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42章 收网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42章 收网

    作品:《官神

        宝市离燕市不算远,不到200公里,一路高速,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夏想开车一路送曹永国到市委大院,前来送行告别的人,已经站满了大院的大门。

        曹永国虽然算是平调,但去宝市却是主政一方,比起在燕市的地位,可谓是大步前进。官场上历来就是捧高不捧低,谁都清楚,曹永国干满一届书记之后,少说也能到省里当个副省长。如果政绩突出,再有后台强硬的话,进入省委常委会,也不是没有可能。于是前来送行的人,比预料中多了不少。

        谭龙也来了。

        他站在陈风的旁边,稍微落后陈风半步,看着满面春风的曹永国,心中有点不是滋味。再看到曹永国旁边的夏想,更是心里极不舒服。曹永国还真是交了好运,由城建局的局长,一步进入燕市的权力核心,又由燕市的常务副市长,成为执政一方的市委书记,升迁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更令人嫉妒!

        而他的女婿夏想,到了安县不到半年,就由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迅速上升为常委,成为了政府班子里的第三号人物,其上升速度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他们凭什么?谭龙既不服气又非常不满。他也打听过,曹永国的后台不过是在省委里面没有多大发言权的省委宣传部长,而夏想最大的依仗就是陈风,可是陈风能量再大,也不可能一手托起曹永国和夏想两个人,让他们两个人都飞速上升。谭龙就觉得心中极度不平衡。

        不平衡也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不过他相信,随着他进入常委会,可以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牵制夏想。夏想只要在燕市一天,想要再升一步,就必须经过常委会的讨论,由他和徐德泉在,夏想别想再轻松地向上再迈进一步!

        谭龙向人群中的徐德泉看了一眼。

        徐德泉也来送行,花花桥子众人抬,他不来,就显得太不会做人了,以后他有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来给他捧场。所以尽管他心里不舒坦,也得出面为曹永国送行。况且曹永国以后就是宝市的市长书记,是一方大员,比起他一个排名靠后没有多大发言权的市委秘书长,可是强了太多。

        不爽归不爽,表现上的人情还是要做做的。

        不过当他看到站在曹永国身后的夏想时,再也抑止不住心中的怒火,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几下,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夏想……徐德泉对他无比痛恨。

        因为厉潮生被抓之后,一直不开口,徐德泉也相信厉潮生的顽强,能抗得过去。没想到,又是在夏想的帮助下,秦拓夫竟然抓住了游丽,还利用游丽和游永对厉潮生做出承诺,突破了厉潮生的心理防线,而让厉潮生全盘招供!

        徐德泉听到消息时,当时惊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去找高成松,请高书记给拿主意。高成松却劝他不要惊慌,他已经给古人杰打过招呼,古人杰也给秦拓夫通了话,说是事情最好控制在小范围之内,不要牵扯到市级官员。

        秦拓夫也一口答应下来。

        同时,高成松还向市委施压,亲自打电话给崔向,让崔向站在政治高度来看待问题,不要将厉潮生案件扩大化,否则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会对燕市市委都造成不利的影响,省委希望不要因为一个厉潮生而影响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崔向的回答让高成松安心不少:“请高书记放心,市委的态度很明确,责任到人,不牵连,尽快结案,不扩大影响,尽可能地控制舆论……”

        高成松就以为崔向领会他的精神,就又勉励了崔向几句,挂了电话,算是安了心。

        得到了高书记的明确指示,徐德泉也将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面,认为厉潮生就算招供,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毕竟燕省还是高书记的燕省,谁还敢明目张胆地和省委书记过不去?除非是嫌官做得太长了!

        说是如此,但徐德泉一见到事件的挑起人夏想时,还是难以抑止心中的愤怒。如果不是夏想多事,怎么会有今天的局面?而且他也清楚,就算最后厉潮生的案件结案之后,只字不提他和厉潮生之间的关系,但市委的人都心知肚明他的问题,他在燕市的发言权将会大打折扣,而且想要在燕市升职也几乎没有可能,并且他时刻背负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一旦有了利益冲突,保不准谁会拿这件事情来指责他要胁他……他怎么可能不怨恨夏想?

        但心中再不满再愤恨,徐德泉又不能当面拿夏想如何?况且他和谭龙想要挪开夏想,将他支到苍山县的计划落空之后,他也明白,恐怕想要收拾夏想,还要耐心地等待时机。如此一想,曹永国调任宝市市委书记,也是好事了。曹永国一走,夏想在燕市就少了一个巨大的靠山。

        想到这里,徐德泉又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在和曹永国握手寒喧之后,又和夏想握手,说道:“夏县长,先要恭喜你进入常委会,还有上一次订亲时,我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喝醉了,现在记不清楚当时发生了一些什么。如果有什么失礼之处,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夏想也知道徐德泉对他肯定恨之入骨,不过他表面上还能做到笑脸相迎,也算有城府之人,也就笑着回答:“哪里,哪里,徐秘书长能赏脸参加我的订亲仪式,也是我的荣幸,我高兴还来不及。现在还记得您一出场给我带来的震惊感觉,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徐德泉心想,也怪了,夏想年纪轻轻,怎么城府这么深,一点也不比他这个老官场差半分,说说笑笑,没事儿人一样,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夏想又和谭龙握手。

        谭龙心中刚刚升任常委、常务副市长的喜悦,一见到夏想,就烟消云散,反而变成了难以排遣的怒气。

        也不知为什么,他左看右看,就是看夏想不顺眼。也许是夏想的未来的老丈人曹永国抢了原本早就属于他的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位子,也许是夏想和陈风走得过近,而他对陈风的作派极度反感,总之种种原因造就了他对夏想越来越不喜欢,甚至恨不得置于死地而后快。

        和夏想握手的时候,谭龙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曹市长一走,夏县长今后身上的担子就重了,可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要太费心了。市里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

        夏想能看得出来谭龙笑容中的得意,也懒得和他过招,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年轻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吃苦耐劳,多谢谭市长勉励,我会努力的,也相信自己能吃得消。”

        夏想的意思是说,单凭年龄上的优势,也能最终打败他?谭龙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转身和别人说话去了,不再理会夏想。

        夏想摇摇头,早将谭龙的态度抛到了一边,心中在想,胡增周胡市长来到了燕市之后,自己是不是登门拜访一下,叙叙旧?

        夏想将曹永国送到高速路口才回,曹永国走后,他又返回了市委大院,想找陈风聊聊,不料刚一进大院,正好遇到了江天。

        江天按照正常的程序,已经正式当选为景县的县长,他来市委大院是来汇报工作来了。遇到了夏想,他很高兴地和夏想打了招呼,二人边走边谈,来到了陈风的办公室。

        陈风见夏想和江天同时出现,喜出望外,笑道:“来,进来坐。你二人一起来,有什么喜事?”

        江天先说话:“我是回来看老领导来了,一是给您问好,二是向您汇报一下景县的工作。”

        夏想就没有那么多客套了,直接说道:“我找陈市长一是讨口水喝,二是随便聊聊天,放松一下。”

        陈风笑骂:“我成了你放松的对象了?你还把我这个燕市市长放不放在眼里?”

        说笑了几句,江天就简单地汇报了下景县的状况。

        景县和安县比邻,情况和安县类似,旅游也是支柱产业,三水风景区在规模和档次上,比三石风景区还要高出一些,效益自然也好一点。本来在江天没有上任之前,景县的三水风景区拉到了千万元的投资,有望一举超过三石风景区,成为燕市第一景点。但夏想到了安县了之后,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结果三石风景区在投资额远小于三水风景区的情况下,游客巨增,与三水风景区之间的差距迅速缩小,几乎与三水风景区并驾齐驱,给景县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和威胁……江天看着夏想,笑着说:“你现在在我们景县,可是名气大得很,甚至有不少人说要到安县会一会你,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还要当面质问你,为什么要处处和景县作对?”

        夏想就笑:“我是为了安县的发展,可不是为了故意和景县作对,江县长这么说,就太有地方保护主义色彩了。”

        江天呵呵直笑,又对陈风说了一些景县的局势。县委书记王越是崔向的人,不过为人还算讲规矩,比较圆滑,不乱来,但他决定的事情,想要说服他也难。强江海到了安县以后,不但和江天谈不来,和王越也不是很对付,基本上处于被孤立的状态……江天说,陈风听,也没有给他太多的指示,只是让江天安心工作,处好关系,一心搞好经济。夏想也清楚,走到哪里都会有矛盾有对立的人,县一级是最重要的一个关口,必须凭借自己的本事过关,不打好县级的基础,以后就算升到高位,也容易翻船。

        说完江天的事情,陈风又问夏想:“永国一走,你不但要照顾曹家,还要用心搞好安县的经济建设,也不容易,说不定还会有不长眼的人给你添乱,怎么样,想好对策没有?”

        夏想无奈地一笑:“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是见招拆招了,总有人喜欢没事找事,还想把我支到苍山县,然后好乘机摘了我的桃子,幸好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陈风脸色凝重地说道:“别大意,对方的势力也不小,现在还没有拧成一股绳,等燕省的局势明朗之后,就会形成新的利益团伙。”

        夏想清楚地知道陈风的意思,不管高成松是不是倒台,再过一段时间,所有的局势一旦明朗下来,不说燕市里面的谭龙和徐德泉,就是燕省里面,也会各方势力重新洗牌,重新站队。现在所有人都态度暧昧,也是不想过早地表态,以免说错了话,错误地估计了形势。

        告别了陈风,夏想和江天小聚了一次,他向江天提出了“山水相连”的活动构想。就是有意在三石风景区和三水风景区之间,修建一条快速通道。虽然成本较高,但因为通道是直线距离,而两个风景区其实是同一个山脉,直线距离才50公里左右,以后私家车发达之后,可以直接从一个景区直达另一个景区,不必再绕远路。直线通道建成之后,有利于两个景区之间的游客交流,是互惠互利的好事。

        江天听了非常赞成,又和夏想商讨了一个细节,二人都发现这个设想需要的投资巨大,虽然目前暂时不可行,但放到长久来看,也是一项非常有利的远景项目。

        夏想告别江天,正准备回到安县,忽然接到萧伍的电话,约他过来面谈,说是关于领先房产的事情。

        夏想赶到瑞特商厦的时候,孙现伟和沈立春都在。论到吞并企业,算计别人,这二位绝对是专家。

        “高建远上钩了,他转移来了一亿资金,在两次谈判之后,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5000万,现在一共是一亿5000万,他开口十亿,还个是狮子大开口,贪心不足蛇吞象。”孙现伟一脸奸笑,他谈论起算计别人的时候,脸上的神情让夏想看了都有点不也认识他,心想他脸上的表情也太丰富了一点,比任何一个电影演员都不差。

        经由夏想牵线,江山房产以萧伍为主,朱虎为辅,和领先房产进行了两次接触。第一次是严小时出面,见面时,萧伍装深沉,朱虎装暴发户,二人一个话里话外透露出什么都缺,就不缺钱的无奈,一个满嘴跑火车,张口闭口就是十几亿的狂妄,还真把严小时给唬得一惊一乍,认为萧伍和朱虎真是人傻钱多的典型人物。

        第一次会面没谈什么实质的东西,最后萧伍说道:“严总太没有诚心了,要不就算了,要不是看在夏县长的面子上,我们就直接去京城开发高档住宅了……”

        朱虎就说:“我的经验是,一向不和女人打交道不和女人谈生意,严总年纪又轻,长得又……太漂亮,让人不放心。能不能请一个主事的人出来说话?大家好真正谈一些有用的东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子曰,总之,我要和有来历有内涵的人面谈。”

        严小时等萧伍和朱虎坐上奔驰扬长而去之后,才忍不住笑出声来,怪不得夏想有把握让江山房产上当买下领先房产的烂摊子,就凭刚才的一对活宝,他们有智商才怪。

        严小时将见面的情形对高建远一说,高建远觉得机不可失,又咬牙从国外转移回来5000万,亲自出面和萧伍、朱虎进行谈判。孙现伟怕被高建远认出,就乔装打扮一番,假装司机兼秘书随行。

        第二次谈判算是有了一点实质性进展,萧伍抛出一个诱饵,提出愿意出资5亿收购领先房产,朱虎却在一旁不停地插话,说是如果对方拿出诚意,多给政策上的支持,别说5亿,就是6亿也没问题。萧伍和朱虎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不过二人配合倒是不错,一个使眼色,一个装看不见,直把高建远唬得完全相信二人确实是钱多人傻。

        高建远要价10亿。

        自然最后没有谈妥,两方约定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谈。

        萧伍笑起来还是有点腼腆的样子:“没想到,我这么老实的人也能骗人,还真能把他骗住。”

        孙现伟毫不留情地打击萧伍:“算了你,越是你这样面相忠厚的人,越容易让人上当受骗。面厚心黑说的就是你这样的类型,天生骗人没商量,绝对和夏县长一个风格。”

        夏想懒得理会孙现伟的讽刺,笑道:“很好,继续拖住高建远,让他完全相信我们有实力也有兴趣收购领先房产,将高建远拖的时间越久越好——当然,我们的本意还是要正常收购领先房产,至于如何做到合法合理并且没有漏洞,就要全看孙总和沈总的本事了。”

        孙现伟没有觉察到夏想的深层次的想法,还是沈立春有一定的政治敏感度,问道:“我总觉得在除了正常地吞并领先房产之后,你让我们一直拖住高建远,似乎另有目的?”

        夏想知道在座的都不是外人,以后事发之后,大家肯定可以猜到一些什么,但现在还是不宜透露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