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4章 一石二鸟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4章 一石二鸟

    作品:《官神

        崔向还没有猜测到陈风的用心,市委组织部部长方进江就向市委提交了建议,基于干部异地交流的原则,拟将安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强江海调任景县任常委、副县长,请市委批准。

        看了方进江的报告,崔向哑然失笑,好你个陈风,玩了一手暗渡陈仓,原来故意设下一个陷阱,就是为了挪开强江海,给夏想让路?不就是搬开一个强江海吗?至于故弄玄虚非要绕一个大弯子吗?

        强江海是谁,崔向没什么印象,他笑完之后,想了想,提笔批示:“已阅,转鹏飞同志查阅!”

        崔向嘲笑陈风有点小题大作了,认为陈风肯定是觉得自己会本能地排斥夏想,如果直接提出调离强江海为夏想让路,自己会故意压下不放,所以才来了一手欲擒故纵,明显是看轻了自己。崔向暗笑,他好歹也是省委常委,堂堂的燕市市委书记,就算对夏想不是很欣赏,也不至于故意压着不放,不提拨夏想。他要对整个燕市和省委负责,考虑问题不得不全面一些。

        崔向非常痛快地批示了方进江的报告之后,王鹏飞也迅速批示,书记、副书记以及组织部部长都一致通过,提交常委会时,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很顺利就通过了表决。

        崔向不知道的是,调强江海到景县,是陈风在为江天铺路的同时,又顺利解决了夏想的问题,可谓一举两得。

        计策,其实还是江天想出来的。

        因为江天上任在即,却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建设厅厅长武沛勇有意安插自己人到景县,看中的正是常委、副县长的位子。江天也旁敲侧击打听到,武沛勇的这个亲戚,不学无术,在建设厅任副处长,据说说话办事颇有武沛勇的风格。

        正好景县的常委、副县长调离景县,空缺出来一个不错的位置,武沛勇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打起了景县的主意。江天到景县上任,正心中忐忑不安,担心做不出政绩,再放这样一个人物在身边,他愿意才怪。

        江天就详细地分析了一下局势,觉得夏想帮了自己不少,自己也该帮他解忧,就经过一番思索,设计了一出漂亮的暗渡陈仓之计。

        陈风也正有心趁此时机,扶夏想上位,要不夏想至少还要熬上一年才能配常委。他听了江天的计划,仿佛才认识江天一眼,盯了他半晌,才说:“江天,跟了我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也是一个非常有政治头脑的人。”

        江天见陈风一脸严肃,以为陈风生气了,忙惊慌地说道:“我其实还是为了替夏县长着想,他是您最欣赏的干将,也帮了我不少忙。”

        “是你姐夫的事情吧?”陈风笑了,及时敲打了江天一下,“夏想帮你姐夫,不过是举手之劳,也算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你倒一直记在心里。”

        江天头上隐隐渗出汗珠,他不象夏想在陈风面前随意,能随时摸透陈风的喜怒哀乐,他有时把握不准陈风的喜怒,说白了,还是有点怕陈风,又听陈风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忙说:“我上学的时候,全是姐夫供我学费和生活费,做人不能忘本,帮我姐夫的人,就和帮我没有两样。”

        “不能忘本?说得好,希望你不管走到哪里,不管走到哪一步,都牢牢记住这一句话!”陈风其实对江天还是有感情的,只是唯一不欣赏他的一点,就是他在自己面前放不开,有些局促,这么多年了,一直如此。江天能力也有,眼色也有,办事沉稳,又心细,在官场上属于稳扎稳打的类型,只要一步步坚定地走下去,总有出头的一天。

        江天听了陈风的这句话,一颗心又放到了实处:“陈市长,请您放心,您对我的栽培,我永远铭记在心。”

        “我相信你!”陈风从江天肯下力气帮夏想的事情上,也看了出来,江天确实值得信任。

        于是陈风就联合方进江演了一出好戏,最后成功地骗过了崔向,让武沛勇的愿望落空。当然,至于武沛勇如何大发雷霆,如何大骂崔向,就不是陈风所操心的问题了。陈风也不是故意让崔向惹祸上身,反正崔向和武沛勇之间的矛盾早就是公开的秘密,那么让崔向间接地破灭了武沛勇的美好愿望,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于市里发生的一切,夏想还太清楚,他也正好来到市里,要和高老见面,事关远景集团的长远发展,不得不慎重对待。

        本为约好要在远景集团的办公大楼见面,到了市里之后,又接到高老电话,说是最好到森林公园会面,夏想就转道到森林公园。

        到了公园,高老还没有到,他就先到了里面,四处转了一转。

        森林公园内,除了树木就是湖泊、假山,建筑物很少,莲居是连若菡单独辟出的僻静之地,并不对外。夏想花了十几分钟将森林公园的规划图研究了一下,心中就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以森林公园的规模,闲置的地方也确实不少,想要兴建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绰绰有余,有足够的场地和空间。但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将疗养院和会议中心修建得既幽静又安全,还不能与外面的景致太隔绝开来,否则也体会不到闹中取静的妙处。

        省里也好,市里也好,大小领导们,他们需要的是一种宁静和放松,但不是与世隔绝,既要做到安静惬意,又要感觉到距离闹市仅一步之遥,就需要高超的技巧了。

        夏想想了又想,一个思路慢慢成了形。

        让夏想意想不到的是,高老不是一个人前来,居然由高晋周陪同。

        高老一见夏想,就亲热地拉住他的手,说道:“小友,你比我早到十几分钟,是不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思路?我一路上一直在考虑如何才能做到闹中有静、静中有闹的雅致,应该说,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的建筑设计不是难题,如何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才是重点。”

        高老果然是高老,一语点破关键之处。

        夏想先向高老问了好,又向高晋周问好,才说:“高老所想,也正是我刚才一直在考虑的重点。我觉得,在树林之中辟出一块空地修建疗养院,然后再间隔几百米远,同样还是在林中修建会议中心,疗养院和会议中心之间,修建两条林间小道……”

        高老越听,眉宇间的喜色越浓,听到最后,哈哈大笑,回头对高晋周说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高晋周一脸佩服的神情,点头说道:“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爸,不怪你这么喜欢小夏,他确实厉害,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

        夏想一脸惊奇:“真的?我的思路又和高老的奇思妙想撞车了?”

        高老连连点头:“路上晋周还跟我打赌,说你不可能猜到我的想法。我说不是猜,是在同样的条件下,一个成熟的设计师,一个有才华的设计师,都会充分地利用自然环境,化腐朽为神奇……结果怎样,还是被我说中了,小夏,你不当我的弟子可惜了。你当了我的弟子,我保你的设计在国际上都能获得大奖。因为我发现,在同样的情况下,你的设计思路总有一种超前的精神,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而且每一个想法,总有点睛之笔。”

        夏想一脸惭愧,他所能想到的地方,全是后人以花费了无数金钱和时间为代价,所换来的惨痛教训,他不过是提前拿了过来,据为己有罢了。

        夏想的惭愧落在高老眼中,就成了谦虚。高老暗暗点头,他原以为夏想经过一番波折会有所消沉,连若菡离开燕市会给他带来巨大的打击,不成想,他依然从容淡定,而且从他的设计思路上可以看出,夏想还是以前的那个夏想,依然有着不凡的眼光和超前的思维,完全没有被混浊的官场剥夺了才气。

        夏想就陪高老在森林公园散步,边走边对实地说法,比如这里修建什么,那里修建什么,等等,如数家珍的样子让高老不住赞叹,如此年轻就胸有丘壑,他果然没有看错夏想。

        差不多说了一个多小时,夏想说得口干舌燥,终于累了,笑道:“高老,我滔滔不绝说了半天,班门弄斧也弄够了,该歇息一下了……”

        高老意味深长地笑了:“小夏,不是我说你,你确实太厚此薄彼了。以前远景集团请你设计森林公园时候,你可是推三阻四,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才答应下来,而且也没见过这么卖力!今天表现不是一般的好,是什么原因呢?”

        夏想嘿嘿一笑,高老也是老小孩,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看了高晋周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不是连总没在燕市,她委托我多照顾高老,我怕高老费心费力,万一累着了就不好了,所以就替高老多操心一些,多想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