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71章 陈风演戏,肖佳诱人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71章 陈风演戏,肖佳诱人

    作品:《官神

        先说了几句家常,高海得知夏想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就大手一挥说道:“我在市政府家属院还有一套房子闲着,你先去住,回头到家里拿一下钥匙就成。正好你婶子也总说起你,去家里认认门。”

        高海的妻子秦燕在市老干部局工作,是管后勤的科长,本身老干部局就是轻闲单位,她又是清闲的部门,工作就非常轻松,只要单位没事,甚至就不用上班。夏想没有见过秦燕,不过听李丁山说是一个贤慧的女人,他也有心去高海作客,进一步融洽关系,就随口答应下来,不过对于高海的房子却推掉了。

        “房子就不麻烦高叔叔了,其实我也找到几处合适的房子,不过是因为殊黧觉得离她太远,被她否决了。她在建筑学院上学,政府家属院……离她还是不近,估计她还会不同意。”夏想的理由半真半假,说是真,也确实曹殊黧提过一句,最好找房子住得离她一近,方便她随时过去蹭饭。说是假,他也是不想承高海的情,不想欠他太多。以后在市政府工作,少不了天天和高海打交道,如果和高海在公私两方面都走得过近的话,很容易混淆他的判断。

        市政府不比坝县,人际关系错综复杂,不得不小心从事。而且燕市又是省会城市,说不定市政府的哪个不起眼的人,就有省里的背景,所以在省会城市的市政府任职,谨慎是第一要旨,低调是最佳选择,必须要有足够的冷静和判断,才能看清眼前的局面。和高海走得过近,又受了他的恩惠的话,很容易被他带动,被他的看法影响到自己对整个局势的分析。

        夏想清楚,机遇越大,风险越大,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高海,夏想信任是信任,但他做不到绝对信任。不象对李丁山对曹永国,是一种感觉非常踏实的信赖。

        夏想不好意思地笑笑,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高海心领神会地笑了:“年轻人,想离得近一点,方便相聚,也是可以理解。那就没有办法了,建筑学院那一边我也没有免费的房子给你住,你就自己找吧……曹市长和陈市长,现在相处得还是十分融洽,他们观点相近,曹市长又有许多专业的知识,陈市长目前非常器重曹市长。”

        虽然用器重来形容市长对副市长的态度有点抬高陈风,用欣赏则更恰当一些。但夏想并没有觉得高海有意贬低曹永国,其实说是曹永国被陈风一手提拨上来的也不为过,毕竟事实上也是陈风动用了关系,曹永国才有现在的一大步。

        曹永国上任燕市常务副市长已经有四个月了,走完全部程序后,他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在燕市十三名常委中,排名第十。按说常务副市长一般能排到六七名以内,但曹永国资历不够,最后只好排名靠后。

        能以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再挂了常委头衔,曹永国已经非常知足了。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他能突破省局的局限,真正跨入了权力的核心层,也算迈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以后的路还很长,所以在常委会排名靠后也不是坏事,起码不至于在根基未稳的时候,就遭人嫉妒,再万一不知何时得罪了小人,被人时刻惦记着,也是麻烦。

        曹永国初到燕市市政府,又因为得益于陈风的举荐,和陈风关系密切也是正常,不密切才惹得外人猜疑。夏想也能猜到曹永国目前的心理,紧跟陈风,埋头苦干,凡事不出头,以陈风为风向,在常委会附和陈风。

        反正他已经被贴上了陈风一系的标签,不管承认不承认,别人都一样认为。而且他从内心深处对陈风充满了感激之情,该表示的时候,自然要不遗余力。

        和高海又说了一会儿话,到了下班的时间,高海给陈风打了个电话,请示了一下,不料陈风临时有事走不开,就让夏想明天再去找他。

        高海中午就想和夏想一起吃饭,没想到中午也突然有事,就只好让夏想自己去解决午饭问题,高海说:“你下午就别来了,休息一下,明天正式上班。”

        高海执意要送夏想到楼下,夏想也就没有推辞,他也知道高海是有意关照他一下,给一些比较势利的人看一看,为他铺铺路。其实夏想本想低调来着,又不好推辞高海的好意,就只好一起来到市政府楼前,刚要和高海说再见,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陈风正好下楼,他在秘书的陪同下正要乘车,猛然发现了夏想,顿时脸上一笑,喊了一声:“小夏,过来一下。”

        陈市长的嗓门足够大,他的声音在市政府又是人人熟悉,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喊得又格外响亮,正值下班的高峰,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夏想暗道惨了,想不引人注意也难了,陈市长有时还真是出人意料,总给人意外的惊喜。可惜的是,你并不知道这种惊喜是好是坏,至于陈市长更深一层的真实目的,就更无从得知了。

        夏想只好迎着众人心思各异的目光,硬着头皮来到陈风面前,以为陈风找他有什么事,没想到陈风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来了就好,好好干,跟着我,不吃亏!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陈风走后,夏想哭笑不得,很显然,陈风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可是也没有必要做给市政府的人员吧?市政府内陈市长最大,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夏想笑了笑,摇摇头,抬脚就要走的时候,一辆奥迪车无声无息地贴着他的身边停下。他一愣,才想起他站的地方不对,正是市政府大楼的门口,下班时间,大小领导都要外出,司机们自然一个接一个地等在门口,接领导上车。

        车牌号他不认识,但开车的司机李洁夫他却认识,不由乐了,曹伯伯也挺念旧,还把司机李洁夫带来了。他冲李洁夫点点头,算是打这招呼,却听见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赶早不如赶巧,小夏,上车,一起去吃饭。”

        秘书长陪同下楼,陈市长主动打招呼,还亲密说话,最后又坐上新任的常务副市长曹永国的汽车,和曹市长一同离去,夏想的来历立刻成了市政府大院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小伙子,有点帅气,肤色很健康,笑起来很憨厚,能让市政府中实权在握的三大人物——陈市长、曹市长和高秘书长同时看重的人物,他到底是谁?

        夏想和曹永国都不知道的是,在市政府大楼七楼的一个房间里,有两个人站在窗户面前,向下俯视。其中一人50岁上下,一身儒雅气质,要是再戴上一副窄边眼镜的话,他的书生形象比李丁山有过之而无不及。旁边微微躬着身子的一人,身高一般,相貌普通,微胖,如果非要找到他有什么特征的话,他的额头正中有一颗痣,可惜他是一名中年男人,若是此痣长在女人脸上,则是极其难得的美人痣了。

        “谭市长,你说这个年轻人叫夏想?”儒雅男人饶有兴趣地问道,他用手轻轻敲击玻璃,修长而保养良好的手指看上去,如钢琴家的手一样,颇有艺术味道。

        “是的,崔书记。”谭市长微微弯了一下身子,他猜不透崔向的真正用意,所以也没敢多说,就又说了一句,“夏想是陈市长从坝县调来的,他原先是李丁山的秘书……”

        “李丁山?宋朝度的人?”崔向含蓄地笑了,他的笑容也有一份矜持和淡泊,返回到座位上坐上,想了片刻,才说,“可以说,夏想是联系李丁山、高海和曹永国之间的桥梁,没想到,不起眼的他,一个年轻的副科级干部,关系网倒是盘根错节,甚至可以说,他以后还有可能成为路书记、卢部长和宋朝度之间的桥梁,不简单!如果这种情形是他一手精心造成的,那么我还倒要真心地称赞他一句,他还真地做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

        “那陈市长和他又是什么关系?”谭市长小心翼翼地问道,他和崔向接触不多,还弄不清楚崔向的喜好,更不清楚他问起夏想是褒是贬,只好试探着说。

        “陈市长也不简单,他当然也看到了夏想的重要性,要不,他为什么非要在下面演一出戏给我看?呵呵……”崔向笑了,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燕市的格局现在还没有打开,新进来一个曹永国也不会起多大的波澜,陈市长到底想用夏想撬动谁的利益呢?”

        谭市长不敢接话,他只是想不明白,夏想到底有什么本事,非得让陈市长从大老远的坝县把他调来?既然调来,为什么不直接重用,非要安排到一个可有可无的城中村改造小组?

        夏想当然不知道他经陈风的有意一捧,不但成为市政府的焦点,连市委书记崔向和副市长谭龙,都对他表示出了莫大的兴趣。

        夏想只是老老实实地陪曹永国吃了一顿饭,简单说了一些家常话,没有提及任何工作上的事情。

        下午没什么事,他决定去找肖佳。

        回到燕市两三天了,夏想只和曹殊黧见了一面,还没有来得及见肖佳,因为他之前抽空回了一趟家。

        弟弟夏安已经如愿以偿在单城市委上了班,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办事员,不过也把父母高兴得不得了,更让许宁的父母对夏安高眼一眼,还多次说出一旦夏想回来,一定要和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也当面谢谢夏想——许宁的父母哪里是要感谢夏想,再说夏想帮夏安也不是因为他们,他们不过是想攀夏想的高枝而已。

        夏想回家后,父母十分高兴,尤其是父亲,拿出珍藏多年的酒,非要好好喝上几口。也不知道是哪里传出的风声,说是夏想和单城市委书记关系匪浅,夏天成在单城一建当了多年的工人,突然之间就提了干了,当上了副科长!

        夏安对夏想的回来也是乐开了花,围着夏想转个不停,还不停地问起曹殊黧和连若菡。曹永国当上了燕市常务副市长,一家人也从曹永国的弟弟曹永旺嘴中听说了,夏天成还专门买了一挂鞭炮来放,他已经理所当然地将曹永国当成了亲家。

        曹殊黧没什么好说的,小丫头上了大二,暑假过后就是大三了,虽然又长了一岁,不过还和以前一样,孩童心性。提及连若菡,夏想心中却总有一丝苦涩和无奈,自从上一次冬天在坝县,他无意中气走她之后,连若菡好象平空消失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手机总是关机,连曹殊黧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消失得十分彻底,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有时候想起连若菡,夏想心中多少有些遗憾,他想当面向她说一声对不起。她以身试险,开车从京城沿山路一路到坝县,不说别的,光是这份情义,就足够让他郑重其事地向她道一声感谢,更不用提他明里暗中多次利用她的身份,完成了许多次的借势,也成就了不少事情。

        夏想在家里只住了一晚上就又返回了燕市,事情太多,他也住不踏实。父母对他到了燕市市政府工作也是喜出望外上,嘱托他好好干,别忘了经常向李丁山汇报工作,毕竟是李书记带他进入的官场,做人不能忘本,等等,他一一点头。

        肖佳在丽香园小区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住宅,虽然只有40平米,却收拾得非常温馨。听说夏想要来,肖佳推掉了所有生意,专门守候在家中,先是精心打扫了房间,又淡淡地化了点妆,还穿上居家衣服,买了一些好酒好菜,心跳加快又有些期待地等夏想上门。

        可以说,二人自从上一次突破最后界限之后,还没有单独相处过。有过了第一次的男女再聚在一起,又是在家中,暧昧和暗示可想而知。肖佳既有些期待又有些心慌,期待和夏想相拥相眠,又对可能的疼痛有点心慌。正胡思乱想之时,门铃响了。

        果然是夏想,他来了……肖佳怔怔地看着夏想,黑了点,瘦了点,好象还长高了点,不变的是他一脸憨厚的笑容,清澈的眼神,还有可以给人温暖和依赖的胸膛。肖佳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扑到夏想的怀中:“坏蛋,你终于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第一次听到肖佳的柔情似水的甜言蜜语,夏想还有点不适应,挠挠头:“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话音刚落,胸膛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不许说话,不许破坏气氛,我要安静的氛围。”

        夏想就轻轻地拍着肖佳的后背,又轻抚她的秀发,心中升起一丝怜悯。比起曹殊黧,比起连若菡,甚至比起张信颖,肖佳都苦多了也累多了,她一个人努力支撑着一切,也经历了一切,无人诉说,无人陪伴,该是多么要强的女子!她人前欢笑,人后落寞,一定累心累力,渴望得到他的支持和拥抱。

        也不知过了多久,肖佳伏在怀中一动不动,竟是睡着了。

        夏想多少有点心疼,站着也能睡着,她真的是太累了,也是太渴望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所以才在他的怀中就酣然入梦。他弯腰轻轻将她抱起,格外轻柔小心,生怕惊醒了她的美梦,走进卧室,将她轻放在床上,也侧着身子在她身边躺下,凝神观察她绝美的容颜。

        肖佳最美的地方不是脸型,也不是五官的完美搭配,而是她无形中散发出一股妩媚气息。即使她紧闭双眼,眼睫毛还在微微颤动,神态安详而宁静,没有醒着时的活泼生动,但依然从她的脸上、身上向外迸发出一股令人心醉的迷人气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她是一个女人,美丽而性感的极致女人。

        她的妩媚和迷人的风姿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个成语:媚骨天成!

        肖佳并不是有意迷人,而是男人都喜欢她天然生成的女人气息。所谓红颜祸水,其实怪不得女人生得美,只怪男人太贪婪。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她本身的美貌祸乱不了什么,只是被她的美貌迷住的男人,因为她而祸乱了天下。

        过了一会儿,夏想才注意到肖佳只穿了一件前排扣的居家衣。美女在卧,他又不是不近女色之人,况且和肖佳有过肌肤之亲,不由意动,如一个顽童一样,轻轻的,小心翼翼地,一个个解开肖佳的衣扣。衣扣解开之后,里面空空如也,真空包装,露出了冰肤玉肌。上面的两点嫣红和下面的一蓬芳草,引人遐想。细腰宽臀,光洁的大腿,惊人的曲线如起伏的山峦,让人顿时心中火焰升腾,禁不住想立即提枪上马,纵横沙场!

        夏想见肖佳熟睡得如一个婴儿一般,虽然全身欲火中烧,不过还是强行克制心中的**,没有弄醒她。不过后来实在忍不住,也三下两下就脱光身上衣服,将肖佳抱在怀中,迷迷糊糊地也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