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15章 来了一名省委常委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15章 来了一名省委常委

    作品:《官神

        高老和众人寒喧完毕,才对夏想和曹殊黧说道:“可喜可贺,一个是我的忘年交小友,一个是我的得意弟子,天作之合,金玉良缘,欣慰,无比欣慰。”

        夏想和曹殊黧一左一右搀扶着高老,送他到雅间就坐。高晋周还不忘冲众人抱抱拳,说道:“大家都坐,别客气,我现在的身份就是夏想的朋友,可不是副省长……”

        在座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心想,今天算是不虚此行,算是真正的大开眼界了。本来一开始见到市里的几位主要领导出现,众人已经议论纷纷,都在猜测夏想是不是京中有人,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背景,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面子?等到高晋周再出现时,众人都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连副省长都亲自前来,还有什么好说的,夏想肯定是京中有人,否则以曹市长的面子,肯定请不动这么多省市两级领导。

        高晋周入席,不敢坐在上座,最后大家一致推举高老坐在上首,高老也不客气地坐下,笑道:“我年龄最大,就算倚老卖老坐在上座,想必大家也不会有什么不满?晋周,虽然你是副省长,不过你年纪最小,就别当自己是副省长,来,给大家倒酒。”

        话虽这么说,众人谁敢让副省长亲自倒酒?众人非要推让,高晋周不肯,半真半假地说道:“大家就别为难我了,我这个副省长在我爸面前不但没有一点权威,还和小学生一样。既然他老人家发话了,我不倒酒的话,回去后肯定挨训。”

        众人都笑,只好由他。

        如此一来,众人围坐在一起,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倒也是难得地轻松,说笑间,似乎都忘记了以前曾经发生过的不快。

        高晋周暗暗下定了决心,以后见机行事,在听从家族指示的同时,又必须自己打好坚实的基础,所以尽管家族对夏想不满,但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夏想合作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徐德泉虽然并不认为高晋周在省里有什么影响力,但也知道他来自京城,既然能空降过来,必然有强硬的后台,而且还这么年轻,肯定想在燕省大干一番,而看他的父亲高老和夏想关系之密切,真如忘年交一样亲切,这么说来,高晋周也是夏想的关系网之一了?

        徐德泉的目光充满了妒意看向夏想,心想难道他一个小小的副县长还真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就让他嚣张几天再说,等高书记从京城回来,国庆过后,肯定会有收拾你的机会!

        推杯换盏之间,众人有说有笑,徐德泉却是强颜欢笑,如坐针毡。有心现在离开,又没有太好的说辞,又想听听众人都说些什么,所以坐在这里是左右为难。

        夏想笑逐颜开地向众人一一敬酒,气氛热烈,雅间内也是一片欢腾,平常威风八面高高在上的省市领导们,今天都好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人人都开怀大笑,似乎都有天大的喜事。

        过了一会儿,夏想和曹殊黧一起,又从旁边的雅间叫来夏天成和张兰,夏安和许宁也跟在身后,这边有曹永国、王于芬以及曹殊君,算是两家人聚齐,一起向在座和各位省市领导敬酒,以示答谢。

        夏天成和张兰自从陆续见到燕市的几大领导出现之后,就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燕市的市长是副省级干部,也就是说,比单城市的市长还要大,咋也这么平易近人,对夏想就这么好呢?

        还有那个年轻的副省长,他对他爸可是孝敬得很,言听计从,可是他爸对夏想也是好得很,落在夏天成眼中,他甚至能看出高老对夏想说话时,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慈爱,和他看夏想时,没有什么两样。

        夏天成就心想,了不得了,不得了了,夏想现在不但和市长关系好,还和副省长有关系,真是天大的荣幸,天大的喜事。

        和夏天成的诚惶诚恐相比,张兰干脆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儿子出息了,一飞冲天了,反正她就这一个念头,至于谁的官大谁的官小,她一概不管,她只是越看曹殊黧越欢喜,越看越觉得她长得好看,就觉得娶了这样一个漂亮贤惠的媳妇,真是天大的福气。

        而夏安和许宁都是一样的心理,了不得了,以后得好好干,好好孝敬爸妈,只要让哥哥高兴了,他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前程一片光明。尤其是许宁,现在对夏想的敬畏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想起自己父母稍微有点小关系就得意洋洋的样子,再和夏想一比,人家连副省长都称兄道弟了,也从来不说,什么是差距?这就是天大的差距!

        当夏天成为首,带领全家人给大家敬酒时,高老首先站起,笑呵呵说道:“夏老弟——我比你年纪大,叫你一声老弟你不介意吧?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很有头脑,在设计方面有天赋,我好几次想收他当弟子,可惜呀,他心思不在这个上面。我现在和他是忘年交,也当他是子侄一样看待,你没有意见吧?”

        夏天成呵呵直笑:“没意见,没意见。有高老照看着他,我放心得很。他要有做得不对的地方,高老,还有在座的各位领导,该批评就批评……”

        陈风上前握住夏天成的手:“老夏,你得替我批评批评夏想……”

        夏天成被陈风握住手,有点忐忑不安,又有点受宠若惊,忙说:“陈市长尽管说,我肯定批评他。”

        陈风哈哈一笑:“这个小夏呀,就是有时候太保守了,其实应该步子再大一些,要敢冲敢闯才更好。”

        夏天成就转头对夏想说:“你也听到了陈市长的话,以后好好干,知道不?”

        夏想在老爸面前也是老实得很,老实地答道:“是,我记下了。”

        陈风拍了拍夏想的肩膀:“看来还是老爸面子大,在我面前,你从来没有这么老实过。”

        当着众人的面,陈风这么说,就是十分亲切的意味了,夏想不好说什么,只好憨笑。

        一时间,气氛还算融洽,徐德泉混在众人中间,心中憋闷却又没有办法,今天本来是想找夏想出出气,没想到,是过来找气受。

        夏想正和众人说话,忽然有人敲门,进来一人,说是外面有人找他,他出去一看,冯旭光站在外面,笑呵呵地说道:“还想偷偷摸摸地躲过我,没门!既然你不够朋友,别怪我不带礼物给你。”

        夏想上前打了他一拳:“真小气,没礼物不让吃饭。”

        冯旭光偷偷朝雅间内看了一眼,然后又将夏想拉到一边,小声说道:“我叔叔也来了,你面子还真大。”

        夏想还真是吓了一跳,马万正可是省委常委,同样是副省长,比起高晋周可是份量重了许多。他急忙问道:“马省长在哪里?”

        “在楼下……”冯旭光也没隐瞒,说了实话,“本来今天叔叔找我有事,要一起坐一坐,我就意外听到了你举行订亲仪式,然后就要过来。他想了想说,他也要凑凑热闹,我就和他一起来了。不过他不能和我一起出现,我就先上来打个招呼,你也好做到心里有数。一会儿叔叔上来,他会说是在楼上用餐,无意中听到你在这里举行仪式,就过来看看……”

        夏想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马省长需要一个台阶,需要做做样子给大家看,尽管有时候真真假假,别人未必会相信,但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如此,信不信,都得要做出来,所以他也要配合马省长演戏。

        夏想就安排冯旭光到孙现伟、沈立春的桌子就坐。冯旭光和沈立春一见如故,不一会儿就聊得十分投机。

        夏想悄悄将消息透露给了曹永国,让他有心理准备。曹永国一听马省长也要过来,着实吓了一跳。

        官场上,县委常委对市委常委无比敬畏,任命县委常委要经市委常委会讨论。同样,市委常委对省委常委也是心怀敬意,对于曹永国这一级干部的升迁,是事事都要提交省委常委会讨论的,所以对于马省长能来,他是又惊又喜。

        曹永国对夏想是越来越喜爱,他自然心里清楚,不说高老和高晋周的出现全是看在夏想的面子,就是市里的几个头头,之所以前来,也是因为夏想的原因多一些。

        曹殊君以后是指望不上了,还好,曹家生了一个好女儿,更好的是,女儿找了一个好女婿。

        曹永国还没有想好要不要通知陈风一下,眼光一扫,就发现一个身影出现在的楼梯口。尽管他从电视上见过的次数,比见过真人的次数还要多,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来人正是马万正。

        马万正犹如闲庭信步一般,安步当车来到夏想身后——夏想其实早就看到了他,却假装没有发现——马万正就亲切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小夏,还真是你?”

        夏想忙回头一看,顿时一脸惊喜,说道:“马省长,怎么是您?”

        夏想的声音不大,但大厅之内的人群,个个都对官职的称呼无比敏感,夏想一开口,就立刻有人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回头一看,顿时惊叫一声:“马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