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23章 安县怪现象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23章 安县怪现象

    作品:《官神

        其实夏想在安县人大常委会选举的时候,早就在燕市市委组织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来过安县,只不过选举结束,确定了他的副县长任命,完成了组织交接之后,因为有事又回了一趟燕市,处理了一些事情,也就是说,正常的手续已经走完,只不过还没有正式上班而已。

        今天应该算是第一天正式上班。

        安县也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县,但因为县长邱绪峰的原因,而变得不普通起来。邱绪峰今年才31岁,而他当上县长的时候,连30岁还不到。想想看,一个有30岁县长的县,和其他县一比,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这还不算,没过多久,又调来一名副书记,不但是一名女书记,而且年龄才28岁!天,28岁的女书记,还让不让在下面奋斗十几年的基层干部活了?28岁,许多人连科级都没有到,更不用说实职正科,人家倒好,28岁的实职副县!

        安县一下就成了燕市所有市辖县中的明星县!不是因为经济产值大幅提高,也不是因为政治上有什么重大事件,而是因为有两个年轻得过份的党政干部!

        正当人们的惊讶还没有消退之时,还在议论纷纷不停,突然又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安县将迎来安县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县级干部——年仅25岁的副县长夏想!

        安县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成为燕市所有的市辖县中,最引人注目话题最多的一个县。一个县,有一个31岁的县长已经足够让人吃惊了,但同时还有一个28岁的副书记和一个25岁的副县长,简直就和比赛谁更年轻有为一样,周围的县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几乎都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并非所有人都知道邱绪峰和梅晓琳的来历,但不管是不是知道他们是太子党,稍有政治头脑的人都清楚,二人绝对大有来历。一县之长和副书记,都是重要职务,没有后台没有背景,怎么可能如此年轻就身居要位?

        对于夏想以25岁的年纪就官任副县长,大家除了震惊他的年轻之外,对他的关注反而还不如对梅晓琳的多。作为一名排名比较靠后的副县长,夏想的重要性和梅晓琳不可同日而语,尽管他比梅晓琳小上三岁,但政治上的年龄容易跨越,从副县长到副书记不容易跨越。梅晓琳担任副书记一职,届满之后,几乎可以肯定能再升一格。而夏想的副县长,就远不如副书记乐观,因为有太多现实的例子,许多政府的副职,往往只干一届就销声匿迹了。

        同时,也是因为大家都对夏想的来历比较清楚,知道他是陈市长的嫡系,曾任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所以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夏想能到安县当副县长,肯定是陈市长一手操办的结果。

        人们的心理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比较好奇,并且充满神秘感。正是因为所有人都不太清楚邱绪峰和梅晓琳的来历,所以对他们的关注远超过夏想,其中又以对梅晓琳的关注最多。

        毕竟在官场之上是男人的天下,女性官员向来稀少,即使有,一般是也在妇联一类的不太重要的部门,极少有担任要职,更少有担任副书记,几乎没有28岁就担任县委副书记的先例,差不多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梅晓琳身上。

        不过与邱绪峰的强硬并且敢于和书记对抗相比,上任之后的梅晓琳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低调,甚至连县委给她配的专车也很少用,除非去燕市或是外县,只要在安县境内,只要通公车,她必定会坐公车出行。对她这般做法,有人称赞,有人却说她是做作。

        不管怎样,梅晓琳一上任就引起了各方关注,尽管对她众说纷纭,不过她却依然我行我素,即使新任的书记李丁山上任以后,她也是一如既往,既不收敛几分,也不张扬多少。

        许梁身为政府的办公室主任,直接对邱绪峰负责,和梅晓琳接触不多,但梅晓琳毕竟管人事的书记,位高权重,也是他必须小心伺候的人。对于夏想则不然,许梁的恭敬中多半是出于习惯,是一种对上司的习惯性的举动,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对夏想还是有一点不以为然的感觉。

        才25岁,不过是一个半大小子一样的年纪,能有什么本事?不定是走了什么好运,被陈市长看上了眼,居然就安排他下来当副县长,官场上的事情,还真是没个准!有时候论资排辈,差半年资历都不行。有时候又破格提拨,美其名曰不拘一格提拨人才。

        好与不好还不是领导嘴中一句话?何况夏想又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分管文教、卫生,其实都是没什么油水的部门,手中没多大权力,来到安县,名义上是副县长,实际上和闲置差不多。上有县长邱绪峰大事小事都要过问,再有常务副县长盛大也是爱揽权之人,夏想资历浅,年纪轻,在政府班子里,估计说话没什么人听。

        不过许梁担任办公室主任多年,表面上的文章还是做得十分漂亮。办公室主任就是一手茶壶,一手文件,领导伸左手就递文件,伸右手就递上茶壶,做的就是承上启下的工作。承上,就是对上奉承,启下,就是对下启发和领导。位置关键,非一般人不能胜任。

        夏想也不是初入官场的初哥,对许梁表面上的热情还是分得清楚,他就算心中略有不快也不会当面发作。官场之上就是如此,在没有实力之前,别人都会有各种想法,你不能让每一个人都从内心深处尊敬你,除非你真正做出了成绩,否则一切免谈。

        夏想也就没有在许梁面前摆县长的架子,而是十分客气地说道:“许主任言重了,我是自己要一个人过来的,就是不想麻烦大家。钥匙给我,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夏想再年轻也是副县长,他要自己过去,许梁就真不陪同前往,作为政府办主任,就太不称职了。他见夏想的态度是出奇得好,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就拿起钥匙头前带路,领夏想前去他的办公室。

        夏想跟在许梁身后,见他小碎步迈得极快,步伐却又掌握得恰到好处,知道他是一个有眼色会来事又为领导服务多年的老官场。对于这样的人,所需要采用的态度就是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刻意拉拢也不故意打压。因为身为老官场,又身处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只要大面上过得去,许梁肯定会努力维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许梁陪夏想看完办公室,又说:“夏县长有什么需要和吩咐尽管找我……如果夏县长暂时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去忙了。”

        夏想亲自送许梁到门口:“许主任辛苦了。从许主任的热情上可能看出,你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的好同志。”

        许梁一走,夏想才沉下心来,好好看了几眼真正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安县的机构设置和坝县差不多,县委县政府在一栋大楼上办公。办公楼有些陈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内部的装修还算不错。夏想的办公室不算大,也分成内外两间,布置得还算说得过去,沙发不算太旧,桌椅倒是全新的,还有一些常用的办公用品,也摆放有序。甚至连一盒图钉也小心地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其他稿纸、钢笔、铅笔一应俱全。

        从小细节上就可以看出,许梁是一个细心的人。只有办公室主任足够细心,手下的人才会在布置领导房间时,注意到每一个角落。

        总的来说,夏想对办公室的布置还算满意,也许是他本身要求不高的缘故,他甚至还认为办公室不管是桌椅还是布置,都比他想象中还要好上许多。由此可见,邱绪峰就算对他再不以为然,再不感冒,也没有在办公室和办公用具上给他难堪,这也说明,太子党就是太子党,政治上理念的不同,就算作为对手,也不会下乘到在小事上为难。

        夏想喜欢有素质有原则的对手,显然,身为太子党的邱绪峰良好的出身,决定了他在行事手段上可能嚣张一些,可能强硬一些,但不屑于施展不入流的小手段。

        休息了片刻,喝了一杯自带的好茶,正要拿起电话给李丁山打过去,有人敲门。

        是方格。

        方格一进门就惊喜地说道:“夏主任,你怎么才来?”随后意识到现在叫夏主任已经不妥了,就又改了口,“现在该叫夏县长了,嘿嘿,我都来了好久了,一直等得我望眼欲穿。”

        方格还是有点轻浮的样子,夏想也没指望他短时间内就能成熟起来,就笑:“你是李书记的秘书,盼着我来做什么?要记住,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方格不以为然地说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李书记和你就是一明一暗,是一路人。李书记也念叨你几次了,说你也该来了。”

        说了几句闲话,方格别看举止不够稳重,不过毕竟老爸是组织部长,眼力还是不错,也看出了安县局势的复杂之处:“邱县长不简单,有时候说话很强硬,有时候说话办事很有魄力,而且大面上的事情又让人挑不出错来,按说是一个好县长。不过就是傲,对李书记不服气,总想挑战书记权威,个人主义思想严重膨胀。”

        夏想乐了:“果然是组织部长的公子,说话的腔调很官僚……说说看,你怎么就知道我来了?”

        “我在楼上遇到了梅书记,她告诉我的。”方格一提到梅晓琳,眼睛就亮了起来,“夏哥,你别说,梅书记长得还真不错,不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怦然心动的美,但只要再多看两眼,就会发现她美得很有内涵,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

        夏哥都出来了,夏想知道方格是说了实话,他一般激动或是说真话的时候,就爱叫他夏哥。夏想就暗笑,没想他还是一个姐控,就善意提醒他:“别乱拿领导开玩笑,梅书记你也能随便喜欢?她比我还大三岁,你比大得更多,别胡思乱想。”

        “怎么了,想想也不行?”方格不太服气,“梅晓琳是书记怎么了,是领导怎么了?除了她的职务之外,她还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也有需求。不过就是比我大了几岁,正好,我就是喜欢年纪大一些女人,知道疼人,不会象小女孩一样,乱撤娇!”

        夏想彻底无语了,只好摆摆手:“好了,好了,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小心被梅书记听到之后不高兴。你先上去和李书记说一声,中午一起吃饭。”

        办公大楼一到三层是政府班子办公,四到五层是县委班子办公,李丁山在四层。

        中午一下班,夏想就先下了楼,刚到楼下就发现贾合开车等在门前,他也就不客气地坐进了后座,李丁山已经坐在车里。

        夏想就和李丁山相视一笑,说道:“李书记,安县名为安县,实际上并不平安。比起坝县,可是局势严峻多了。”

        李丁山点点头:“在坝县,我是书记,你是秘书,最高级别是副科。在安县,我是书记,你是副县长,目前级别是副县……我在安县估计呆不到一年,不过我希望一年之后,你能当上常委。”

        这话的潜台词就是,当年副科的夏想就可以不惧刘世轩,现今副处的他,更应该不怕邱绪峰才对。

        贾合前些日子在燕市见过夏想一次,他可是亲眼目睹了夏想在短短时间内,由一个没有级别的县委书记秘书,迅速坐到了副县长的宝座,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就开玩笑地说道:“再用不了多久,夏县长就不认识我贾合了,就算夏县长敢认,我都不敢认了。两年就当上了副县长,我还在原地踏步,连个媳妇都没找上。”

        夏想笑着给了贾合一拳:“少跟我套近乎,叫什么夏县长,私下里还叫我小夏就成了。至于你的媳妇问题,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自己胆子不大脸皮不厚……你留在坝县的一年时间内,怎么也没有看上一个?”

        “杜部长想要给我介绍张信颖,我就勉强答应下来。没想到张信颖虽然也认为我是救人英雄,不过说我不够黑不够高不够瘦,后来我一想算是明白了,她完全是按照你的标准在说我。”贾合发动了汽车,一边说一边开出县委大院,“太伤自尊了,我就决定,珍爱生命,远离张信颖,从此不在坝县谈情说爱。”

        夏想还没来得及乐,坐在副驾驶的方格大笑起来:“贾哥,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说话还这么风趣?太厉害了你,就凭你刚才的幽默还愁找不到女朋友?别急,回头我在燕市给你找一个……”

        说笑声中,汽车开上了县城最大的街道柳条街,一直向西,然后拐到了烟花巷。

        名叫烟花巷,却不是风尘之地的意思,而是一条美食街。贾合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就开到一家名叫常山饭庄的饭店。夏想研究过安县的历史,说道:“安县在晋时为常山国房子县地,这家饭店叫常山饭庄,可见主人也是懂得历史之人。”

        李丁山笑道:“答对了,饭店的老板叫萧何,和古代的良相萧何同名。我也是因为他的饭店名字起得雅,才进去坐了坐,没想到,饭菜也做得不错,就认识了。”

        萧何今年47岁,个子不高,是安县当地人,当过兵,打过仗,上山开过矿,最后才开了这个常山饭庄。自从李丁山前来吃饭之后,他就特意在楼上专门给李丁山留了一个包间,不管生意多火,包间就是不对外开放,只留给李丁山一人。

        倒不是他刻意巴结县委书记,而是来他饭店吃饭的政府官员不少,李丁山是第一个叫出他的饭店名字来历的人,让他顿时对李丁山肃然起敬。一个了解安县历史的书记,不能说一定是一个好书记,至少是一个用心研究过安县的书记,是将安县放在心上的书记。

        所以性情耿直的萧何就对李丁山引为知己,他不管李丁山是不是看得起他,如何看他,反正他就是愿意留一间房间给他,时刻等候李丁山的大驾光临。

        李丁山也觉得常山饭庄的饭菜挺合口,也就常来。他不是那种欠帐打白条的书记,每次都是自掏腰包,现款消费。萧何也不客气,按照七折的标准收费,不多收,但也不少收。他和李丁山之间的关系,就有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

        几人来到楼上的包间,里面布置得还算不错,圆圆的木窗之上糊着一层白白的窗户纸,屋顶上糊的是旧报纸,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一下回到了十几年前。

        李丁山坐好之后,呵呵笑道:“我就很喜欢这里面的怀旧感觉,不过对于小夏和小方来说,恐怕还是喜欢富丽堂皇的房间多一些。”

        说实话,夏想其实也怀旧,不过他却说不出来。方格就没想那么多,他坐在李丁山的下首,一边发筷子一边说:“李书记,别看我年纪小,我可是很成熟。我不但喜欢怀旧的感觉,还喜欢成熟稳重的领导。”

        夏想怎么听怎么觉得方格的话里有歧义,估计他口中的领导指的是梅晓琳。

        萧何亲自负责点菜,李丁山征询了一下夏想意见,就点了几个家常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