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01章 又有一个好机会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01章 又有一个好机会

    作品:《官神

        回到办公室,夏想给连若菡打了一个电话,一问,果然是连若菡告诉了高老,由高老告诉了京城方面,京城方面就立刻采取了行动。

        夏想暗暗摇头,高老做学问还行,在政治方面就太欠考虑了。他或许是出于爱护高晋周的目的,但高晋周身为副省长,一点小事就惊动京城方面,他面上无光不说,还会让人觉得他不够成熟,难当重任。一个副省长,还要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叫屈,会让家族如何想?

        会让家族的决策人觉得他还远远不够主政一方的资格!

        夏想估计,高晋周肯定会为此事恼火,就问连若菡:“高老事先没有和你商议?没有和高省长商议?”

        连若菡答道:“高老对我说了,没对高省长说……你有话直接说,别吞吞吐吐的,我听了出来你有点意见。”

        夏想不由笑了,什么时候连若菡对他了解这么深了?才几句话,就能听出了话里的不满,还能猜他另外有话要说,不简单呀。只是连若菡的不简单只是对他来说,对于政治上的角力,还是想得太少了一点。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你最好和我商量一下。高省长当时说了不让外人知道,就是他想亲自处理的意思。高老去捅到了京城,高省长肯定不高兴,男人,谁想事事都靠家里?事事都告诉家族,就象小孩在外面打架受了欺负,向家里告状一样……”夏想的语气半是严肃,半是轻松,要是曹殊黧,他会直接用严厉的口气批评她,而且黧丫头肯定会乖乖的听话,但连若菡就不同了,她有小性子,虽然有时也会听他的话,但还得半哄半骗。

        “说完没有?”连若菡的语气果然有一点点不快,“说完就挂了,我还有事,没空听你教训。”

        夏想气得差点没摔电话,心想关心你还关心出错了,他就换了一副严厉的口气:“好,听不听由你,我只说一次……”

        连若菡的声音立刻软了下来:“嗯……我听你的就是了,别动不动就凶,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不吃你这一套!”说是不吃,语气却乖得不行。

        挂断电话,夏想坏笑着摇摇头,女人有时候就不能惯,一惯就上天,要适当地敲打敲打。

        两天后,市里正式提出开发小王庄的规划,按照新的规定,先由改造小组办公室提出开发意见。

        夏想当仁不让地被吴港得和曲雅欣一致推举为规划的执笔者,夏想也知道现在他是主任,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推脱不了,只好埋头写了一篇《关于开发小王庄的初步报告》,提出小王庄最适合开发成住宅小区。

        小王庄要开发住宅小区早就形成了共识,夏想不过是提一个由头罢了。

        报告报上去,很快就批了,然后市里就对外公开招标开发商。

        夏想迎来了大权在握的第一次冲击!

        初审权在手,可以直接否决一家开发商想要进军燕市房地产的梦想,初审不过关,就等于关上了大门,门里的风光别说分享了,看都不让看一眼,能不憋屈?但第一关又必须淘汰许多人,要是只要报名都能通过,那还要初审有什么用,不是给领导添乱吗?

        夏想知道,必然要得罪许多人。也没办法,一个小王庄,顶多放进五家开发商竞争,难不成一下进个五十家,陈风非他骂死不可!他也知道现在陈市长肯定对他有气,就看他第一次掌权处理得结果如何,好的话,前面的事情一笔勾销,不好的话,旧帐新帐一起算。

        第一天,夏想对那些明显资质不够、技术落后、没有资金的中小开发商直接一次淘汰,他们就是想来试试运气,不过对不起,去别的地方找一些小工程小项目去开发吧。小王庄是黄金之地,私下里大家都叫黄金庄,就算有实力也未必能拿到手,何况没有实力的。

        此后两三天,又陆续淘汰一些有一定实力一定背景的开发商,夏想也没少挨骂,没办法,大头在后面呢。

        离截止日期还有两天时,吉成地产出现了。

        乔白田的客气中带有一丝矜持,他将资料交到夏想手中:“夏主任,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吉成地产为了小王庄可是做足了前期工作,不但谭市长亲自过问,崔书记也将要在近期视察我们在建的建国小区……”

        暗示和施压的味道很明显,而且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崔书记去视察建国小区,力挺吉成地产的意味就等于摆到了台面之上。夏想心道,黄金庄果然是黄金宝地,连一向淡定的崔书记也坐不住了,好了,有好戏看了。

        他本就没有不放吉成地产过关的意思,吉成地产不过关,谁和领先房产硬碰硬?不过见乔白田嚣张的样子,夏想也有心拿他一拿:“乔总,吉成地产的实力自然不容置疑,不过同时开盘两个大型小区,会不会有点吃力?”

        乔白田好象早就知道夏想有此一问一样,他假模假样地拿出手机:“谭市长好象打过招呼了吧?要不要我再给崔书记打个电话?吉成地产的实力夏主任不用操心,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想要贷款,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夏想见他气势过人,也不生气,心想有气势就好,就怕你没有气势,就怕你在关键时刻不敢和领先房对着干,他笑了笑:“不用,乔总是老熟人了,吉成地产的实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吉成地产就是第一家通过初审的开发商!”

        走出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大门,乔白田冷笑几声:“还真拿着鸡毛当令箭!被陈风当成靶子了,还傻呵呵地挺高兴,可惜呀,估计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夏想,我就等着看你的笑话了。”

        紧接着,天安房产孙现伟也来竞标,却被夏想以实力不够雄厚给挡了回去。孙现伟有点生气,又不好当面问什么,转身出去,刚上车就接到了夏想的电话。夏想告诉他,小王庄水太深,天安房产不适合掺合进来,得不偿失。尽管夏想没有具体解释,孙现伟却相信夏想不会害他。

        接下来又通过三家公司,分别是万达集团、瑞特地产和阳光地产,加上吉成地产,一共四家公司通过了初审,夏想心中盘算,领先房产还真耐得住性子,眼见截止日期马上到了,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还真是牛气冲天,认定他们肯定可以拿到小王庄?

        越有底气越好,到时和吉成地产两强相遇,看谁能笑到最后?

        离截止日期还有2个小时时,严小时才姗姗来迟。她穿了一身职业套装,化了淡妆,极有白领丽人的味道,一见夏想就轻笑说道:“不好意思,夏主任,我来晚了,没有久等吧?实在是抱歉,公司有一个环节出了点问题,幸亏武秘书出面才办好手续,还来得及吧?”

        “事情是死的,人是活的,哪里会有来不及一说?”武沛勇背着手从外面进来,趾高气扬地说道,“夏主任,我们又见面了。好象最近你的日子过得挺不错,心情也挺好,是不是?没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吧?”

        夏想一向比较镇静,很少失控,不过还是对武沛勇的一张脸无比厌恶,又听他阴阳怪气地说话,也是心中有气:“武秘书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我最近倒是一切顺利,顺水顺风,不劳武秘书挂念。”

        严小时看出了二人不对,忙打圆场:“武秘书是正好路过,陪我过来看看,夏主任比较忙,我就直奔主题了——我们领先房产是来申请承建小王庄的开发项目,请夏主任审批。”

        “什么时候科级也能审批重大项目了?也不知是陈市长故弄玄虚,还是夏主任自抬身份,还真当成一回事儿了?”武沛勇讥笑说道,“夏主任要是聪明的话,也知道这个审批不过是走走过场,干的就是得罪人的差事,小心别办事不利被人一脚踢开可就惨了。”

        夏想冷冷一笑,问道:“武秘书的职责范围之内,应该管不到燕市市政府的改造小组办公室吧?既然管不到,我就当武秘书闲着没事说闲话呢。”

        严小时没想到武沛勇身为省委书记的秘书,一点也不着调,县官不如现官,夏想职务不高,但权限不小,谁会在求人办事时,还自抬身份贬低别人,真是不靠谱得厉害!她唯恐夏想迁怒于领先房产,就想再解释几句,不料夏想转身将资料交给了吴港得:“吴主任,领先房产初审通过,请帮严总办理相关手续。”

        “聪明,有眼光。”武沛勇一脸得意,点点头,“行,小夏,算你会办事……”

        吴港得和曲雅欣都心中有气,碍于武沛勇的身份,又不也当面说出,只好闷在心里。

        夏想笑笑:“武秘书还有何指教?”

        武沛勇摆摆手,以一副领导视察的姿态说道:“现在没有了,不过过一段时间肯定会有。有一个消息我得提前通知你一声,也好让你个心理准备,省里马上要成立建设厅了……”

        夏想心中一惊,建设厅主管全省的规划和建筑,也就是说,城中村的改造和开发,也要归建设厅管辖,只要建设厅愿意,都可以处处插上一手,而且听武沛勇的口气,难道他要当上首任建设厅厅长?

        上一世武沛勇直接从省委书记的秘书任上,当上了交通厅厅长,如今建设厅提前成立,他要是到建设厅当厅长,以后对城中村改造的制衡会大大增加,不是好事。

        由此可见,尽管自己想办法扼杀了南方一建的成长,但因为高建远在液晶大屏幕项目上的失误,他迫切地想要进军房地产业,高成松不但为他造势,还将安排他的秘书上任建设厅厅长,还真是煞费苦心。

        不过这也正是高成松为所欲为的性格施然,上一世,他为了南方一建,就可以挪开一切阻碍的人,眼下为了领先房产,当然也是要不遗余力。还好,因为夏想的介入,历史发生了许多改变,比如没有了南方一建,杜村事件也和平解决,高成松和陈风的矛盾一直没有摆到明面,至少还没有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而且现在他又主持了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可以居中协调,将许多事情防患于未然。

        尽管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但高成松插手房地产市场的必然却没有改变,不过是由他的老婆景晓影变成了他的儿子高建远。让夏想感到欣慰的是,在高建远还没有坐大之前,在他刚刚有意进军房地产市场之时,自己就已经和他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可以说是好事一件。

        武沛勇的张狂太恶心人了,夏想就有意呛他一呛:“建设厅成立是好事,也不知道成立之后,让哪个副省长分管?”

        武沛勇一听立刻一脸不快,甩甩手对严小时说道:“小严,我先走了,就不等你了。”

        夏想知道他猜对了,分管建设厅的副省长,是高晋周。

        政治上,从来就是讲究平衡艺术,高成松尽管后台足够强硬,后世他也确实燕省只手遮天,但现在因为自己的原因,连若菡意外来到了燕市,更意外的是,空降了高晋周来当副省长。如果说以前燕省无人有足够的力量制衡高成松,现在却因为高晋周的到来,而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燕省原有的政治格局被打乱,先是钱锦松,后是高晋周。

        虽然现在高晋周只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权力有限,根基不稳,但政治上的比较从来都是后台的比拼,高晋周显然是想在燕省扎根,必然要动到许多人的利益。

        其中就包括高成松的利益,所以夏想也明白,较量才刚刚开始。在后台同样强硬的情况,就看谁更有政治智慧,谁最先失去耐心,谁最先犯了重大失误,谁就是最后的失败者。

        武沛勇一走,严小时就不免有些尴尬:“夏主任,我不知道武秘书他和你有过冲突,是他主动要过来帮忙的……你不会介意吧?”

        严小时会来事,会说话,夏想自然没有必要针对她,就笑道:“怎么会?严总多虑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在于脸皮比较厚,又比较有耐心,不好生气……”

        严小时笑了:“头一次听人这么夸自己,夏主任你可真有趣。”然后又轻轻冲夏想挥挥手,以无比温柔的声音说道,“那我先告辞了,夏主任,后会有期,抽时间一定请你吃饭。”

        夏想送严小时出门,回来后,吴港得啧啧嘴巴说道:“南方的女孩子是水灵,不过我怎么看她都有一股狐媚劲儿,夏主任可得小心点,你现在正是英雄年少,小心美人计。”

        “吴主任你怎么总盯着男女关系看?庸俗。”曲雅欣毫不客气地反驳吴港得,然后不无忧虑地说,“武秘书这是什么素质?还当省委书记的秘书,我看他也太没水平了,高书记好歹也是省委书记,身边用这样的秘书,有损书记形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夏想心中感慨,不过话却不能说出来,只是不以为然地说道:“以后可要小心点说话,说不定武大秘一转眼就成了建设厅厅长,到时还少不了和我们打交道。”

        “啊……”吴港得和曲雅欣面面相觑,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五家开发商的资料交上去之后,陈风拿在手中低头就看,一连看了十分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夏想等了一会儿,正想问陈市长还有没有什么吩咐,陈风忽然抬起头来,惊讶地问:“你怎么还没走?”

        夏想就有点不满,陈风应该不是小气的人,怎么就抓住上次事件不放,还要对他大为不满不成?他也不好直接向陈风解释,涉及到高晋周和范睿恒之间的斗争,范睿恒是什么态度夏想不管,高晋周既然不想让省里知道,肯定也不想让市里知道,他必须照顾高晋周的感受,就算陈风现在已经知道了一切,但不是从他嘴中传出,他就对高晋周信守了承诺。

        江天拍拍夏想的肩膀,送到门口,安慰他说:“省里要成立建设厅,高书记要求城中村改造工作暂停,等建设厅正式成立后再重新开始,陈市长不同意,当面顶撞了高书记几句。这几天他的心情不好,连我也没少挨他的训……”

        夏想明白了,陈风脾气大是因为高成松的干涉的意图越来越明显。当然了,以前高书记觉得城中村改造和他关系不是很大,现在高建远涉足房地产业,在高书记眼中,所有的城中村就都成了大把大把的钞票,能不想方设法拿在手中吗?

        陈市长的倔脾气发作了,估计也顶得高成松心里有气。不过几乎全国所有的副省级城市都和省里多多少少闹点矛盾,也是正常现象。

        反正资料已经上交给了陈市长,接下来怎么处理就是他的问题了,夏想告别了江天,来到楼下,想了想,就给乔白田打了一个电话。

        “乔总,资料已经上报给了陈市长,一共五家开发商入围,分别是……”将五家开发商的资料简单一说,夏想也算卖足了乔白田的面子,最后他还不忘暗示一句,“小王庄是现阶段改造的最后一个城中村了,听说省里叫停了城中村的改造,什么时候再重新开始,还不一定,所以乔总可要把握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