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92章 如何玩死高建远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92章 如何玩死高建远

    作品:《官神

        严小时的声音急切地传来:“夏县长,你没事了吧?急死我了,怎么会把你抓了起来?我听建远说,是因为你女朋友的事情……”

        高建远还好意思说?夏想不由暗暗冷笑,恐怕现在高建远还在懊恼不已,为不能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大为不满,同时连若菡也远离燕市,恐怕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严小时的关心倒有点出乎夏想意外,他微微一愣,笑道:“我没事,多谢小时的关心。”不称呼严总而直接叫小时,也是显示关系亲近的表现。

        严小时稍微沉默片刻,忽然问道:“我想见你,可以吗?”

        夏想想了一想,正好可以从严小时口中打探一些高建远的消息,现在他和高建远基本上已经形同陌路了,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都心里有数。

        而范铮现在远离燕市,去了京城,可以说,领先房产现在基本上一片混乱,处于倒闭的边缘。

        趁机推下一把也好,不能算是落井下石,就当成火上浇油也成。夏想下定了决心。

        没想到,严小时约他在森林公园见面。想了一想,夏想还是答应了,也没有多想为什么严小时会挑选森林公园。

        赶到森林公园的时候,严小时已经等候在了门口。

        她一身长裙,亭亭玉立,褐色束腰淑女裙衬托得人比花娇,再加上苗条的身材和白皙的肤色,让她当前一站,就如一株美不胜收的娇艳之花,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严小时之美,就如江南水乡的隽永,接触越久,越让人觉得沉迷而精致。

        严小时迎上前来:“夏县长……”

        “叫我夏想就行了,县长只是一个官称,随时会变,夏想却是永久的名字。”夏想笑道,见严小时站在阳光下,不象其他女孩一样打着伞防晒,就又说,“小时也应该打把伞,省得晒黑了。”

        严小时以为夏想会多落魄多狼狈,没想到他神采奕奕,而且好象还胖了一点,不由惊讶:“呀,你怎么一点也不憔悴?被关了这么多天,难道一点事儿也没有?”

        “本来就没有事情,是被人诬陷,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连鬼都不怕,还怕坏人吗?”夏想打趣说道,见严小时脸上浮现一层红润,格外喜人,不由笑她,“不想小时霞飞双颊,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我本来就不大,你的意思是说我已经老了?”严小时白了夏想一眼,嗔怪道,“……让太阳晒的,你不是说我没打伞吗?我的皮肤晒不黑,不过一晒,就容易泛红,以前大学时,我的室友就常笑我,说我身上的皮肤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夏想说的是她的脸,她回答的却是全身,让人难免不浮想联翩。严小时也意识到了嘴误,不由粉脸一红,夏想就看得真切,果然如她所说,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心想还真是不假,南方女子果然皮肤好。

        严小时轻轻推了夏想一把:“别再在这里傻站着,很多人在看。”

        夏想惊醒,见周围果然有人对他和严小时指点,就带领严小时从侧门进去。夏想是森林公园的常客,远景集团的人几乎都认识他,谁敢冲他要票?

        现在的森林公园是一年之中最美的时刻,郁郁葱葱的树木,繁荣昌盛的花草,鲜花怒放,处处飘香,尽管不是节假日,园内也游人不少,不过多是成双结对的恋人。

        严小时似乎在想什么心事,走在夏想的右侧,半天不说话,一双眼睛眨动不停,也不看周围的风景,只是低着头想事,慢慢地走路。

        走了十几分钟后,二人来到一处假山前,山前有一处长椅,二人就坐在长椅上,休息一下。

        还是夏想先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当了半天的闷葫芦了,也该说一说了吧?”

        严小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你和建远,是不是决裂了?”

        “谈不上决裂吧?”夏想轻描淡写地摇摇头,“我和高公子本来就不是一路人,而且身份悬殊太大,我高攀不上。我也清楚,他一直也没有把我当成朋友,只是当成一个眼光不错可以加以利用的商业伙伴罢了。”

        严小时叹了一口气:“你对自己的定位还真准确,也对建远看得非常透彻。别说是你,就是我,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商业伙伴,甚至连范铮,他也没有当成真正的朋友。在我看来,他根本就没有朋友。他表面光鲜,颇有绅士风度,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个高傲而自负的人,认为别人都不如他聪明,都可以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夏想吃了一惊。

        他第一反应是严小时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以他的理解,严小时和高建远就算不是关系特别密切,至少也是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怎么突然之间,她就对他横加指责?难道严小时是高建远特意派来打探他的口风?所以严小时才有如此一说?

        转念一想又不对,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夏想了解到严小时还算一个聪明的女子,不过因为年龄的原因,她的聪明不足以让她有如此深沉的心机,让她可以充当高建远的奸细,而且她刚才说话的神情,也不象有假。夏想自认识人无数,他从严小时的神情和眼神可以断定,她没有说谎。

        难道说,严小时和高建远之间,也发生了矛盾?

        “建远可是你的合作伙伴,这样说他,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夏想还是不放心,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无所谓,反正已经不再是合作伙伴了。”严小时的神情有点无奈,又有点悲伤,“范铮去了京城,领先房产我一个人也撑不起来,正准备找高建远商议一下对策,却发现领先房产帐面上所有的钱都被转移到了国外的一个帐户上,还包括一些客户的预付款,未结的工程款,等等款项,也就是说,现在的领先房产已经是一个空壳了,别说翻身,连工人的工资就发不出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严小时一脸哀伤,双眼噙满泪水,直直地看着夏想。

        严小时是法人代表,如果领先房产破产,必须要由她出面应付一系列的查账、审核,如果还有范铮和高建远作为后台给她应付,这些问题就都不成问题。但眼下,范铮逃到了京城,高建远及时转移了资产,显然是打算出走国外,做好了随意出逃的准备。

        两个男人没有一个有担待,把一个烂摊子扔给严小时,而她又并非燕市人,除了直接找范睿恒之外,她和高成松又说不上话。而且现在估计范睿恒也不愿意插手领先房产的事情,毕竟领先房产是高建远的手笔,现在高建远撒手不管,范铮又不在燕市,他何必再做无用功?

        范睿恒是聪明人,也能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说不定还正要努力和高成松划清界限,怎么可能还要把手伸出来,让别人看见?估计领先房产的命运已经注定是无人过问的下场。

        想想严小时也真够可怜,本来挺风光的领先房产老总的身份,现在竟然成了烫手山芋,而且还债务缠身,麻烦事一大堆,如果不能顺利解决债务问题和成功申请破产,严小时将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许多人追债的对象。

        严小时虽然帮助高建远和范铮,也有助纣为虐的嫌疑,但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没有太多心机和社会经验,尽管也算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不过严格说起来,她也没有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夏想对她是既可惜又觉得可怜。

        心中就更痛恨高建远此人,是真正的人面兽心,不但翻脸不认人,还一点男人气概也没有,居然扔下领先房产的摊子不管,自己只想着拿钱走人,真不是个东西。

        高建远想跑?没那么容易,得想办法留下他,不能让他在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十几亿的损失之后,还能卷款逃走,就太便宜他了。

        要怎么留住高建远呢?夏想冷静一想,心中有了主意……对高建远来说,高家倒台的威胁显然还没有那么迫切,估计就连高成松也不会意识到,他会有被查处的一天。或许在他的心目中,他存有幻想,认为就算动了他的人,也不会伤筋动骨,他还是他,没有人能拿他怎样,毕竟他是一省的大员,几十年来,还没有听说过有省委书记在台上被突然拿下的。

        高建远想卷款到国外,应该是在燕市接连受到了打击,让他对自己的信心产生了动摇,没有勇气面对他创业的失败,远离燕市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想要留住高建远,只需要一个消息即可,就是可以让西水别墅起死回生的消息。

        西水别墅寄托了高建远太多的希望,如果他听到西水别墅项目还有前景,他还会走吗?夏想认为高建远肯定会留下。一个人最大的满足感来源于他从自己失败的地方重新爬起来,谁也不能例外。

        而且,只要高建远留下,还可以解决严小时眼前的燃眉之急。

        夏想就问严小时:“小时,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情急之下,她一把抓住了夏想的手,“申请破产,处理债务纠纷,我根本应付不过来,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是法人代表,不可能象范铮和高建远一样,可以拍拍手就走。”

        夏想被她湿热的小手抓住,不躲不闪,一脸坚定地说道:“我也不是神仙,不可能一个主意就能让西水别墅起死回生,不过作为你的朋友,又不能不见死不救。这样好不好,我有个主意,就是找一家房地产公司和领先房产联合,或许可以有新的突破……”

        “这个主意可行吗?现在这种情况,还有哪家房地产公司敢和我们合作,不是送死吗?”严小时还紧紧地抓住了夏想的手,不松开,显然,她已经失去了分寸,没有了方向。

        夏想没想到严小时看上去瘦弱,力气却不小,抓得他的手有点生疼。他轻轻挣脱她的手,笑道:“你紧张没关系,不过别拿我的手用力,好不好?男人的手虽然粗大,不过好歹也是手,一捏也会疼。”

        严小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还是被夏想逗笑了:“什么叫好歹也是手?你是诚心气人是不是?看我都成这样子了,一点帮忙的意思也没有,还取笑人。”

        口气中已经有了埋怨的意味。

        夏想就叫屈:“我已经给你出了主意了,可不是随口一说,我已经大概有了一个笼统的方案,等我再好好完善一下,再联系几家熟悉的房地产商,看看谁更合适。不敢说一定能让西水别墅项目前景大好,但应对目前的危机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以后能不能火起来,全看操作了。不过你得转告建远一声,想要说服别人和领先房产合作,得有强有力的人出面才行。”他用手指了指严小时,“你不行,别人不会相信你。”

        言外之意是,必须让高建远出面。他相信,只要高建远出面,就一定能把他留下。只要暂时在国内,一旦高家事发,他就得被抓获归案。

        严小时还不敢相信夏想真有翻云覆雨的本领:“领先房产现在已经山穷水尽了,夏想,你可不能拿我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我要是相信了你,最后还是失败的话,我就把烂摊子交给你,让你来收拾,反正我不管。”

        不成想,严小时也会耍赖。

        夏想就给她鼓气:“我说西山别墅会畅销,结果如何?我没说西水别墅会有前景,结果又是如何?你可以回想一下所有我参预的项目,有一个失败的项目没有?”

        夏想不是说大话,也不是自吹自擂,而是要告诉严小时一个事实,他的眼光就是这么准,只要他看准的方向,就是市场的方向!

        严小时相信了:“我相信你,我回去后就和建远说,让他再考虑一下,别急着放弃。”说完,她忽然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道,“你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你想让我怎么回报你?”

        严小时一脸期待的神情,有一丝羞涩有一点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