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70章 波折不断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70章 波折不断

    作品:《官神

        “屁……我是了解邱绪峰,他不是一个长远眼光的人,现在找你谈话,肯定是为解决眼前的困境。他眼前的困境就只有一个……”盛大也不在乎在夏想面前说脏话,“除了水泥厂项目,他现在什么都不关心,我用屁股都能想到他找你有什么事。”

        “果然应了一句老话,叫屁股决定脑袋,哈哈。”夏想也笑了起来,“不说他了,说说度假村的情况,下一步的打算是?”

        “已经立项,现在可以招商引资了,也就是说,以后全看你小夏的能量了。”盛大笑呵呵地抱住夏想的肩膀,亲热地说道,“怎么样,有没有把握?”

        夏想苦着脸:“盛县长,您也太高看我了吧?度假村可是大工程,少说也要千万以上投资,您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就交给我了,太不负责了吧?”

        “少您您的,你一口一个盛大我都不在意,只要能拉来投资,我尊称你为您都可以。”盛大也有耍赖的一面,嘿嘿笑道,“谁不知道你小夏县长神通广大,三石风景区500万投资,一声不响都拉了过来,这叫真人不露相,高明。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履历,你在城中村改造小组的时候,和许多开发商关系密切,随便找两家过来考察考察,先壮壮声威,怎么样?”

        夏想被盛大目的性极强的亲热弄得只有苦笑:“盛县长,咱们有事说事,别搞得这么热情好不好?我心虚。”

        盛大对夏想的姿态不高很受用,呵呵一笑,放开了夏想:“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没人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小老弟——老弟,你给我交个底,有没有把握拉来投资?我费这么大力气批一块地皮出来,可不是划圈圈玩的,是要盖楼是要大展宏图的,老弟,只要你能拉来投资,你和李书记占大部分功劳,分我一点就可以,怎么样?”

        盛大的姿态放得比夏想还低,完全没有一个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形象,笑嘻嘻地没有一点样子。夏想却知道这反而是他的最聪明之处,以这样的姿态来表现他没有架子,和他亲密无间,同时又是同一战线,让他没法回绝。

        夏想本来就已经答应了盛大要拉投资的,即使盛大不说,他也有意促成达才集团来安县投资。盛大盛情难却,又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他就不好意思再拿捏,说道:“行了盛县长,我们又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就别来这一套了,我尽力而为,成不?”

        从盛大办公室出来,夏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后给连若菡打了一个电话。

        上次回燕市没来得及和她见面,夏想就在电话里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想让连若菡演演戏,以远景集团的名义来安县考察度假村项目,动作越大越好,最好传得沸沸扬扬,让整个燕市的开发商都有所耳闻才好。

        连若菡听了,咯咯笑了起来:“老实说,你把我们远景集团当砖头了吧?抛砖引玉,谁是玉?”

        挺聪明,夏想也笑了:“管他是谁,反正不会害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对远景集团来安县考察表示热烈的欢迎!”

        “少打官腔,讨厌你。”连若菡的声音娇媚而不失清爽,“我安排一下,快的话明天过去,总得带一些公司的人过去,人一多,才显得重视,对不对?”

        “对,没错,高老有空也一起过来吧,散散心也好。”夏想也有点想念高老的率真的脾气。

        “也好,也正好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想和商量一下,很重要的事情。”连若菡强调说道,“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也觉得度假村是一块风水宝地,真想投资了,怎么办?”

        夏想听了感到有点头大,只好应付说道:“来了再说,来了再说。”

        刚放下连若菡电话,正想打电话给梅晓琳,门一响,她意外地不请自来。

        梅晓琳进来后,脸色有些忧郁,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自顾自坐在沙发上,先是低着头一言不发,过了半晌才突然抬头冒出一句:“我要没人要了。”

        夏想一愣:“什么意思?”

        “就是和我未婚夫退婚了,笨!”梅晓琳有点委屈地说,“不就是不能生育吗,有什么了不起,抱养一个孩子不就行了。”

        夏想一向镇静,不过听到梅晓琳从嘴中说出的不经大脑的话,还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能生育?你身体有病?”

        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不管怎么说,梅晓琳既是上级,又是未婚女人,直接谈论她的身体问题确实有点不妥,就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

        “没什么,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梅晓琳还真够直爽,拢了拢头发,说道,“就是以前总喜欢向山中跑,受了风寒。我本来就体弱多病,在山中又没有得到好的医治,后来回到了京城,就落下了病根。这一次回去,又病了,就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结果发现了子宫有问题……”

        夏想有点尴尬地搓搓手,拜托,大家都是未婚男女,直接谈论子宫问题,是不是有点太过头了?他偷偷看了梅晓琳一眼,却见她神情自若,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只好摇头一笑,算了,人家没当真,自己又何必计较?

        “医生说,不能生育的可能性很大,邱家一听,当时就变了脸色,扔下东西就走了……第二天就冷冰冰地提出退婚。”梅晓琳眼中有泪水在打转,“退就退,谁稀罕嫁给邱绪峰!可恶的是,邱家一转身就和吴家谈妥了条件,把我们梅家扔到了一边……”

        “邱家,什么邱家?”梅晓琳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夏想就明知故问。

        “我的未婚夫是邱绪峰——前未婚夫,反正现在也不怕你知道了,都告诉你算了。”梅晓琳索性都说了出来,“我们梅家和邱家出于共同的政治需要,就有了联姻的举动,我和邱绪峰就成了牺牲品。结果倒好,我这一次回京城一病,被医生查出了子宫问题,邱家不要我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邱绪峰,小里小气,没担待,没男人味,不嫁他才好。不过被人抛弃的感觉总是不太好,所以就过来找你说了一说,要不一个人憋在心里怪难受的。”

        “什么,你和邱县长是……?”夏想适当地表现出震惊的表情。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没见识。”梅晓琳不以为然地说道,“两大家族为了各自的利益,政治联姻是常有的事情。我们身为家族中人,在享受了家族的一切好处的同时,也有义务付出。”

        夏想继续惊讶:“我看你非常直爽,性格也开朗,没想到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要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生活一辈子,你受得了?”

        “受不了也得受,反正总要嫁人,嫁谁也是嫁。再说,以前也曾经死心地喜欢过一个男人,最后还是被他骗了?所以说男人没有什么好人,既然都是坏人,随便嫁一个就算了,还能为家族做点贡献。”梅晓琳毫不在意当着夏想的面攻击男人,“做人不能太自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叛逆过,不过没有遇到真心爱我的人罢了,也就死心了。”

        夏想却久久没有说话。

        和梅晓琳相比,连若菡的叛逆精神就强烈了许多,丝毫不顾及家族的压力,不说她以前一个人天南海北地到处乱跑,就是现在一个人身在燕市,甚至连过年都不回家,由此可见她的性格和决心。尽管她比梅晓琳坚强,也决然许多,不过有一点她也非常不幸,就是所托非人。

        因为她喜欢的人是他。

        而他却又偏偏不能给她一个婚姻的承诺。

        她是比梅晓琳大胆,也比她敢作敢为,梅晓琳被前男友抛弃,连若菡虽然也和自己算是情投意合,自己却不能和她白头到老,从长远来看,连若菡却比梅晓琳更累心更疲倦。梅晓琳是干脆放弃了希望,而她却守着一个看不到结果的希望。

        夏想的心情就又深重起来,连若菡是个好女孩,对他的好,发自肺腑,绝无二心。而他,在明知道不能给她一个承诺的前提下,还和她在一起,是不是有些自私又有些贪心?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他又如何安慰她孤寂而落寞的心?

        夏想陷入了深深的懊恼之中,他也知道,他现在离不开连若菡,连若菡更离不开他。但他只能娶曹殊黧,只能让连若菡躲在身后。就算她甘心跟着他一生一世,他也总觉得有愧于她。

        以前总不觉得连若菡的珍贵,没想到今天因为梅晓琳的关系,夏想却突然强烈地感觉到她的好和她的一腔柔情。

        梅晓琳却没有注意到夏想的失态,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伤心之中:“过去就过去了,不想了,反正我不能生育了,这辈子就一个人过好了。还好认识了你,等我心烦的时候,还可以找你说说话,对不?”

        夏想惊醒过来:“对,对,你也别想太多了,以后肯定还会遇到合适的。再说医生只是说可能不能生育,并没有说绝对,慢慢调养一下,也许会好起来。”

        梅晓琳笑了:“没想到你也会安慰人?好了,话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许多,我先去忙了。”她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住,“吴家也有一个女儿,听说也在燕省,不过好象她非常叛逆,没姓吴,姓了她妈妈的姓,到底姓什么,还不清楚……只是隐隐听说,有可能和邱绪峰联姻!”

        梅晓琳是无心之语,夏想听了心中却猛地一沉,仿佛什么珍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一样,针刺一样疼痛!

        怎么了?他呆立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晚上就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她说后天就可以成行,夏想连声说好,听到连若菡熟悉的声音,心中柔软的地方突然被撞疼了一下。

        “若菡,我想你了!”

        “……”连若菡吃了一惊,随即又开心地笑了,“我是第一次听你说想我,说说看,是不是有什么感触,或是在哪个女孩面前求爱不成,受到了打击,才想起了我的好?”

        夏想没有笑,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不是,我就是突然觉得如果有一天,你突然离开了我,我该有多伤心。”

        连若菡也不笑了,被夏想的情绪带动,也微微有点感伤地说道:“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我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不得不离开你,也只会是暂时的。”

        挂断连若菡电话,夏想心中还是无比憋闷,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却又抓不住。他有些烦躁地办公室走来走去,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就不耐烦地说道:“谁呀?门没锁,自己进来。”

        进来的人是政府办主任许梁。

        许梁还是第一次见到夏想生气的样子,心中一惊,以为夏想对他工作大为不满。也是,夏想来了之后,他不管是在调度用车,还是在发放办公用品上面,夏想都是最后一个才考虑到的副县长,现在夏县长势力正旺,对他心生不满也再正常不过。

        许梁就小心翼翼地说道:“夏县长,我来向您汇报一个情况,政府新配了一辆公车,我觉得您现在工作繁忙,以前也一直让着几位副县长,没有配上专车,就决定把这辆车调配给您……”

        夏想第一次没有态度和蔼地和许梁说话,而是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哪个副县长需要,许主任就调配给他就可以了,我自己有车,不需要!”

        许梁一愣,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小夏县长今天是怎么了,不是说脾气一向很好,脸色可是不太对!他急忙陪着笑脸又说:“只买了一辆车,夏县长您要是高风亮节让给别人,下一辆车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买……”

        “还有事吗?”夏想没接他的话,直接就中止了这次谈话,“没事的话,你就先去忙吧。”

        许梁的心在瞬间跳了七八下,坏了,夏县长记恨自己了,难道是上一次梅书记来他办公室的事情,自己向邱县长打小报告被他知道了?糟糕,被夏县长知道了,就相当于被梅书记知道了。梅书记可是常委,她要是找自己麻烦,还是很容易的。

        许梁一边擦汗一边点头哈腰地退出了夏想的办公室,左思右想半天,觉得还是去县委办打探打探消息为好,万一得罪了梅书记可不是好事,谁不知道梅书记什么都敢说,好多人都让着她。

        夏想不知道,他无意中的不耐烦,竟然惹得许梁提心吊胆了好多天不得安生。

        夏想更不知道的是,正在他烦躁不安的同时,邱绪峰也是大发雷霆。

        邱绪峰发火的对象是工商局局长查方,但发火的原因却不是因为查方,而是因为夏想。

        查方只不过是运气不好,前来汇报工作时,无巧不巧正好撞到了枪口上而已。

        查方前来汇报工作,本来汇报得好好的,却在邱绪峰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刚才还和颜悦色的邱县长就突然之间脸色大变,晴转多云,对他的工作的不足之处狠狠的批评了一顿,越说越激昂,最后差不多就是训斥的口气。让查方灰头土脸的同时,心中又愤愤不平地想,犯得着这么骂人吗?工商局的工作一向开展得还算不错,就算有点小毛病也是正常现象,邱县长不留情面地横挑鼻子竖挑眼,真没水平。

        腹诽归腹诽,表面还是要表现出恭敬的姿态,一直等邱县长骂了几分钟之后,也许是骂得累了,也许是觉得骂他也没有多大意思,就挥挥让查方走人。

        查方一走,邱绪峰才一口恶气直冲胸膛,猛然大骂了一声:“夏想,我他妈的跟你势不两立!”

        邱绪峰的愤怒源于他接到了京城的电话,告诉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又无比愤怒的消息,让他所有的期待都化为了滔天的怒火!

        京城第一家族吴家的女儿,正在燕市,她姓连名若菡,现为远景集团的总裁。

        连若菡,居然是连若菡!

        邱绪峰本来还十分期待和吴家的联姻,和梅晓琳联姻的失败,让他几乎对家族式的婚姻完全失去了兴趣,也就没有当成一回事。但隐约听到吴家之女有个性,敢作敢为,而且非常漂亮,年纪也比梅晓琳小了几岁,而且还没有谈过恋爱。

        是男人都有独占的心理,邱绪峰自以为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认为他总算时来运转,也许还能和吴家女儿情投意合,来一场真正的恋爱——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吴家之女竟然是连若菡!

        为什么偏偏是连若菡?为什么就不能是别人?

        邱绪峰已经接近了狂暴的边缘。

        如果说他对夏想和梅晓琳之间的关系,只是猜测的话,却对夏想和连若菡之间关系的亲密程度,几乎不用猜想也知道,连若菡就算不是夏想的女朋友,她对夏想也是一往情深。别的不说,就凭她将自己最喜欢的车借给夏想一用,就足以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