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4章 请郑书记入瓮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4章 请郑书记入瓮

    作品:《官神

        郑谦定了定神,又对几个警察喝道:“这是县委李书记的秘书夏想,以后眼睛睁大一点,认清谁是谁!”

        几个警察一听是县委书记跟前红人,顿时心里一惊,个个陪着笑脸想要道歉,夏想挥挥手:“没关系,你们去忙……”和他们一般见识是自降身份,他现在要做的是,和郑谦做一笔交易。

        “我来吃饭,正好遇到了这场意外事故,这不,饭没吃成,却从头到尾看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夏想边说边往场外走,郑谦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由自主就跟着夏想来到一棵大树下,离周围的人三米以外。

        郑谦明白过来夏想肯定有话要说,就又看了远处的路虎女郎一眼,问道:“这个女人是个什么来路,挺能打?夏秘书见多识广,知道她开的车得多少钱?”

        夏想清楚郑谦的试探:“我不认识她,只是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人家高傲得很,谁说话都不理,其实我和她还算有过小小的冲突……她的车是进口车,一般人买不到,得值200多万吧!”他对车虽然也有点研究,但九八年时路虎卖多少钱,还真记不清楚,再说也不知道具体配置,就随口向大里说,震住郑谦再说。

        郑谦好象牙疼一样吸了一口气:“200万?什么人呀这是,一辆车顶一栋楼。”这话倒是不假,在坝县县城,要是让夏想设计的话,200万还真可以建起一栋三单元的住宅楼。

        郑谦眼神闪烁,明显有了退缩的意思,谁也不傻,一个开200万汽车的女子,又有一个打三个的身手,又是京城的牌照,要是没有来头鬼都不信。他回头看了看还在一边发抖的儿子,心里着急,就喊:“小涛,没你什么事瞎站在干什么?上车去。”

        随后收回副书记的架子,很和蔼地笑道:“夏秘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给我说一说,别人的话会有偏向,夏秘书的话我相信真实公正。”

        郑谦先喊郑涛上车,意思是让夏想明白,不管他在这件事情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想要和他谈条件,前提是得把郑涛摘出来,也就是说,事情的经过没有郑涛什么事,郑涛完全是旁观者。

        “郑涛自始至终都是旁观者,没有参预打架斗殴。”夏想一开口就先将郑涛放到一边,当然这也是事实,他没有夸大,却让郑谦大为放心,心想夏想还真有眼色,可惜是李丁山的人,小伙子有才是有才,站错了队伍就不好办了。

        郑谦放心的同时,还不忘惋惜夏想几句,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句让他大吃一惊,只见夏想突然一脸严肃地说道:“郑书记,坝县的治安环境太差,公安局长的侄子当街行凶,事态很严重,情节很恶劣,传了出去,不但会让人以为坝县不但穷山恶水,坝县人也是恶徒刁民!”

        一棍子打倒一大片,夏想到底想怎么着?郑谦脸色沉了下来,难道他想报复上一次常委上落了李丁山的面子?就这点打架的小事还想小题大做,也太小儿科了吧?他心中不快,副书记的官威就又拿了出来:“夏秘书,身为国家干部,说话要考虑分寸。你是县委秘书,不是普通百姓,怎么能乱讲话?”

        夏想才不怕郑谦拿顶大帽子扣他头上,他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最后补充说道:“郑书记,胡乱停车,阻碍别的汽车通行,是素质低下的表现,再对着别人指指点点,也显得他们没有见识。当然,撞车是不对,不过人家也没有说不赔钱?王明几人就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下流的话,而且还敢拿出刀子,万一这个女人是一个前来坝县考察的客商,真要被王明捅上一刀,到时候京城的媒体一报道,整个坝县形象就全毁了,包括李书记在内,坝县县委县政府,谁脸上有光?再说真要是惹了了不起的人物,有人捅到市里,事情越闹越大的话,在场的四个人,谁也跑不了!”

        夏想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郑谦自己琢磨,你不是想让你的儿子摘出去吗?那你得付出代价,否则到时收不了场,别怪别人。

        郑谦觉得受到了夏想的威胁,心里愤愤不平,不过还是强压怒火:“夏秘书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大家商量一下。”态度已经软了下来。

        夏想的想法当然不能直白地说出来,他笑了笑:“王局长怎么还不来?”

        郑谦暗骂,夏想这小子才23岁,怎么感觉比李丁山还难对付?等王冠清来了再说,肯定是想看看王冠清如何处理,同时再看看他的态度。他忽然之间醒悟过来,夏想是想调拨离间,王冠清肯定想严惩凶手,夏想想让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一来,他不可避免要和王冠清产生矛盾,王冠清是刘世轩的人,他和王冠清有了龌龊,就等于和刘世轩有了分歧。

        归根结底,还是在李丁山和刘世轩之间选择站队的问题,郑谦心中暗想,这点小事就想拿捏住他,幼稚,夏想也想得太天真了。

        王冠清火烧火燎地赶到时,王明几人已经被警察扶到了车上,正准备送往医院。王冠清一见王明被打成这样,顿时怒不可遏地大骂:“谁他娘的这么大胆,敢把人打成这样,翻了天了?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还不把人抓住送局子里?”

        一个警察尴尬地向王冠清敬个礼,然后用手向远处一指:“郑书记也在,他没有指示,我们也就没敢动手。”

        王冠清不耐烦地挥挥手,转身来到郑谦面前,还没说话就看到和郑谦站在一起的夏想,不明白怎么夏想也在,也没多想,直接说道:“郑书记,事情你也看到了,歹徒太嚣张了,一定要严惩,请郑书记指示!”

        郑谦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一脸淡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又看了路虎车一眼,突然下定了决心:“先把人带走,记住,一定要文明执法,不能乱来!”

        王冠清也知道事情总不能在大街上解决,也没多想,转身要走,夏想张口说道:“王局长,我是目击证人,有义务协助调查,我也一起去局里吧。”

        王冠清不知道夏想打的什么主意,他怎么也想不到夏想会帮着路虎女郎说话,还以为夏想是向他示好,就一脸感激地冲他点点头,转身走了。

        郑谦毫不掩饰他脸上的不快:“夏秘书,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再跑了一趟了。”

        再忙也没有现在的事情重要,夏想毫不退让:“不忙,有时间。再说协助警察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也不能例外是不是?”说着,又看了坐在车里的郑涛一眼,“郑涛倒是不用去局里了,没他什么事。”

        郑谦心里不以为然地想,能有什么事?就算郑涛去了局里,也不能怎么样!不过能不去就不去,他虽然对夏想卖好的表现非常轻视,还是点了一下头,算是对夏想的好意提醒表示心领了。

        路虎女郎十分配合地坐上了警车,却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碰她一下。县城的警察虽然平常粗暴惯了,但面对路虎女郎傲然不可侵犯的神态,也没敢太过份。王冠清虽然恨得牙根直痒,但夏想非要跟着,他也不好当着夏想的面给一个女人难堪,总的说来,还算文明地护送女郎一路到了公安局。

        局长的侄子被打,又是外地人,不用王冠清暗示,警察就认定是女郎行凶伤人,王明几个人都是受害者。不过在照例问她姓名、单位时,女郎一概置之不理,被问得急了,只是冷淡地回了一句:“是他们先动的手,而且还满嘴脏话。本来我可以赔偿他们汽车的损失,但因为他们的无理,现在是互不两欠!”

        互不相欠?一个警察冷笑:“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惹了不该惹的人!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早就被痛打一顿了。识相的话,态度诚恳点,主动赔礼道歉,再好好表示一下,说不定可以少关你几天!”

        女郎懒得再理警察,正好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听到里面传来急促的声音:“请问您是连小姐吗?我是章程市委沈复明……您在坝县没受委屈吧?在公安局,好,让王冠清接电话!”

        女郎扫了警察一眼:“王冠清是谁?叫他听电话。”

        警察“扑哧”乐了:“你没事吧?谁这么牛气,这么气势叫我们王局长听电话?”

        “沈复明!”

        “谁是沈复明?哪个单位的?”警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也难怪,在他们眼里,队长是地大,局长是天大,县委书记对他们来说就是可远不可及的存在,章程市市委书记沈复明的大名,就算知道,也不会一听之下就立刻想起沈书记是哪一号人物。

        警察继续笑嘻嘻地说道:“你告诉沈复明,让他直接打电话到局长办公室,要是报警的话就打110,要是上户口的话请找户籍科,要是……”