你也见过他,说说他为人如何?”

        夏想骑虎难下,只好绞尽脑汁想了一想,才说:“人倒是不错,就是西化得厉害,基本上是香蕉人了,和我们的思维大不相同。比如我们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有亲情有人情,其乐融融。他不同,他觉得个人的自由和感受最重要,和别人在一起,太受影响。”

        “嗯,说得对,西方思想中,有许多负面的东西,不要受他们的影响才好。比如西方大力提倡的自由,其实是一种极端的个人主义的表现。”还好梅升平没有过多地追问梅晓琳想象中的男友的信息,而是谈论起了西方思想,“在京城高层中,有一部分人甚至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美国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美国就是公平、公正和正义的代表,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梅升平说到这里,不由冷笑几声。

        夏想不是坚定地反西方思想者,也不是坚定地拥护者,当然对于一些国外敌对势力收买的一些丧失良心的国人,说出美国是救世主的幼稚的话,也是要大力批判一番,否则还真影响恶劣。

        “其实说到西方的自由主义,归根结底是一种**裸的极端自私自利的行为。许多美国大片,尤其是灾难片,首先救世主肯定是美国人,其次救世主并不是天生的救世主,而是为了解救家人,为了追求自由和理想才慢慢走向了救世主的道路。最后不管是出于哪一种目的,救世主们为了挽救自己的家庭,会不惜牺牲许多人的性命,比如开车一路横冲直撞,比如在大爆炸面前,为了救自己的一家人,丝毫不管别人的死活,把舍大家为小家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完全是宁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极端自私的表现……”夏想也是有感而发,因为他在后世接触到的美国大片比现在多得多,层出不穷的大片之中,美国式的英雄主义到处宣扬,其实仔细判断,绝对是一种以牺牲别人来换取自己幸福的自私行为。

        夏想此话深得梅升平之心,他哈哈一笑,说道:“说得好,好一句不让天下人负我,这个形容得好,非常恰当。没想到小夏能从美国电影中发现美国人的劣根性,真不简单。不得不说,有头脑,是个有想法的年轻人。”

        还不错,总算和梅升平找到了共同点,夏想暗道侥幸。如果不是梅晓琳无意中一扯,也许自己今天和梅升平见面,不会给他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不成想,因为美国的原因,还算谈得投机。

        于是,饭局就又延长了将近一个小时,梅升平就一直和夏想谈论西方思想的危害,对于梅晓琳的男友一事,再也只字未提。夏想就暗中瞪了梅晓琳一眼,梅晓琳悄悄一笑,还朝他伸了伸大拇指。

        下午3点的时候,夏想告别了梅升平和梅晓琳,临走的时候,梅升平还握着夏想的手说:“等我上任之后,小夏,一定记得到省委找我,我们再深入探讨一下西方思想中有益的部分,要兼容并蓄,用批判的眼光为我所用。”

        总体来说,今天还算小有收获,夏想开车上路,看到梅晓琳还冲他招手,心中多少有点感激梅晓琳的引见。尽管关于梅升平的传闻很多,今天一见,夏想也不敢说了解了他多少,但在燕省为官,除非做到了省委常委和副省级以上,谁对省委组织部部长不高看一眼?谁敢不心存结交和巴结之心?

        夏想最后下了结论,只要梅升平不把他和梅晓琳往一起撮合,其他方面至少目前看来,还算很好。当然也不排除因为送梅晓琳回来,又在争斗事件中处处维护她,给他留下了好印象的缘故。再仔细一想,其实梅升平也是有心机之人,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他说话看似不着边际,实际上对刚才的突发事端,一句话也没有再提,也是心中自有分寸。

        夏想开车从西环直朝东环而去,肖佳的新住宅就在东环附近。

        肖佳对夏想的到来无比兴奋,先是抱着夏想亲了一口,又双腿盘在他的身上不肯下来,让夏想抱着她在屋里转了好几圈才行。夏想将肖佳扔在沙发上,才有空打量了一个她的新房。

        原来位于北环的几处住宅,肖佳都转手卖了出去,赚了不少。她一路沿着新开发楼盘扫楼,最后投资了十套左右,又看中位于东环的天尚小区的一处高层,就买了下来,准备以后当成固定住所,不再换来换去了。

        同时,她的户口也迁移到了京城,燕市的蔬菜生意,完全交给了肖昆经营,一年还能赢利三四百万。三石风景区的投资还没有见效,最晚也要到明年才能有收益,不过肖佳几乎不再关心,就当成给夏想的政绩工程了,现在她一心扑在房产上面,因为她尝到了甜头。到京城不到一年赚的钱,就比做蔬菜生意两年赚得钱还多。

        关键是,还来得快。

        照肖佳分析,她的房地产中介公司开营以后,年营业额甚至能到上亿元,利润至少500万以上,当然这还是保守估计,如果真如夏想所说,京城的房地产呈一种井喷式的爆发状态,每年都要呈几何数的增长,那么不出三年,肖佳有把握将房产中介公司发展成房地产开发公司!

        产值可以连翻几番,资金可以由现在手中的千万元,滚雪球一样迅速增大到十亿以上。

        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夏想过于乐观,而是他曾有过亲身经历。在后世,他有一个女邻居就靠房产中介,先是在燕市买了三套房子,转手卖出了后赚了一笔钱,然后又到京城发展,再后来到了海南。不出十年功夫,她只凭眼光和开始时的几十万资金,就赚到了一千万。后来她在京城开了公司,每年奔波于京城和海南两地,不再回到燕市。

        现在他有了重生的优势,又大概了解近十年来国内房地产业的走向,再加上肖佳准确的商业眼光,再不赚钱,岂非笨也笨死了?

        肖佳只粘了夏想一小会儿,心思就转到生意上了,滔滔不绝地向夏想说起她的生意经,她的设想,她的长远规划,以及她的公司的前景,等等,一口气说了有两个多小时,直把夏想说得作为听众都感觉到了累得不行,她作为演说者,竟然没有一点疲倦!

        果然是天生商人,夏想都暗暗佩服。

        晚上肖佳又亲自下厨为夏想做饭,本来夏想想请她出去吃饭,她嫌在外面吃没有家的感觉,就非要自己动手做饭。夏想理解她的心思,也就由她。

        吃完饭后,肖佳让他陪她散步,夏想欣然应允。

        天尚小区的绿化和环境做得也确实不错,几乎不留死角,又给人处处清朗的感觉。尽管是冬天,树木一片凋零,但有流水淙淙,还有假山亭台,再配上冬青等常绿灌木,也增添不少生机。夏想就暗暗赞叹,京城果然是帝都之地,还是领先燕市不少。让肖佳来京城做房产生意,算是走对了。

        第二天,夏想陪肖佳选好了公司的地址。肖佳出手也是大手笔,公司租了十间办公室,年租金50万元,初步拟定招聘员工20人。就市场方向以及公司前景,夏想对肖佳着重说出了一些前瞻性的看法,肖佳虽然将信将疑,但出于对夏想的绝对信任,也一一记在心上。

        肖佳今年过年不回家,和京城几个姐妹约好,要一起飞海南看房。夏想也清楚她的心思,是不想回家被父母催问婚姻大事,也没好说些什么。又陪了她半天多,下午的时候,开车返回了燕市。

        晚上见到了父母和夏安、许宁,他们依然住在上一次的东龙小区。夏想得知曹殊黧一直陪父母在燕市游玩,让父母格外开心,心中就充满了感动。看曹殊黧的样子,俨然以夏家媳妇自居,和上一次相比,多了几分亲切和自然,不再有一种淡淡的隔离感,就让他暗暗感慨,小丫头进入角色挺快,果然有亲和力。

        甚至他都有点自叹不如。

        年前少不了走动和拜年,夏想毕竟是安县的县委常委了,拜年的电话络绎不绝,还有不少人想要登门拜访,被夏想一一回绝。他虽然不反感过年时的人情往来,但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为好。

        年三十,曹永国从宝市返回,和夏天成夫妇见面,两家人团聚一起,欢欢喜喜过了一个好年。

        因为夏想还没有结婚的缘故,夏安和许宁的婚期也一拖再拖。以夏天成的想法,必须是老大先结婚,老二才能结。夏安无奈,只好说:“嫂子,今年一毕业就举行婚礼,赶快嫁给我哥,要不许宁天天催我娶她。”

        许宁不干了:“好象我非你不嫁一样?你有那么好?”

        “当然有了,我可是年轻的副科级干部,单市长跟前红人,谁不知道我前途无量?”夏安得意地说。

        上次单士奇回去后,就亲自过问了夏安提拔到副科的事情——单市长一句话,组织部的人谁不给面子?毕竟是二把手,虽然单城市委组织部部长和单士奇关系一般,但在一个副科的提拔问题上,市长的面子是必须给的,更何况他也听说过夏安的哥哥夏想是25岁的副县长。

        25岁就能当上副县长的人,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还是做一个顺水人情得好,所以夏安的提拔不但得以顺利通过,还被列为了重点考察的干部名单,以后的升迁,将会优先考虑。

        许宁白了夏安一眼:“臭美!”不过神情也有一丝自豪。

        对于官场中人来说,过年就是一次绝佳的人情往来的机会,尤其是身在省城,各地市的大小头头,都趁着过年的时机,来到燕市走动。虽然曹永国不是省委领导,夏想更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不过家中客人也是络绎不绝,让人不厌其烦。

        最后夏想和曹殊黧找个机会溜走,才懒得和他们应付。夏想该走动的都走动了一遍,该打的电话也一个也没有落下,又安心陪了父母几天,大年初三,就送走了父母,到安县值了一天班。

        转眼到了初八,正式上班。机关里面第一天上班,都是例行公事。该走的过场走完,才算正式将年过完,开始了全新的一年的工作。

        先是开了一次务虚会议,讨论一下今年的工作重点和远景规划,然后夏想又参加了政府的常务会议,就当前的经济形式以及国家的经济政策,再针对安县的具体情况,部署2001年的发展规划。

        夏想在会上第一次提出了和景县联合,在三石风景区和三水风景区之间打通一条山路的提议,和景县共同推出“山水相连”的文化旅游项目,致力打造一体化旅游,共同促进近郊旅游共同繁荣燕市的旅游市场。

        夏想的提议一石击起千层浪,引起了在座众人的争论。

        盛大首先表示赞成。他认为,三石和三水作为太行山脉的一部分,本来就是同源同宗,可以优势互补,而且两个景点之间的直线距离才几十公里,如果修好山路之后,去三水的游客可以不必绕行到燕市,再来三石。同样,来三石的游客,也可以在三石游玩尽兴之后,直接开车再到三水。如此以来,可以资源共享,让许多只能选择一处景区游玩的游客,可以一次出行,就玩遍三石和三水两处景点。

        邱绪峰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表示了谨慎地乐观。

        其他几名副县长基本上持反对态度,他们的看法是,先不说景县方面有没有合作的诚意,首先在两大景点之间打通山路就不太可行,因为穿山凿洞,成本太高,只凭安县和景县两县的财政收入,根本支撑不了这么庞大的工程,除非向市里伸手要钱。

        最后争论不休,邱绪绪先下了一下结论:“事情是好事,值得好好研究,等夏县长具体和景县方面接触之后,再详谈资金来源问题。”

        夏想点点头:“我觉得,可以向市伸手要一部分,交通专项资金每年都有财政拨款,该伸手的时候,我们也要适当伸一次。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有时还是不够。”

        几名副县长都不约而同地想,反正主意是你提出来的,如果你能从市里要来资金,我们也举双手赞成。

        山水相连是长远规划,急不得,夏想也就先挂在心上,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和江天接触一下,谈妥之后,再联合一起向市里伸手要钱,应该成功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转眼到了3月份,天气转暖,县委县政府的各项工作渐渐繁忙起来。夏想先是忙着视察安县的交通状况,准备县里出一部分资金,解决偏远山村的无路可走的现状。基本上安排就绪之后,到了4月,景区的扩建项目又开始启动,还有度假村的土建工程,也相继动工,安县,再次走上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与此同时,又有一轮新的风暴在慢慢地酝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