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0章 和马省长走近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0章 和马省长走近

    作品:《官神

        王于芬拿起一块蛋糕堵住了曹永国的嘴:“今天是夏想生日,你非说工作上的事情,烦不烦?还没准的事情,说这么早有什么用?”

        “不烦,烦什么烦?能当上一任市委书记,总不算我为官一场!呵呵……”曹永国脸上被王于芬弄得全是奶油,也不擦,只顾呵呵直笑。

        也是,他一直在建筑行业内打转,突然有了一个当上燕市常务副市长的机会,已经让他层次大升,眼界大开。现在又有一个执政一方的时机,只要能当上宝市的市委书记,就算任内没有大的政绩,能够平稳过度,只凭熬资历,到退休时也能享受到副部级待遇,当然要大为开心了。

        夏想能理解曹永国的喜悦心情,而且在他看来,曹永国前往宝市的可能性极大,在为他算是平调,而且省也正好有意削弱陈风对市政府的影响力,有调走曹永国的机会,从政治平衡的角度考虑,又有卢部长和路书记帮着说话,没有人会阻拦。

        除非高成松又有自己人要安排到宝市,否则曹永国的宝市的市委书记的宝冠,差不多是十拿九稳了。

        夏想被曹永国拉着说话,一直到很晚才睡。他暗中调查厉潮生的事情也没有告诉曹永国,他的想法是,能不麻烦曹伯伯就尽量不麻烦,他希望自己解决眼前的困难。

        曹殊黧耐不住困,早早睡下了,夏想就又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他就开车前往佳家超市,去找冯旭光。

        佳家超市虽然有了四五家分店,不过冯旭光一直将总部放在第一家超市的楼上,说是这里不在市中心,比较清静。而且说起来他现也是千万富翁级别的人物,办公室还是简陋得不象话,可以说,一点情调都没有,夏想一进门就笑他:“你也多少讲讲格调,弄一些艺术品放在墙面一挂,装装门面,唬唬外行。”

        “不花那个冤枉钱!”冯旭光将腿伸到桌子,双手拿着一个文件夹,正在看一份文件,样子还挺专注,不过一见夏想,他就将文件一扔,一下子跳了起来,形象全无,“一进门就打击我,不够朋友。你说,我挂上几个赝品的毕加索和凡高,生意就能更上一层楼了?屁,我是个实用主义者,不喜欢故弄玄虚。”

        然后又自嘲地笑了笑:“扯远了,怪我,不,怪你嫂子。本来平常我爱装休闲装,这不认了一个省长叔叔,非逼着我穿西装打领带,这不是害人吗?”

        “那也是嫂子关心你爱护你,为了让你人模狗样!”夏想就笑,又问,“冯叔叔来了没有?马省长呢?”

        “我爸昨天到的,马叔叔正在路上,一会儿就到。我来办公室处理一点事情,也正好等你。走,去家里。”冯旭光收拾东西,边走边说,“我正要问你呢,给找一个熟悉的饭店,中午吃饭的时候,尽量安静一点。”

        “森林居!”夏想一下就想到了楚子高的森林居,在森林公园里面,一是环境不错,二是现在森林公园人流不多,肯定安静,“在森林公园里面,是楚风楼的老板开的,老朋友了,既安静又安全。”

        所谓安全,是指不会人多眼杂,传出议论。

        “行,听你的。”冯旭光对夏想是百分之百信任。二人来到楼下,分别发动了汽车。

        冯旭光家住得不远,十分钟后就到了楼下,是一处半新不旧的小区。谁也不会想到,佳家超市的大老板,就住在一处非常普通的小区,而且房子也不大,120平米的样子。

        冯化成和马万正果然长得非常象,不认识的人看上一眼,就会说是亲兄弟。冯化成一见夏想,连连夸夏想机灵聪明,比冯旭光强多了。他让冯旭光认亲,结果认了快一年也没有认成。夏想一出面就办妥了,是他们冯家的福星。

        夏想就少不了又客气一番,继续保持谦虚谨慎的作风,赢得了冯化成的好感。冯化成把冯旭光叫过来,以一副训斥的口气说道:“从小你就是吊儿郎当的,没想到大了反而有出息了。你认识的朋友也不少,这个小夏我看是最好的一个。以后你和小夏好好处,不许亏待人家。”

        冯旭光连忙说道:“爸,你就放心吧,我和小夏一起共事,不吃亏……”

        “啪”的一声,冯化成照冯旭光的后背就打了一巴掌,“你说啥?不吃亏?你谁的光都想沾,还有没有良心?”

        冯旭光委屈地说:“爸,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我更不会让小夏吃亏,我们在一起是双赢。”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冯旭光母亲在老家没来,用冯化成的话来说:“农村妇女,没见过世面,不来了,来了太丢份。”

        王凤鸣对夏想还是热情有加,弄得夏想都有点不好意思。一家人正热热闹闹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喇叭的声音。

        冯化成立刻站了起来,有点紧张地说:“来了?”

        “我们出去看看。”冯旭光冲夏想说着,二人一点头,一起下楼,见楼下停了一辆普通牌照的桑塔纳2000,从车上下来一人,正是马万正。

        冯旭光大步向前,想说什么,夏想心中清楚马万正这么低调,就是不想公开此事,就冲冯旭光一挥手:“旭光,上楼再说,别在楼下说话。”

        冯旭光醒悟过来,冲夏想感激地点点头。马万正也是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然后冯旭光在前,马万正在中间,夏想在最后,三人上楼。

        一进房间,冯化成就紧盯着马万正不放。马万正也是身子微微颤抖,上前一把扶住冯化成,动情地叫了一声:“哥?你真是我的亲哥?”

        “弟呀,你真是我的亲弟呀?”冯化成一伸手就摸住了马万正的左耳,然后眼泪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有伤疤,你果然是我的正弟。我的亲弟呀,40多年了,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你……”

        马万正也是老泪纵横:“哥,我是正弟呀。你的耳朵上的伤疤,就是小时候被你用镰刀不小心弄的……”

        二人抱头痛哭。

        在亲情面前,在血浓于水的兄弟情深面前,副省长的面具也可以抛到一边,剩下的,只有真情的宣泄,只有喜悦的泪水!

        夏想也湿润了眼睛,近半个世纪的失散,不管他们是何种原因天各一方,能在有生之年重逢,就是人生最大的幸事。这一刻,夏想深为自己当初做出的英明决定感到庆幸。

        冯旭光一家人也泪流不止。

        好不容易一家人止住了眼泪,冯化成和马万正手拉手进了里面的房间,关上门,连冯旭光也不让进,二人说起了一些只有饱经沧桑的人才能听懂的话语。

        二人在里面足足说了一个小时,才开门出来。一出来,冯化成就以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旭光,你听着,以后不许在外人面前说马省长是你的亲叔叔,你平常没事的话,也不要去找他。真要有事情的话,就让小夏替你出面。你叔叔和我们相认的事情,不能公开,不能让没用的人知道,记下没有?”

        “爸,我早知道了。”冯旭光在冯化成面前,老实得不行,一点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夏想不等冯化成叮嘱,主动说道:“请马省长和冯叔叔放心,有些事情我不会向外多说一个字的。”

        “我相信小夏,因为小夏是旭光最好的朋友,也是促成了我们一家人相认的功臣,如果我连你都不相信,就没有可相信的人了。”马万正呵呵一笑,“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大的解决不了,小问题我说一句话,还是管点用的。”

        马万正身为省委常委,说一句话何止是管一点用,是要管大用的。夏想也没有过多地表示,只是诚恳地说:“谢谢马省长。”

        “私下里你就和旭光一起,叫我马叔叔吧。”马万正毕竟为官多年,虽然冯化成是哥,不过他习惯了当中心人物,几句话下来,就又成为众人的中心,话里话外都带有一股不容别人不同意的威严。

        “是,马叔叔。”夏想恭恭敬敬地答道。

        马万正见夏想没有一点居功的意思,态度非常恭敬,应答得体,心里对他的赞许又多了几分,就问:“听说你知道一家饭店环境不错,在哪里?带我们一起过去。今天我们全家团聚,我承你一个人情,就请你吃一顿饭吧。”

        堂堂的副省长请吃饭,夏想可不敢不同意,只好应下,连忙给楚子高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要带朋友去森林居。楚子高正在楚风楼忙活,一听夏想要去森林居,二话不说就让夏想直接过去,他马上先过去安排一下。

        楚子高的最大优点就是对夏想无比重视,他从来不管夏想请的客人是谁,不管是高官还是平民,只要是夏想的客人,他从来都奉若上宾。也正是因为楚子高的这个优点,才让他在夏想的庇护下,生意越做越大。

        夏想开车头前带路,后面跟着两辆车,马省长带的桑塔纳2000和冯旭光的奥迪。从三辆车同行的安排夏想就可以看出,马省长还是十分谨慎。至于他为什么不公开认亲,为什么又怕别人知道,就是不他所关心的问题了,他只需要知道,他既然接触到了马省长的核心秘密,就只有努力向马省长靠拢,成为马省长最信任的人。

        车到森林公园,夏想直接从不对外开放的侧门进去。门卫一见是连总的车,问也没问就直接放行。沿着森林公园的林间小道一直开到森林居,楚子高早就等候在门口。夏想停好车,忙上前帮马省长打开车门。

        楚子高不解地瞪大了眼睛,夏想不到后面开奥迪的车门,而是急忙拉开了桑塔纳2000的车门,难道重要人物都有低调的爱好,放着好车不坐,非要普通车?

        楚子高认识高海时间不短了,不过却没有养成定时看新闻的习惯。但在认识夏想之后,却养成了每天晚上都从燕省新闻一直看到燕市新闻的惯例,没有特殊情况,每天都是雷打不动,就为了把常在电视上露面的省市领导认个遍。

        马万正从车上下来,楚子高看了第一眼就觉得眼熟,但具体是哪位领导,想了半天没有想起来。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位不是燕市的领导,而是燕省的领导。

        当他听到夏想称呼来人为“马叔叔”时,楚子高心中除了羡慕还是羡慕,什么叫八面玲珑,什么叫步步高升,夏想就是!从最早称呼市政府秘书长高海为高叔叔,到称呼公安局局长为孙叔叔,再到称呼燕市的常务副市长为曹伯伯,现在又有了一个省级领导的马叔叔,他心中对夏想的佩服就无与伦比。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进,他再不紧跟夏想的步伐,以后就再难跟上他大步前进的脚步了。

        夏想只为众人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楚子高,马万正只是矜持地一点头,没有说话,冯旭光握住楚子高的手,摇晃几下:“楚总,这么说来你也是小夏的朋友了,以后大家多走动走动。”

        楚子高得知眼前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佳家超市的创始人,心中无比激动,佳家超市现在虽然还不算是燕省名列前茅的企业,但佳家超市的发展速度令业内所有人士都无比震惊,照此速度,用不了多久,佳家超市就能吞并燕市一半以上的市场,如果再向外地发展,假以时日,肯定会成为一个新的巨无霸。

        楚子高热情似火:“冯总大驾光临,不胜荣幸。”

        冯旭光哈哈一笑:“扯远了,什么大驾光临,太见外了。夏想说去哪里,我就跟着他来了。”

        楚子高知道冯旭光是抬夏想一抬,也就顺势说道:“我这个森林居能开在森林公园,还是倚仗夏县长的照顾。要不就凭我的面子,森林公园肯定不让我进来。”

        二人说笑几句,就由楚子高领着众人上楼,进了雅间之后,楚子高又忙前忙后安排妥当,然后又识趣地离开。

        雅间装修得尽显自然气息,以绿色为主。推开窗户,窗外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远处是一片鸟语花香,再远处可见碧波荡漾,是十里荷塘,风吹荷花香,沁人心脾。

        马万正赞道:“好一处休闲清静的森林公园,小夏,你说如果在这里建一片疗养院和会议中心,每年光是接待省委省政府的会议就忙不过来了。”他起身站前窗外,举目四望,频频点头,“早就听说过森林公园,今天我还是第一次实地参观,没想到,比我想象中好了不少。这个远景集团,还真不简单,思路很好。连我见了都在想,以后省里有什么会议,就到这里来开,岂不很好?”

        马万正的话让夏想的思路也是豁然开朗,不得不说马省长的想法非常不错,如果在森林公园之中专门辟出一片地方,建起疗养院和会议中心,只需要稍微走动一些关系,每年单是承接燕市和燕省的大小会议,就可以赚个盆满钵盈。

        “马叔叔要是在经济领域,也是专家级的人物,刚才一番话,不但当初我设计森林公园的时候没有想到,连远景集团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夏想倒不是谦虚,而是他的思路一直面对市场,没有考虑到其实和政府也有生意可做,而且做得好的话,钱赚得才叫一个快。

        “呵呵,我只是随口一提,有点感慨罢了。”马万正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道,“至于是不是去做,或者做了之后没有效益,可不要怪我的身上。”

        马万正倒不是推脱责任的说法,他不想落一个让人以为他和远景集团有什么联系的印象,他分管经济,估计也是性格的原因,处处显露出谨慎小心,不想落人口实。

        夏想就含蓄地笑:“我找个时间向远景集团提一个建议,让他们先建一栋疗养中心。建好之后,先请马叔叔过来亲身体验一下,给他们一些具体的指导意见。”

        马万正呵呵一笑,没接夏想的话,说到了饭菜上面:“先吃饭,尝尝森林居的饭菜,看看是不是有大自然的味道。这么多年奔波在外,还是最想念家乡的野菜呀。”

        一句话又说得冯化成红了眼圈。

        夏想就和冯旭光尽心地陪着马万正和冯化成喝酒,席间说一些轻松的话题,大部分时候是冯化成和马万正在回忆起陈年旧事,不过二人都在避免提到兄弟二人失散的原因,夏想知道,也许有一些往事大家都不想再提起。

        饭后,马万正也没有急着离去,显然他很喜欢森林公园的环境,大开窗户,临窗喝茶。夏想就坐在旁边,和马万正闲聊。

        “有女朋友了?”

        “有了,她叫曹殊黧,上大三。”

        “一定是一个漂亮聪明的丫头了?她家是燕市的?”

        “她的爸爸曹永国,是燕市的常务副市长……”

        “曹市长倒是挺有眼光,不,应该说他女儿挺有眼光,呵呵。”马万正没有流露出惊讶的意思,他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似乎还回味了一下味道,“安县的局势还算不错吧?”

        “安县是个年轻的县呀……”夏想感慨说道,“这一点在燕市是绝无仅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