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3章 王书记的态度耐人寻味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3章 王书记的态度耐人寻味

    作品:《官神

        “好意我心领了……”夏想笑着摆摆手,“我是政府官员,虽然小得不能再小,但也不能直接参预经营。再说我这人就好交朋友,建远又是难得的风度翩翩的绅士风范,让人折服,我以和他为友为荣,小范,你非要跟我提股份什么的,不是有意拿我的贪心来衬托建远的光辉形象,是不是?能和建远和小范成为朋友,而且我还因此认识了严总这样的江南美女,也是人生一大幸事,早就心满意足了。”

        严小时被夏想一夸,脸微微一红,说道:“夏主任也太容易满足了……”忽然觉得刚才的话有点歧义,不由自主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高建远也看出了夏想确实无意拿股份,心中对他接近他的目的又少了一份猜测,现在他知道夏想诚心帮他,估计就是为了政治上了进步,看中了他省委书记公子的身份,官场也好商场也好,本来就是大家各取所需,他就微微一笑,说道:“小夏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大忙帮不了,小忙应该没什么问题。”

        夏想叹了一口气:“要说让建远帮忙的地方暂时没有,我担心的是,恐怕以后我没有办法再帮你的忙了。”

        严小时抢话说道:“出了什么事?夏主任要离开改造小组办公室?”

        夏想一愣,不免多看了严小时一眼,心想她挺厉害,一下就猜中他想要什么,有点意思,就冲她点点头:“严总猜对了,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前途不明,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解散,到时我不一定会被安置到哪个部门。以后不再接触到房地产行业,就再难为建远以后的发展,出谋划策了。”

        高建远惊讶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想就将崔书记压下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编制一事说了出来,还强调说道:“不批编制也没有什么,但崔书记将事情压了下来,现在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地位就非常尴尬,事情一旦摆到明面上,在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地位没有确定之前,工作已经很难开展了。”

        夏想没有明说崔向为什么非要卡住改造小组办公室的编制不放,范铮却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骂道:“崔向也过份了,不就是上次陈市长帮我们领先房产说了几句话,没有向着吉成地产,他就非卡住改造小组办公室不放?做人不能太小气了!”

        夏想心想,其实范铮还是很有用的一个人,关键时刻有些难听话不用他说,自有范铮主动说出来,想想也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

        严小时微皱秀眉:“崔书记是想掌握改造小组办公室的主导权,归根结底,他是想插手城中村改造,还是为了以后有更大的发言权……这点小事,总不至于闹到常委会去讨论吧?”

        高建远点点头,努力保持着从容的风度,不过眼神之中还是流露出一股怒气:“城中村改造本来就是政府事务,崔书记的手伸得也未免太长了一点……小夏,你不用着急,我来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和平解决。”

        其实真要说到手伸得长,谁也比不上高书记的手长,还有崔向之所以压迫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也是被高成松和武沛勇逼的。夏想其实对崔向也好,高成松也好,都没有太好的印象,不过能有坐山观虎斗的大好时机,错过了也是怪可惜的,再说他也没提什么要求,坏话是范铮说的,上常委会讨论是严小时说的,要插上一手是高建远说的,他好象什么都没有说。

        领先房产的股份不能要,他和领先房产的来往,只能仅限于一种不远不近的朋友关系。想要高建远帮忙,话也不能说得太明,否则会让高建远产生怀疑。还好,有范铮和严小时在旁边自作聪明地帮他说出想要的话,效果就好了许多。

        中午夏想就留下吃饭,严小时主动坐到他的旁边,和他说了不少话。席间,高建远假装无意问起连若菡,夏想就含混着应付过去。或许是因为高兴,高建远多喝了几杯,话也多了起来,将他在佳家超市遇到了绿裙女孩一事也说了出来,还说绿裙女孩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美。

        夏想差点没惊叫出声,高建远怎么就和他一个审美标准,不但看上了他的连若菡,连他的曹殊黧也引起了他的注意。夏想一边假装不知道高建远说的是谁和他应付,一边心想他现在还没有找到高家父子的命门,要是找到的话,最好还是早日将高家扳倒才好。

        尽管他也知道,只凭他的力量肯定动不了高成松,但他有信心,终有一日,高成松最终会因为他而轰然倒台!

        今天一上班,夏想就接到曹永国秘书古秀文的通知,让他到曹永国办公室去一趟。

        夏想猜到是因为改造小组办公室的事情,果然曹永国一见他,就开门见山地说道:“改造小组办公室前景不妙,崔书记不肯松口,他是省委常委,在市委常委中,支持者也不少,就算提交到常委会讨论,也不一定能够通过……你有什么打算?政府这边的要害部门,你想进哪一个?”

        身为常务副市长,想安排夏想进一个市政府的关键部门,也不是一件难事,何况还有高海帮着说话。

        夏想和曹永国说话就没有那么多的拘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如果提交到常委会讨论,曹伯伯,陈市长有几成把握?”

        曹永国揉揉太阳穴,一脸凝重:“不乐观呀,改造小组触动了许多人的利益,陈市长做事情又喜欢雷厉风行,常委上支持他的人不会太多。要是别人还好说,一些事情上还会给市长几分面子,但现在是书记发话了,左右摇摆的人,都会向着崔书记。”他拿起笔在纸上划了几道,又说,“陈市长一票,我一票,方部长也能有一票,政府这边,副市长易思鹏也是常委,他也会支持陈市长,基本上可以保证四票,离过半还差三票,难度有点大。”

        “那陈市长的意思是?”夏想相信陈风不会坐等失败,改造小组凝聚了他太多的心血,同时也是他执政风格的体现。如果改造小组被撤,将是陈风政治生命中一次严重的失败。就算不被解散,因为被崔书记提到了明面之上,就这么一直不尴不尬地存在下去,也是对陈风推进城中村改造的一次重大打击。夏想算是明白了,或许崔书记也不想解散城中村改造小组,要为陈风留一点面子,但就是将改造小组吊得高高的,就是让大家都知道改造小组名不正言不顺,以后不但工作不好开展,也会成为市委市政府的笑柄。

        “陈市长呀……”曹永国目光闪动,他怎能猜不到陈风的心思?陈风不肯退让,闹到最后的最终结果就是提交常委会讨论,哪怕失败,也有赌上一把。陈风可以赌,夏想的前途赌不了,他关心的不是改造小组的命运,而夏想的前途,“陈市长不肯让步呀,这才是让人担心的地方。一旦提交到了常委会就没有后路了,小夏,要是等到被常委会否决之后,你身为改造小组办公室的主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陈市长顶多是颜面无光,而你则是前途黯淡。不如现在跳出,我尽快将你调到其他部门……”

        “谢谢曹伯伯的好意,我想还是等结果出来以后,看情形再说。”夏想一口回绝了曹永国的好意,他不想在关键时刻选择逃离,这个时候调出改造小组办公室,基本上就等于和陈市长划清界限,尽管曹伯伯也是出于好意,为了他的政治前途考虑,但夏想心中清楚他的选择,他要的是什么,“曹伯伯,也许事情会有转机,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说不准,风云变幻太快。万一常委会通过了陈市长的提议,我岂不是错失了一次破格提拨的大好时机?”

        夏想深层的想法并没有当面说出,也是他不想因此引起曹永国的误解。他不想被人当成政治上的投机者,更不想让陈风轻视。陈风不管执政风格是不是受大多数人欢迎,不管他的强势是不是引了许多人的不满,但陈风对自己确实不错,夏想无话可说,官场上的两面派,是历来被人所厌恶所鄙夷的,他要对得起陈风的重用和赏识。

        曹永国自然也清楚夏想有些话不好直接说出口,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我也不再劝你了,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事而对曹伯伯有什么看法。曹伯伯为官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官场上的是非?怎么会不清楚站队的重要性?只是眼下的形势非常严峻,我是不想让你前途受到影响。”

        从曹永国的办公室出来,夏想直接下到一楼,准备到院子里透口气。可以说曹永国的态度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也没有向曹伯伯透露他暗中和高建远的交往,有些事情,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刚在院中走了几步,就又接到了沈立春的电话。沈立春的声音有些急迫:“夏老弟,我怎么还没有收到人民广场的设计方案,你是不是给忘到了脑后?成总都催我了,我没办法就只好催你了。”

        夏想挠挠头,最近事情一多,又让城中村改造小组的事情给闹得烦心,还真忘了这事,他只好实话实说:“沈老哥,这事怪我,真忘了。也不怪我,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前途堪忧,我正在上愁……”

        “怎么个情况?”沈立春关切地问道。

        夏想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说,又说:“我现在是前途未卜,所以静不下心来。你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怎么样?”

        “好,没说的,老弟有烦心事,我肯定不能再催你。”沈立春一口答应,又顿了一顿,“照你的意思是说,得让更多的市委领导支持城中村改造小组批下来编制才行,是不是?”

        得到了夏想的肯定答复之后,沈立春痛快地说道:“行了,我明白了,我向成总汇报一下,看他是个什么态度!”

        对成达才出手相助,夏想不抱什么希望。对成达才而言,改造小组才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他的眼界太高,犯不着为一个改造小组出面。

        转身要进大楼,刚一迈步,夏想猛然愣住,眼前站着一个笑容满面的熟人,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夏想忙不失恭敬地向前一步,微微弯腰说道:“王书记好!”

        “小夏呀,我在这里等车,一不小心听到了你的电话,你不会怪我偷听吧?”王鹏飞乐呵呵的,一点也不象传闻中的独揽大权的人物。

        “哪里会?肯定是我说话声音太响了,吵到王书记了。”夏想知道王鹏飞肯定有话要说,要不也不会专门提一提他打电话的事情。

        不出所料,王鹏飞好奇地问:“我无意中听到,你在电话里提到了达才集团,怎么,达才集团你也有过来往?”

        不得不说,王鹏飞耳朵还挺好使,夏想就憨厚地笑笑:“承蒙成总看得起我,去成总家里吃过几次饭。”

        “哦,这么说,成总还是挺赏识你了?成总可不会轻易请人到家里吃饭。”王鹏飞一提起达才集团,就格外上心,“刚才和你通话的人,不会真是成总吧?”

        夏想明白了几分,王鹏飞对达才集团格外关心,他就如实说道:“当然不是成总了,成总可不会亲自和我通话……是达才集团的开发部主任沈立春。”

        “小沈和你关系还不错?”王鹏飞继续追问。

        话说到这个份上,夏想就明白王鹏飞可不是无意中偷听到他的电话,可能还是故意听了个清楚,而且他对达才集团的关注十分明显,也丝毫不在他面前掩饰他的好奇,夏想心里就有了数:“我和沈老哥还算谈得来,在一块儿话也不少。他为人很爽快,还送给我们改造小组一辆汽车……这不打电话让我帮他设计一个项目……”

        王鹏飞点点头,正好司机开车过来,他就冲夏想挥挥手:“再见小夏,有空到我那里坐坐,我们再好好聊聊藤椅和养生之道!”

        夏想态度恭谨地站立原地,一直等王鹏飞的汽车远去,才返回办公室。坐回座位上呆了一会儿,摇头笑了笑,拿起电话就拨给了曹殊黧,约她晚上见面。

        曹殊黧已经放了寒假,正在家闷得慌,一听夏想召唤,高兴得一跳老高,急急就跑了出来。二人吃过晚饭,就开车直奔人民公园而去。

        虽然燕市的冬天气温比较低,但一般晚上最冷的时候也不超过零下10度,所以尽管已经是华灯初上,公园中还是有不少男女老少,好不热闹。曹殊黧乖巧地被夏想牵着手,也不问夏想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象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只管听话,不问问题。

        夏想郑重其事地交待:“我们现在把人民公园走上一遍,你要在心里记下一个大概的轮廓,记住没有?”

        曹殊黧就顺从地点头,眼睛闪亮地盯着夏想:“又想让我设计方案,是不是?”

        夏想摸了摸她的头:“你说你越来越聪明了,怎么得了?以后可不可以傻一点儿?”

        曹殊黧嗔怪说道:“什么呀你,你希望你的女朋友傻乎乎的,居心不良。肯定是想让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你在外面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找别的女孩子,是不是这个意思?”

        夏想摸鼻子:“请你把丰富的想象力用到正事上面,可以确保你以后健康快乐地成长……说说看,你都从高老那里学到了什么?”

        “高老知识渊博,绝对是专家级人物,我还真是受益匪浅!”曹殊黧一脸光彩,“以前我不敢说在绘图方面能超过你,现在我就可以自豪地说,也许全局考虑我不如你,但要论到绘图和细节上的处理,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夏想也为小丫头的成功而感到高兴,抱着她就使劲亲了一口:“加油,以后当个设计大师。”

        曹殊黧红了脸,见周围没人注意他们,才踢了夏想一脚:“象什么话,堂堂的科级领导,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人,也不注意一点影响。”

        “别说科级,就是厅级也是人,是人就得亲人。”夏想呵呵一笑,他最喜欢曹殊黧害羞的模样,既羞涩又诱人,“来,再亲一个。”

        曹殊黧笑着跑开了。

        二人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转完了人民公园。之所以选择晚上来看,是因为白天都看过多次了,晚上看,可以发现许多白天发现不到的缺陷,比如灯光的设计,一些假山和树林的位置,等等,既要保证白天时的安静,又要确保尽量不留死角,否则容易在夜晚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总之转了一圈之后,夏想差不多做到了心中有数。

        和曹殊黧一起回到曹家,正好曹永国和王于芬出去走动,还带上了曹殊君,家里就夏想和曹殊黧两个人。二人就到楼上的房间,支起画架,先画出了大概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