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42章 飞扬跋扈的燕省第一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42章 飞扬跋扈的燕省第一秘

    作品:《官神

        夏想后退一步,愣了愣神:“你会变戏法?上个卫生间,也能换一套衣服出来,太神奇了。”

        连若菡美则美矣,只是脸上的清冷令人望而却步,所以尽管有不少人被她的美丽所震惊,但却没有人敢上前搭讪,她的美丽与冷艳并存,没有人敢壮着胆子试上一试。

        “我不过是路过一家商场,正好看到展示的衣服比较漂亮,就顺手买了下来……”连若菡见夏想的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就抬高脚问道,“鞋也是新买的,漂亮不?”

        夏想和她面对面站着,她弯着小腿抬起脚,大腿就不可避免地将裙子带了起来。连若菡的裙子衣料属于弹性很好有一定支撑性的料子,她小腿带动大腿,裙子就支撑起来——夏想只觉眼前一花,先是看到连若菡滑腻的大腿,然后又很不争气地目光向里面扫去,正好看到淡黄色的内裤……咳咳……夏想不由自主地咳嗽了一声,见连若菡还恍然不觉地抬着腿,饶有兴趣地让他欣赏她的新鞋——女人就是女人,天**美,她再清冷再高傲,终究也会流露出小女人的一面,夏想感慨片刻,见二人的姿势实在是不雅观,旁边的人纷纷侧目,他也不好意思再对她的私密之处欣赏下去,就头脑一热,突然冒出一句:“是不是从头到脚都换了一遍?连内衣也换了?”

        连若菡才醒悟过来,脸上一红,急忙放下脚,见夏想的目光还落在她的腰间,顿时大怒:“无耻!还没看够?”

        夏想挠挠头,委屈地说道:“你误会了,我是在想,你身上没有兜,又没有背包,你的钱包在哪里?”

        连若菡脸色不善:“要你管?我愿抢愿偷,与你有关系吗?”

        “当然没有。”夏想拉长了声调,见连若菡真生气了,心想正好把她气走才好,“既然我们没有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见……”

        挥挥手,转身就走,夏想以从未有过的潇洒姿态向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女挥手说再见,而且又是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惹得不少路人驻足停留,纷纷议论。

        “这人谁呀,这么牛叉,扔下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就走,有个性。”

        “我靠,身在福中不知福,傻瓜蛋。”

        连若菡本来气得恨不得暴打夏想一顿,不想他很光棍地转身就走,才意识到他是故意惹她发火,就为了摆脱她,不由嘴巴微微上翘,会心地笑了。她望着夏想远去的背影,心中得意地想,想这么轻易地就甩开我,哪有这么容易?

        夏想绕了几个弯,发现后面没有了连若菡的身影,才放下心来,看了看天色还早,就又给李丁山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坐车去燕省晚报,去取他的胶卷和照片。

        本来想让李丁山在燕省晚报的熟人收下胶卷后,洗出照片再给他寄到坝县,正好有事回来,他就亲自去取上一趟,顺便看看杜双林的儿子杜同国,也算增进一下感情。

        燕省晚报位于花园街的东头,紧领燕省日报,不过办公环境比燕省日报就差了许多,还好编辑记者大多都是新招聘的大学生,比起燕省日报老气横秋犹如小官僚的一样的编辑记者,充满了朝气和民生气息。

        夏想找到李丁山委托的收件人——编辑部主任顾曾。顾曾35岁左右,戴一副金丝眼镜,颧骨高,眼窝深,一看就知道是南方人,他是李丁山多年的好友之一。

        顾曾对夏想的态度客套中带着疏远的距离感,夏想也不以为意,收好胶卷和照片后,就告辞离去。他现在没有必要和顾曾去拉近关系,需要的时候,李丁山肯定会慢慢为他引荐一些媒体关系,现在他要是刻意去结交媒体朋友,不但会弄巧成拙,还会让李丁山不满。

        顾曾在三楼,他下到一楼去找杜同国,正好杜同国刚从外面采访回来,听说是夏想找他,非常热情地请他到会客间。

        燕省晚报新成立不久,办公条件很一般,会客间也就是在走廊里隔出一间狭长的房间,摆了几个沙发和茶几,就成了临时接待客人的场所。

        杜同国和杜双林长得还真有几分相像,夏想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杜双林的儿子。杜同国显然已经知道了夏想在他进入燕省晚报的过程中,所起的帮助作用,而且他也从和他一起进入报社的几个记者的待遇比较上,知道了他得到了照顾,一心想要从事新闻工作的他,对夏想就充满了感激。既然无法直接感谢李丁山,他就把一堆感谢的话都说给夏想听。

        杜同国和夏想年纪相仿,自然有共同话题,聊得十分投机。杜同国就提出要请夏想吃饭,夏想已经和高海约好见面,自然就婉拒了他。离开报社,他想了想,就又给李红江打了一个电话。

        李红江自从上次在佳家超市工地现场,想当然地认为曹局长和冯旭光有什么关系,就主动开工,以十分的热情投入到了佳家超市的建设之中。佳家超市顺利完工并且交付使用之后,他也就到另一个项目去当负责人。

        原本以为他上次会给曹局长留下印象,没想到后来几次开会,他特意寻个机会和曹局长说了几句话,曹局长淡淡地应付着,显然并不知道他是谁,让他大失所望,心里琢磨是不是上一次做得不够好,没有让曹局长记住。

        可惜的是,后来他一直没有找到在曹局长面前露面表现的机会,眼见升官无望,就只好在工地苦巴巴地熬日子,数着手指头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出头之日。他当上一分公司经理也有两三年了,既不挪挪地方,也升不上去,情况不太妙呀。

        电话响的时候,李红江正戴着安全帽,在训斥几名违章操作的工人,天气热,心情不好,自然火气就大,从嘴里冒出来的话就是一连串的脏字。骂完之后,他还懊恼地说道:“我好歹也是大学毕业,天天跟你们一起混,现在也是张口爹闭口娘了。都别愣着了,都他娘的快去干活,要是出了事故,都滚你娘的蛋!”

        几个工人显然不将李红江的发火当成一回事,立刻一哄而散,还有两个胆大的留下来,嬉皮笑脸地冲他要烟抽,惹得他抬脚要踢,不料那两个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儿烟跑得没影了,让他哭笑不得,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才觉得多少解了点气。

        手机一直响,响得他有些烦躁,就看也没看地按下接听键:“谁呀,大热的天,打个没完,不怕把我的手机打爆了?”

        “李经理,火气这么大,是不是刚骂了工人一通?”

        “……”李红江吓了一跳,这人是谁,怎么一下子就说中了,他东张西望一番,没发现有人在偷窥,就又问,“算你猜对了,你到底是谁,有事快说。”

        “上一次在佳家超市工地一别,一转眼就有两个月了吧?李经理有没有升官发财?”

        李红江愣了片刻,突然醒悟过来,惊喜地叫了起来:“夏想?哎呀,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老弟,怎么想起我来了?别提了,现在我还在工地上盯着,还是比包工头强不了多少的芝麻绿豆官!”话说得热情,其实他心中对夏想未必没有怨气,心说当时卖了你这么大的一个面子,你一转身就忘得一干二净,也太不够朋友了。

        夏想不用猜也能知道李红江肯定不太满意,也清楚他想要升官的迫切心理,就抛出了一个足够大的诱饵:“其实在建筑行业也是大有可为的,你要是信我的话,李经理,我不会忘了你的情义。晚上有没有时间,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是谁?市政府秘书长!”

        放下电话,李红江满脸通红,好象喝醉了酒一样,走路都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他原地转了两圈,确定是在清醒状态之下,并没有做梦,才揉揉脸,嘿嘿地笑了几声,自言自语地说道:“想不到我李红江也终于时来运转了,政府秘书长?虽然比曹局长的官小一点,但权力也不小,发达了!”

        现在距离晚上和高海见面的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夏想站在人来人往的燕市的大街上,犹豫着要不要给肖佳打一个电话,他正站在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自西向东方向是红灯,却有一辆崭新的没上牌照的奥迪车牛气冲天地闯了红灯!

        正在路中间值勤的交警见状心中有气,这么明目张胆地闯红灯,显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又不是军车,嚣张什么?他上前拦住奥迪,敬了个礼,然后礼貌地请对方出示驾驶证。

        夏想离得不远,场中的情形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奥迪车打开车窗,从里面探出一张怒容满面的脸,他双眼红赤,眼神飘忽,显然是喝醉了酒。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交警,威胁说道:“滚一边去,睁大眼睛看清楚,谁的车都敢拦,不想干了是不是?”

        交警还真没认出他是谁,也难怪,他又不是常上新闻的省市主要领导,谁能认出他?交警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同志,请出示你的驾照,请下车接受检查,你酒后驾车,按照规定……”

        “规定是我定的,你知道个屁!”车里的人大怒,突然一张口就吐出一口痰,正中交警的脸上,他还不解恨,盯着交警的警号,“我记住你了,连我的车也敢拦,你等着,要是三天之内你还丢不了工作,我的武字倒着写!”

        一脚油门,开车扬长而去。

        高成松的第一秘书武沛勇?

        夏想认出了车中的人,正是倚仗高成松的权势,在燕省横行霸道、呼风唤雨的武沛勇!他的嚣张和蛮横在燕省的政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多人甚至包括一些副省长都对他敢怒不敢言,就是因为高成松明知武沛勇为非作歹,也是不遗余力地袒护他,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一年之后,武沛勇就被高成松扶到了省交通厅厅长的位子,上任交通厅厅长之后,武沛勇以权谋私,大肆敛财,举报信雪花一样飞向省纪委,却都被高成松强行压下。

        两年后,在高成松倒台前夕,武沛勇终于被中纪委拿下,最终判处死刑,很快就被处决。燕省上层的人都这样形容武沛勇的一生:他用三年时间,走过别人三十年的路。他用五年时间,走完别人一生的路。意思是,武沛勇从担任高成松秘书以来,三年时间就爬上了厅级干部的高位。当了两年的厅长就被处死,死时年仅33岁,一生,被他在五年内挥霍一空。

        以前只是听闻武沛勇的嚣张,今日亲眼一见,夏想算是大开了眼界,身为省委书记的秘书,竟然当街吐了交警一口,飞扬跋扈到了如此程度,只能用不可一世来形容。

        夏想暗暗冷笑,果然是上行下效,有什么样的书记,就有什么样的秘书,从武沛勇的素质就可以看出来高成松的水平,武沛勇其罪当诛,高成松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交警呆立半晌,脸上有委屈有不平,还有伤心和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刚才他已经看到了汽车的副驾驶座上扔到一堆特别通行证,也知道对方来头不小。但来头再大,也不能闯了红灯还吐人一脸,简直就是不把人当人!他愤愤不平,掏出纸巾擦干了脸,心想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不干了,受他娘的这种鸟气,不就是一个破交警,谁还当宝贝不成?

        人流来往匆忙,刚才的一幕并没有几人留意,就算看的人又能怎样?不过是摇头叹息,暗骂一句特权阶层,同情一下交警。夏想也是叹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忽然愣住,才发现刚才的交警竟然是他认识的一个人——何明。

        上次在楚风楼和几个小混混起冲突,曹殊黧打电话叫来几个人,有刑警孙安,民警历飞和交警何明,三个人都给夏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刚才他只注意到车内的武沛勇,现在才认出来原来交警是何明。

        夏想对何明的印象还不错,既然遇上了,就打算向前安慰他几句。还没迈步,就见何明突然怒气冲冲地来到斑马线前,冲一辆压着斑马线的汽车大吼:“你怎么停的车?知不知道压着线了?请出示驾照,靠边停车!”

        正有气没处撒,有人撞到枪口上,不收拾才怪。夏想一见不由苦笑起来,压着斑马线停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连若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