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22章 28岁的女县委副书记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22章 28岁的女县委副书记

    作品:《官神

        安县位于燕市西部,全县都在太行山之中,是一个多山少地的农业县,比起坝县的优势就在于,安县有现成的旅游资源,交通也算便利。虽然地少,也有一些优良的土地,再加上山中气候温和,可以种植大部分常见的果树,所以安县放在燕省之中,也不算一个穷县。当然,也算不上富裕县,属于没有多少特色,各方面都不突出的最普通的县。

        安县的县城和燕市有省道直通,路况还算不错。夏想就背了一个背包,既没有让燕市派人去送,也没有通知安县派来人接,一个人坐上了燕市直达安县的长途客车,如同一个普通的游客一样,坐在汽车的角落里,双眼望向窗外的景色。

        一出燕市不久,就可以看到连绵的山峰。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光秃秃的山上开始披上了一层黄绿,路边的小草也开始返青,尽管天气还是有些冷,夏想还是将车窗打开一条缝,让山中清新的空气,尽情地吹入车内。

        冷风一吹,头脑就格外清醒。

        本来他一个人坐在双人座的里面,紧靠窗户。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下了一些人,又上来不少人。夏想也没留意人群上上下下,依然目不转睛地看向窗外,感觉到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一人,他也没有扭头看上一眼。反正不认识,看也没用,不如不看。

        汽车启动后不久,他感觉旁边的人不安地动了几下。过了一会儿,汽车的速度一快,从窗外中进来了风就越来越大,凉意袭人,旁边的人终于忍不住了:“请你把窗户关上好吗?不要只顾自己吹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公共汽车的意思是公共场所,请不要因为你一个人而影响了大家。”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普通话很标准,只不过口气有点不善。本来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她非要用讥讽的语气说出来,多少让人听了不舒服。再说夏想窗户也开得极小,只有一条小缝,风只能吹到自己,却被她一说,好象他开一个窗户,就把全车人害了一样。

        夏想扭头一看,见身边坐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穿着一件藏青色上衣,下身是青灰色裤子,脖子上还围了一条土黄色围巾,整体颜色偏暗,不过她长得倒是可以,小巧的罗马鼻,嘴巴也不大,唇线比较明显,肤色较白,只是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目光中全是审视和冰冷,仿佛所有人都欠她什么一样。

        见多了连若菡的美貌和曹殊黧的亮丽,眼前的女子虽然也算上乘姿色,不过落在夏想眼中,不至于有惊艳的感觉。当然,她的成熟和风韵是连若菡和曹殊黧无法相比的,不过美则美矣,她的目光过于犀利,让她的漂亮如一道刺目的光芒,让人生不起任何亲切之感,更没有欣赏的心思。

        尽管她说的话不好听,夏想还是冲她笑了笑,然后关上了窗,没再说话。

        女子也没再说什么,没再看夏想一眼,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过了十几分钟,她突然咳嗽起来,开始只是偶而咳嗽一两声,不一会儿就咳嗽得越来越激烈,大有感冒的趋势。夏想觉得虽然她刚才说话有点刺人,不过还是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有事!”女子非常不满地看了夏想一眼,“要不是你刚才开窗吹进了冷风,我也不会感冒。说到底,都怪你!”

        夏想向车厢中看了一眼,说道:“不能完全怪我吧?车里空位不少,是你自己偏要坐在我旁边的。你坐的时候我就开着车窗,应该说,是你自己主动过来吹冷风的,怎么又怪我了?”

        “我既然坐下了,你出于照顾别人感受的考虑,也应该主动关上窗户。你不但不关窗户,害得我感冒了不说,现在还振振有词,怎么会你这样蛮不讲理的人?”

        “我想你没有明白一点,就是我的窗户本来就开着,因为我喜欢吹吹凉风。你既然不喜欢吹,就应该找一个没有开窗户的座位坐!”夏想是真的生气了,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而且说话还冷冰冰地冲人,谁也不欠她的,又没有必要非让着她,“等于说是你自己站到了风口,然后被吹感冒了,用一个词形容就咎由自取——你却来怪我,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女子被夏想说得哑口无言,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愣了片刻,毅然起身坐到旁边的座位上,还不忘狠狠地瞪了夏想一眼:“诡辩!”

        夏想没有理她,对于没有道理可讲的人,你和她生气是不明智的选择,最后不但会被她气得够呛,还落了下乘。

        车到安县县城,夏想下了车,问清了县委大院的所在地,正好离下车的地方也不远,就安步当车步行过去。

        安县县城不大,但比起坝县县城还是大了不少,而且也繁华了许多了,至少看上去象一个城镇规模,街上也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汽车、三轮车甚至还有马车,乱成一团。夏想老老实实地走到便道上,还差点被一个骑自行车的老农撞上,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安县是离燕市不远,还不到100公里。只是不说繁华程度,就是交通秩序就有天地之别。

        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基层工作就是这样,就得和老百姓离得近才看得清楚。

        也就是走了十来分钟,就来到了县委大院的门口。

        安县的县委县政府不分家,在一处大院办公。门口并排挂着两个牌子,分别写着:**安县县委委员会、安县人民政府。大门是两排铁门,铁门上锈迹斑斑。一进门,就有一个门卫室,里面有一个正在打瞌睡的看门老头。

        比起市政府的高度警戒,安县县委的大门,和不设防没有两样。

        夏想见看门老头睡得正香,也就没有打扰他,迈步就向里面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站住!你是谁,哪个单位的?来县委有什么事?请到门卫登记一下!”如果说话到此为止,还没有什么,不过有些人说话总是喜欢话里带刺,仿佛不这样说话就难受一样,“你当你是谁,县委大院是想进就进的?县委大院不是菜市场!”

        可以说,后面的补充完全是废话,但正是因为后面的废话才让人听了格外刺耳。夏想就微微皱眉,为什么世界上总有些人喜欢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明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明明可以让人高兴地把事情做成,却偏偏要多说几句难听的废话,让人听了不顺心不高兴。

        难道有些人就天生是麻烦制造者?

        夏想不用回头就已经听了出来,身后刺耳声音的主人正是汽车上和他闹过矛盾的邻座。

        经她一吵,半睡半醒的看门老头也立刻惊醒过来,慌忙从门卫室出来拦住夏想:“你来登记一下,怎么不说一声就向里面闯?这里可是县委大院,里面都是头头脑脑,你惹不起!看你年纪轻轻的,我就不说你了,下次注意。”

        夏想不会为难一个门卫,况且看老头的样子,没有六十也得五十好几了,也算是长辈了,他笑呵呵地点点头:“老人家贵姓?我刚才是看你正打瞌睡,就没好意思叫你。还有,我也不是外人,以后也要在这里上班,所以也就没有登记……”

        邻座女子在旁边冷冷地看了夏想几眼:“你来这里上班?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部门的?”其实如果话说这里,也算是正常的问话,不想她停顿一下,又多说了一句,“就凭你坐在车上只顾自己不在意别人感受的做法,我就敢说,你不管在哪个部门工作,都不会受人欢迎。”

        夏想心里就又来气,本想当面顶她两句,不过一想在汽车上就谁也没有说服谁,现在再争论就差不多相当于吵架了,就说:“你别说,你还真说错了,我工作过好几个地方了,和大家相处得都很愉快,所以请收起你的武断,不要妄下结论!”

        说话间,夏想已经在门卫室的来客登记薄上填写好了姓名和单位,老头拿起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道:“夏,夏县长,您就是新来的夏县长?”

        邻座女子一听夏想就是即将走马上任的副县长,也是愣在当场,微微怔了片刻,最后她还是主动伸出手来:“我代表安县县委县政府,欢迎夏县长来安县工作,我是梅晓琳!”

        梅副书记?和邱绪峰同为京城太子党的梅晓琳?夏想也是无比惊讶,按说以梅晓琳的身份,前往安县的一个小镇,应该坐专车去,怎么会一个人坐公共汽车?副书记是肯定有专车的,倒是自己这个副县长,排名又靠后,以安县的经济实力,未必能配得上专车。

        夏想见对方客气,他也就客气地说道:“原来是梅书记,还真是巧了。汽车上的事情,我向梅书记表示抱歉,确实是无心之过。”不说其他,单是梅晓琳只身一人坐公共汽车出去,不管她是公事还是私事,都让他高看一眼,起码她还有特立独行的一面,做样子也好,性格如此也好,比起年少得志就喜欢到处张扬的其他人要好了许多。

        尽管她的脾气有些古怪,人都有复杂的一面,至少她坐公共汽车出行的方式让夏想产生了好感。

        梅晓琳淡淡一笑,以一副轻松的口气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也罢……夏县长怎么坐公共汽车过来?早先打个电话,县政府派车过去接你一下多好。副县长上任,自己坐车,多寒酸。”

        是试探还是讥讽?夏想暗笑,也没多想,如实说出心中想法:“没什么,本来燕市离安县就不远,自己坐车一个多小时就过来了,要是等车来接,又要等又要折腾,太麻烦了。再说梅书记不也是以身作则,自己坐车出去?”

        梅晓琳显然对她自己坐车的举动很在意,被夏想一说,微带自得地笑了:“身为领导干部,就要以身作则,不要光讲口号不做实事。安县经济不太好,平常我们出去办事,能坐公共汽车就尽量坐公共汽车,不但可以节省办公费用,还可以深入到百姓中间,了解到百姓真正的需求!”

        一番话让夏想对梅晓琳刮目相看,不是说她和邱绪峰一起控制安县政局,要架空李丁山吗?怎么初次接触下来,除了性格有点傲慢且不讲理之外,作风倒是挺务实,也有一颗为民之心。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就相信梅晓琳不是故意作秀。

        夏想点头表示赞同:“梅书记这话我完全赞成,基层百姓的真正需求有时传不到我们耳中,只有真正深入到他们中间,才能听到他们的所想。没想到我今天一来安县,就遇到了梅书记微服私访,真是幸事。”

        梅晓琳被夏想一夸,脸上突然浮现一层红晕,她陪着夏想向办公大楼走去,边走边说:“谈不上微服私访,就是有人上访,说是旦堡乡党委书记借推广果树种植之机,中饱私囊,县委派人调查,说是子虚乌有之事。我不太相信,就自己下去走访。”

        “结果呢?”夏想一听也来了兴趣。一般被百姓上访的领导干部,十有**都有事。老百姓比较老实,除非遇到了实在活不去的困境,一般很少上访。可以说,让农民诬告的领导干部基本上没有,只要惹得老百姓上访,这样的领导干部,不能说个个有事,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

        “结果我走访了几家农户,还真没有发现问题,可能还真是有政敌打击报复,故意散播的谣言。”梅晓琳一副沉思的表情,摇了摇头,“旦堡乡党委书记厉潮生口碑一向不错,旦堡乡这几年的工作也开展得有声有色……”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楼下,这时从楼里走出一人,身材高大,宽脸宽额,不胖不瘦,体形保持得不错,既有运动员式的健壮,又有书生式的儒雅,难得地将两种风格结合在一起,可以说是相貌堂堂,让人一见之下,就不由自主暗暗叫好。

        梅晓琳一见来人,向前一步,微微一笑:“邱县长,好巧……正好我来介绍一下,新任副县长夏想……夏副县长,这位就是邱县长!”

        邱绪峰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了宽厚的笑容:“欢迎夏县长,欢迎。”话说得很热情,却只和夏想轻轻一握手就松开,然后不再理他,扭脸对梅晓琳说道,“梅书记,今天的收获如何?”

        敌意,夏想从邱绪峰的冷淡中察觉到了明显的敌意!

        看来,邱绪峰是非常清楚自己和李丁山之间的关系,也明白自己这个副县长肯定是和李丁山要联手,只是为什么没有在梅晓琳身上发现她对自己的敌视?

        除了因为窗户事件而引发的不快之外,梅晓琳在得知他的副县长身份之后,态度反而好了不少,难道说传闻中梅晓琳和邱绪峰联手的事情,有假?

        “没什么收获。”说到旦堡乡的事情,梅晓琳情绪就有些低落,她冲邱绪峰摆了摆手,“邱县长有事就先去忙,我带夏副县长上楼就可以了。”

        邱绪峰没有多说,点了点头,看也未看夏想一眼,转身上车而去。

        梅晓琳似乎没有意识到邱绪峰对夏想的故意冷落,她向上一指:“你的办公室在三楼,要不要我带你上去看看?”

        “还是不用麻烦梅书记了,我自己上去就好。”夏想现在就想上楼先休息一下,然后去找李丁山谈谈。

        梅晓琳也不勉强,说道:“那好,那我就先去忙了……”她转身就走,刚走几步又突然站住,“夏县长,有一句话我还是要对你说一下,你很年轻,比我还年轻几岁,算是年轻有为,应该说大有前途,不过在一些大事上不要犯糊涂,站错了队伍就不好了。”

        夏想只是笑了一笑,没说什么。梅晓琳脾气是有点古怪,但相比之下,还是比邱绪峰城好打交道一些,起码在她听到他的身份之后,客气有加,丝毫没有表露任何的不满。本来他还认为梅晓琳或许没有和邱绪峰联手,不想最后一句话却还是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在重大问题上,她会和邱绪峰保持一致。

        不管那么多了,夏想摇摇头,然后上楼。先到楼上找到政府办主任许梁,向他要了办公室的钥匙。

        许梁40岁左右,瘦高个,细长脸,小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得几乎看不见。他见夏想要找他领钥匙,热情地给夏想端茶倒水,又自我批评没有做好接待工作,让夏县长亲自过来,是他工作的失误,愿意接受夏县长的批评。

        许梁就是要说说漂亮话,看看夏想是什么反应。他虽然已经知道会来一个25岁的副县长,不过见到真人之后,心里还是对夏想的年轻有点嫉妒,又有点不满。想想他在官场上混了十几年,现在才是一个科级的政府办公室主任,而夏想满打满算进入官场才两三年,已经迅速地爬到了副县长的位置,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许梁也就是气上一下,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因为他嫉妒归嫉妒,也差不多习惯了安县的怪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