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31章 再次和高建远过招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31章 再次和高建远过招

    作品:《官神

        宋朝度呵呵笑了:“你还真够操心的,看得也够长远的,我想,你想问的是,为什么我最近没有露面?为什么我没有乘胜追击再拿下武沛勇?也许你还关心的是,我下一步的仕途会不会有重大变化?”

        夏想被说中心事,就嘿嘿地笑了:“我当然关心宋部长了……我订亲的时候,一凡妹妹的现身,让殊黧高兴了半天,直夸一凡妹妹漂亮得象个小仙女,我就想,宋部长一定躲在背后暗笑。”

        宋朝度还是被夏想的神态逗得大笑:“我虽然没有去你的订亲仪式,不过具体情况还是了解一些的,不错,很成功,很让人吃惊。”他放下鱼杆,站起身来,直了直腰,用手一指远处的田地,“走,去庄稼地里,散散步。”

        夏想就起身陪宋朝度走向田野。

        走了几步,宋朝度说道:“国庆期间,我在京城……”

        夏想微微一愣,果然被他猜中了,宋朝度和高成松一样,国庆期间都在京城活动,看来,二人说不定还短兵相接了。

        “沈复明的问题,上头已经有了结论,开除党籍,免去副省长职务,判刑。但在对待高成松的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下,那个人保高的力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大,而为了上位,我身后的那个人,又不得不做一些让步……”宋朝度的口气有些无奈。

        夏想吃了一惊:“那高成松就高枕无忧了?还依然在燕省横行霸道?”

        宋朝度缓缓点了点头:“问题的关键在于,厉潮生的案件还没有突破口……我手头的材料,还不足以铁证如山地扳倒高成松,但厉潮生就是死硬,一个人抗下了全部问题,他也是一个人物。邢书记告诉我,比较棘手,除非厉潮生开口说出他和徐德泉之间的来往,拿出铁证,一旦拿下徐德泉,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很容易就说出内情……现在的情况是,上头有人也承认高成松有问题,但以高成松问题不大来保他,如果此时厉潮生案件获得了突破,拿下了徐德泉,说不定就会成为压倒高成松的最后一根稻草!”

        说来说去,关键人物还是厉潮生。听宋朝度的分析是,如果由厉潮生牵连出徐德泉,徐德泉再咬出高成松,以徐德泉市委常委的身份,足以给高成松以致命一击,让背后保他之人无话可说。

        厉潮生这么嘴硬,一个人抗上所有罪责,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徐德泉,究竟是什么原因?对了,游丽还没有抓获归案,厉潮生和他的老婆只有一个女儿,一定是徐德泉答应了他什么,估计是替他照顾好游丽母子,让他的儿子有一个不错的未来……“厉潮生的事情,我再想想办法……”夏想考虑再三,觉得还是从游丽身上下手,他又想到了别的问题,就又问,“我听到传闻,说是吴才江有可能来燕省任组织部部长,宋部长怎么看?”

        宋朝度无奈一笑:“要是以前,高成松肯定会竭力反对空降,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巴不得京城来人到燕省来搅乱局势,何况又是吴家的人?他首先会同意,至于其他的常委是不是反对就不好说了,我的看法是,高成松不倒,恐怕吴才江上任的可能性很大。”

        夏想不由苦笑,现在倒好,一切都和高家是不是倒台挂上了钩,看来,还得好好和高建远过过招,于是他又问道:“那您手中有高建远的材料,难道也没有交上去,让上头看看?”

        宋朝度摆手:“时机不到,上头已经不太耐烦了,我就没有再提此事。只有等找到高成松的确凿证据后,再提高建远的事情,才能一击得手。”他走到一株野草面前,伸手拨下,拿在手中,反复说道,“最后一根稻草,最后一根稻草,不要小看小小的一根草,有时候,还真的不好找到。”

        夏想无语,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太好的办法,说不出更好的话……当然,他的计划还要继续实施,继续留住高建远,他坚信,事情总有转机的一天。

        因为是周五,当天夏想没有再返回安县,而是去了曹家。曹殊黧也放学回家,和夏想说笑了一会儿,吃过晚饭,就又让夏想陪她散步。夏想很听话地陪她转了几圈,然后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严小时的电话,和高建远约好上午十点在西水别墅的项目部见面。夏想开车赶到项目部的时候,才九点半,他也没有电话通知严小时,而是选择四处转转,观察一下项目的进展情况。

        夏想是有意要从侧面了解一下现在领先房产的真实处境。

        西水别墅项目基本上处于半停工状态,尽管有一些工人还在忙碌,但作为专业人士的夏想,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在假装干活,实际上就是做做样子给外人看,再看远处的重型机械和大型吊车,都处于停工状态。

        夏想又随意走访了几名工人,简单问了几句,得知领先房产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发过工资了,还欠了大批材料费用,现在的情况下,基本上严总也很少露面,故意躲着不出。不过大家也都知道领先房产有后台,也不敢大闹,只好忍气吞声,求爷爷告奶奶一样,求领先房产给结算费用。结果还是一样,没钱。

        十点的时候,一辆奥迪TT驶入了项目部,严小时和高建远从车上下来。

        夏想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高建远了,见他瘦了不少,眉宇之间还有一些忧虑之色,不过还是强作从容淡定地和他握手,心里就对高建远的作派多了几分不屑。

        一见没有前景,就想携款私逃。一听说有了机遇,还要抛头露面,假装若无其事地和他曾经暗下毒手的人再次合作,高建远的绅士风度,还真是**裸地一种讽刺。

        夏想的笑容也显得很真诚:“建远,好久不见,一向可好?看你精神还算不错,为你感到高兴。”

        高建远也笑,尽管在夏想眼中,他的笑容有些勉强,不过他依然彬彬有礼地说道:“承蒙挂念,非常感谢。最近一直还好,当然,生意上的失利也是因为我的决策失误,今天特意请你前来,希望能为领先房产再指明一条光明大道。”

        高建远说得很淡然,很随意,好象是夏想就该为他服务一样,好象夏想天生就欠了他许多。

        不经意间,夏想注意到高建远的目光在他和严小时之间来回穿梭,心里明白了几分。原来高建远怀疑自己和严小时之间有什么,所以他才会认为自己肯下力气帮他,也是因为自己色胆包天的缘故。

        好吧,就暂时先当一次色狼也无妨,只要能留住高建远,能从中套出有价值的信息,就足够了。

        夏想就转身对严小时笑道:“小时今天好漂亮,我就发现,你最善于化妆,总能化得淡无痕迹,又平白增添几分秀色。”

        严小时今日一身职业女性的打扮,长裤收腰上衣,一派丽人形象。她确实施了淡妆,微微加了腮红,画了眼影,但因为极淡,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也怪了,夏想每次都能看出她化了妆。

        夏想也是跟后世的广告学的,曾经有一段时间总播放一个广告,有一个女人从电视画面中走来,总是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谁都看不出来我化了妆……夏想看了之后就不服气,就天天研究女人是如何化妆的。经过一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努力,他终于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出女人是不是化了妆,不管她的粉多薄,不管她的香水多淡,不管她的眼影多浅,他眼光一扫,就一览无余。

        严小时还是第一次听到夏想当面夸她,不由的脸上一红,浅红加腮红,更显羞涩娇美之态,她轻抿嘴唇,很开心地笑道:“谢谢夏县长夸奖。”

        二人之间的互动落在高建远眼中,他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夏想果然是个色狼,又打起了严小时的主意,说不定二人之间早就有了奸情,要不夏想怎么会急巴巴地过来帮她收拾烂摊子?

        高建远对严小时无爱,他不喜欢她的柔媚,相比之下,更喜欢连若菡一样的女子。不过一想到连若菡因为夏想而远走美国,心里更是恨得想要收拾夏想一顿。不过比起夏想能让领先房产走出目前的困境的本事,女人的事情还是暂时放一放为好。

        到了项目部办公室,严小时就将西水别墅的全部资料拿了出来,交给了夏想。

        夏想随意翻看了一会儿,忽然抬头直视高建远,问道:“建远,你信任我吗?”

        高建远愣住,不解夏想为何会有如此一问。片刻之后,他还是笑着点头:“当然,我一向对你信任有加,要不怎么会坐在这里,和你畅谈领先房产的前景问题?”

        夏想对高建远一脸标准的绅士笑容,早已有了免疫力,他就答道:“信任就好……我其实想看的,是领先房产的真实帐目。”

        高建远没想到夏想会提这个要求,一脸惊愕地看向了严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