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74章 投资和查案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74章 投资和查案

    作品:《官神

        成达才的私家别墅中,成达才和王鹏飞相对而坐,笑着品茶。

        “小朋友演戏给我看,有点意思。其实安县的度假村有前景,能赚钱,但和我的近期规划不符合,我本不想插手……”成达才很随意地坐在王鹏飞对面,身子斜斜地靠在沙发上,他和王鹏飞说话的态度也是一副轻松的口气,显然,燕市的第三号人物王鹏飞,还不够资格和他平起平坐。

        “不过,这个夏想总能抓住一点让人又不能完全放下。”成达才伸出两根手指,捏了捏双眼之间,无奈地笑了笑,“不符合我的近期规划,但却和我的长远规划不谋而合,如果我现在错过这个机会,我相信凭他和远景集团、天安房产的交情,这两家肯定会有一家投资度假村,作为燕省的龙头老大,被一个外地的开发商抢了先,是很丢面子的事情。”

        王鹏飞淡淡地笑:“成总的意思是,夏想拿捏得很准,知道达才集团一定会出手?那他又有什么目的?”

        “我也只是猜测,觉得他也有意要达才集团投资,因为他是最先向沈立春透露这个项目的。”成达才忽然又不自信起来,“也说不定他不过是随口向沈立春一提,要不怎么就没有了下文,反而请去了远景集团和天安房产?这个小朋友,倒是有意思得很。老王,你的意思是,集团要不要投资?”

        “只要有前景,还是出手好。”王鹏飞本来猜测夏想有可能是借开发度假村,有意拉达才集团过去投资,从而可以有机会和达才集团的关系更密切一层,不想被成达才的思路一搅,他也变得不自信起来,猜不准夏想的心思,“也许就是一次普通的招商活动,成总要是认为度假村的思路还可以,就要早些出手,否则晚了一步,说不定签定了协议,就没有机会了。”

        “夏想办事比较稳重,他要是急着见效益,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壮大声势了,肯定是想借机宣传一下。再等两天,两天后,让沈立春联系安县方面,派人实地考察。”成达才下定了决心。

        如果夏想知道因为成达才的一时犹豫,才让精通官场之道的王鹏飞也没有猜到他的用意,他指不定会大笑三声。

        当然,现在的他暂时笑不出来,因为厉潮生的事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梅晓琳也知道了连若菡就是吴家女儿的事情,她找到夏想,一脸惊讶:“你天生就是厉潮生的对头是不是?我是她未婚妻的时候,你就常和我在一起,还惹得他发火。现在倒好,有可能成为他下一任未婚妻的连若菡,竟然是你的众多的女朋友之一?”

        “拜托,梅书记,你好歹也是我党优秀的**战士,是人民群众信任和敬爱的县委副书记,在开口说话之前,能不能稍微思索三分钟?”夏想对梅晓琳简直哭笑不得,说话也太直来直去了,一点也不懂得含蓄,“我和连总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拉倒,还想骗我?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告诉你说,一般人说假话我都能看出来。还有我也没有别的意思,相反,我还是很高兴,邱绪峰真是活该,早知道他们邱家这么没有水平,没解除婚约之前,我先给他戴一顶绿帽子该有多好。”她又看了夏想一眼,“就当便宜了你。”

        夏想差点无地自容,算了,在梅晓琳面前,他始终提不起一点旖旎的感觉,总不把她当成女人看待,摇摇头说道:“你没机会了,只能事后幸灾乐祸一下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说说厉潮生吧。”

        “厉潮生?他没什么好说的,你不是已经递上去材料了,我想纪委的人应该已经暗中行动了。”她又拿出一份材料,“这上面列出了安利公司的股东和游丽隐藏的亲戚关系,你可以再交给纪委的人。我相信,厉潮生一定会被我们打倒。”

        然后她又冲夏想暧昧地笑了笑:“好样了,小夏,我支持你。不管连若菡是不是和邱绪峰订亲,你和她成了好事再说……先下手为强。”

        夏想摸了摸脸,感觉到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堂堂的县委副书记,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让他一个大男人听了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的话。

        而且副书记还是一个美女!

        夏想就感到压力很大。

        厉潮生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在萧伍找到新的证据之前,暂时还拿他没有办法。

        两天后,沈立春代表达才集团,前来安县考察度假村项目。

        邱绪峰在生了几天闷气之后,又和京城联系了几次,得知吴家委婉地提出,联姻一事可能暂时要缓上一缓,他就知道连若菡肯定不会喜欢自己,寻思一番之后,他就决定静观其变,看吴家如何收拾夏想,而他还要表面文章做足,要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不过对于吴家主动提出联姻一事,邱绪峰也偶而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吴家抛出了一个诱饵?不过是让邱家入套的一个计谋?

        所以达才集团前来视察,他主动提出要出面接见。

        不过按照顺序,他还得排在李丁山后面,在李丁山走完过场之后,邱绪峰才上场,又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中气十足地讲了有20多分钟,最后又非常热情地和沈立春握手。

        沈立春见识过形形色色的官僚,一眼就能看出来邱绪峰和盛大、夏想不太对付,也虚情假意地应付了几句,然后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邱县长,我这个人有个缺点,就是做事情爱认人。认准一个人的话,就非常愿意和他合作,哪怕不怎么赚钱,做事也做得开心。我和夏县长算是至交,投缘,有他在安县,我们来投资也放心。”

        许多基层干部对资金和政绩的渴望,就和缺奶的孩子见到亲娘一样,如饥似渴。也有一些地方甚至出台政策,拉来多少投资,就可以直接任命为副县长。达才集团作为燕省的龙头企业,实力无须置疑,在燕省的影响力也是无人可比,沈立春既然能代表达才集团来考察,可见也是达才集团的核心人物。

        他刚才的一番话,可以说非常耐人寻味,明显是要抬一抬夏想,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抬,是直接将夏想和投资挂钩,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夏想在,夏想管事,达才集团的投资就有保障。

        反之亦然。

        邱绪峰脸上带着笑,心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一直认为夏想最大的后台就是曹永国——燕市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他能有今天的一切,也全是因为曹永国照顾的原因。没想到,达才集团的副总沈立春,竟然能说出投资全是因为夏想的重话出来!

        达才集团的影响邱绪峰清楚得很,达才集团是一个连省委书记都要让上三分的庞然大物。据说达才集团老总成达才,是连燕市的一般副市长都请不动的人物,陈风的面子在成达才面前就未必好用,更何况是没有根基的曹永国。

        邱绪峰明白,沈立春刚才的话,绝对不是因为曹永国的面子,那夏想又凭什么让达才集团如此看重?他忽然感觉背后生起丝丝凉气,尽管他是太子党,邱家在京城也有高官,但不是说京城的高官就有能影响到一省一市的能力,又不是中枢的高官,有时说出的话,别说燕省会听,就是燕市也未必会给面子。

        夏想到底是什么强硬的后台,会让达才集团也高抬他几分?邱绪峰看着在一旁笑眯眯的夏想,心中突然打了个寒战,感觉夏想看上去有些憨厚的笑容,不知道隐藏到多少不为人所知的可怕的秘密。

        在官场上,有些秘密不但可怕,而且致命。

        在一瞬间,邱绪峰忽然下定了一个决心,就是以后决不在正面和夏想冲突,该给他的好处一点也不少,该让他得到的一点也不落下,最少也要做表面的和平共处,然后……然后再在背后寻找合适的机会,捅他一刀!

        夏想是李丁山的钉子,又和梅晓琳似乎有过暧昧,还和连若菡不清不白,是可忍孰不可忍,邱绪峰没办法若无其事地咽下这口恶气,他要报复。

        但他也知道凭他的能力还动不了夏想,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先麻痹他,然后借刀杀人。他所借的刀,自然是吴家。因为连若菡的事情,吴家肯定不会放过夏想,他只需要躲在背后煽风点火就可以了。

        应酬完毕,邱绪峰笑呵呵地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小夏县长,有人脉就有前途,好好干,安县人民不会忘记你的。”

        “谢谢邱县长,我会努力的。”夏想也是一脸诚恳的笑容,他对邱绪峰若无其事的态度也是心生警惕,凡事都写在脸上的人反而容易对付,象邱绪峰一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才是最不好对付的人。

        考察过程乏善可陈,好在沈立春早就得了夏想的资料,对度假村项目已经了如指掌,在盛大的陪同下走了过场之后,就代表达才集团草签了意向书。

        盛大从沈立春出现后,大脑就一直处于晕眩状态。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夏想竟然真的把达才集团拉来了。

        谁不知道达才集团的实力和影响,自成立以来,达才集团投资的项目,还没有亏损过!更让盛大感到喜出望外的是,堂堂的达才集团的副总沈立春不但没有架子,还非常好说话,非常痛快地就草签了意向书,简直就和天上掉馅饼一样。

        一直到省电视台的著名女主持人秋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清楚过来,不过只看了一眼秋爰,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秋爰不是主持人吗?她怎么举着话筒采访沈立春,什么时候她转行当了记者?

        秋爰当然没有转行去做记者,她此次前来,主要是省台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要事关达才集团的动向,新闻必定要及时跟进。

        其实也不该她前来采访,不过自上次在安县和梅晓琳发生冲突之后,她回到电视台,遇到台长刘雪知的时候,将梅晓琳的话转达了一下。刘雪知一听之下,顿时对秋爰热情无比,连问秋爰和梅晓琳是什么关系。

        秋爰犹豫片刻,鬼使神差地说了一个“朋友”,刘雪知听了之后,没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几天后,秋爰被告知,她升任了台里的副主任。

        她才知道,梅晓琳的话在刘台长眼中有多重要,她不过是投机取巧打了她朋友的幌子,替她传了一句话,就被刘台长误认为是她的朋友,而迅速得以提升。如果梅书记正面向刘台长替她说话,她不愁升不到电视台中层领导的位置。

        一个主持人再风光,青春也有限,还能在台上几年?青春亮丽的女孩,一茁茁如雨后春笋让人应接不暇,最不值钱的,就是女人的青春,转眼即逝。

        所以一听说又有到安县采访的任务,秋爰又自告奋勇主动前来,就是想和梅晓琳再套套关系,一是不让她主动说破,二是也想对她表示一下内心的感谢。

        秋爰对盛大的震惊感觉不错,她非常喜欢别人对她的惊艳的表情,不过让她微微失望的是,盛大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镇静自若地接受了她的简短的采访。

        采访完盛大,秋爰又去采访了沈立春。沈立春并没有给她多少时间,随便说了几句,明显是应付的口气。秋爰心中不快也没有办法,达才集团她更惹不起,只好陪着小脸小心说话。

        然后她就又来到了夏想的身边。

        夏想对秋爰没有好感,不过看在上一次回去之后,将三石风景区的风光片做得美轮美奂的面子上,对她还是客气有加。秋爰也很识趣地没有再纠缠夏想,客套了几句,就问:“梅书记怎么没在?”

        投资方面的事情还该不着梅晓琳出面,不过话不能这么说,夏想就委婉地说:“梅书记比较忙……怎么,你找她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个好。”秋爰撒谎的时候,眼睛爱看向别处。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夏想面前总有些不自然,要别人面前,她就是撒一个弥天大谎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她在四楼的办公室,你可以直接去找她。”夏想还是告诉了秋爰梅晓琳的办公室,也许是出于打发她离开的目的。

        秋爰的事情转眼就被他抛到了脑后,因为接下来就和沈立春具体谈了谈投资事宜,也就是说,基本上由达才集团来投资度假村,已经是既成的事实。

        盛大高兴得差点喝醉。

        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夏想索性放手不管,全权交给盛大去处理。沈立春也指定了一名得力的手下,让他具体负责和盛大谈判。夏想就和沈立春聊聊天,叙叙旧,然后他就和沈立春一起返回了燕市。

        因为肖佳最近一直在京城,炒房炒得不亦乐乎,夏想也就没有烦她,而且他现在也有忙不完的事情让他头疼。

        萧伍暗中调查厉潮生,一直没有音讯,也联系不上,看来难度挺大。越是如此,越说明厉潮生确实有问题,而且他还善于伪装和掩藏。夏想并没有多少侦破的经验,也不懂办案,只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助纪检部门一臂之力。

        到了燕市,他和沈立春告别后,就来到了燕市市政府。

        现在叫政府大院已经不合适了,因为市委和市政府合并一处办公,按照惯例,应该叫市委大院才对。他坐电梯到了8楼,找到了纪委书记秦拓夫的办公室,敲门进去。

        秦拓夫见是夏想,没有什么表情地说:“坐。是不是又有新的突破?我已经派人下去暗访了,厉潮生有问题不假,但他是我遇到的最谨慎最小心的人,到现在也没有什么突破。游丽不能碰,经研究发现,她对厉潮生忠心耿耿,为了厉潮生可以牺牲一切,所以只要审她,必定打草惊蛇。”

        秦拓夫果然直爽,直截了当就说出了目前进展。

        “我有一份游丽的远房亲戚的名单,他们都是安利公司的股东。”夏想说出了来意。

        秦拓夫意味深长地笑了:“小夏,你还真以为我们纪委的人是吃干饭的?上次我既然提到了游丽和股东之间可能有联系,你一走,我就派人查明了,确实有联系,也有证据表明厉潮生在树苗事件中,有受贿行为,但一是时间有点长,是几年前的事情,二是数额不大,这才是重点。这么说吧,凭我手中掌握的证据,如果厉潮生上面没人的话,可以拿下他,但顶多撤职。但他后面有人,而且牵涉面很广,我想你也不想只拿下厉潮生就满足了吧?”

        果然厉害,果然不亏为老纪委人员,几下就将他费尽力气才搞到的东西弄得一清二楚。

        “秦书记的意思是?”夏想当时也不是故意隐瞒厉潮生的后台,而是不好开口说出,现在也是如此,只好继续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