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27章 第二步,动之以权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27章 第二步,动之以权

    作品:《官神

        李丁山笑着摆摆手:“石县长说笑了,我一个人怎么能开展工作?还是需要大家通力合作,上下齐心,才有可能为坝县的经济发展做出一点贡献。”

        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谢仲志,看着夏想陪着李书记和石县长下楼,眼中的妒意越烧越旺。李丁山去哪里几乎都带着夏想,而石堡垒别说很少带他出去赴宴,许多时候连打电话说话都有意地避开他——他是石县长的秘书,却没有感觉到他的信任和赏识。

        谢仲志心中愤愤不平,却忘了一个事实,他是黄鹏飞介绍给石堡垒当秘书的,石堡垒怎么可能对他完全信任?

        等几人消失在楼道的转角处,谢仲志想了一想,悄悄地拨通了黄鹏飞的电话:“黄部长,我是谢仲志,刚才石县长和李书记一起出去了,看样子好象去吃饭了……”

        黄鹏飞来到刘世轩的办公室时,刘世轩正一个人生闷气。他生气是因为石堡垒对贝合商贸提出的承包荒山的申请,再三推诿,一直拖着不表态。刘世轩为了避免直接去找李丁山,不得不找到郑谦,向他提出要召开常委会讨论。郑谦是副书记,有权向书记提出召开常委会,没想到的是,本来已经开始偏向他的郑谦也推三阻四,不肯答应,让他大为恼火,心中暗骂郑谦是墙头草,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连若菡就至于怕成这个样子?

        刘世轩当然不知道在处理连若菡事件中,夏想所起的重要作用。事后王冠清也只是向他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具体细节也没有多说,因为王冠清还自顾不暇。沈书记开口要一份详细过程的书面材料,不管沈书记是不是随口一说,事后就忘,他却不能掉以轻心,必须用心完成。这份材料不好写,弄不好,就是他政治生命的终结,同时因为有了得罪郑谦的前车之鉴,他又不敢再将刘世轩牵涉进来,就一个人绞尽脑汁,为如何写好材料发愁。

        黄鹏飞将石堡垒和李丁山一起吃饭的事情一说,刘世轩眉头皱了几皱,又不以为然地说道:“李丁山现在在常委会没有几个同盟,石堡垒一向低调,和他吃一顿饭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什么好担心的。石堡垒在市里的后台据说要调走,他还想向李丁山靠拢?除非他以后想当一个傀儡县长,处处受李丁山牵制,否则一二把手不可能和谐共处……”

        话虽这么说,黄鹏飞怎么听都觉得刘世轩是在自我安慰。他一直还没有弄清楚上一次杨帆的暗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心里就始终悬着,又不好意思遇事总问刘世轩。今天来向刘世轩报告情况,没想到他一点也没有听进去,黄鹏飞就认为自从李丁山上任以后,刘世轩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沉稳。

        而且黄鹏飞最近也发现,副部长安涛向李丁山汇报工作的次数突然增多。他非常不满,向安涛暗示了几次,让他收敛一些,不要越过他这个直接领导而越级向书记汇报工作。安涛口头上答应,背地里还是依然我行我素,他大怒之下想要给安涛难堪,一向软弱可欺的安涛却耿着脖子,说是李书记有工作直接交给他做,让黄鹏飞如果不信,可以去问李书记。

        黄鹏飞想了一想,还是打消了找李丁山理论的想法。书记越过他这个部长直接安排副部长去做专项工作,虽然说有忽视他这个部长的嫌疑,但书记就是书记,安排工作不用向组织部长汇报吧?黄鹏飞有气说不出,只好忍下,才知道李丁山不好对付,不象上一任书记性子绵软,吃了一次亏之后就不再对抗,只想熬到退休。

        李丁山不同,他还年轻,他想要在坝县大展手脚,必须要动一些人。

        黄鹏飞的心思就开始活络起来,他敏锐地发现,尽管整个县委大院还和以前一样波澜不惊,但仿佛有一股微不可察的风向在悄悄吹动,许多人都在明里暗里向李丁山示好或者靠拢,形势远比当初刘世轩信誓旦旦的声称坝县的天不会变,要来得快了许多。

        本来他想在刘世轩这里听到他的信心,哪怕是一句没用的口号也行,但让他失望的是,刘世轩现在只顾着一心运作滚龙沟的事情,对坝县渐渐形成的潜流视而不见,是他老了还是他的政治智慧比不过李丁山?黄鹏飞第一次对刘世轩的能力产生了怀疑,一个滚龙沟就这么重要,重要到可以让他对李丁山和石堡垒一起去吃饭,都持不以为然的态度?

        连黄鹏飞都记得清清楚楚,李丁山上任以来,几乎很少和十几名常委中的任何一个,一起公然出去吃饭,当然私下里的接触他不清楚,至少表面他没有见过。李丁山今天这么做,肯定是要表达一个强烈的信号,刘世轩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黄鹏飞还想再多说几句,刘世轩却冲他摆摆手,说道:“鹏飞,贝合商贸承包滚龙沟的事情,我会尽快提交常委讨论,到时你的一票不能丢,我有一票,郑书记可以有一票,郭亮一票,杜双林就不用理他,估计老顽固说不服,石堡垒和赵建苏的票,我负责做做工作,吴英杰的是两面派,我有把握让他投赞成票,剩下的王全有和杨帆,就由你来做工作,怎么样?”

        黄鹏飞心想你还真想把整个常委会都掌握在你手中,可能吗?嘴上却说:“好,我尽量去做工作,但不一定保证他们一定支持。王全有很滑头,杨帆又从来不说准话,他们两个人不好对付。”

        刘世轩点点头,没有多说,又陷入了沉思之中,黄鹏飞暗暗摇头,觉得他有点走火入魔了,心中暗暗有点担心。

        李丁山和石堡垒再加上夏想,一行三人来到冯旭光订好的包间内,宾主寒喧过后,分别落座,夏想在末座作陪,向李、石二人介绍了冯旭光和米萱。李丁山当着石堡垒的面,毫不掩饰对夏想的赏识:“冯总是燕市的客商,米总是章程市的客商,两位重要的客人都是夏想的朋友,石县长,说起来我这个秘书对坝县的经济发展,也是出力不小。”

        石堡垒岂能听不出李丁山的言外之意,连连夸奖夏想年轻有为,他可是亲自接过王肖敏的电话,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点名要夏想,他要不是年轻有为,坝县就没有人再敢自称年轻有为了。

        石堡垒听李丁山点到夏想的经济头脑,就明白了一点什么:“对,对,年轻人敢作敢为,又有商界的朋友,李书记,我觉得应该给夏秘书加加担子,让他也替我们分担分担肩膀上的份量。”

        米萱面对坝县的一二把手,一点也不怯场,端起一杯酒说道:“我敬李书记和石县长一杯。”

        李丁山端起杯,一口喝干。石堡垒心中嘀咕,一个客商用不着这么抬她,李书记是不有点太放低姿态了,不过既然李丁山干了杯,他也不好有所保留,也是一饮而尽。

        米萱见书记和县长都挺给面子,笑意盈盈地对夏想说道:“夏秘书,上一次见面,我爸还夸了你两句,说你有眼光,有手段,居然把黧丫头给哄到手了……”

        夏想一脸诚恳地说道:“王叔叔太过奖了,我和殊黧是纯洁的友谊关系,主要是曹局长觉得殊黧跟着我可以学学设计方面的知识,所以才肯让殊黧和我接触,王叔叔这么说殊黧,可不是当舅舅的样子呀!”

        李丁山知道内情,所以只是笑而不语,石堡垒和冯旭光听得面面相觑,不明白米萱说她的爸爸,夏想为什么说王叔叔?米萱不是姓米,她的爸爸怎么又姓王?

        夏想知道米萱故意挑起这个话题,就故意不解释,留给米萱当解答者。米萱暗中瞪了夏想一眼,还是主动解释说道:“不好意思,李书记、石县长,我跟我妈妈姓,所以可能听得有点迷糊。我的表妹曹殊黧是局长千金,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非要跑来坝县玩,其实我知道她是来看夏想。正好他们二人散步的时候遇到了我爸,我爸就很惊讶,因为我姑父对他的宝贝女儿一向爱如掌上明珠,轻易不让她和男孩接触,没想到居然同意她来坝县,所以我爸才吃惊,才佩服夏想厉害。”

        石堡垒总算听明白了一点,就是夏想有一个女朋友是局长千金,至于是什么局长,人家没说,但既然是燕市,最少也是市局,最低也是处级干部。他不由对夏想能够得到王肖敏赏识又多了一分猜测,早就听说王部长要调往燕市,看来是夏想未来的老丈人和王部长认识。

        接下来米萱说的一句话,差点让他手中的筷子掉在桌子上,米萱假装才想起一样,轻笑一声:“差点忘了,李书记和石县长应该认识我爸爸,他叫王全有!”

        石堡垒看了看李丁山,见他一脸平静没什么反应,心里算是明白过来了,人家是稳坐钓鱼台,早就和王全有达成了共识。王全有的支持就意味着杨帆的支持,再加上一个杜双林,不知不觉中,李丁山在常委中已经稳拿四票,这还是浮出水面让他看到的部分,其他几个常委是什么心思,他也不知道,谁敢肯定在常委会表态时,不会又突然有人跳出来为李丁山摇旗呐喊?

        书记的光环太耀眼了,更何况李丁山沉稳有度,办事滴水不漏,打垮刘世轩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