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3章 和宋朝度深入交谈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3章 和宋朝度深入交谈

    作品:《官神

        “也不对,我不是早早就认识了你,你不也是非常优秀吗?”宋一凡眨眨眼睛,得意的样子十分可爱,“难道你不承认自己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不是夏想不明白,实在是这个世界变化快,怎么不管是曹殊黧,还是连若菡,甚至是小小年纪的宋一凡,个个都是聪明狡黠的女子?

        夏想就摸摸鼻子:“我也不算太优秀吧?你以后肯定还可以遇到比我优秀许多的男人。”

        宋一凡背着手上楼,她走在夏想前面,细腰翘臀长腿,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已经初步显露出一个青春少女应有的美丽和锋芒。夏想一抬头,正看到到她的细腰和臀部之间优美的曲线。

        女孩到了十五六岁,青春气息已经锋芒毕露,而男孩子十五六岁时正是一生之中最不显眼的时候,所以对于眼光高的宋一凡来说,再加上她长期和父亲在一起,多少有点恋父情结,对成熟一点的男人产生好感也是正常事情。

        只听走在前面的宋一凡说:“以后的事情谁也保证,是不是?……你在后面,可不要乱看。”

        夏想大窘,他一个25岁的男人被一个15岁的小女孩说成乱看,难免就有点不满:“小妹妹,你才多大,思想怎么这么复杂?我有好几个女朋友,个个都身材又好人又漂亮,一般我走在外面,从来不看别的女孩子,知道不?”

        宋一凡却调皮一笑:“嘴硬!男人都是贪心不足的人,都是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成群,别以我小不知道?我最了解男人了。”

        夏想大汗,现在的女孩子成熟真早呀,不但生理上的成熟提前了不少,心理上更是成熟得可怕。他忙找了一堆道理讲给宋一凡听,不料没说几句,宋一凡伸出一根手指,在夏想眼前晃动几下:“大道理我懂,但就不用你讲给我来听了。懂是一回事儿,能不能照做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夏想摇头,他发现越来越不懂宋一凡了。

        宋朝度正在家中看书。

        来的次数多了,夏想在宋朝度面前也就没有太多拘束了,宋朝度也没有和他客套,点头说道:“来了,坐。”

        宋一凡低眉顺眼地进来,象个乖乖女一样,给二人倒上了茶水,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冲夏想眨眨眼睛,意思是说,我装得象不象?

        夏想只是无奈一笑,现在的小女孩比起曹殊黧和连若菡,不但更开放更胆大,而且更敢说敢做,如果说70后还算保守和规矩的一代,80后就是叛逆的一代,那么到了90后,完全就是肆无忌惮的一代。不过不管是叛逆还是肆无忌惮,最终其实伤害的还是自己。

        “小凡说到楼下转转,其实我想她是去等你了……她没找你麻烦吧?”宋朝度放下书,喝了一口水。

        “没有,我感觉小凡长大了不少,也懂事了。”夏想老实地答道,他也清楚,长大确实是长大了,事也懂了不少,不过也懂了太多不该现在就懂的事情。

        宋朝度只提了一句宋一凡,就又说到了他的仕途:“史老总算点头了,要出面帮我说话,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年底之前,我就会成为省政府的八个副省长之一。虽然丢掉常委之后,一直还是副省级别,但基本上等于闲置了。这一次当上副省长,也算前进了一小步。”

        宋朝度是第一次主动向夏想提起政治上的事情,夏想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丝无奈和感慨,想起后世高成松倒台之后,京城方面给他下的结论是:严重伤害了燕省人民的感情,现在看来,这句话还真是一点也没错!

        夏想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出马省长的话。马省长现在是常委,在重大事情上有发言权,但他没有决定权。不过马省长也是官场沉浮多年的老人,也轻易不会说出没有谱的话,他有意让宋朝度运作组织部部长的宝座,估计也是心中有数。

        “宋部长,同样是省委的部门,组织部就位高权重多了,如果宋部长是组织部部长的话,再加上常委的头衔,难度比副省长会大多少?”

        夏想小心翼翼地说道。

        宋朝度有那么一小会儿的失神,他端着茶水,半天都没有放下,举在空中,愣愣看了夏想半天,忽然笑了:“小夏,你比我胆子还大,更敢想。不上常委的话,具体在省里运作就可以了,京城不会干预。一上常委,就必须省里和京城都要通过才行。京城通过的话,我觉得反而问题不大,但省里的反对声音会很大,最起码高书记的一关,就过不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夏想也就就势问道:“为什么高书记会对您有这么大的成见呢?”

        “这个恐怕就是性格不合,或者干脆就是看不对眼吧!”宋朝度无奈地一笑,“高书记自恃后台强硬,只要是看不对眼的人,不是闲置就是刁难。我还好,既然和他不对,就离他远远的,没有自取其辱非要去巴结奉承他。有一个省局局长被高书记看不过眼,听说高书记有意动他,急忙找高书记表示忠心。结果倒好,礼照好,官照撤,差点没把他活活气死,最后大病了一场。”

        宋朝度呵呵笑了几声,又说:“小夏你刚才所说,不是无心之话吧?我知道你一向说话比较谨慎,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想到以后宋朝度会有和马万正接触的机会,他现在所起的就是一个桥梁作用,而且马万正当时说的话,也绝对是有意为之,夏想就没再隐瞒,直接说道:“您猜对了,马省长让我转告您一句话……”

        “马万正?”宋朝度明显吃了一惊,“没听说你有关系可以和马省长交往?小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马省长有什么话要说?”

        宋朝度终于在他面前露出紧张和惊讶的神情,夏想就想,任何人都没有绝对的不动如山的本领,只是相对而言罢了,真遇到事关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之时,任何人都难免动容。

        “一个朋友的关系……”夏想没有细说,也不能细说,他重点说出了马万正的话,“马省长说,您的运作副省长是好事,但步子还是小了一些,其实胆子可以再大一些。他没有明说,不过省里关键位置,最有可能有空位的,就是组织部部长一职了。”

        “嗯……”宋朝度沉吟片刻,显然要消化一下突如其来的重大信息,过了一会儿,他反问夏想,“你知道马省长的来历吗?”

        夏想摇头:“不知道,以前没怎么关注过他。”

        “马省长的的籍贯注明的是京城人,不过据我观察,还有他说话中偶而会流露出来的乡音,他应该就是燕省某地人。”宋朝度果然厉害,连马万正的口音都能听出来。接着他又从抽屉中拿出一份资料,翻了几眼,又说,“马省长来到燕省两年多了,是从西省调来的。前两年一直比较低调,没有什么动静,这一次突然高配了常委,非常让人吃惊。他在京城的后台也隐瞒得很深,和钱锦松一样,让人摸不到头脑。燕省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经济不发达,政治上也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而且一向保守,但京城就爱空降官员到燕省,一是燕省离京城近,二是燕省容易出资历。”

        “马省长既然好心好意提醒我,我当然要表示一下感谢。”宋朝度也不知想通了什么,脸上写满了笑容,“当然还要感谢小夏所起的重要的作用,可以说,从认识你以来,一直都是你对我帮助不小,让我心里过意不去。”

        宋朝度这么说,一是拉近关系,二是也是有感而发,夏想急忙站了起来:“宋部长客气了,您是李书记的至交好友,我又是李书记一手带出来的,所以对我来说,您也是和李书记一样,是我的最敬重也是最信任的长辈。我做一些份内之事,也不算什么。”

        宋朝度也站了起来,来到夏想面前,和他握了握手:“中午一起吃饭,再聊聊。”

        中午夏想就陪宋朝度一起到外面的饭店吃饭,他来过宋家好几次,发现宋朝度很少出去吃饭,平常也是总在家中看书,今天应该是心情大好,就连宋一凡也说:“太好了,还是夏哥哥来了好。夏哥哥一来,爸爸就陪我出去吃饭。爸爸,你也不算算有多久都没有陪我上饭店了?”

        宋朝度慈爱地笑,不说话。

        饭吃了些什么,夏想已经没有印象了,他只记得宋朝度喝了不少酒,还微微有点醉意。他只好再送他回家,一回到家中,宋朝度就去午睡了,客厅中就只剩下了他和宋一凡。

        有时候女孩子的变化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以前夏想被宋一凡拉着手还不觉得什么,今天再被她一拉手,忽然觉得她的小手湿热而柔软,绵绵的格外舒服,心中就有一点异样的感觉,想松开,却又被宋一凡拉得紧紧的。

        她问他:“是我的手漂亮,还是你女朋友的手漂亮?”

        “你的漂亮。”夏想知道小女孩没有道理可讲,就只好哄她高兴。

        “那是我的个子高,还是你女朋友的个子高?”

        “你高一点点。”

        “那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你就象我的小妹妹,正好,我只有一个弟弟,还没有妹妹。”

        象这样的问答,夏想也不知回答了多少条,见天色不早,就说:“我还要回安县,就不能陪你了,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好不好一凡?”

        “好!”没想到宋一凡还很听话,她送夏想到门口,眼见夏想要下楼,突然笑嘻嘻地又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一路上夏想都在想,宋一凡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还问个没完,而且还听得津津有味,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心眼,真是了得,以后看来还得离她远一些才好。以她现在的水平,长大之后,连曹殊黧和连若菡都不是对手。

        周一一天没什么事情,晚上和李丁山一起吃饭,稍微提了一下马省长和宋朝度的事情。李丁山听了后点点头,也没多问,只是说:“你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判断力,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就是了。在官场上,大事上有人照应就好,但基本还是每天的一点一滴的小事,慢慢积累起你的人脉和关系网,也就是说,实际上个人能力还是占了不少份量。”

        夏想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点点头。方格却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怏怏不乐,也不知道和谁闹了不愉快。

        夏想也没问他,估计还是因为梅晓琳的事情,年轻人一时半会儿想不开可以理解,也许他把单相思当成了失恋。

        八月的安县,暂时进入了平静期。

        京城来的考察矿产的专家已经回到了京城,暂时还没得出结论。强江海就老实了许多,虽然时不时还讽刺夏想几句,不过因为夏想组织的为县城小学生免费体检赢得了所有家长的一致好评,邱绪峰心里不情愿,也不得不公开表扬夏想几句,以显示他作为县长的公正。

        梅晓琳也耐住了性子,不再公开对厉潮生发难,而是一心一意地研究起安县的矿产资料,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结论。一天中午下班后,她打电话给夏想,让夏想开车带她去旦堡乡走一趟,资料上有一处说明不太详细,她想实地看一看。

        夏想了解了一下工作安排,下午也没有什么事,就答应了梅晓琳。因为他觉得梅晓琳本质上还算不错,说话算话,上一次她说要找一家食品加工厂收购苹果,后来还真从京城找了一家。虽然给出的价格很低,不过果农们非常满意,价格再低也有钱可赚,总比卖不出去强。

        欧阳铁衣高兴得老泪纵横,连说好几个“没想到”,当然他没想到的是,帮他的人就是上一次和他见面的一男一女。

        坐在路虎车,梅晓琳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道:“还是你的车好,到山路上也能开,县里的小车都不行,最多开到乡镇,连村都进不了。幸好我没把家里的跑车开来……在基层工作开跑车,一看就是烧包的主儿,而且还是烧得不轻。”

        夏想见梅晓琳心情不错,就问:“有什么好事,好象梅书记很开心的样子?”

        “没好事就不能开心了?”梅晓琳不以为然地说,“照你这么说,我天天得愁眉苦脸才行?什么逻辑!你别说,我还真没有什么好事——厉潮生的事情暂时没有什么进展,京城的专家来了之后,说是安县的地矿条件有点差,就算开采,前景也不十分乐观。我总觉得安县的石英砂岩含量不错,也大有前景,专家的意见却说安县的石英砂岩含量低,开采成本太大,而且市场需要求又小,基本上是等于否定了石英砂岩的价值……”

        夏想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安县在后世有没有开采石英砂岩,他并不记得,但石英砂主要用作玻璃工业和陶瓷工业的原料,以后玻璃的用量会越来越大,相应的,对石英砂的需求量也会越大,可以说,石英砂并非前景不妙,而是前景大好。

        但想起曹伯伯所说,要等他能够从中得到政绩的时候再提出开采石英砂,夏想就不知道现在是该支持梅晓琳,还是该劝她放弃。站着实话实说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是该支持她。但站在政治的角度来说,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是说他非要把石英砂岩的开采等到自己掌权之时,而是从目前的安县的局势来说,还有整个国内的经济大环境,现在开采确实有点为时过早。但有一点他不明白,专家看不到市场的前景不足为奇,毕竟他们只是地矿方面的专家,不是经济学家,但他们却说含量低就有点出人意料了。曹伯伯手中资料显示安县的石英砂矿含量显然不会错,那么梅晓琳请来的专家既然是京城方面的专家,也不可能探测不出石英砂的含量,他们说却说含量低,恐怕其中就大有文章了。

        专家有时候说话也并不是全从学术上的角度,实事求是地讲问题,他们的话,很多时候取决于政治需要和腰包。夏想尽管不愿意猜测强江海其中所起的不光彩的作用,但他几乎可以肯定,专家的话,可能就是强江海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

        以他对强江海的了解,强江海不是厉潮生式的人物,他心胸狭窄,不足以担当重任,他做什么事情,肯定都事先得到了邱绪峰的许可。

        也就是说,此事是邱绪峰的杰作。

        尽管夏想知道邱绪峰和梅晓琳之间的关系,但他也只能假装不知道,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既然专家都持否定意见,梅书记又不是地矿专业出身,实地考察,还有什么收获不成?”

        梅晓琳秀眉微皱:“我也知道可能还是一无所获,不过不亲眼看一看,实在是心里不踏实。专家是我请来的,我相信他们的判断。但我以前寄矿石给我的朋友,他们却说有商业价值……我也糊涂了,不知道该相信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