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00章 高成松再次敲打陈风的用意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00章 高成松再次敲打陈风的用意

    作品:《官神

        文扬要是听到夏想对他的盛赞以及高建远对他的处置,心情肯定不会有现在这么好。虽然他刚才一见到连若菡就惊为天人,仗着酒劲向前邀请美人共舞,却被毫不客气地拒绝,多少有点丢了面子。不过还好,一转身就又邀请到另一位美女,虽然比连若菡差了太多,但也算有几分姿色,文扬就一边和美女跳舞,一边伺机套美女的话。他也知道,越是这种高档的场合,一夜情的机会也就越多。

        正当文扬沉浸在对眼前美女的性幻想之中时,忽然美女皱了皱眉头,小声说道:“放老实点,不要做出格的事情。”

        文扬纳闷,没有呀,他老老实实地,手也没有乱放,更没有乱摸,怎么会被美女误会?难道不是误会,是暗示?他明白了,就说:“我的手一向很老实,又没有第三只手,是不是?”话刚说完,感觉背后被人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他收不住身子,一下子就扑在了美女的怀中。

        与此同时,美女感觉一只手在她的臀部用力地拧了一下,不是摸,是拧,顿时让她恼羞成怒,一扬手打了文扬一个耳光:“妈的,臭变态。”

        文扬被打蒙了,捂着脸:“谁推我?我没动手动脚呀……”

        话没说完,一杯红酒直接泼到了脸上,又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臭流氓,和别人跳舞乱摸乱抱,没见过女人?真丢人!”

        酒水中不知掺了什么东西,辣得文扬睁不开眼睛,急忙大声争辩:“我没有,有人推我……”

        “啪”的一声,他的脸上又挨了一个耳光:“做了还不承认,真不是男人。”

        文扬看不清是谁打他,摸索着要去洗手间洗脸,刚一抬脚却感觉脚上一滑,一下摔了个仰面朝天,正在磕在尾椎骨上,疼得满头大汗。

        突然一个人俯在耳边小声说道:“快喊高建远来帮忙,要不你就惨了,没人相信你。”

        文扬在酒会上也只认识高建远,被人点醒,还不忘谢谢对方:“谢谢,太感谢了。”然后就揉着眼睛喊了起来,“高总,高总快来帮我。我被人陷害了,我没有耍流氓,我现在看不清路了……”

        高建远躲在暗处听到文扬的叫喊,气得脸色铁青:“蠢猪!范铮,找两个人把文扬抬到外面的喷泉那里,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路虎车一路欢快地唱着歌,直奔市区而去。车上,连若菡笑得花枝乱颤,不停地形容文扬的丑态,还有文扬被喷泉弄得全身湿透的狼狈模样,笑了半天,她才对专注开车的夏想说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坏起来也真坏。”

        夏想叫屈:“我是为了替你出气,平常我是大好人一个,不偷不抢不骗小姑娘,今天是第一次发坏,算是为你破例,可怜我一世英名付之流水了。”

        “行啦,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连若菡又故计重演,咬着嘴唇,眼神里露出坏坏的引诱的神情,“要不,我补偿你一下?”

        夏想被她多次引诱,已经有了免疫力了,而且他也知道她是故意发坏,其实胆小得很,就假装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好吧,看你在一片诚心的份上,我就答应你一次……去哪里开房间?”

        “开你个大头鬼!”连若菡一见夏想目露凶光,立刻露怯了,“你个大色狼,比文扬还流氓。”

        “……”夏想无语了,连若菡太过份了,管杀不管埋,明明是她引诱人在先,真要动真格的时候,她又跑了,不是诚心让人上得去下不来吗?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周一一早到办公室,还没坐稳,就来一个不速之客——谭龙谭副市长。

        谭龙轻轻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然后面带和蔼可亲的笑容,先来到夏想的面前,主动伸出手来:“夏主任来到改造小组办公室有一段时间了,我今天才有空过来看看,夏主任是不是会觉得我不重视你们的工作?虽然有陈市长和曹市长对改造小组的关照在先,不过我也来凑凑热闹,和我们改造小组的同志们走动走动,同志们不会不欢迎吧?”

        夏想急忙双手握住谭龙的手,非常恭敬地答道:“欢迎谭市长来改造小组办公室指导工作。谭市长百忙之中还亲自到我们改造小组,我们改造小组的全体成员是由衷地表示欢迎,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谭市长讲话。”

        谭龙肯定不是闲着没事来转一转,夏想知道他一定是另有目的。

        谭龙双手虚按,笑着说:“我就是随便转转,没有讲话,也无话可讲。不过呢,就是想和大家说几句家常。”不是主管改造小组的副市长,本来和改造小组就接触很少,现在突然说是要说家常,鬼才相信,夏想就十分恭谨地站着,静等谭龙的下文。

        谭龙见夏想的态度周正,其他人也是没有丝毫怠慢,心里还算满意,就接着说道:“改造小组办公室虽然是陈市长具体指导工作,但改造小组办公室位置十分关键,不仅仅是陈市长一个人重视,市委市政府都非常重视。市委崔书记就多次对我说,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同志们都非常辛苦,要多给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要多照顾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我听了就很受启发,我以前对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同志们关注得少,关心得更少,在此,我向大家表示歉意。”

        掌声,热烈的掌声。

        掌声过后,谭龙继续讲话:“改造小组是市委市政府的改造小组,所以我也有义务为大家分忧……好了,不多说了,大家努力工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能帮大家解决的,一定尽快解决。”

        夏想送到办公室外面,谭龙握住夏想的手:“夏主任请留步,好好干,有前途。崔书记还向我问起你,说自从你来到改造小组办公室之后,带来了新气象,拆迁工作比以前顺利了不少……能让崔书记夸奖,小夏,可是一件大事呀。”

        送走谭龙,夏想猜测谭龙的突然出现,估计是市里会有什么举措出台。而且他多次提到市委市政府,意思再明显不过,改造小组办公室不是陈风一人的,是要受市委市政府全体领导的。

        好好的,谭龙为什么来说这些话?

        十点左右,有人通知夏想开会。一到会场,高海就小声地告诉了夏想一件事情,顿时让他恍然大悟,原来谭龙是提前打预防针,是提醒他,改造小组办公室不能太偏向陈风一人了,否则不会有好下场。

        因为陈风在台上宣布,经市政府研究决定,以后城中村改造的规划和开发,由改造小组办公室出台意见,再报市长办公会审批,也就是说,开发商的资格审批,城中村改造和开发的具体规划,等等一系列的重大权力,全部下放到了改造小组办公室!

        尽管有了高海的提醒在先,陈风亲口说出之后,夏想还是大吃一惊。

        如果说以前的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是被陈风架在火上烤,是为吸引各方势力的眼光,平衡各方势力的一个半民间半官方的机构,那么现在陈风再次下放权力,等于是直接给了改造小组办公室生杀予夺的大权,尽管没有决定权,但第一关的审批权也无比重要。陈市长等于直接将改造小组办公室推到了各方势力面前,让改造小组成了各方势力厮杀的第一个战场。

        火上浇油,绝对的火上浇油。

        夏想哭笑不得,陈市长一遇到阻力就把压力转到改造小组办公室,可是改造小组办公室也得有承受能力才行,他们三个副主任,只是三个正科而已,哪方势力出面,至少不得厅级?相当于让他们小兵挡大将,陈市长还真够看得起他们。

        同时,陈风又郑重宣布了一件事情,任命夏想为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

        夏想又被陈风官面堂皇地摆了一道,在火上浇油的战场上,他就是那个傻乎乎地站在场地中心的靴子,随时得承受各方炮火地猛烈轰击,而没有还手之力。

        怪不得谭龙一早就来找他,是事先得到了消息,先来给他提个醒,意思是,在审批吉成地产的资格时,要知道他谭龙在市政府里面也是说话有份量的人,虽然陈市长把权力下放,但改造小组办公室也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真把自己当一棵葱一头蒜,改造小组办公室是市委市政府的改造小组办公室——言外之意是,谁都能给改造小组办公室上眼药,让夏想打起小心,别太自以为是了!

        夏想知道,从现在开始,他真正成为了众矢之的。

        散会后,陈风叫住了夏想,只给他交待了一句话:“好好干,下一步就把改造小组办公室的编制提上日程,争取半年之内,成了市政府的正式的副处级机构。”

        夏想只有点头答应的份儿,没有再发表任何看法,因为刚才会议上陈市长已经明确地说明,经市政府研究决定,就是说,事情已经敲死,多说无用。

        不用说,陈市长肯定是又遇到了上面的阻力,他拿改造小组办公室当挡箭牌。

        从陈风办公室出来,江天送他到门口,小声说了一句:“夏主任,陈市长也没办法,高书记又点名了……”

        自从上一次帮江天解决了他姐夫的问题之后,江天对夏想就格外客气,今天多说的一句话,换了平常,是不能想象的事情,因为江天从来不是多嘴之人。

        可见,和领导秘书处好关系,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夏想点点头,表示了谢意。愣了片刻,决定去找曹永国说道说道。

        曹永国办公室在楼上,上了楼,一拐弯就看了常务副市长办公室的牌子,他轻轻敲响了门。

        曹永国的秘书古秀文是高海负责找的秘书,为人还算机灵,也本份,曹永国也就没有再换。古秀文不认识夏想,也难怪,夏想有事都是在曹家和曹永国见面聊,在市政府里面,还是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

        夏想笑着打了个招呼:“古秘书好,我是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夏想,来找曹市长汇报一下工作。”

        不认识夏想,但夏想的名字却是如雷贯耳,古秀文当然也听说过三大人物齐抬夏想的事件,身为秘书,要是没有这份眼力,就不用干了,他忙笑着让夏想进来,请他坐下,然后向曹永国通报。

        不出古秀文所料,曹永国直接点头让夏想进来。古秀文见夏想态度轻松地走进了曹永国的办公室,心想夏主任和曹市长果然关系不一般,看来传闻都不是空穴来风。又一想,不得了,陈市长赏识,又和曹市长关系不浅,市政府里面头两号人物都对他青睐有加,肯定是前途无量了。

        以后,一定要好好和夏主任处好关系。

        古秀文又转念一想,陈市长爱才,市政府里面都知道,曹市长有什么爱好,现在还不太清楚,那为什么夏想能和曹市长关系这么好?是亲戚,还是曹市长有一个漂亮女儿?

        如果夏想能知道古秀文一下就猜了个**不离十,也会拍着他的肩膀夸他一声:真有才。不这现在他正坐在曹永国的对面,听曹永国说起陈风为什么突然起意要让改造小组办公室成为所有人的目光焦点。

        还是因为高成松。

        昨天夜里,高成松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听说了高晋周副省长在视察森林公园时,差点被村民袭击,勃然大怒,连夜召开常委会议,也让陈风列席旁听,再次强调城中村的改造一定要做到公平公正,不要激发事端,不要引起村民的强烈不满。当场告诫陈风要注意工作方式,不要简单而粗暴。万一高省长因为城中村的改造受了伤,陈风难辞其咎。

        陈风被高成松批评得无话可说,因为高晋周的事情事发突然,他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陈市长对你也有不满,因为当时你陪同高省长视察,回来后没有向他汇报……”曹永国一脸沉重,目光中充满了置疑,他也是心中不解,这么大的事情,夏想不可能失误,不向陈市长说也就算了,连他也瞒了下来,有点不对,“到底出于什么考虑?”

        夏想一想坏了,事情应该不是高晋周捅出来的,估计是连若菡干的。当时高晋周说了不要惊动别人的,他自会暗中处理。高成松连夜开会,怕是接到了京城来电,仓促之下,当然恼怒。

        不过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借机向陈风施压,为高建远铺路。不管如何,历史前进的惯性还是十分巨大,他想法阻止了南方一建的崛起,但高建远却意外插手了房产行业,有一得必有一失。

        不过相比之下,高建远和他已经建立了联系,而且高建远的合作者是范铮。高建远进军房地产业,只要在他的视线之内,在他可掌控的范围之中,就是利大于弊。

        陈风今天此举有双重意义,一是抬高改造小组办公室的位置,扶正夏想,就是让夏想替他把第一关,遇到不可调和的矛盾之时,他好借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名义,有个说辞。二是打夏想一个措手不及,你不是不向我汇报工作吗,好,我也给你来一个突然袭击,而且我还是抬你一抬,让你无话可说。

        夏想也知道陈风和曹永国都对他有点不满,他只有解释道:“当时高省长不让声张,说他会自己解决,我也没想到高书记是怎么知道的。不过高书记的生气没这么简单,他也是为了高建远进军房地产造势,借机向陈市长施压,高建远想要小王庄的地。”

        曹永国吃惊不小:“你和高建远也有交往?”

        夏想只好向曹永国说出了他由冯旭光的关系,而和高建远认识的过程,至于所有涉及到连若菡的部分,一概不提,当然,酒会的事情也提了一提,不过去参加酒会的,成了他一个人。

        曹永国沉思半天,突然问道:“有没有想过,调出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

        夏想一愣,随即明白了曹永国的意思,他是担心自己应付不来,毕竟有太多势力插手城中村改造,他处于风暴中心,很容易被撕个粉碎。不过夏想还没有退出的念头,风险越大,机遇越大,他愿意接受挑战。而且现在这个位置,虽然危险系数很高,但也是一条联接他和高建远之间的纽带,由高建远可以直通高成松,可以尽可能地避免高成松和陈风的彻底反目。

        陈风是个好市长,有他在,是燕市人民的福气。

        夏想摆摆手:“陈市长把我调来,还没有做出成绩就后退,会让人小瞧的。再说,虽然风险也有,但是我相信有陈市长和曹伯伯的关照,再加上我的个人努力,不信还闯不出一条宽阔大道!”

        曹永国知道夏想有时也很固执,他也不再劝他,又问:“高省长的事情,还是向陈市长去说明一下,别让他对你误解。”

        “既然陈市长没问我,我就先不说了。”夏想摆摆手,一旦高建远的领先房产进入陈风的目光,陈风就会明白一切,他现在解释的话,陈风也未必全信,“陈市长会有明白的一天,而且还会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