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06章 意外插曲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306章 意外插曲

    作品:《官神

        “好,太好了,谢谢你……表哥。”一声表哥叫得又柔情百转,严小时也是非常懂得利用自己优势的女人,她又问道,“如果我去参加你的订亲仪式,欢不欢迎?”

        怎么都愿意凑热闹?夏想想了想,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就说:“随时恭候大驾光临。”

        下午陪父母在燕市四处转了转,晚上给曹殊黧打了一个电话,简单说了说明天的过程。其实只是一个订亲仪式,也不用太正规了,不过夏想和曹殊黧还是要早一些赶过来,迎接客人。

        3号一早,夏想早早起来,在父母的监督下,穿上西服打上领带,又对着镜子照了几照,自我感觉还算满意。夏天成就在一旁夸道:“到底是我的儿子,确实挺帅。”

        许宁看了看夏想,又看了看夏安,摇头说道:“都是一个爹娘生的,为什么夏安你没有大哥帅?你要是再帅一点,该有多好。”

        夏安有了车,也和所有男人一样,有了底气,气势地说道:“我再帅一点,班花就跟了我,还能轮得上你?”

        许宁气坏了:“别自恋了,你别忘了,是你一直在追我。而且我为了你,还和家里翻了脸。”

        夏想就笑:“行了,别吵了。夏安,许宁对你一直不错,你以后不要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知道不?”

        夏安就怕夏想,低下头:“知道了,哥。”

        9点多的时候,夏想开车拉一家人赶到燕京大酒店门口。

        夏想来得早,正好看到门前的停车场有一个空位,就一顺方向盘,要停车,没想到突然就从旁边杀出一辆跑车,一声紧急刹车声响起,硬生生抢在夏想面前,停在了车位里。

        因为跑车过于抢道,夏想猝不及防之下,猛然刹车,一车人都吓得不轻,许宁更是惊叫出声!

        明明停车场车位还有许多,跑车非要抢车位不说,还不管不顾,别了他一下,夏想就有些生气,一把推开车门,跳下车,怒气冲冲地对跑车里的人说道:“你怎么回事?有你这样停车的没有?”

        车门推开,从里面下来了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他嚼着口香糖,轻蔑地看了夏想一眼:“别以为开一个京城牌照的车,就觉得牛气得不行?知道今天这里有什么活动不?今天有重要人物在这里聚会,你这破车最好挪远一点,否则到时惹了谁,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夏想哑然失笑:“你是谁?你来参加订亲仪式?”

        夏天成从后面走过来,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劝夏想:“老大,旁边还有车位,别跟人家抢,说不定人家有急事,让他一让就不行了。”

        年轻人翻了一下白眼:“让一让?不让也得让,你以为这里什么地方?今天第二层我全包了,你们要是来这里吃饭,最好换一家饭店,因为……对不起,今天不对外营业。”

        夏想见他阴阳怪气的,而且看样子是一个富二代,也懒得和他一般见识,回身就去开车,准备停在旁边。不料年轻人又说了一句:“喂,老头,好好管管你儿子,你看他那样,开一辆路虎就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车了?屁,还没我的法拉利贵!以后让他长长见识,别以为燕市没厉害人物,别以为京城来的,就能在燕市横行霸道。”

        这话如果是送给邱绪峰来听,也挺合适,肯定可以把他气得暴跳如雷,本来夏想听了,也不觉得刺耳,因为他不是京城来的,所以没什么感觉。但年轻人喊老爸“老头”,而且还是非常轻蔑的口气,他就顿时火大,大好的日子要被一个小无赖给搅了,也是晦气,就回头说道:“你最好现在离开,否则晚了别后悔就行。”

        “我靠,你以为你谁呀?跟我敢这么说话,是不是不想混了?”年轻人挽袖子要冲过来,看样子还想动手。

        夏想冷笑一声,挡在老爸面前,冷冷问道:“先说说你是谁,省得打了你,让你爸脸上无光。”

        “我爸在燕市,谁不端着供着?敢跟我较真,告诉你小子,你今天要倒霉了。”年轻人一张嘴,把口香糖吐在了夏想的脚下。

        夏想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正想打电话,就听见李红江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谁这么嚣张,敢跟我老弟过不去?小子,你是不是吃多了撑着了?妈的,不就是一辆法拉利,装什么蒜,来几个兄弟,给我把法拉利翻过来,让它来个底朝天!”

        李红江话音刚落,就从远处的车上下来七八个人,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大步流星来到法拉利面前,七八个人一起用力,大喊一声,真把法拉利给掀翻了,来个了四轮朝天!

        小年轻急眼了,一回头从地上摸到一块砖头,发疯一样就冲李红江拍去。李红江站着没动,旁边闪过一个人,一脚就把他踹倒在地。

        夏天成吓坏了:“儿子,别打了,要不就出大事了。”

        夏想看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年轻人,轻描淡写地说道:“没关系,老爸,在燕市,现在还没有什么人能掀起风浪。”

        夏想也不是说大话,他大概也能猜出这个年轻人不是什么高官子弟,应该是富家子弟,估计也是平常作威作福惯了,又觉得是在他的一亩二分地的地盘上,所以难免就目空一切。

        今天是他和曹殊黧订亲的大喜日子,不能让这样的苍蝇飞来飞去,坏了心情,所以一向很少动怒的夏想,也忍不住对李红江说道:“先看住他,一会儿交给警察。”

        说警察,警察到,让夏想没想到的是,第一位赶到的客人,居然是孙定国局长。

        夏想急忙迎上前去:“孙叔叔,您来这么早?感谢,感谢。”

        孙定国握着夏想的手,眼中流露出好奇和审视的目光,笑道:“不早不行呀,我的宝贝侄女订亲,我不早点过来维持秩序,永国不怪罪我,我自己都没脸见他。再说,今天还有许多领导过来,我必须亲临第一线……”目光落在被打趴在地下的小年轻身上,“怎么回事?我刚来就有人捣乱,想给我脸上抹黑?”

        夏想就将刚才的事情简单一说。

        孙定国过来,可不是一个人过来,他的车上只有他和孙安,后面的陆续来了七八辆警车,从上面下来几十名警察,大部分是便衣。

        孙定国一回头,用手一指一人:“你,去把那个人抓起来,先扣起来再说。今天不定哪个大领导要来,什么人敢不长眼捣乱,一律严惩。”

        警察“啪”的一声敬了个礼:“是,孙局!”

        夏天成吓了一跳,他没有跟夏想过去,离孙定国还有一段距离,就小声地问李红江:“那个人是个大官吧?”

        李红江认识孙定国不认识夏天成,但也猜到夏天成是夏想的老爸,就十分恭敬地说:“夏叔叔,那个人是燕市的公安局局长!”

        夏天成愣了一愣,双眼发直,燕市的公安局局长和儿子亲热地握手,二人好象还挺熟悉的样子,儿子还真厉害呀,怎么什么官都认识,都有交情?

        在地上的小年轻一听公安局局长来了,挣扎着大喊:“孙局长,快救我,我是齐亚南……”

        孙定国听到喊声,一皱眉:“齐亚南惹你了?这小子真没长进,天天惹事生非,真拿他没办法。”

        “他是谁?”夏想听孙定国认识他,不由问道。

        “齐东来的儿子。”孙定国用手一指燕京大酒店,“燕京就是齐东来的产业。齐东来为人还不错,可惜他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拿齐亚南和孙安一比,我就觉得其实孙安还真不错。”

        “爸,你就别埋汰我了,成不?我现在多老实。”孙安半天没插上话,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急忙说道,“夏县长,恭喜你了,终于和殊黧修成正果了。可惜了,我的梦中情人,从此要投入别人的怀抱了。”

        夏想就笑:“行了,别装腔作势了,你现在一身警服,威风凛凛,不定有多少小姑娘喜欢你。”

        孙定国呵呵笑了,用手一指齐亚南:“今天你是主角,说,他怎么办?你说放就放,说关就关。”

        说话间,警察已经带着齐亚南过来。

        夏想还没说话,就见又有辆“8”开头的市政府的奥迪车驶入了停车场,车上下来一人,正是高海。

        高海一下车,脚步不停地来到夏想面前,笑容满面地说道:“恭喜小夏,一订亲,以后就有责任感和压力了,可要好好把握呀。”

        夏想急忙和高海握手:“高叔叔来了,感谢光临。”

        高海和夏想寒喧过后,才和孙定国笑呵呵地打了招呼。按说他不先和孙定国握手,已经算是失礼了,不过好在孙定国不是外人,不会计较太多,夏想却敏锐地发觉,高海是有意效仿陈风,抬自己一抬,怕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高海扭头看到齐亚南,不由一脸不快:“又是你惹事了?”

        齐亚南愁眉苦脸地说道:“高叔叔,我……”又看了夏想一眼,“他是谁,你们怎么都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