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34章 邱绪峰的用心和梅晓琳的直爽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34章 邱绪峰的用心和梅晓琳的直爽

    作品:《官神

        片刻之后强江海就敲门进来,邱绪峰示意他坐下,直接说道:“根据可靠的消息,李书记在安县的时间不会太久,少则半年,顶多一年,他一走,估计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任书记,到时我会大力推荐你任县长。”

        强江海喜形于色:“多谢邱县长的栽培,我感激不尽。”他想了一想,还是又说,“盛大对县长的位子也是志在必得,而且听说他的后台也挺强硬,我怕到时候被他抢了先……”

        “盛大和夏想走得挺近,他想上位,没那么容易!”邱绪峰一想到夏想和梅晓琳的一幕,心里格外不舒服,“夏想是李丁山的人,他和盛大走近,要是盛大当了县长,政府班子就很难控制了。放心好了,江海,我会大力支持你的。”

        “当然,你想要当上县长,还必须一份拿得出手的政绩才行,开矿一事,对你来说是就是一个巨大的机遇。”邱绪峰手中把玩着一只派克钢笔,钢笔是梅晓琳送他的定情物,他想起梅晓琳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心里就越来越堵,语气也就流露出一丝不满,“要放开手脚去干,不要畏手畏脚,安县的矿产含量虽然不是特别丰富,但也算中等。一些需要巨额资金才能开采的项目,可以先缓一缓,我们就打着高新技术的幌子,先开采技术含量低,见效快的项目,比如水泥……”

        强江海有些犹豫地说道:“梅书记的指示精神是,请京城的专家来论证项目,是以科技含量高、附加价值大并且不污染环境的环保项目为第一优先考虑,水泥厂项目,对环境破坏严重,梅书记已经明确说明不予考虑……”

        邱绪峰笑着摇摇头:“梅书记考虑问题比较长远,好处是有,但缺点也不少,就是见效太慢了。真要上马科技含量高的项目,资金投入量大不说,而且三五年内不见效益,风险也大了许多……三五年?到时我们早就不在安县了,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时间太长了,我们要的是政绩,要的是最好在一年之内就立刻见效的短平快项目,只有水泥厂项目可以在半年之内见到效益,而且投资小,技术含量低。”

        强江海还是有些担心:“梅书记请来的专家,可是来考察石英砂矿和磁铁矿的,对水泥厂不感兴趣,我怎么才能说服梅书记?还有对京城的专家要怎么解释?”

        “梅书记由我来做通工作,京城的专家你就只管陪好就可以了,他们说什么,你就听什么,等他们的报告出来之后,我们再改头换面报到市里,就以高科技项目申请专项资金,资金一到手,就开工建造水泥厂,来一个暗渡陈仓!”邱绪峰大手一挥,一副舍我取谁的气概。

        强江海知道邱绪峰后台强硬,听了他的计划,顿时心中充满干劲。

        “我一定不辜负邱县长的厚望,努力干出一番成绩出来。”强江海再一次表了决心。

        邱绪峰对强江海的态度还算满意,他点了点头:“好好干,我们结成统一战线,以后安县就是我们的天下。李丁山呆不久,盛大和夏想联手也不足为虑……”言外之意是,以后他是书记,强江海是县长,安县谁还敢有反对的声音。

        强江海忽然意识到疏漏了一个关键问题,就问:“盛县长如果成不了障碍,梅书记会不会盯上县长的位置?”他对梅晓琳和邱绪峰之间的关系丝毫不知。

        别说强江海,整个安县知道邱绪峰和梅晓琳有关系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有些高层的事情,没有足够的眼界的人,是不够层次知道的。当然,也和邱绪峰与梅晓琳二人表现得非常正常有关,二人说话办事从来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也很少私下里接触,大家除知道他二人都来自京城之外,其他关系一无所知。

        “梅书记可能也在安县不会太久,她的志向不在安县,而且她是一个女同志,还是适合做一些务虚的工作。”邱绪峰的暗示是,梅晓琳可能也会调走,就算不调走,也可能还是在党委班子,不会进入政府部门。

        强江海有些狐疑地看了邱绪峰几眼,不解邱县长为什么对梅书记这么了解,说话还这么肯定,难道他们二人有什么关系?邱绪峰看了出来强江海的疑问,也不解释,笑着摆摆手:“不要胡思乱想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是第一要务,只有有了政绩,关键时候才好说话。”

        强江海明白了:“我一定会交出一份让邱县长满意的答卷。”

        强江海走后,邱绪峰拿起电话,想拨给梅晓琳,想了一想又放下了电话。他和梅晓琳有约在先,二人虽然订婚,但是却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只是维护两个家族之间的合作关系,暂时不考虑结婚事宜,也不公开,更不要象正常人一样谈情说爱。

        邱绪峰虽然对梅晓琳也没有什么感情,但一想起夏想亲昵地帮梅晓琳擦头发,明明是正常的举动,他心里却始终不是滋味,想到最后,猛地一拍桌子,自言自语地说道:“夏想你等着,等李丁山一走,我让你在安县寸步难行!”

        夏想还不知道邱绪峰对他的印象又恶劣了一层,他刚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有坐稳,电话就响了,接听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梅晓琳找他,想请他旁听和上访的农民的见面会。

        夏想微一思忖,就答应了。

        见面会是在县委办公室,夏想进来的时候,里面坐了三位农民,除了梅晓琳之外,还有一位县委办副主任。

        梅晓琳示意夏想坐在她的旁边,夏想笑着摇了摇头,坐在三位农民的中间,然后就坐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三位农民为首的人长得面目狰狞,一脸络腮胡,脸庞又黑,猛一看还真有点猛张飞的模样,他一开口就是粗声粗气:“我叫郝海振,是旦堡乡的农民,刚才扔梅书记的鸡蛋,是我干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承认是有点冲动。一个鸡蛋就这么浪费了,怪心疼的。”他看了坐在旁边笑眯眯的夏想,问,“你这个小年轻是谁?”

        “我来旁听,是中立者,谁都不帮,就听事实。”夏想知道在农民眼里,官官相护的思想根深蒂固,所以先不摆明身份,只表明立场。

        郝海振也没多问,看了在场的人一眼,又说:“那好,我就实话实说了。三年前,当时还是乡长的厉书记联系了一家公司,说是优惠提供优质苹果树苗,全是高产的红富士果树,价格也不贵,而且提供树苗的公司也答应,苹果成熟之后,全部按市场价格收购。说是本着自愿的原则,但一般家里有几亩好地的农户,都必须种果树。最后全乡少说也有上千亩好地种了果树。”

        “没想到,种上果树没多久,就有懂行的农校的学生说,树苗根本不是红富士,而是没人要的海棠果。老百姓辛苦了两年才攒下的钱,买来的全是结海棠的树,大家都不干了,去找厉乡长。厉乡长开始找各种理由不理我们,后来实在是找的人多了,才联系了卖树苗的公司,免费给大家嫁接成了红富士。虽然不是原装的,嫁接的也成,能结出红富士就好。”

        “头两年还好,果树还没有长大,还可以在地里种庄稼。到去年,果树开始挂果,厉书记就和树苗公司一起来果园里视察,树苗公司的技术人员说是为了明年有一个好收成,为了让果子长得更大更甜,最好今年地里不要种任何庄稼……我们是农民,一听苹果可以比麦子更卖钱,去年冬天都没有种小麦,就等今年苹果有一个好收成。结果现在苹果都快熟了,树苗公司的人都不露面了,我们找了过去,他们说今年苹果市场不景气,决定不收我们的苹果!我们找到厉书记,厉书记说,一切以市场规律办事……”

        说到最后,猛张飞一样的郝海振呜呜地哭了起来:“梅书记你评评理,我们老农民还讲个良心,拍着胸脯说出的话,就是砸锅卖铁也得兑现了,堂堂大公司说话不算话,还有厉书记,是国家干部,也翻脸不认帐!现在我们耽误了一年的收成,当年花了不少钱买树苗,现在又没人收苹果,真是要了人命了……”

        郝海振一哭,同来的两个农民也哇哇哭了起来,都是五尺汉子,三四十岁年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象个孩子一样,夏想就感慨万千,伸手拿出纸巾,一人递了一张,说道:“乡亲们受委屈了,好好哭,哭出来就会好受一些。你们反映的事实非常让人吃惊,我相信县委县政府会慎重对待你们的问题,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

        梅晓琳秀眉紧紧皱起,眉头也挤起了皱纹,她毫不在意会影响形象会对美容不利,眼中闪出一丝愤怒:“如果你们反映的情况属实,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县委县政府对于坑农害农的行为,一定严加惩处,决不手软!”

        郝海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梅书记,我们花费几年的心血,又耽误了一年的收成,谁也不甘心呀!救救我们,要不我们明年都没饭吃了……”

        旁边的县委办副主任忙上前扶起郝海振,让他重新坐回座位。梅晓琳心情复杂,想起上一次她暗访一天却一无所获,看来,还是自己的基层工作不足。又想起夏想沉稳有余给她出主意如何解决农民上访问题,心中就有了主意:“老郝,你和乡亲们先回去,县里会开个会研究一下,会尽快到旦堡乡了解实际情况,请乡亲们放宽心,我以党性担保,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待。”

        好不容易劝走了郝海振等人,梅晓琳坐在公议室里,久久没有动弹。夏想知道她受到的触动不小,基层工作,有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不是她这种从京城来的没有接触过民生艰难的人所能想象的。又过了一会儿,梅晓琳终于惊醒过来,对县委办副主任说道:“你先回去,就今天的事情写一份报告给我,要详细,要有力度。”

        然后等他出门,又看向了夏想:“夏县长,我有事想请你帮忙,你帮不帮?”不等夏想回答,她又犯了常犯的毛病,又多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解决问题的本事?别让我找错了人才好。”

        夏想就不客气地说道:“梅书记要是不相信我,就不要开口了。要是公事,就公事公办。要是私事,您一定要想好了再开尊口。”

        梅晓琳的办公室布置得非常简洁,非常中性化,看不出有任何女性办公室的特征,连一盆花草都没有。梅晓琳没有坐在她的办公桌后面,而是和夏想面对面地坐在沙发上,语气非常诚恳地说道:“夏县长,我其实没有恶意,也没有怀疑你的能力,而且对你不关窗户的坏印象也改观了不少,不过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我上次也暗访过一次,没有任何收获。我请你帮忙,不是以副书记的身份,而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你当我是朋友,就帮我一次。不当我是朋友,就当我没说。”

        说实话,梅晓琳最后一句话还是有点刺耳难听,有点逼人必须答应的意思,也许她自己意识不到,她每次说话,总会在最后说一句没用的话来强调一下,结果却往往恰得其反,听上去让人非常不舒服。

        夏想沉思片刻,还是决定帮梅晓琳一次。

        他是副县长,梅晓琳是副书记,级别上讲是相同的,但权力上却差了太多。梅晓琳首先是常委,其次是县委中仅次于李丁山的二号人物,主管人事和党群,可以说是真正的实权人物。而他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既没有重大事情的决策权,也没有拍板权,有时候甚至还没有一个县局的局长权力大,可以直接发号施令,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夹层人物,局限性很大。

        但夏想决定帮梅晓琳,并非是看重的梅晓琳位高权重,也不是有意向她靠拢,而是为了几千农民和上千亩良田。

        安县本来良田就少,上千亩良田拿去种植果树,结果到了苹果成熟的时候,却又没人履行承诺,收购苹果,这是典型的坑农害农的面子工程。根据夏想的经验,厉潮生在其中肯定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还有那家名为安利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树苗公司,也有猫腻。

        夏想的想法是,坑害农民的事情,绝不能放过。他不是英雄,也不是法官,但有些不平的事情既然让他遇上了,他就会尽他所能做一些什么来弥补农民的损失。

        有厉潮生这样的官员,是当地百姓的不幸。而且他也清楚,厉潮生是邱绪峰的人。还有一点也很关键,厉潮生所在的乡旦堡乡,是整个安县矿石含量最丰富的乡。梅晓琳正全力以赴请京城专家来考察矿产,到时真要立项,上马采矿项目,有厉潮生在,当地百姓能得到实惠才怪。

        夏想主意既定,就说:“我和梅书记也算有缘份,坐车都能坐在一起,还因此结识,也算难得,所以梅书记既然开了口,大家又是朋友,我就不好意思拒绝了,不过我还有点想法,又必须说明……”

        梅晓琳主管党群,可惜她说话一点也不含蓄:“有话就说,在我面前不用吞吞吐吐,我也是把你当朋友才让你帮忙。要是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副县长,我才不会放在眼里。”

        夏想心中苦笑,这话还真的不太好听,不过他还是能忍得住,还能笑得出来:“我只是主管文教、卫生和旅游的副县长,果树事件算是农业,不归我管,我去的话,名不正言不顺。再有,厉书记毕竟是县委常委,是县委领导,我帮梅书记是帮朋友,但因此得罪了一个县委领导,万一厉书记给我小鞋穿,我找谁说理去?”

        梅晓琳不以为然地笑了:“你也太胆小怕事了吧?厉潮生要是没有事情,他找你麻烦做什么?他要是有事情,他自己的麻烦还处理不了,还有时间找你的事?你和我一起到旦堡乡的话……这样,就以视察当地教学情况有由,我以副书记的名义出面,也算合情合理。”

        夏想心道,梅晓琳的想法可真够简单的,难道她以前没有从过政?他刚才故意这么说,就是要她一个承诺,结果她倒好,轻描淡写地给推到一边。厉潮生是邱绪峰的人,你梅晓琳又是邱绪峰的未婚妻,我和你一起下去查他的人,邱绪峰不记恨我的话,他就是圣人了。厉潮生要是知道我在背地里检查,也非得想方设法整治我不行。

        而且梅晓琳还提出以视察工作的名义下去,那岂不是被人安排得团团转,还想查什么真相?直接就是吃吃喝喝一顿就回来了。就算让你接触到农民,也是安排好的托儿,哪里会有真话?夏想悲哀地发现,梅晓琳就是一个政治小白!

        “梅书记以前没有在基层工作过吧?”夏想试探着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