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41章 一个副县长和三位副省长的互动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41章 一个副县长和三位副省长的互动

    作品:《官神

        “一不要冲动,二要注意保密,三不要告诉任何人,一旦走漏了风声,后果非常严重,能不能办到?”夏想再三叮嘱萧伍,他倒不怕萧伍被人发觉后无法脱身,而是担心萧伍万一鲁莽惊动了厉潮生,厉潮生有所防范之后,再要查他更是难上加难。

        “我是特种兵出身,侦查是我的强项,夏县长尽管放心,保证能把他的所有关系查得一清二楚,而他毫无知觉。”萧伍显然也痛恨厉潮生,跃跃欲试。

        夏想又再三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留了自己的电话给萧伍,就离开了常山饭庄。以他对萧伍的了解,他相信萧伍能胜任这个任务。

        晚上方格跑到他的房间找到他,一脸沮丧地说道:“我看我的希望不大,梅书记不喜欢我这样的类型,她说以我现在的水平,顶多就是骗骗大学女生……”

        夏想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方格,把你的心放到工作上,用心工作一两年,你就会成熟起来,然后你就会发现,突然之间,你的周围充满了美女……”

        方格欢天喜地地走了,其实夏想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就是当你发现你的周围全是美女时,却又悲哀地发现,所有美女都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或者是你好不容易找到了你喜欢的类型,却发现对方并不喜欢你……生活,就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万花筒,可惜属于你的花只有一朵,要从万朵鲜花中找到你的花,需要时间,更需要运气。

        还好,夏想的运气来得比较快,三天后,严小时就打电话给他,说是省政府举办的燕省工商界名流座谈会,定于周五上午9点在蓝天宾馆举行,请夏想到时准时参加。

        夏想立刻电话通知了冯旭光。

        冯旭光听了后很高兴,说道:“夏老弟,自从认识你后,我是好事不断,我好象一直还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事,你说呢?想要什么,我送你。一辆车,还是一套房子?”

        夏想笑他:“算了,跟我还分得这么清楚,一看就没有诚意。要有诚意的话,早就买好了送来,还用装模作样地问我一问?”他也知道要不是他以前多次说过,恐怕冯旭光早就买了送他,之所以说得这么热络,就是还是暗示他,不用跟他这么客套,接下来他又话题一转,“安利公司查出来什么没有?”

        “正想给你说这件事呢,安利公司一切正常,手续齐全而合法,至少从表面上查不出任何问题。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这里有资料,你来燕市的时候,再仔细看。”

        接下来几天倒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没见到梅晓琳,夏想周五一早向谢起义交待了一下情况,说他前往燕市参加一个活动,然后就驾车直奔燕市而去。

        先来到冯旭光处,见到了消瘦了不少的冯旭光,夏想开玩笑地说道:“从你的瘦身程度就可以推测出来,最近佳家超市的扩张步伐又在加大。来,先告诉我,我的百分之六的股份现在值多少钱了?”

        冯旭光笑道:“第一次见你这么财迷,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楚你不缺钱花。大钱藏在暗处,小钱赚在明处,比我可是聪明多了。”笑归笑,他还是一本正经地又说,“佳家超市现在已经有了四家分店,正在筹划第五家,总资产现在应该有一亿元左右,你的百分之六,也就是600万左右。”

        夏想大吃一惊:“这么说,我现在快是千万富翁了?”他摸摸鼻子,又摇摇头,“以前一直羡慕千万富翁该有多潇洒,现在才知道,千万富翁也是平常人,我现在身上的现金不超过1000元……”

        冯旭光一推他的肩膀:“行了你,我平常要不是请客,身上的钱都不超过300元,一超过,心里就不踏实,总怕丢了。”

        夏想哈哈大笑,真是越有钱越抠门。

        冯旭光提供的资料和梅晓琳的资料,如出一辙,可见二人所托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物,能查到许多平常接触不到的东西。真要分出高下的话,还是冯旭光的资料稍微详细一些,不但列出了安利公司的法人代表和几大股东的关系,还特别标明了一个细节,就是三个股东之间有某种联系,似乎是一个人的远房亲戚,但这个人是谁,没有查到。

        夏想心想,厉潮生还真不一般,隐藏得这么深!他知道,正面冲突的话,梅晓琳绝对不是厉潮生的对手,估计连邱绪峰也不清楚厉潮生的底细。

        不简单,一个乡党委书记,居然会步步设防,将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假以时日让他升到高位,那还了得?夏想更坚定了要除掉厉潮生的决心。厉潮生今年36岁,已经是县委常委了,照此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在40岁时迈入副厅的级别。

        夏想收好资料,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和冯旭光一起前往蓝天宾馆。

        蓝天宾馆的前身是省委招待所,后来一分为二,一部分开始对外营业,一部分还是供省委使用,成了半官方半民间的单位。

        蓝天宾馆对外的部分大门朝外开,对内的部分,要进到省委大院里面才能进去。聚会是在内部大厅举行的,没有邀请函者谢绝入内。夏想和冯旭光来到省委大院门口,正在武警的示意下到旁边的接待室登记,冯旭光突然一伸手从车上的一堆通行证中翻出一个,顺手递给武警,武警只看了一眼,立刻“啪”地敬了一个礼,伸手放行。

        冯旭光没有开车,二人坐的是夏想开的连若菡的车。

        夏想开了连若菡的车有一段时间了,却从来没有留意过她的一堆通行证中,都有什么厉害的证件。冯旭光不等夏想开口,就嘿嘿笑道:“一个男人有一个红颜知己,还真是幸福。给我说说幸福的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夏想真想告诉冯旭光,幸福和痛苦是孪生姐妹,一个出现的同时,另一个就会躲在背后,伺机出动,不过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别胡思乱想了,打起精神,这次聚会机会难得,一定不能白来一趟。”

        “哪能白来,你看门口站的那个美女多漂亮?能见到这样的美女,就已经没有白来了。”冯旭光显然是在调侃,夏想知道他对女人没有那么热衷,一是老婆管得太严,二是主要精力都用在发展超市上了,估计也顾不上。

        冯旭光嘴中的美女指的是严小时。

        严小时一身长裙礼服,艳压群芳,静静站在门口翘首张望。她一见到路虎车出现,急忙就迎了过来,热情地说道:“夏县长怎么才来?我以为你会早到一个小时,正好可以和我多说说话。”

        夏想就介绍冯旭光和严小时认识,严小时礼数周到,不过显然对冯旭光不感兴趣,听夏想说到佳家超市,也只是眉毛微微一动,可见她对超市的发展认识不够,兴趣不大。

        夏想却知道,冯旭光的财富的增长速度会越来越快,而严小时的领先房产的前景,他并不看好。

        客套过后,严小时引领夏想和冯旭光来到大厅。

        大厅之中,稀稀落落坐了十几人,却没有高建远和范铮。夏想微微一想随即就明白了,高建远追求的是低调行事,而范铮又名不正言不顺,估计也是怕范省长训他,不方便现身,所以严小时才力邀他前来推销西水别墅。

        和严小时闲谈一会儿,夏想再看冯旭光,已经端着酒杯和旁边几个人谈得正欢,不禁哑然失笑,老冯还真行,不怯场,又是自来熟,怪不得他能把佳家超市越做越大,也是有真本事的人。

        严小时也对冯旭光的交际能力大感佩服:“冯总还真是天生的商人,这才多大工夫,就和工商联的几个头面人物聊上了,看样子聊得还挺投机。相比之下,我需要向冯总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夏想说道:“我觉得严总也很不错了,不敢说是八面玲珑,也是人见人爱了。”

        严小时捂着嘴“扑哧”一笑:“人见人爱?你是讥讽我招蜂引蝶吧?夏县长,说话不要这么刻薄好不好?”

        夏想忙解释说:“误会了不是?鲜花的美丽是因为自身本来就美,可不是为了吸引蜜蜂招引蝴蝶才生得美。严总天生丽质,好色的男人趋之若骛,不能怪严总的漂亮,而要怪男人的贪婪。”

        “那我倒要问问……”严小时眼波流转,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地盯着夏想,“夏县长是不是好色?”

        夏想心想与严小时周旋倒是可以,可不能掉进她的桃色陷阱之中,就义正言词地回答:“男人都好色,我也不例外。不过我遵守的原则是,好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

        “咯咯……”严小时乐不可支,她笑的时候眼中如水如云,似乎整个人都化成一团水雾,要将人融化一样,再一次演绎了水做的女人的深刻内涵,“你可真逗,连好色也能说得这么官面堂皇,比起其他男人**裸的**,你还真是有讨人喜欢的可爱的一面。”

        夏想大汗,他怎么就可爱了?一个大男人非要用可爱来形容,让人多少感到有点怪异。

        好在没等他再和严小时论证可爱的含义,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小夏也在?真是相见不如偶遇,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

        夏想急忙起身,恭敬地和来人握手:“您好,沈省长,能在这里和沈省长见面,真是幸事。”

        严小时识趣在一旁不说话,不过脸上的惊讶明显可以看出,她对夏想和沈复明认识感到有点吃惊。

        沈复明十分客气:“听说你到了安县当了副县长?不错,很不错嘛,进步很快。当初我在章程市的时候,你还才是副科,一转眼,就成了副县了,小夏呀,好好努力,有前途。”

        夏想有些纳闷,沈复明的热情明显不是假装的,好象还有一点热络和高兴的意思,是怎么回事?随即一想就明白了,一定是沈复明把他当成了高建远的人,知道了他和高建远的来往。也难怪,沈复明一切唯高成松的风向为准,既然他认定自己和高建远来往过密,也就自然而然把自己当成了高成松的人。

        夏想就暗笑,也好,自己的无间道做得还真是不错,连沈复明这个老狐狸都被骗到了,他相信了最好,至少可以少捣乱少添堵。

        果然沈复明拉着夏想的手不放,又说:“下到基层锻练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在安县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安县离燕市也不远,常回燕市看看,多走动走动没有坏处……”

        夏想就一一应付着,却发现沈复明的目光总往严小时身上飘,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原来他是借和自己说话的机会,想乘机多看严小时几眼。沈复明还真是一个老色鬼,专盯年轻女人,他都这么老了,应该去打中老年妇女的主意才对。

        夏想心中就充满了鄙夷。

        沈复明和夏想寒喧完毕,就又和严小时握手,不过严小时显然清楚沈复明的目光不怀好意,和他轻轻一碰就立刻松开,说道:“沈省长,客人很快就要到齐了,您还是赶快和范省长碰个面,商量一下具体安排吧。”

        沈复明听了只好笑了一笑:“没办法,还真是杂事缠事,要不我还真想和两位小友好好聊一聊。”

        沈复明一走,严小时从包中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手,扔到一边,恼怒地说道:“老色鬼,真不是东西!”

        夏想好奇地问:“怎么了?”

        严小时一脸厌恶地说道:“才到省政府没多久,就和一个女人混到了一起……堂堂副省长,也不知道洁身自好,一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哪里象是一个副省长,简直就是一个老色鬼!”

        “官场也好商场也好,哪里都有人有鬼,不用大惊小怪。”夏想发了一句感慨。

        夏想没有注意到,刚才他和沈复明握手寒喧的一幕,被在场的众人看得一清二楚。众人都纷纷猜测,这个小年轻是谁,和沈副省长寒喧了这么多时间,可见来历不小。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又出现了,夏想又站了起来和一位副省长亲热地说话,而这位副省长不是别人,正是让人都认定以后会在燕省的政坛上有一席之地的高晋周!

        高晋周对能在工商界人士的聚会上偶遇夏想,也是大感意外。不过当他看到夏想旁边的严小时时,就明白了几分。夏想帮高建远出谋划策的事情,他也略有耳闻,并未多想,只当是夏想政治资源丰富,和形形色色的人都能打上交道。虽然他也清楚领先房产的背后也有范睿恒的影子,但政治是政治,生意是生意,有时候政治和生意密不可分,有时候又不能混为一谈,一码是一码,许多事情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所以当范睿恒提出让他也参加工商界人士的聚会时,虽然以前他和范睿恒闹过不愉快,但公是公,私是私,表面上的面子还必须给,他也就一口接受了邀请。正是因为对政治的复杂深有体会,高晋周对夏想意外在此出现只是微感惊讶,也没有多想。对他和严小时相谈甚欢,也没往心里去。

        政治人物都是天生的演员,况且高晋周也清楚夏想是远景集团的贵宾,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他对夏想也就没有拿副省长的架子,语气比起沈复明更亲热了几分,而且因为高老的关系,他对夏想还有一种莫明的亲切感。

        一个副县长,连续被两个副省长拉着手说话,已经够让人瞠目结舌了,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高省长刚走不久,作为会议的举办者、省政府的二号人物省长常委、常务副省长范睿恒一出现,就引起了一阵躁动。工商界人士毕竟都愿意和范省长套套近乎,范省长可是位高权重的人物,一句话就可能给一家企业带来巨大的效益。

        范睿恒穿着白上衣,黑裤子,戴着黑边眼镜,脸色白净,身材中等,不胖不瘦,面相显年轻,保养得非常好。他步伐稳重,不徐不疾,给人的感觉是内敛而有威仪,有一定的亲和力。

        范省长却只是礼节性行和众人握手,冲外围的人挥手致意,等他走到夏想的面前时,突然停下了脚步,用手一指夏想,呵呵一笑说道:“小夏县长也来了?我昨天刚看到你引水造溪的成功案例,正在想,要是全省的基层干部都象你一样,少花钱多办事,那该是基层百姓的福气呀。我觉得,我们基层干部都应该向你学习一下开放的思路,引水造溪的想法非常好,值得推广,有机会我倒想亲自到实地看一看,亲耳听听游客的意见呢。”

        众人无不大跌眼镜。

        被政府二号人物当众叫出名字不说,还直呼他为小夏县长,这是多么亲切的称呼,也是多么耐人寻味的称呼,等于委婉地表示了范省长对小夏县长的重视程度!而且更让众人羡慕的是,一个县的项目能让常务副省长记在心上,并且当众夸奖,这可不仅仅是一种荣耀了,而是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就是范省长非常重视引水造溪项目,而且说不定还会在全省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