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0章 先做人后做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20章 先做人后做事

    作品:《官神

        邱绪峰的想法是,反正以前也向夏想退让过,再让一次步也没有什么。他把心一横,也顾不上再要什么面子。官场上,面子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施舍的。

        夏想不知道幕后的弯弯道道,他对邱绪峰一低再低的姿态也是十分纳闷,如果说邱绪峰心机深沉,也犯不着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面前低头,好象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好歹人家也是安县的二把手,是县长。

        夏想坐在邱绪绪旁边,一向不怎么抽烟的他,主动递给邱绪峰一根烟,又替他点上,说道:“邱县长,在安县,我们年纪相仿,又都在政府班子共事,您是领导,我是副手,要有矛盾,也是我做得不对,哪里有您给我道歉的道理?传了出去,好象我这个人多嚣张多张狂一样,是不是?”

        夏想的话不无道理,邱绪峰心里什么都明白,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局势总朝有利于夏想的方向发展。如果他早知道今天,何必多打一个电话,向吴家揭露夏想和连若菡的关系?不过说来说去,还是吴才江太坏,要不是他抛出一个大大的甜果果,自己怎么会上当?怎么会一见到连若菡的漂亮,就有了想法?

        现在想想,还是太年轻,太冲动。不就一个女人?女人再漂亮,也没有前程重要。要是当时能看开,管他夏想和连若菡是什么关系,就算他们生了一堆孩子,也是他们的事情,和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现在倒好,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起点,连若菡和自己还是没有一毛钱关系,却得罪了夏想,还有可能被吴才江卸磨杀驴。

        邱绪峰就觉得自己跳进了一个陷阱,想要爬,却怎么也爬不出来,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夏县长千万别这么说,有些事情确实是我有愧于你……”邱绪峰咽了咽唾沫,还是没有把真相说出来,他不敢说出来,怕最后传到吴才江耳中,就又诚恳地说道,“这么说吧,以前的事情,我们就不再提起,以后的事情,我们同心协力,把安县治理好,既出政绩,又要为老百姓做出实事。我也说实话,李书市调走,我接任书记,我会大力推荐盛县长扶正,然后再推荐你担任常务副县长,高配常委。我们三人一起,在几年内都用心做好本职工作,共同把安县的经济建议搞上去,也为自己的履历,写上漂亮的一笔。”

        夏想看着邱绪峰一脸的真诚和决心,心想别不是他回京城听到了什么风声和传闻,才及时调整了策略,由和自己暗中对抗,变为表面上的分工合作?不过不管怎样,邱绪峰的态度还是让夏想十分受用,尽管他并不完全相信他是出于真心,但能有这样的一个态度,也实属不易。

        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但邱绪峰能有精诚合作的态度,夏想必须配合。他也明白邱绪峰肯定心中不情愿,但人家身为领导能放下面子主动向自己示好,自己不再配合工作,那么传了出来,是自己不会做人,也不懂人情世故,会被上级领导看轻。

        夏想一脸凝重,认真地说道:“就象邱县长所说的,以前也许在工作上,我们都有过意见不统一的地方,今后我会大力改正。我也会一心扑在工作上,配合您把安县的经济搞好。”

        邱绪峰站了起来,紧紧握住夏想的手:“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我们就说定了?以后求同存异,一切都是为了安县的经济发展,一切为了政绩。”

        邱绪峰也确实说出了真心话:一切为了政绩,夏想虽然不敢自称有多高尚,因为他知道,在官场上,单纯地追求高尚而不讲究手段,充其量是落一个海瑞的下场。人在社会上,不可能做到官清如水,更不可能做到举世皆浊我独清,只能是和光同尘,否则想要施展心中抱负绝无可能。

        而且事实也证明,天天将廉洁奉公放在嘴边的官员,一向标榜自己如何一心为公的人,却往往是一个大贪官。现实就是,想要为老百姓做出实事,就要敢于和一堆以权谋私的官员做斗争,也只有将拦路虎拿下,才能大展手脚,否则所有的设想只能是空想。

        人事,人事,人事的意思就是说,先做人后做事,也可以理解为,先琢磨人,后琢磨事,因为事情都是人在做,连人都琢磨不透,如何成事?

        送走邱绪峰,夏想一个人想了半天。邱绪峰的态度大变,肯定有深层次的原因,但究竟背后发生了什么,他猜不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是京城之中有了风声传出。

        他决定还是找李丁山谈一谈。

        方格正在帮李丁山收拾房间,李丁山也在动手打扫,看样子还乐在其中。夏想过来伸手拿过拖布,笑道:“李书记把打扫房间当成了锻练身体,所以才不觉得累,方格你要多学着点,做任何事情都当成一种放松,当成一种乐趣,就不觉得是负担了。”

        方格腆着脸笑:“如果天天有美女找我,我也不会当成负担,我也会乐在其中。”

        夏想立刻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诫他说道:“年轻人,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美女也是非常麻烦的一种动物,到那个时候,你就会悲哀地发现,你已经真正长大了。”

        李丁山哈哈一笑:“小夏这是有感而发,经验之谈,记下,方格,一定要记在心里。”

        说笑几句,夏想就将刚才邱绪峰的表现说了出来。

        李丁山没想那么多,直接说道:“他要合作,那就好好合作了。光说不算,要拿出足够的诚意和决心来,还要看具体行动。虽然政府班子的分工有所调整,你身上的担子重了,下一步还要看他是不是插手过多,是不是乱指挥,等等,只要他是真心愿意把安县的经济搞上去,我是举双手表示欢迎。”

        没有人比李丁山更迫切地想要搞好安县的经济。

        说话间,外间的电话响了,方格急忙去接,片刻后回来,小声问道:“是邱县长,问您有没有时间,他想过来汇报工作。”

        李丁山看了夏想一眼,冲方格点点头:“请他过来。”

        夏想想要回避一下,李丁山摇头:“不用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大家都心里有数,再躲躲闪闪的反而不好,你在也好,正好在一起谈谈下一步如开展工作。”

        夏想忽然想到了梅晓琳,就提议:“要不也请梅书记上来,正好把各方面的事情都说一下,我们也算小范围内开了个讨论会。”

        李丁山刚一点头,方格一溜小跑就出了门:“我亲自去请。”

        二人见状,相视一笑,摇了摇头。

        邱绪峰来后,刚夏想也在,没有一点惊讶,点了点头,和李丁山寒喧几句,才步入正题:“李书记,关于安县经济的下一步发展,我有了一个初步的构想,想向您汇报一下。”

        李丁山递上一支烟,呵呵一笑:“来,说说你的想法,我也正好有个想法,看看我们的想法是不是不谋而合。”

        邱绪峰接过烟,夏想就帮两位领导点上,就听邱绪峰说道。

        “现在由夏县长分管城建和旅游,以后就由他主抓三石风景区和度假村,我也相信他的能力能完全操作好这两个项目,就不用李书记和操心了。厉潮生的私矿现在收归到了县里,我的意思是,我来主抓私矿的改造和进一步开发,联系下游的销售部门,将私矿规范化、规模化,也能带动安县的经济上升几个百分点。我也想好了名字,就叫安县石灰石矿业——不知道李书记和夏县长有没有什么意见?”

        邱绪峰是以一副商量的语气,以一种协商的口吻说出了这番话,态度确实足够诚恳。

        本来夏想和梅晓琳商量好,是让梅晓琳联系下游的销售渠道,但邱绪峰既然提了出来,又摆出一副真正做实事的姿态,他无话可说。梅晓琳毕竟是县委副书记,不好名正言顺地插手政府事务,邱绪峰才是政府一把手,县里的第二号人物。

        李丁山没有什么意见,他对邱绪峰的想法持赞成态度:“我支持邱县长的想法。”

        夏想也点头说道:“本来梅书记也热心于此事,不过还是让邱县长具体操作更方便一些,等下她来了,需要和她说明一下。”

        邱绪峰“嗯”了一声,又说:“旦堡乡的果树遗留问题,就得麻烦李书记亲自抓一抓了,我对农业方面还不太熟悉,不象李书记有经验,就得辛苦您了。还有,在旦堡乡、三石乡的山区,都陆续发现了一些有经济价值的土地,只需要简单地平整和改造,就能转变成农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距离山村太远。我仔细研究过了,又参考了别的县的经验,觉得将土地改造之后,用来种植经济果树最适合,比如枣树、核桃树和柿子树,也可以以承包荒山的形势,发挥当地农民的积极性,让他们自己开垦荒山……”

        李丁山对农业最感兴趣,他觉得,能从荒山之中开辟出一块可以耕种的农田,是一件非常有成就的事情,就如同点石成金的神奇,一听邱绪峰考虑得如此周全,他大喜过望:“邱县长,好主意,好主意呀。你还说对农业不太熟悉,照我说,你现在也是半个农业专家了。行,这件事情我就抓了,秋天到了,秋收之后到冬天之前,有一段时期正好可以用来开辟荒山,具体如何实施,我到时再找相关负责人谈话。”

        夏想看到邱绪峰不动声色的样子,心中暗暗佩服他果然是个人物,不但能屈能伸,还想得非常周全,并且充分了解每个人的性格,投其所好,看似是以低姿态示人,实际上还是暗中握住了主动权。他对邱绪峰下了结论,是一个做大事做实事并且能够成事的人!

        门一响,梅晓琳进来了。

        梅晓琳穿了一身藏蓝色衣服,直筒裤,收腰直衣,如一株白杨一样,亭亭玉立,给人非常干净和挺拔之美。夏想就发现,梅晓琳特别喜欢蓝色。

        梅晓琳依次和李丁山、邱绪峰打过招呼,才对夏想说:“夏县长,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夏想点点头,心想梅晓琳还真是不注意细节,这样的事情,一会儿下楼再说也行,非得当着邱绪峰的面说出来?

        不过邱绪峰脸色没有一点变化,仿佛没听见一样。

        李丁山就将刚才三人商量的事情一说,梅晓琳不经意看了夏想一眼,见他没有什么表示,就说:“私矿就交给邱县长也好,相信他比我更能做好这件事情。”

        邱绪峰笑了笑:“京城将要召开大会,到时党务一块儿的工作就会多了起来,深入学习领会文件精神,切实做好贯彻落实工作,也够梅书记忙了……”

        梅晓琳点点头,没说话。

        邱绪峰见时机成熟,就抛出了今天前来的最大的诚意,也是他向夏想示好,借以获得李丁山和梅晓琳支持的最大砝码:“厉潮生落马,常委们就成了12人,少了一个。我觉得夏县长虽然年轻,但他有能力又人脉广,能够担当起重任,所以我建议我们联合向市委提议,让夏县长高配常委。”

        此话一出,李丁山也是微微动容,眼光复杂地看了邱绪峰一眼,心想看不出来邱绪峰这么大度,竟然主动提出了让夏想高配常委,也算是做出了巨大让步。

        梅晓琳才不会多想邱绪峰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她连忙点头说道:“我也有这个想法,我提议旦堡乡乡长房玉辉接任党委书记职务,但不再适合高配常委,毕竟旦堡乡出了大事,需要一个平稳期。”

        李丁山对夏想高配常委,当然不会反对,不过他却有一丝担忧:“市里未必会同意就地提拔常委,有可能从外地调来。就算不从外地调一个过来,对夏想高配常委,恐怕也持反对意见。因为政府班子里面,已经有两个副县长高配常委,再加上夏想,三个副县长都是常委,不符合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